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10:新婚之夜

    马车在移动,而我离娘越来越远了,我再也看不见她如水的眸子,看不到她那黑缎般扬起的长发。

    寂静无人的夜,她还喝酒吗?她醉酒后那晶莹的泪珠有谁为她抹去?她哀伤时又有谁能为她奏一曲无忧?

    我这个奴隶公主嫁得风风光光,嫁得轰轰烈烈,但也嫁得愁眉苦脸,嫁得肝肠寸断。

    此刻我已经自由了,我的脚已经没有脚镣,我的手也没有了枷锁,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我能飞的翅膀已经被折断,我想自由翱翔的心受到重创。

    “阴阳相隔,永世不能相见。”他冰冷的话语总在我脑海回荡,不断地提醒我休想高傲地飞翔?休想逃脱他的五指山,我不敢去赌,不敢去赌他还有一丝一毫仁慈,不敢赌他对娘有一点一滴的情意。

    我要如何才能将娘从那个火坑里救出?我要如何才能让自己躁动的心平静下来,喧闹已经停息,马车行驶在无人的荒野中,如血的残阳燃烧了一片天空,是那样的壮美。

    揭开帘子,定定地看着逐渐消失的晚霞,但我的心却不停地问自己,我怎样才能救娘?但无论我问多少次,总是没有答案,满眼满心都是尘土飞扬。

    我不是嫁给沧国的王爷吗?他不是位高权重吗?如果他愿意,也许——

    想到这点,我整个人兴奋起来,手也微微颤抖。

    娘是我最后的依靠,为了我,她可以卑躬屈膝地跪倒在他脚下,求他手下留情,为了我她甚至可以隐忍地接受他的凌辱,为何我不能讨好于他呢?为了娘我可以用尽一切方法让他爱上我,我要让他对我欲罢不能,我要他对我言计听从,我要他……

    娘你的心再苦,我也要让你甜起来。

    只是我有什么资本?我拿什么来迷惑他呢?我看看自己依然平坦的胸部,看看自己因练武而不细嫩的双手,有点泄气。

    的确我还没有娘的韵味,也没有娘的玲珑曲线,更没有娘的风华绝代、风情万种,现在的我还真的像一个孩子,他能爱上现在的我吗?

    为什么别的女孩十五岁后有那么傲人的身体,而我的还是一块木板呢?虽然我眼神清澈,但却还没有娘的水波流转,眼眸含情,虽然我也有轻盈的舞姿,灵动的身影,但——

    我从来没有那么厌恶自己平坦的胸部,从来没有那么憎恨自己努力装老成,但依然稚气的脸。

    就算只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即使是飞蛾扑火我也要扑一次,粉身碎骨又如何?灰飞烟灭又如何?不试过又怎知一定会输?也许他就喜欢我这种类型的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我心情很愉悦,如拨开云雾看到了青天一样,如果不是为了娘,很难想象我会如此煞费苦心想讨好一个男子,我不狠狠将他踢下床,打得他鼻青口肿开口求饶才怪呢?

    想到这里,我居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马车行驶了半个月,终于到了沧国的境内,毕竟两国联姻,场面也是盛大得很,迎亲的的队伍就有八百人,浩浩荡荡,逶迤如长城,一眼看不到边,让我处于如梦如幻中。

    喜乐的声音震天,周边的喧闹声沸腾,连我耳朵都隐隐生疼。

    接着就是拜堂成亲,仪式冗长而累人,我机械地按着她们的要求去做,头被遮得严严密密,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夫妻对拜的时候,我只是看到他的鞋尖,甚至他长得多高我也无法得知,只是站在他身边有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压得气也难喘一口,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会比瀚暮这个禽兽还要冷?

    但就是一座冰山我也要用我的利剑将他劈开,就是一座火山我也借东海之水将他降温。

    无意识地被人牵着手到处走,磕头,对拜,心累,身累,比上战场打仗还要累,我心中只盼望这一切快点结束,可以找一个无人的角落好好躺一会。

    但这一切结束不就是预示这我要与他——

    心忐忑彷徨,有点不知所措,但脸却莫名的发烧。

    但要结束的始终要结束,要面对的始终要面对,但这一切真的那么快就要来了吗?

    坐在雕花大床上,揭开喜帕偷偷看了一眼,高高的红烛燃烧得正旺,还不时传来噼啪的声响,每一次声响都如此触动心弦,身后是红艳艳的锦被,摸一下柔软舒适,点点暖意从指尖渗透到我的全身。

    从今以后我就要与他同盖一张被子,从此之后,他就是我的良人,他能代替父皇与我并肩看风景吗?

    即使他不能如父皇那样将我放在肩上让我坐得更高,看得更远,但起码在我累的时候,会让他宽厚的背让我依靠一下吧!

    想到这里脸更烧,砰砰的心跳在告诉我此刻我是多么紧张与羞涩,偶尔传来的脚步声让我的心剧烈跳动,但每每都发现是自己多心了,脚步声是路过的人而已。

    喧闹的声音逐渐平息,觥筹交错的声音也缓了下来,慢慢静了,我在屏气等待那让人心颤的推门声,等待那让人惶惑的脚步声,我的双手紧握,竟微微颤抖,指尖也微微发白。

    我是在紧张,我真的紧张了,纵使在战场面对千军万马我也会脸不改容,面不改色,但现在我竟然是如此紧张,紧张到额头已经有细微的汗珠渗出。

    但我还没有听到由远到近的脚步声,更没有听到让人心颤的推门声,坐得手脚有点酸软,我懒懒地倚靠一边,这的确舒服多了。

    我靠在床沿,静静地听,我听到了风吹叶落的声音,偶尔有人困极的呵欠声,声声入耳,竟是如此清晰。

    半夜下起了雨,雨不大,滴滴答答,打在树叶上,打在屋檐角,似乎也打在我的心上,心也下起了沥沥淅淅的小雨。

    夜阑人静,不知不觉我也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全亮,毕竟心里有事情惦记着,睡得不沉。

    环顾四周,喜庆的新房依然只有我孤独一个,那两根巨大的红烛就快燃尽,滴落的蜡油如滴滴红泪,诉说着它们的幽怨与不甘。

    他居然没有踏进房门一步,但无来由心也松了一口气,许是他被人灌醉了,这样的日子,喝多点也正常,毕竟铁与血,刀与酒都是属于男人的天地,如何可以我也想喝得天昏地暗,大醉一场。

    头上的装饰太过于沉重,繁多的珠翠,让我头重脚轻,我把它除下后简直觉得推翻了一座大山,全身轻松无比。

    和衣躺下,好久没有睡过这样好的床,只是娘你现在依然睡在那冰冷的床上吗?你身上的衣服够不够?

    我真的很担心娘,祈求上苍一定要让娘活得好好的。

    再次醒来,已经天色大亮,居然没有人唤醒我,新妇入门,不是还有很多规矩的吗?

    慌忙推门,门外竟已经有丫鬟婆姨在守候,她们站在外面,低首敛眉,恭恭敬敬。

    但我却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他难道还宿醉未醒?

    “王爷呢?他在哪?”

    “王爷他——他——”她们面面相觑,都面露难色,似乎有难言之隐。

    “王爷呢?”我再次问,但她们依然吞吞吐吐,心中疑窦顿生。

    “说——”我眼里的杀气瞬刻笼罩整个新房,这许这些杀气与霸气与生俱来,我只轻轻一皱眉,她们已经浑身震颤。

    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温柔淑女,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今天不跟我说明白,她们休想出这个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