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1章 袁八输了

    话还没有说完,袁八的声音戛然而止,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一只拳头从不可思议的方位打穿他制造的幻影,清除的看穿其套路,找到其真身,然后击中了他。(m.k6uk.com手机阅读)

    啊袁八发出愤怒的吼声,不得不撤回所有分身,被迫与张云对攻,只听见沉闷的撞击声后,袁八被张云一招风雷拳打得横飞,狼狈的落在擂台边缘,惊骇的望着完好的张云。

    不可能!

    不仅是袁八,其他人都不敢相信,看起来必死的张云不但破解了秘术,还能击退袁八,占据上风。

    众人脑袋混沌,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怪物!

    张云展现出来的强大洞察力,足以让宗师不敢小看。

    “接下来到我了吧。”

    张云冷冷一笑,眸子闪烁冰冷的寒光,看了角落的袁晓宁一眼,暗道,晓宁,我说过帮你报仇,将他所有梦想给打碎,让他亲自给你道歉。

    轰!张云一步迈出,眼睛闪过一道金色。

    袁八可以靠在擂台围栏,围栏出现细密的裂缝,但不及他内心的震惊,施展氏族秘术原以为可以碾压张云,用最快最霸道的方式结束战斗,可是没想到张云不但承受下来,并且展现出比他还要可怕的身体素质。

    没有人比他体会更加清楚,张云打出的风雷拳,表面看是锻体术,可是其中蕴藏的力量以及拳头的强度,远远超过锻体境界。

    他到底吃什么药?

    袁八强忍着震惊,快速调整状态,既然不能快速击杀,便做好肉搏的准备,自己还是小看了张云,此人不可用常理推断,眯着眼睛,爆射出冰冷的杀机。

    此子不能留,不然绝对是祸患。

    深呼吸,袁八往前一步,摆好起手式,淡漠道:“你的实力出乎意料,但想要战胜我,无异于痴人说梦。”

    场下的人已经麻木,连惊叹都无法发出来,只能用敬畏的目光看着擂台上的两人。

    这是非人的战斗。

    张云活动手指,面色平静,轻声道:“该结束了吧。”

    啪!

    张云拍手,身体微微弯曲,如同一只豹子,盯着猎物,袁八脸色微变,背脊发凉,被张云盯上,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察觉到危机,急忙扯开,不敢在原地停留。

    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来自于宗师气场对危机的判断,张云明明没有动,可是危机感源自何方?

    袁八不停的移动,想要摆脱危机锁定,可是不管如何换位,内心深处的那股危机非但没有离去,反而越来越明显,不禁脸色阴沉起来,看来张云接下来的招数必须小心对待,不然阴沟里翻船。他不敢想象如果输了这场战斗,是否还有脸面活下去。

    这站只能胜利,绝对不能失败。

    呼呼!张云突出一口白气,见袁八收起高傲的表情,变得凝重,不禁失笑,这就是刚才不可一世的宗师高手,看来不过如此。

    袁八看到张云嘴角的笑意,心中恼火,狠狠道:“你别得意,等下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噗嗤!袁八皱眉,这声音很耳熟,是利刃刺入肉身的声音,但身体为何没有感觉呢。

    他疑惑的环顾四周,发现众人看着他的目光充满震惊和惊恐,心中暗笑,一群废物,见识到宗师的力量便胆寒了吗,这还是最强的宗师力量呢。

    但袁八又发现不对劲,擂台边上的舒城已经醒来,吃着袁八的胸口,张大嘴巴,眼睛里充满恐惧之色。

    袁八终于察觉不妥,慢慢低头,豁然色变。

    胸口在流血。跟着,剧痛传遍全身,袁八不知道对方如何攻击,好像周围有狙击手埋伏,突然来了一枪,痛苦涌入全身各个部位,身体不停颤抖,头顶气浪凝聚的暴猿随着胸口受伤缓缓消失。

    张云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袁八。

    袁八摸了一把衣服上的血迹,确定自己受伤了,这时候,虚弱的感觉涌遍全身,变得有气无力,他惊恐的看着张云,连对方如何出手也看不到,便遭到了重创。

    为什么?袁八想不通,脸上的表情僵硬。

    “袁……宗师……”舒城牙齿打颤,惊恐的看着袁八,脑袋处于停滞状态,连宗师都要受伤,张云的实力到底强大到何种程度?

    不敢想象。张云手中多了一枚细致的银针,银针还滴着血,泛着寒光。袁八看到了那根针,捂着胸口,喘息道:“为什么?”

    “这是杀人之针。”

    张云平静回答道,神秘卷轴上的一针,不但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他似乎不在五行之中,跳脱了常规,在三界之外,有利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需要极为强大的精神力才可以掌控,并且针法的施展需要同境界无敌的肉身才能够承受。缺一不可。

    现实中,也只有张云这种天赋异禀,能够在锻体境界单挑宗师的天才才能施展神秘卷轴的第一针。

    成功了!张云舒口气,施展一针,耗尽了力量,再次施展的话可能会透支,无法承受。

    宗师很强,远比想象中的强大,尤其是拥有氏族秘术的宗师,简直开了挂,不敢想象,就算其他宗师遇到袁八,估计只有被虐的份儿,但是张云不同,他不但扛住了宗师的攻击,而是还反败为胜。

    这是何等荣耀!

    必将成为云省江湖历史上最光彩的一笔。

    袁八咳血,喃喃自语,我不会输的,我怎么可能会输呢,我可是宗师,宗师凌驾一切,谁也不是我的对手,区区蝼蚁,竟然敢伤我的身体,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挣扎起来,想要攻击,可是鲜血流逝太多,而且杀人之针中蕴藏着一种摧毁身体的神秘力量,他想要凝聚气劲,可是经脉中注入了一种类似于神经麻药的力量,完完全全令他失去攻击能力。

    也就是说,他不行了。失败了!

    袁八眼睛赤红,死死盯着张云,怒道:“再来啊。”

    张云静静的看着他。

    “赢了?”冯敏摇了摇目瞪口呆的叶璇,问道。

    叶璇低头,不语,冯敏没有看到,她的掌心掐出了血迹,因为太紧张,就算新美丽集团快要倒闭也没有如此紧张过。

    袁晓宁没有想象中开心,看到爷爷失败,情绪复杂,脑海中出现袁氏秘术之后,她血脉之中感觉到袁家的骄傲,作为袁家的血脉传承,为了维护袁家的骄傲而付出生命,可是内心深处对于血液传承中的命令极为抵抗,因为报仇的话就要伤害心上人。

    内心深处传来呼唤,宛如神明的旨意,她眼神迷蒙了起来,听不见叶璇与冯敏的对话,血液中多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滋生,控制她的精神。

    “失败了?”

    擂台外面,众人目瞪口呆,看着跪在地上的袁八以及挺拔如山岳的张云,觉得转变太快来不及思考,张云就战胜了他们以为无敌的宗师袁八。

    “不可能。”

    舒城震惊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恐惧,张云战胜了袁八,战胜了一个宗师,自己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要挑战他,吓得两腿发软,脑袋砰的一下炸开,然后昏迷过去。

    袁八咳血,剧烈的咳血,状若疯狂,吼道:“我不会失败的!”

    他冲起来,想要攻击。

    可是神秘一针带给他的痛苦,侵蚀了神经。

    扑腾一下,袁八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张云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力量,如果袁八再次施展秘术的话,估计会很难打,幸好神秘一针足够强大,一针便解决了对手。

    全场死寂。

    除了擂台四面的观众哑然之外,连观看擂台决战视频,坐在落花桥风景区管理中心的会议室的达官贵人也陷入长时间的沉默。这里有来自云省最核心的人,也有柳城市委市**派出的代表。

    “杀了他!”

    袁晓宁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站起来,朝擂台走去。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张云身上,没有看到袁八的脸上,青筋暴怒,体内的力量如同猛兽,即将觉醒,眼睛瞬间变成了红色。

    “晓宁,你干嘛?”

    冯敏见她要往擂台走去,急忙拉住,疑惑道:“上面危险,不要乱走。”

    袁晓宁喃喃自语,但冯敏听不清楚,所以没在意,只觉得她受到巨大冲击,变得胡言乱语,望着袁晓宁略显惨白的脸庞,心中叹息,任谁家里发生这种事情也难受,张云与袁八,这两个人对她极为重要,任何一个人死掉可能会难过一辈子。

    “叶璇,快劝劝她。”冯敏发现袁晓宁力气很大,拉不住,急忙冲着叶璇叫道。

    叶璇还沉浸在震撼中,没想到张云能够战胜袁八,虽然不明白宗师的厉害,可是在所有人不看好的情况下战胜袁八,本身就是一种奇迹,望着擂台中挺拔的身影,心情复杂。

    张云的身影,青铜面具的身影,两者慢慢合一,组成一个人。

    叶璇吓了一跳,急忙摇头,暗道,不可能的,他喜欢带着面具,肯定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张云虽然厉害,但如何与他相比,是我想太多。冯敏的话将她拉回现实,叶璇回头,俏脸微变,道:“晓宁,你不要冲动。”

    袁晓宁眼神空洞,望着擂台,锁定张云。

    冯敏察觉到不对,吃惊道:“晓宁,你身体没事吧。”

    袁晓宁没有回答,想要往擂台走。

    冯敏一把搂着她,沉声道:“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擂台不是你可以上去的。”急忙冲叶璇使眼色,“快点拦住她,上去光是气场能震死她。”

    叶璇醒悟过来,忙帮冯敏搂着袁晓宁。

    袁晓宁见没办法上去,安静下来。

    冯敏松口气,眼神凝重,因为袁晓宁无法登台后,安静坐在凳子上,望着擂台发呆,情况不容乐观。

    叶璇叹息道:“冯敏,没事的话我先回去。”看了擂台一眼,张云并没有留意这边,既然他没事,留在这里没有意思,不待冯敏挽留,带着柳蜜离去。

    冯敏望着离去的倩影,摇头失笑,明白闺蜜有难言之隐,一般情况,叶璇对江湖的事情没兴趣,更别说一个男人牵动了她的心,叶璇离开,代表不想再陷进去,也算是表态,张云战胜宗师,成为英雄,自然有女人去欢迎,自己显得多余。

    周围的人慢慢朝擂台聚拢,狂热的望着张云,不少人开始含着张云的名字,一个可以战胜宗师的年轻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能跟他搞好关系,将来肯定有大用,至于大部分人则哭丧着脸,期盼着奇迹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