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六十四章 合兵

    效果不错!

    刘毅看着这一幕倒是比较满意,虽然在射空弩匣之后需要一个填装弩箭的时间,但这样十连发的弩箭所造成的破坏力却是很恐怖的,比不上襄阳、岳阳那种通过水动力能够连发上百支弩箭的破军弩,但这种便携式破军弩上百架联合起来所造成的的破坏力同样恐怖,只是这么一瞬间,目测便有数百名曹军倒在血泊之中。(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这还只是一面城墙,其他两面加起来,曹军这不到三息的时间里,折损的兵力少说也上千了。

    看着努力填装弩匣的将士,刘毅皱了皱眉,这种便携式破军弩的缺点也很明显,弩匣填装比较费劲费时,这中间造成的空挡很大,也幸好曹军被这一下给打懵了,开始溃退,否则的话,只是这么长时间的空挡,足够曹军冲上来了。

    “廖化,将所有破军弩分为三部,一部射击,另外两部填装弩箭,勿使停滞!”刘毅对着下方的廖化吼道。

    “喏!”廖化下意识的回过神来,看向刘毅的方向,却没看到刘毅,有些疑惑的四处乱瞅。

    “看哪呢?我在这里!”刘毅拍了拍斗拱上的栏杆,有些无语的看着廖化道。

    廖化找了半天,才找到刘毅。

    按理说刘毅的这身赤色盔甲应该很醒目才对,只是不知为何,总是容易让人忽略。

    按照刘毅的吩咐,廖化将城上的破军弩分成三部,分批攻击,虽然没有之前那般震撼的感觉,但杀伤力依旧惊人,加上曹军已经被之前的破坏力给吓到了,攻势并不是太紧凑,曹仁显然也发现了这点,再斩杀了几名逃兵之后,只能无奈收兵。

    士气已泄,再打下去,也是徒增伤亡而已,只是这个结果,让曹仁很憋屈,原本他还想着一日破城,还没摸到城墙,就被对方的守城器械杀得溃不成军。

    这绝对是曹仁自统兵以来,败的最快的一次,没有之一。

    “铛铛铛”

    清脆的鸣金声响起,所有曹军都不由松了口气,迅速后撤。

    “是谁!?”曹仁恼羞成怒的往后看去。

    “将军,不能再打了!”司马懿跪地,对着曹仁道涩声道:“士气已泄,再打下去,我军必败。”

    事实上,已经败了。

    曹仁死死的瞪了司马懿一眼,按照军规,没有他的命令擅自鸣金,就算斩了司马懿都不为过,但曹仁也清楚,司马懿说的没有错,这继续打下去,败多胜少。

    “回营!”曹仁郁闷的挥了挥手,今日一战,强攻新野有些勉强,哪怕对方兵力不足,但有那弩机在,曹军要攻占新野,怕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而这个代价,他曹仁付不起。

    这么说起来,司马懿也算给了曹仁一个台阶下,但罚还是要罚的,但不能太重,意思意思就行了。

    看着曹军退去,刘毅也松了口气,刚刚报上来的情况,三百来架破军弩,只是这一轮下来,就有二十多架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坏,有的干脆直接不能用了。

    破军弩的很多部件都是以金属制成的,哪怕是弩机本身,那也是坚木所造,但这次守新野,可没有那么多材料,刘毅用的,基本都是普通木材,哪怕有属性加持,也不能持久,很多都是用一次就开始损毁。

    将脸上的面罩摘下来,看着迎面走过来的廖化却直接从自己身旁走过去,刘毅有些无语,一把拉住廖化。

    “亭侯?”廖化这才看到刘毅,连忙躬身道:“正要与亭侯禀报!”

    刘毅:“……”

    看来这赤鳞甲的缺点也很明显。

    “边走边说吧。”刘毅点点头,带着廖化往城中走去,他在城池四周设了铜镜,以火把照射四方作为探灯,若敌人过来,能够第一时间发现。

    “刚刚清点了一下,这些破军弩裂开六十余架,其中二十七架已无法放箭。”廖化躬身道。

    刘毅闻言,默默地点点头,材料的限制很高,破军弩想要如之前那般是不可能了,不过今日一战已然结束,曹军恐怕不会再跑来触霉头,关羽和吴班的军队正在向这边集结,等大军到了,这真正的决战怕是就要开始了。

    “将府库之中的铜锭都拿来,还有各种坚木,得尽快做些破军弩才行,另外让新野令来见。”刘毅道。

    破军弩一但凑够一定数量所爆发出来的威力在这个时代来说,那绝对是战略武器一般的存在,只要摆上几台,守城压力会大大降低,可惜了,这新野一带没有太多的水流可以利用,做不出那种自动化的破军弩来,否则便是少一些,威力那也是极为恐怖的。

    “喏!”廖化闻言答应一声。

    不过就算没有这些破军弩,以双方如今的兵力来说,曹仁想要攻进来也不容易吧?

    刘毅再将士的帮助下除去了甲胄,心中思量着双方的兵力对比,作为守方来说,他现在手中的兵力只是守新野这样一座小城是完全没问题的,但如果兵力相差太悬殊的话就没办法了。

    当夜,刘毅连夜派人出城,去打探关羽、吴班等所部目前的位置,同时也探听曹军其他各部的情报。

    “亭侯,您找下官?”新野令急匆匆的来到刘毅身边,躬身道,神色中带着一股子崇拜,今日一战,他也看到了,曹军几乎是一触即溃,这让他对刘毅充满了信心。

    “嗯。”刘毅点点头:“朝阳县令你可认得?”

    朝阳距离新野不足二十里,在新野西南方向,如今既然占得新野,这朝阳就算是被圈入刘备军这边地盘之内了。

    如今这战争打到现在,双方决战在即,把朝阳占据作为刘备军在这一带的据点,跟新野遥相呼应,也能多几分胜算。

    不过派兵攻打的话,刘毅现在肯定抽不出人手,关羽和吴班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为免曹仁占得先机,刘毅想看看这新野令能否帮上忙。

    “确实识得,亭侯可是想要在下说服朝阳令?”新野令不笨,自然明白刘毅的意思。

    “却有此意。”刘毅也不隐瞒,点头道:“朝阳可有驻军?”

    “却有驻军,下官与朝阳令虽是识得但并无交情,不过朝阳守将李衮乃某同乡,同是涅阳人,在下可试说服此人来投。”新野令笑道。

    “那便有劳了。”刘毅闻言大喜,这年代的同乡之情,那可真不浅,而且若能直接连对方的兵马一并带回来,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事不宜迟,今夜便出发,看看他态度,若不愿降,你便回来,安全吗?”刘毅看着新野令笑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年月这个规矩还是比较靠谱的,至少刘毅来了这么久,虽然也有过扣押人质的事件发生,但斩杀来使的事情,却是比较少,但也不能不防。

    “亭侯放心!”新野令自信道:“我与李衮颇有交情,他便是不允,也定不回害我性命!”

    刘毅点点头,当下命人放新野令出城。

    当夜傍晚的时候,派去通知关羽和吴班的探马回来,关羽和吴班的兵马就在这一带,距离新野不足五十里,明日便可赶到,这让刘毅微微松了口气。

    只要关羽到了,这战场便可以交给他了,当下命人去通知吴班,不用来新野,直接去朝阳,若朝阳守将愿降,自然是最好,若是不愿,那就直接攻城,左右也不过数百守军,吴班手中的兵力,应该足够将朝阳攻破。

    ……

    就在刘毅紧锣密鼓的派人通知各路兵马往襄阳汇聚之时,远在宛城一带的曹操也得到了曹仁派人送来的加急情报,刘备军攻占新野,新野以南襄乡、章陵等数县已然归降刘备,形式对曹军颇为不妙。

    “新野……湖阳……平氏……”曹操看着地图,皱眉道:“再加上筑阳,这南阳之地,竟在这半月之间,失却八城!”

    语气中,多少带着几分不满,刘备这些年来,越来越猖狂了。

    “魏王!”程昱皱眉道:“这新野一失,刘备目的已然明朗,他并非要与我军决战,而是要煽动南阳后方各地豪绅、士族叛乱!”

    新野地位很特殊,在南阳跟襄阳之间的枢纽地带,当年刘备驻守新野,防备曹操便是因此,曹军要攻打襄阳,必过新野,反过来说,刘备要进取南阳,同样要拿下新野,之前因为襄乡、章陵等地未失,新野的重要性还没有凸显出来,加上刘备这满面开发的打法据有极强的迷惑性,忽略了新野的重要性,如今新野一破,东南方数县望风而降,一下子,新野的重要性就被凸显出来了。

    能看到这一点的,可不只是曹操、程昱,南阳那些士绅豪族,也同样能够看出这一点,刘备此战,攻城倒是在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动摇南阳人心,其心歹毒无比啊。

    曹操感觉头又开始疼了,是真疼,扶着脑袋:“那华佗究竟去了何处?”

    “一直未曾觅得其下落。”程昱有些担心的看着曹操。

    “再找!”曹操叹了口气,强忍着头疼,看着地图道:“各城加派兵力,通知公明,整军南下,命曹休、曹纯二将率军往新野进兵,与子孝汇合!”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