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千一百二十七章 世事变迁

    ……

    茫茫南海的深处。(wap.k6uk.com手机阅读)

    有一个长满了广阔森林的岛屿,它孤悬海外,远远的眺望着北方隔着茫茫大海的九洲大陆。

    因为看起来通体绿色,再加上位于岛屿中心处的湖泊名为碧湖,所以这个岛屿得到了一个叫做翠珠岛的名字。

    寓意是碧绿的宝石。

    此时,在翠珠岛的最深处,碧湖的边缘,正站着几个身影。

    其中最前方为首的是一个女子,她身上穿着淡青色的纱裙,脸上戴着薄薄的轻纱。

    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从其曼妙的身影,仿佛青莲一般遗世独立的气质,就足以知道这是一个完全用言语无法形容的美丽女子。

    更何况在她的身上还有着一种属于那真仙之上强大存在的圣洁感觉,无疑又是增加了一层新的光环。

    这样的存在,整个九洲大陆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曾经圣堂中月之学宫的学宫教习,青霞仙子。

    在她的身旁,则是陆文彬和陶泽等一行人,包括舒阳耀的身影也在其中。

    此时,他们都看着前方的碧湖,而在碧湖的上空,弥漫着黑色的雾气。

    仙道山将这黑色雾气成为魔气,但现在青霞仙子她们都已经知道,这黑色雾气不光没有任何危害,反而能够屏蔽掉气运的影响。

    正是因为这黑雾的存在,才让仙道山的视线一直都无法落在翠珠岛上,让他们这些已经站到了仙道山对立面的人们面对仙道山的追杀,可以安然的待在这翠珠岛上。

    “我们来到这翠珠岛,已经快十年了,”陆文彬说道:“将近三十年前,我们和叶天前辈第一次来翠珠岛,恰逢仙道山派出人手加固这里的黄泉封印。”

    “仙道山每隔十年派人来加固一次黄泉封印,十年前我们刚刚来翠珠岛的时候,他们的人刚刚加固了一次黄泉封印,所以这十年来,仙道山的人一直没有来到翠珠岛,也让我们成功的在翠珠岛上躲避了十年的时间。”

    “但现在十年已经快要过去,再过些时日,仙道山必定会再次派人来加固黄泉封印,到时候我们这些人肯定会被发现,暴露在仙道山的眼皮之下。”陆文彬的语气有些阴沉,显然知道之前十年的安稳日子已经快要到头。

    “仙道山也清楚翠珠岛的存在,这十年来他们没有来找我们的麻烦必然是因为他们遇到了别的事情,而不是因为他们不想来。”陶泽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次加固黄泉封印,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恰好的机会,他们肯定不会放过。”

    “所以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就必然要面对仙道山了吧,如果走呢?”舒阳耀问道。

    “修行成功了望气术的人可以走,但还没有掌握望气术的人如果离开了翠珠岛,就意味着死!”陆文彬担忧的说道。

    “的确,这些年来,虽然一直在教授大家修行望气术,但此术对于天赋的要求极高,除了之前已经掌握的,现在已经修行成功的完全是寥寥无几。”陶泽说道。

    “不能走,大家既然走到了一起,便不能放弃任何一个人,”这个时候,青霞仙子突然开口了,她那清冷的声音从轻纱之下一传出,场间议论不断的众人就都下意识停住了说话。

    “是足够的信念让大家走到了现在,那么自然不能将其抛弃。更何况,我们之前答应了叶天,要在这里等他。”青霞仙子缓缓说道:“当然,接下来将这个消息可以告诉大家,有人想要走的话,也可以自行选择离开,不论如何,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

    “我不会走!”陆文彬紧接着就说道。

    “我也不会走!”陶泽也说道。

    “我不走!”

    “不走!”

    声音此起彼伏,在此间的众人,竟然全部都选择了留下,包括刚才第一个提出这句话的舒阳耀。

    “感谢大家,不过回去之后,还是要将具体的情况告诉每一个人,”青霞仙子轻轻点了点头说道。

    “好!”众人纷纷应是。

    “不过,从之前舒阳耀道友带回来叶天前辈的消息,到现在已经有九年了,一直再没有叶天前辈的消息传来,数月之前我们赶往大陆之上探查,仙道山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陶泽皱眉说道:“叶天前辈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然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如果有情况,相信他一定能面对解决,而我们,现在只需要考虑如果面对我们面前的问题。”青霞仙子淡淡的说道:“你们先去准备,我再去碧湖底试一试能不能打破黄泉封印,将那位老前辈救出来。”

    “青霞教习小心!”陆文彬等人纷纷向青霞仙子行礼。

    这将近十余年以来,青霞仙子之前已经尝试过两次想要打破黄泉封印,将里面的屠鸿雪救出来,但之前的两次都是失败了。

    显然,青霞仙子是想要在仙道山的人来之前,再做一次努力。

    青霞仙子点了点头,向众人回礼,随即毅然转身,化为一道青光,飞进了碧湖之中。

    剩下人的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也都是纷纷转身腾空而起,向着其他的方向飞去。

    ……

    ……

    楚洲北部。

    陈国,建水城。

    叶天闯入白家,连杀了白家数名高手,重伤白家家主白宗义,在白家老祖带着白家最强大的灵气风神弓出现之后,又全身而退。

    这一次事件毫无疑问大大损伤了白家的颜面。

    愤怒的白家老祖去追赶叶天,结果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空手回来。

    不过换个角度看来,众所周知叶天可是能够让仙道山都是吃瘪了的存在,白家虽然在陈国和楚洲背部的地域作威作福,但比起仙道山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这么一看,白家遭遇到的情况也倒是勉强能说得过去了,毕竟那可是叶天。

    拿叶天没有办法,白家在消除那场战斗引起的影响的过程中,在出世的白家老祖的坐镇之下,倒是可以找其他存在的麻烦。

    第一个是百花国身重剧毒,不省人事已经多年的夏琅。

    作为仙道山传遍了整个九洲世界的邪恶存在叶天,夏璇能和他同行,自然也是被归于了叶天的一类。

    以此事为借口,白家老祖先是派人强行将身中剧毒不省人事多年的夏琅带回了白家囚禁起来,并且顺理成章的接管了整个百花国。

    虽然名义上百花国还保持着不变,但实际上在白家老祖的运作下,百花国已经实质上并入了陈国,成为了陈国的一部分。

    因为对百花国的下手,对南苏国的计划自然就相应的推迟。

    陈国和南苏国的两场联姻,自然也就显得没有那么紧迫和重要。

    而负责此事的白宗义自从九年前被叶天重伤之后,虽然没死,但是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疗伤。

    因此这两场本来应该九年之前就完成的婚礼,竟然一直就这么拖延了下来。

    也就是最近这一段时间白宗义终于伤势完全恢复,开始炮头露面,之前计划的那些事情,也开始重新提上了日程。

    许念和李承道,李向歌和宇文晔,两场婚事被重新选定了婚期,就在一旬之后。

    因为上一次吃了大亏,白宗义在伤愈出现之后,彻底收起了他从前一贯用来示人的温和模样,而是显露出了一副无比严厉霸道的姿态,不允许这一次再出任何的问题。

    再加上白家老祖现在出关之后,一直坐镇其中,让白家的威慑比起之前更加恐怖了一些。

    婚事的事情有条不紊的开始一步步的推进。

    因为叶天在建水城的时候,和李承道以及白星涯有过来往,李承道也遭到了白家的报复,虽然还挂着皇子的名头,但被完全剥夺了一切的权利,甚至连人身自语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白星涯的遭遇就更惨了,要知道叶天之前可在白家庄园里住了好几天,而且白星涯还带领着叶天去寻找过夏璇。

    白家想要动李承道还要顾及一下表面的影响,但白星涯就完全不用客气。

    在白家老祖的亲自授意之下,白星涯白家少主的名头被直接剥夺,甚至白家公子的身份和一切来自于白家的权利和资源全部都被一撸到底。

    甚至被当成囚犯,关进了后山,彻底不见天日。

    李向歌因为不愿意接受和宇文晔的婚事,惹怒了白宗义,被强行封住了全身的修为,并派人无时不刻坚持其一举一动,连李向歌要自杀都无法做到,而且在成婚之前,不允许再踏出丹凤宫一步。

    许念则是不同,虽然她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接受这场婚事,但她和永无休止在闹腾反抗的李向歌完全不一样,她的性子也允许她做出这样的举动。

    在确定自己的实力完全无法反抗之后,许念只是默默的闭上了嘴巴,将心理的那些东西全都藏了起来,默默的憋着。

    也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许念才会默默的取出手里的灵剑,认真的端详。

    但实际上她到底是在看手里的剑,还是心里在想着叶天,也就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不过这一段时间以来,许念在端详着剑的过程中,眼神中开始渐渐浮现出了决然的神色。

    因为许念一直以来的沉默和淡然,让白宗义倒是没有怎么对付她,所以许念这些年来,也能正常和外界接触。

    而随着在白家的带领下陈国实质性的占领了百花国,百花国中一些发生的情况开始隐隐约约的传到了许念的耳朵里。

    不管是百花国被吞噬的事情,还是白家在百花国的所作所为,都让许念意识到自己好像从一开始就错了。

    最初,在白家盯上许念和她的灵剑的时候,许念自然是坚定同意的。

    但很快,白家开始以整个南苏国作为要挟。

    许念不敢不担心,因为白家真的有荡平南苏国的实力。

    一边是自己心中的坚守,另一边是感情深厚的故国。

    也是因为宇文晔的原因,白家对许念足够熟悉,知道许念一定会选择后者。所以才用故国威胁而不是直接威胁许念。

    总之实在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许念才答应了嫁到陈国。

    但是百花国的事情,让许念发现,自己的妥协好像根本无法拯救南苏国。

    当联姻真正完成,南苏国真的和陈国分不开的时候,那南苏国的下场,也就和现在的百花国一样了。

    不光是无法拯救故国,甚至是在为故国的灭亡推波助澜。

    这个发现让许念的心态产生了彻底的转变,端详着灵剑的时候眼神的转变,就是许念默默决定了一些事情的体现。

    她一定不会让这次婚约正常完成。

    虽然和高手如云的庞然大物白家比起来,她没有任何对抗他们的实力,无法像她日思夜想的叶天一样冲进去杀上一个来回又全身而退。

    她做好了,自己死去的准备。

    以及在临死之前,一定要摧毁了灵剑,让白家什么也得不到。

    ……

    ……

    涯洲,十万大山的核心区域。

    原来银环魔熊一族领地中心处的山峰中。

    化血灵池所在的盆地里,就在化血灵池的百丈之外,搭建起了几个木屋,夏璇和隆苍现在已经在这里居住了多年的时间。

    夏璇正在屋中修行。

    整个盆地上空,都环绕着一层金色的云团。

    这九年的的时间以来,随着化血灵池变成的金色漩涡一直持续,将周围方圆千万丈范围内的天地灵力全部吸引而来,缭绕在上空,形成了一层厚厚的云团,又因为浓郁金光的照射,让这云团呈现着金色,看起来无比的诡异。

    而此时,在这天地灵气形成的偌大金色云团下方,有一道相比起来非常微弱的天地灵气形成的清光,正在从天而降,向着下方坠落。

    这道清光径直落入了夏璇所居住的木屋之中,从夏璇的天灵盖灌注进入了体内。

    之前夏璇的修为是元婴初期,刚刚才突破,如今达到了元婴中期。

    那道从天而降的清光,就是她修为突破而引起的天地异象。

    夏璇轻轻睁开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清气,脸上也是有着一丝喜色。

    “恭喜夏小姐修为更进一步啊,”木屋外突然响起了隆苍的声音。

    夏璇急忙起身,走出木屋,看见隆苍正站在化血灵池的边缘,看着前方那已经持续了九年时间的巨大漩涡。

    “多谢大长老关心,”夏璇也抬步来到了化血灵池的边缘,看着漩涡中心那叶天化成的金色光团。

    她的心里清楚,如果正常情况下,自己想要修为突破,应该最起码还需要百年的时间。

    但这九年来,她一直在这里修行,而这一片地域都被笼罩在叶天在化血灵池中所形成的巨大漩涡而引起的天地异象的范围之下。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正是因为受到这天地异象的影响,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让她的修行速度才能突飞猛进,最终在今天成功的突破。

    “如今从这漩涡中传出来的威压已经是越来越强大,不知道还有多久前辈才能彻底恢复,”夏璇感叹着说道:。

    “沐言前辈苏醒的速度已经快到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有预感,距离恢复,应该已经是为时不远。”隆苍点了点头说道。

    就在这时,远远传来了一道破空声。

    只见韦通以极快的速度划破天际,径直向着这边而来,虽然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但夏璇和隆苍还是都能看到韦通全身好像都是洋溢着兴奋和喜悦的情绪。

    “大长老,喜事,天大的喜事!”韦通一落地便兴奋的喊了起来。

    “怎么了?”隆苍神色还没有什么变化,平静的问道。

    “乌铠,乌铠成功接受了先祖的传承!”韦通压抑不住的喜悦和振奋。

    “此言当真!?”一听到这话,乌铠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韦通。

    “这样的事情怎么敢有假,我也是再三确认过来告诉大长老您的,虽然乌铠现在还在天潭里没有出来,但他已经开始进入了掌握先祖传承的过程!”韦通又认真的强调了一遍:“千真万确!”

    “好,好,好!”隆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然竭力保持着神情的稳定,但他的双手还是明显在颤抖。

    也怪不得它和韦通会如此激动,之前百年的战斗,如今血瞳灵猿大不如前的现状,全部都是因为妖神大阵的变弱,以及它们一直以来都无法掌握它们血瞳灵猿一族先祖留下来的最强大的能力。

    如今乌铠开始进入了掌握这传承的过程,日后自然便能修复妖神大阵,它们血瞳灵猿如今所面临的所有问题和困难自然也都不复存在。

    “我现在就回去看看,韦通你陪夏小姐在这里守着!”这九年以来,隆苍一直都守在这里,没有返回国它们血瞳灵猿一族的领地,如今听到这个绝对是它们血瞳灵猿一族目前最重要的消息,自然是想要回去一趟了。

    不过隆苍还没有来得及动身,就突然察觉到了后方化血灵池中传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波动!

    这个波动是那样强大和清晰,场间的隆苍和夏璇还有韦通三个的脑海之中仿佛突然有巨大的爆炸发生,让它们急忙转身查看。

    只见刚才明明还在快速旋转,已经持续了九年时间的金色漩涡,在这波动传出的同时,骤然戛然而止。

    化血灵池里的漩涡消失,而头顶天空上一直缭绕着的天地灵气形成的巨大云团在这一刻却是开始旋转!

    在旋转的过程中,那云团中心突然飞出了一个光柱,骤然垂直落下,准确的射入了下面化血灵池的中心。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光柱射入化血灵池的一瞬间,所有的金色池水仿佛是被彻底激荡而起,化作漫天的圆润水珠直接飞上天空,宛如天女散花。

    视线穿过漫天的金色水珠,那光柱和湖水接触的点,叶天之前所化成的耀眼光团刹那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安安静静站立在光柱之中的消瘦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