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零九章 天龙寺外小宾馆

    小妙:别跑,境危,晚归。(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这是手机的开屏信息,王小妙略微皱了下小眉头,因为手机有密码打不开她点了几下屏幕,发现有个紧急联系人就是怀惊和尚。

    走到窗户前,透过窗帘向外看去,能见到这是在较高的楼层,下面是宽敞的马路,远处则是热闹的菜市场,天边则是连绵的远山。

    窗帘上花纹的式样,这不算太大的城镇

    联想到怀惊大师的身份,王小妙断定这里应该是在怀惊大师的老家,天龙寺附近。

    大姐怎么样了?那些罪修打得开剑灵老前辈的封禁吗?

    剑宗会不会被针对,老哥的师娘那边情况怎么样了,该不会已经迫于压力,在想办法喊自己老哥回来吧?

    王小妙揉揉眉头,感觉又有些困乏,走到门口旁的衣橱看了眼,里面空荡荡的,连个浴衣都没。

    随手套上房门的安全锁,王小妙透过猫眼往外面看了几眼,又拿了张纸将猫眼贴上。

    做完这些,王小妙坐在床上,开始思考起整件事的脉络。

    现在,她已经差不多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因为缺少情报,许多细节无法补充。

    “这些混蛋,欺负我大姐,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惹怒天劫代言人他妹的代价!”

    王小妙一阵咬牙切齿,随后啊呜一声,抱着枕头躺了下去。

    “啊,一个金丹都没的小虾米,想自爆都没基本条件啊,自爆也只能炸一下他们的胡须吧”

    颓了一阵,王小妙抬起双手,对着天花板甩了一阵六脉神剑。

    迷迷糊糊的,王小妙又睡了过去,一直到怀惊和尚的嗓音将她喊醒。

    “小妙居士,给小僧开个门。”

    “来了!”

    王小妙睁开眼,从床上溜下来,透过猫眼向外面一看,略微怔了下,连忙将房门打开。

    花裤衩、花衬衣、外加草帽和墨镜,这打扮,就跟附近有片海一样

    怀惊和尚提着几个袋子走了进来,对王小妙露出些苦笑。

    “阿弥陀佛,为了去给你买衣服,小僧也只能乔装打扮去了女装店,”怀惊叹了口气,在袖中抓出降魔杵,立在房门边。

    房中顿时被佛光环绕,可隔绝外部灵识查探。

    王小妙接过两只袋子,进了卫生间中怀惊和尚将带来的几碗素菜和米饭摆在床头柜旁。

    王小妙换上一身连衣裙走出来之后,道了声谢,坐在两只拖鞋上,看着食物发了会呆

    “我好像已经辟谷了。”

    “哦?”怀惊和尚笑道,“还以为你在这会饿到,天刚黑就赶紧过来了,尝尝吧,都是我们天龙寺大厨炒的,我还特意让他放了油水。”

    “嗯,谢谢大师,”王小妙端着米饭碗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怀惊去了窗户旁,目光透过窗帘缝隙看向外面,口中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我按照时间线简单说一遍。”

    “从大姐被封起来的时候开始说吧。”

    怀惊缓声道:“行,大姐被封起来,那些罪修尝试了两个小时,都无法击破剑宗剑灵设下的封禁,他们于是又布置了几重封印,对外宣称是他们封印了妖狐。

    大姐被封起来三个多小时后,半夜时,牟月在群聊中发了个消息,牟月小姐姐在情绪崩溃的边缘了。”

    “怎么了?”

    怀惊道:“因为长时间无法掌握非语的下落,迟绫局长被问责失职,被停职要求协助调查。

    这个监管局虽然只是虚设,让迟绫能够对特事组形成监管,实际上迟绫还是调查组的组长。

    但现在,这个局长的位置由特事组组长秦一深暂代,调查组如今反而受到了特事组节制,调查组近半骨干被要求停职接受调查,还有几个人被直接带走”

    王小妙小眉头紧紧皱着,言道:“老哥的师娘就没有反击的措施?”

    “谁知道呢,”怀惊耸耸肩,“可能是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吧。”

    “不可能的,老哥的师娘可不是简单的人物,”王小妙轻轻吸了口气,夹了口素菜,一边吃一边想,“有点太奇怪了,迟绫局长在这次事件中毫无作为,这反而是最不同寻常的事。

    对了,我老哥的下落呢?迟绫局长有没有说出来?”

    “呃?”怀惊眨眨眼,“非语到底去哪了?我用我这宝贝都照不出我在调查组里面打听了,迟绫局长一年前就开始让人调查非语的下落,但一直没有音讯。”

    王小妙疑惑更深,随后嘴角轻轻抽动了下。

    “大师,用你的盆照几个地方可以吗?”

    “当然可以,”怀惊和尚在袖子中掏出了自己的钵盂,笑道,“这可不是什么盆当然,在大体分类上,这是个盆,但这是一件佛器。”

    王小妙此时才有闲心打量了几眼这钵盂,发现其上有诸多印记

    “法海同款?”

    “行吧,还好你没说唐僧同款”

    王小妙迅速道:“我想看下天师道老天师,现在正在做什么。”

    “一上来就这么劲爆?”怀惊哭笑不得的应了句,依言照做,手指对着钵盂一点,其内很快装满清水,水面微微荡漾。

    画面中,一位老道斜躺在方塌上,戴着耳机、品着香茗,随手翻阅着面前一本古籍

    怀惊和王小妙额头顿时挂满黑线,感觉有东西在破灭。

    “再看下我老哥他师娘。”

    “好嘞”

    怀惊应了声,钵盂中再次出现画面。

    画面中,戴着围裙的迟绫正在手忙脚乱的关灶台的火,一旁有个光着上身的青年闪了过来,一把将迟绫抱起,一手扫走了在锅里面冒出来的黑烟。

    仔细去看,这青年好像是老哥的师父

    王小妙顿时脸蛋泛红,怀惊和尚额头的黑线又更深了一点,在画面不可描述之前,连忙停下了探查。

    “再看看那些罪修嗯,樱岛国那个拥有魔刀的男人特事组的组长我爸妈”

    一圈看下来,王小妙继续陷入了沉思。

    老哥的师娘被停职似乎很开心,正跟老哥的师父过二人世界龙虎山的老天师也是十分休闲,别说紧张和焦虑,这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节奏。

    十五名古罪修聚在了华山山巅的草庐中,正一同商议着什么,看起来心情都十分不错,也没什么不堪的画面。

    而特事组的组长,此时正坐在一处办公室中,独自一人喝着香槟,对着远方出神。

    “嗯”

    王小妙轻轻呻吟了一声,随后坐在拖鞋上、靠在床边,小脸上的疑惑渐渐退去,但很快就有些阴沉。

    怀惊看着王小妙脸色有些不快,小声劝道:“我觉得吧,这件事是这个秦一深跟罪修筹划已久,大家都被打的有些措手不及”

    “措手不及?这位局长大人看起来是措手不及?龙虎山的老天师看起来是措手不及?”

    “这关老天师啥事”

    “是老天师给罪修设下的禁制!”

    王小妙气呼呼的骂了句:“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些大人勾心斗角、争名夺利,我大姐就该被牺牲被当诱饵!他们凭什么这么干!”

    怀惊和尚顿时一脸懵逼中,等王小妙气冲冲的骂完,才小声问着:“能不能详细解释下,小僧这个脑细胞有点不太够用。”

    “对于这些罪修的行动,迟绫局长应该是早有预料的,并没有给兮莲大姐提前预警过分。”

    王小妙轻轻呼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怀惊还是一脸懵懵然,“为什么会这么说?”

    “很简单,推理一下就好了,”王小妙放下饭碗,缩回了床上,用被子裹住了自己,“最先袭击我们,让大姐入魔的,是两名渡仙境的古修。

    换而言之,这些古修已经能够挣脱天师道设下的禁制。

    在这些古修围攻我们时,大师你也见到了,还有数百名修士这些修士都是金丹境之上吧?我看他们都在御空,这就表明,罪修挣脱禁制已经有些时日了,他们暗中发展出了自己的势力。”

    怀惊顿时眉头紧皱,立刻点头,“多说点。”

    “事情还不明显吗?就算禁制被挣脱时老天师没有感应,那特事组的组长不断找机会提案让古修出关,肯定会引起迟绫局长的警觉。”

    王小妙嘴角轻轻一撇,“但这位局长大人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那就是凭现在的战备组、修道界加起来,如果不算地隐宗的仙人,没人能制约这些古罪修。

    简单来说,她已经失去了阻止这些罪修的力量,换做是你,会做什么选择?

    我估计,当时这位局长大人已经看到了会有今天这种情形出现,她做出的选择现在也很明白了,以退为进,让罪修和特事组结成的这股势力,将攥起的拳头从阴影中打出来!

    这样,反而会减少大半的威胁,让满是不确定性的局面再次晴朗。”

    “真的假的?”

    “还不明显吗?”王小妙指着钵盂,“她这是被调查的样子吗?明明是趁机休假,去跟青言子师父度蜜月去了!

    她摆明了就是要牺牲我大姐!

    说不定还是借罪修之手,除掉一个随时可以入魔的隐患!

    以前我还觉得这位局长大人很厉害,是我学习的榜样现在来看,这个女人也是心狠手辣!青言子师父落在她手里,肯定会被折磨的痛不欲生!

    不行,怀惊大师,快打电话提醒下青言子师父!”

    怀惊眉头一皱,“这个,不合适吧,说不定人两口子正在那”

    “打!”王小妙一阵咬磨牙,“我跟这个女人杠上了!不能让青言子师父继续被她忽悠下去了!”

    “如果真的像是小妙你说的这样,”怀惊和尚言道,“迟绫局长有自己的立场,她的应对方式,不掺杂私人情感的话,我觉得没问题。”

    王小妙低声道:“你不打这个电话,等我哥回来,我就告诉他你把我扛到了酒店房间”

    “稍等,小僧找一下不言道长的号码,”怀惊和尚哭笑不得的应了句,随后一阵摇头感慨。

    这还真是救回来了一个小祖宗。

    但等他电话打过去,已经接通之后,王小妙又连续做手势,让怀惊和尚不要多说什么。

    这边怀惊寒暄了两句就赶紧关了手机,小声问:“咋了?”

    “也不对,迟绫局长恐怕也失算了,她并没想到地隐宗会直接封山,这对她来说也太仓促了”

    王小妙叹了口气,“我心里有点乱,我想静静。”

    怀惊刚要点头答应,手机突然震动了几下,发出一些紫红色的光亮。

    “调查组发的文件?”

    怀惊点开看了眼,随后就冷哼了声,面色颇为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