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16:住宿

    他邪笑着,但脸上却冷峻严肃,这是我第一次与除父皇以外的男子那样亲密,此刻他壮实的胸膛紧紧贴着我,这让我又怒又羞,羞的这姿势也实在太暧昧,怒的是他霸王硬上弓,如此强势,把我玩弄于股掌当中。

    推不翻他,难道我还咬不烂他?我抓住他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我的利齿穿透他的衣服,直刺进他的肉,但他连吭都不吭一声,只是另一只手再次将我的头按下。

    此刻了他整张脸贴近我,我可以听到他轻微的喘息声,他闪着光泽的唇几乎就要碰触到我的脸,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剧,就快要跳出来似的。

    “想我啦?心跳得那么快?”他脸上露出一个无赖的笑。

    “你这个无耻小人,你这个——”

    “终于会脸红啦?我还以为你脸皮厚得刀枪不入?”

    “你这个混蛋,你给我——”

    “闭嘴——”他一声低喝,让我将要骂出的话活生生吞回去,即使他声音不大,但却极具威慑力,此刻眼中精光四射,竟是如此凌厉。

    “我对你这个泼辣的女人没有兴趣,我只是想告诉你,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别想凌驾在男人的头上,因为你并不是什么都可以做,例如你就是不可以在上面。”他的刚毅的脸上此刻没有一丝笑容,如一个俊美的雕像一般,又冷又硬。

    话说完他一跃而起,动作优雅而轻灵,我趁他不留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脚往他那里踢去,想玩弄我?我要你断子绝孙,但他反应更快,一侧身就闪开了。

    “你这女人还真够狠毒的,真的想废了我?”

    “废了你又如何,无耻。”

    “我怎么无耻了?我只是想教会你怎样做一个本分的女人而已,你如果废了我,我怕我那一堆女人会将你剁成肉酱,然后拿去喂狗。”

    一堆女人?看来又是一个种马?怪不得那么迫不及待地维护他男性的尊严与权威。

    “女人就一定要在男人身下吗?我告诉你那只是你的那些愚蠢的女人才不会反抗?女人不但可以将男人压在身下,并且可以压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吭不不敢吭一声,你以为全天下女人都那么柔弱?你以为所有女人都那么好欺负?”

    “如果小枫你想试,我也乐意奉陪。”他的笑里没有,但那戏谑的笑是那样让人生厌,那样刺眼。

    “到时我就会让你知道,究竟是谁让谁连气都喘不过来,是谁让谁吭都不敢吭一声。”他的笑容在瞬间敛去。

    “别叫我小枫,很难听,你的嘴巴那么臭,会玷污我的名字。”

    “没办法,谁叫你的名字那么难听了,我总不能叫你枫儿吧,感觉像是叫儿子一样。”

    “儿子?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做我的爹。”

    “我也不稀罕有这样不知羞耻,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

    “你给滚,再看多你一眼,我都想吐了。”我怒喝一声,一个翻身,跃上马背,阿宝长嘶一声,飞奔而去。

    “哪有女人像你这样凶狠。”他嘴里说着,但动作却不含糊,一个飞身就稳稳坐在我身后,该死的是,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身子竟靠得我如此近,他身上那种蛊惑人心的味道又冲进我的胸腔,让人心荡神驰。

    我狠命地拉一下缰绳,阿宝脖子生疼,突然停下来,扬起前蹄,引颈长嘶,身子严重倾斜,我就想要这种效果,我希望将这个家伙给狠狠地甩下去,甩得鼻青口肿的,摔得连爬都爬不起来。

    “小枫,你想摔死我呀。”他那双鬼爪居然揽住我的腰,还用手轻轻的触摸我的敏感的小腰,让我全身一阵痉挛。

    “放开你的鬼爪,魔鬼。”

    “小枫,你那么凶我怕。”他居然从后背将我紧紧抱住,抱得比刚才还紧,然后在身后狂笑,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

    我抬起手肘,狠狠的往后一击,他明明侧身躲开,但却在马背后面杀猪般的狼嚎起来。

    好在那手却规矩了,只要他不动手动脚,我哪管他是鬼叫还是狼嚎?

    “如果怕了,你现在也可以掉头走,银两我给,但马给我留下。”

    “你休想,怕你是小狗。”想我放弃他的宝马?想得美,我才不会上当。

    我不再管他,一路上飞奔,到了晚上才到了一个市集,他下马去买了一套男装扔给我换上。

    “这套衣服也要银两的,我到时会记得扣除了。”

    “男人你应该是最吝啬的那一种了。”

    “女人你应该是最难缠的那一种了。”

    两人相互白了彼此一眼,眼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今晚我们就住客栈吧,我也有几天没洗澡了。”

    “几天了?怪不得那么臭。”我捂住鼻子,嫌恶地说。

    “你也好不到哪里,还不是一样臭兮兮的?刚才压着你的时候,也不见你说我臭。”

    “你还说!你是不是真的想绝子绝孙吧?”我目露凶光,恨不得一口将他吞噬,连骨头都不剩。

    被他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对我来说是一个奇耻大辱。

    “女人温柔点才可爱。”讨厌他那一副戏谑的嘴脸。

    “我不需要人当宠物那样爱。””那你需要男人怎样爱你。“

    “我希望有一个男人能与我并肩看风景,我希望有一个男人与我策马狂奔,我需要一个男人真正懂我,知我。”

    “并肩?你就不允许自己矮他半个头。”

    “我不允许。”

    “那你等着一辈子嫁不出了,我还没有见过那么矮小的男人。”他又笑,现在他的笑一点都不阳光,一点都不温暖,总带着嘲弄带着讽刺。

    “等着瞧吧,我一定能找到。”

    “好,我等着。“此刻他收起他那放荡不羁的笑容,很正经地对我说。

    “掌柜,要两间上房,送些下酒的饭菜来。”

    “客官,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只剩下一间客房,不知两位可否今晚将就一下同房?”

    要同他同房?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们探求的目光此时都一齐射向我,那厮此刻嘴角还露出一丝挑衅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