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一十章 抓捕

    “你说你们是出去走亲访友的?”王曜景坐在一个椅子上,将最后一点干粮给吃完,又喝了一大口的水。(Www.K6uk.Com)

    他听到老者的解释,当即抬起了头。

    “是啊,我等虽然有些身家,但此次走亲戚,也并未携带太多的钱财。若是好汉需要,不妨与我等同去铜陵,我铜陵苏家在当地也算是望族。”老者有些无奈的解释道,只有眼底深处,能隐约看到一丝阴霾。

    “你撒谎。”王曜景本来没兴趣知道这些人是出来干什么的,但这老者偏偏把他当猴耍,他可就不客气了。

    “好汉,冤枉啊……”老者一听这话,当即就急了,但在下一刻,王曜景伸手在桌上一拍,一个信封出现在桌上。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此行的目的,是与这信封上的内容有关,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王曜景似笑非笑,手指在信封上点了点。

    老者的脸色刷的变得惨白,他本来就是在赌,对方没有看过信亦或者不识字,能被他给欺瞒过去。只是现在看来,事情还是败露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王曜景还真的没看过这封信。只是毕竟转世了四次,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便是一头蠢猪也该变聪明了。

    老者的这一点小手段以及对于这封信的紧张程度,全都被他瞧在眼中。

    “哈哈哈,我没兴趣知道你是干什么的,这信还你,我可没看。把我送到金陵,你我分道扬镳,大家以后谁都不认识谁。”王曜景将这信往前一滑,到了老者的面前,然后起身离开了屋子。

    只有老者看着桌上的信件,脸色阴晴不定。

    ……

    王曜景站在浩渺的水面之上,他现在已经弄明白了自己此刻身处的位置,自己已经离开了江南,到了江北。

    虽然不知道那灵异马车是如何过江的,但他现在距离金陵城还有很远的距离。

    随着船只的前行,前面的水路逐渐的开阔,逐渐的看不清边界,似乎进入了一片大湖之中。

    根据水手介绍,他们此刻正由淮河进入到洪泽湖中,在前面不远处,就是楚州城。

    此地原本都是属于南唐,不过在一年前,都被中原的大周给占据。

    “好汉,我们到前方的楚州城购买些补给吧。若是要去金陵城,恐怕要绕很大一圈子。”老者自船舱中走出,开口说道。

    从淮河到长江,就得过三河,再出宝应湖与高邮湖,最后在三江营处进入长江。

    这段路途遥远,坐船持续时间估计能有大半个月,必须要进行补给。

    “没问题,帮我从集镇上带些酒肉回来,钱先赊欠着,等到了金陵还你。”王曜景倒是不在意此事,便点头答应了。

    大约又前行了半天的功夫,终于在一处码头靠岸。老者带着自己的三个儿子,急匆匆的上了岸,只留下四五个水手在船上。

    王曜景见老者的行踪有些古怪,但也没有在意。就算这老者跑了也没事,反正船上还有这么几个水手呢,足够将自己送到金陵城。

    他坐在船头,随意的打量着四周。这座码头还是相当繁华的,楚州自古以来便是繁华之地,此地水路畅通,商贾众多。盖因这里为四战之地,兵家必争,所以比江南盖压了一头下去。

    此处因为东边靠近大海,所以盛产海盐,任何一个朝廷都极其依赖此地。

    王曜景在船上等了有一个时辰左右,有些不耐烦了。这老儿不会真的带着自己的儿子跑了吧。不过,他才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却见到老者的一个儿子回返了。

    只是,他的这个儿子身边还跟着一大队的兵丁。这些人穿着黑色衣架,身高体壮,一看就是精锐之士。

    “大周的军队。”王曜景见到这些人,眼睛顿时流露出一丝寻味。此处是大周境内,出现的军队自然也是隶属于大周的。

    没想到那老头一脸衰样,竟然能跟官府扯上关系。

    “军爷,就是此人。”来人是老者那最小的儿子,名字好像叫什么苏耀元。

    苏耀元在见到王曜景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愤恨和畅快。这贼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潜入到船上的,竟然挟持了自己等人。

    他们苏家可是商贾巨富,而他苏家三少爷又何曾吃过这样的亏。

    幸好他父亲本就是前来楚州拜访驻扎在此地的将领,也就是大周的左神武大将军向拱。

    向拱是大周的老人了,很早就跟着大周太祖郭威打江山,如今辅佐新皇,同样很受器重。他们苏家能够与向拱拉上关系,可是费了不少气力。

    在将船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与向拱将军说明了之后,向拱自然是大怒,当即便命手下的亲兵前去捉拿贼人。

    “拿下!”这一伙亲兵见到王曜景之后,二话不说,各自冲上了船。那些个水手哪里见过这阵仗,一个个慌忙跳入了海中。

    只有王曜景一个人,还站在甲板之上。

    “哈哈哈,你们这一家子,还真的是可笑。”王曜景伸手指了指那苏耀元,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死到临头,还敢如此嚣张!”苏耀元见了王曜景的这副态度,心中更是觉得受到了羞辱。

    “一会儿看你还如何笑得出来。”他在心中恶狠狠的想到,然后就看到一众大周士兵将王曜景围困在了中间。

    两个士兵拿着麻绳,要把王曜景给捆住。只是,在他们近身之际,王曜景忽然间暴起一拳,直接砸在了一人的腹部。

    烙印力量在他的右手处汇聚,使得他的劲力大增,他的一拳砸出,那士兵的腰部弓起,整个人扑通跪倒在地。

    “嗯?”见到王曜景竟然敢反抗,边上一个士兵顿时横眉竖目,手中的刀柄狠狠朝其后背砸去。

    只是,王曜景的后背像是长了一个眼睛似的,手肘往后一撞,顶在那士兵的胸口。士兵只觉得胸口一痛,眼前发黑,差点没有被撞得晕过去。

    “此人胆敢反抗,且有一定武力,按照军中规矩,先行斩杀!”其余的士兵一看到这个情况,便迅速的拔出长刀,浑身杀气迸发。

    如果是之前他们仅仅是为了抓人,那现在就是要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