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26:疲累

    “虞枫,跟我去巡查一下。”他若无其事地开腔,说完迈起步子就走,并且还是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我无暇多想,只得紧紧跟上,走慢点就会被他抛离,但没想到兜了几下就回到了他的营帐。

    “不是去巡查吗?怎么回来了?”

    “你的脸肿成这个样子,我的脸紫成这样,我们一起出去,岂不是告诉全天下的人我们昨晚打架了?堂堂大将军与他的近身侍卫打架,说出去笑死人。”他这样一说,我也觉得挺有道理的,刚才与他并肩走的时候,迎面而来的那些异样目光的确让脚底发冷,我都有点无地自容,想找个洞钻进去。

    “如果你不怕别人笑话你就出去,我可丢不起这个脸,如果不想的话就乖乖呆在这里,别到处去。”

    “当兵的,哪个不是一身伤的,要笑也是笑你,与我何干,我天生劳碌命,不习惯留在这里,我宁愿出去顶着烈日操练,也不想在房中对镜自怜,要不我这身武功可要荒废了。”

    “你真以为你是男子呀!”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嘲弄。

    我怕他突然又一个翻身压过来,检阅我是不是男人,所以不敢开腔。

    “既然是天生劳碌命,明天就出去帮我训练八营的兄弟。”

    “八营是他一直培训的精兵,武艺出众,箭法了得,并且骑术特别好,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八营的人特别忠心,就只听他沧祁一个人发号施令,其他的什么左先锋、右先锋,营里那帮兄弟根本就不卖帐,傲气得很。”

    “你让我去训练八营?”

    “你既然是我们沧军的第一勇士,自然应该委与重任,要不可暴殄珍物,我从来不会因私忘公。”

    “那你倒没有说错,我这种人你真的理应委与重任。”

    “那以后八营我就交给你管理,但可别被八营的兄弟轰出来哦?”他虽然语带关切,但脸上却是无尽的嘲弄,他是看死我治了那帮人的了。

    虽然明知那帮家伙没那么容易驯服,但手中终于有点实权了,我还是窃喜不已。

    “好,我一定会好好训练他们,不会让你失望,他们想轰我出来?没门。”

    “说是没用,行不行要看明天,我拭目以待,但你不要忘记你依然是我的贴身侍卫,什么事情都要以我为先。”

    “那当然。”我口里是这里说,心里已经开始在狂骂他,不过终于可以少对点这个家伙,我心情还是很愉悦的。

    一夜无话,相安无事,第二天,当我走进第八营的时候,我朗声地对他们说以后我就代替大将军掌管他们的时候,他们依然各做各的事情,没有一个人理我,也没有一个人搭腔,就这样冷漠地将我晾在一旁。

    也有几个嘴角撇了一下,然后眼神闪过一丝不屑,虽然我刚刚被封为沧国第一勇士,但这个营一直以来都是沧祁直接统帅,所以除了他,他们谁也不服,何况是我?

    要命的是我修长的身躯在他们高大的躯体下显得非常矮小,他们有几个还故意做俯视我的姿势,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我可没有被他们吓退,因为我深知如果是那么好驯服,沧祁那厮就不叫我来了,他是存心想看我出丑的,但他可要失望了,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知难而退的人。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不配做你们的头?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的首领就应该长得比你们高,长得比你们大?”我威严的声音在营中响起,隆隆作响,虽然他们依然在做他们的事情,但我知道每个人都在听。

    “大将军能派我过来,就是说明我有能力统领你们,莫非你们认为大将军看错人?莫非你以为我这个沧军第一勇士的头衔是拿银两去换的?”我环顾四周,眼神如刀子一般凌厉。

    “废话我不多说,男儿浴血沙场,靠得是这一双手,拼的是这一把剑,今日如果你们谁能将我打倒,我从今以后不踏进这里,如果你们没有人能赢得我手中的剑,就请你们以后全都乖乖听我的。”

    “好不好?”我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飘得很远,隐约还有回音。

    “好”一个似乎是八营的小首领的人豪气地回我,后面一群人也跟着点头。

    结果我与他们就从早上一直比到晚上,比骑马,比射箭,比剑法,到了晚上当我依然无恙屹立在他们身旁的时候,他们看我的眼神已经变得又敬又畏。

    他们可以不亲近我,但不能不怕我,不能不敬我。

    在这小小的军营中,我就是他们的主宰,他们必须都听我的,现在先是一个八营,以后会更多,终有一天我也能号令千军万马,像父皇一样开疆拓土,像父皇一样站在峰巅,俯视天地万物。

    我俯视那群跪倒在我身下的七尺男儿,顿时豪气万丈。

    到了掌灯的时分,我迈着轻盈的步伐,带着激动的心情,哼着轻快的曲子,回到了营房,微黄的灯火中,他斜卧在塌上,听到我进来的声音后微微睁开眼睛。

    “回来了?”声音依然懒懒的。

    “嗯”

    “怎么那么晚才回来?”

    “第一次与他们见面,当然要费时一些。”

    “没有被轰出来?”

    “大将军你多虑了,试问这个世间谁有这个能耐将我轰出来?”

    “你真是当我是死的?”他的声音冷冷地说,虽然他的声音是刺耳,他的话是刺心,但无可否认,我在他手里,讨不到任何好处。

    “枫儿,我怎么感觉今天特别漫长?”

    “每天时间都是一样的,将军你不是闲着无聊吧?”

    “或许是吧!”

    今天与他们比拼了一天,全身都是汗,现在背脊还是凉飕飕的,好想泡一下澡,舒缓一下这种疲劳,一身清爽地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一觉。但想不到他似乎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开腔对我说:

    “我已经叫人送了热水过来,你泡一个热水澡,舒缓一下筋骨吧。”

    “嗯。”听到他这样贴心的话,我心里暖暖的。

    “我这并不是关心你,只是怕你全身是汗,把我的被子都熏臭了。”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是会错意了,还以为他会对我那么好呢?

    灯被他熄灭后,我被黑暗包围,我斜着眼睛看一下他,黑暗中看不清楚,只感觉他是背对着我,看来他也有君子的时候。

    我迅速脱掉衣服,然后跳进桶中,泡在的水中真的很舒服,我一动不动地呆在水中,享受暖暖的水轻柔地抚摸我每一寸肌肤,虽然知道有一个男子在身旁,但夜那么黑,他也一直也没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所以也很放心,我慢慢地泡,柔柔的拭擦,甚至玩心大起,逗弄一下水珠。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太累了,泡着泡着我竟然睡着了,朦胧中似乎有人叫我,但我真的好累,眼睛都睁不开,所以不想开口。

    八营的那帮混蛋,个个都想挑战我,明知自己武功不行,比不上我,但还是要与我斗一场,搞到我那么骨头都散了。

    “父皇你怎么来了?”

    “风儿,我的风儿真不愧是我的孩儿,能打败那么多男子。”父皇疼爱得抚摸着我的发,他还亲了一下我的额头,然后是脸蛋,最后竟然是双唇,父皇真坏,风儿都已经长大了,怎么可以亲嘴呢,我脸发烧。

    但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一种幸福感充盈在我的心中,慢慢在心头荡漾,这种感觉真让人迷恋。

    “我还要?我还要!”我拉住父皇的双手,不让他离开,我不想让这种幸福感那么快就流走,我要他抱我。

    父皇的手很暖,暖得有点发烫,父皇真的回来了,他就在我身边,我紧紧地抱住父皇,怕一眨眼他就会不见,我想找也找不到。

    他的怀抱总是那么暖,在他的怀里我总能沉沉睡去,不会再做任何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依然不在我的身旁,他总是很早很早起床,我伸了伸懒腰,手脚依然酸痛,看来昨天真是太累了。

    当我用手捏一下自己那酸痛的手时,整个人愣住了。

    宽大的衣袖,松垮垮的衣服,这身衣服我怎么没有见过?我明明昨晚在桶里泡澡的,怎么突然在床上,我透过衣领往下一看,天呀,除了身上这件外袍外,里面居然空无一物。

    是他!一定是我睡着后,他将我从桶中捞起来!那他岂不是——

    我怎么就睡得那么沉的呢?想到他抱起我,然后将我全身看过遍,就又羞又怒,这死人等他回来一定要他知道偷窥别人是什么下场!我气得指节都微微发白了。

    但现在已经艳阳高照,我昨天才刚刚收服八营那群人,今天就迟迟不到,他们会怎么想我?无暇多想,匆匆忙忙穿好衣服后,我就赶往八营,现在不是我生气的时候。

    当我走进八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热火朝天地操练了,似乎没有因为我的不在而有丝毫的影响。

    “虞少将,你怎么来了呢?大将军今天一大早过来说你今天身体不舒服,可能会不过来,要我们自行训练。”

    “我——我现在没事了,所以过来看看。”

    “我指点了一下他们的动作要领,规定每三天进行一小赛,每十天一大赛,通过比赛来提高他们各方面的水平。”

    到正午的时候,他过来巡查,我们不期而遇。

    想到昨晚,我的脸烧得厉害,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怒火。

    “虞少将,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如果不舒服,就回去休息,我们不会偷懒的。”一个黑乎乎的家伙关切地对我说。

    但他这句关切的话却让我如芒在刺,浑身不舒服。

    “虞少将,如果不舒服就回去,不要伤了身体,可怜脸都红成了这个样子。”一旁的沧祁终于吭声了,明明是关切的话语,但我却听到得极为不舒服,我都可以想象到他心里偷笑的奸诈样子。

    我故意灿烂地笑了笑说:“谢谢沧大将军关心,我身体很好,不劳你费心。”

    “既然虞少将没事那就最好,现在已经正午,各兄弟用完午膳休息一会再练,虞少将就跟本将军回去用膳!”

    “谢谢将军好意,现在我既然掌管八营,从今以后,就应该与八营的兄弟同吃同喝,同榻而眠。”

    “同榻而眠?虞少将你可不要忘了你还是本将军的贴身侍卫呢?”他的声音不大,但已经微微透着怒火。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