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33:无地自容

    大营中,除了我灰头灰脑,个个将士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毕竟今晚给了敌军迎头一击,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知道沧国并不是那些小国,那么容易欺负。

    “左先锋,你今晚带另一批士兵去原地驻守,以防他们卷土重来。”

    “是”

    不会吧,死伤那么惨重,还敢卷土重来?

    “这次左右先锋带领八营将士大获全胜,记一功,但少将虞枫违抗军令私自行动,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日拖出去打一百大扳,以儆效尤”我倒吸一口冷气,看来他这次真的是铁了心要惩罚我。

    “大将军息怒,少将虽违抗命令,但也是一心杀敌,并且这次发现敌人的异动,少将功不可没,功过相抵,求大将军开恩。”

    很快地下跪了一堆人,他们都在为我求情,想不到还有那么多人护着我,心暖暖的,看来我人缘还不错。

    “我主意已决,谁再为他求情,视为同犯,一起受罚。”他的语气里带着怒火,说完手还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劈啪”一声,坚固的桌子裂开了一条大大的缝,触目惊心,顿时让帐内一群人,噤若寒蝉。

    “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要罚要剐,我认了。”我无所畏惧地站了出来。

    “好,你有种,来人给我拖出去。”他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不用拖,我自己走出去。”我昂着头说。

    刚开始打几板并不是很痛,但越打越痛,当皮开肉绽后,每一棍打下去都痛得撕心裂肺,军中的棍子又大又硬,沧祁那死人还说谁棍下留情,谁是同犯,罚双倍,结果他们都将我往死里打的,但我硬是没有喊一句,就算痛晕我也不喊一声,就算是喊也不在他面前喊。

    一百棍下来已经有很多血水渗出来,我甚至已经站立不稳,没办法最后任他们将我抬回他的帐中。

    受过酷刑后,身体只要轻轻一动,就会拉扯到身上的伤,那刺心的痛让我差点晕厥。

    裤子已经满是血水,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趴在床上,他都不理我死活,我还哪管他的床是干净还是血淋淋?虽然知道是自己理亏,不应该擅自行动,但心中还是怨恨他的狠心,怨恨他无情,那一百棍不但打在我身上,也打在我心里。

    不久,他回到了帐中,我故意闭上眼睛不看他,但身体只有一动,就痛得我呲牙裂齿的,我只好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知错了吗?”

    我不搭理他,依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你知道你这样贸贸然过去,又不知道我们的打算,很容易破坏我们的计划?军中自有军中的纪律,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擅自行动,要我这个将军何用?要军纪何用?”他声色俱厉地说,这个时候的他是让人害怕的。

    他说的我都懂,我都明,但我还是怨他。

    “还痛吗?”他的声音突然柔了下来,柔得我心无由得颤抖了一下。

    他问这个不是废话吗?都皮开肉绽了能不痛吗?但他不问还好,一这样温柔地问,我就觉得很委屈。

    “这是药很有效,三天后就会完好如初的了。”他说完递给我一瓶药,但我却没有去接。

    笨男人,我的伤都在背脊与屁股上,怎么擦呀!但我又不好说明,干脆就不理他,其实内心是对他这种给人狠狠一棍又送一粒糖的做法真是无比鄙视,明明刚才如狼似虎般恐怖,一会又变得如小绵羊般温柔,都不知哪个才是他的真面目,真是迷茫?

    “为什么不擦,不擦真的会烂的,到时一大堆苍蝇蚊子围着你那烂屁股转,你就知道自己跟自己赌气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我努了他一眼,依然没有作声,他一根柱子那样立在身旁,叫我怎么脱衣服擦呀!真是气死人了,整一个木头疙瘩。

    “是不是我站在这里不方便,还是你擦不到?”他终于开窍了。

    “你说罗!伤都在屁股上,怎么擦呀?没见过你那么蠢的男人!”我向他怒吼,尽情发泄着对他的不满,释放着自己的怒火。

    “有什么大不了的,擦不了,我帮你好了。”

    “不要——我不要——”我这一惊吓非同一般,我脸皮怎么厚也没有厚到可以袒露一个屁股给他擦药。

    他却似乎没有听到一样,向我走过来。

    “你混蛋,你给我滚,我不要你擦,你这个色狼,你——”

    别吼,他突然扳过我的脸,含住我的唇,让我把话活生生吞了下去,我想用脚踢他,但扯动伤口钻心地痛,痛得我不敢再动。

    “真乖”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我的火又上来,死忍着身上的伤痛,想要推开他。

    “不想受罪你就别动。”他突然点了我的穴,我只有干瞪眼的份,对着武功比自己高的人,有时真是无可奈何。

    “你全身上上下下,我都看得仔仔细细了,既然这样就不差这一次了,如果以后没人敢娶你,我负责好了。”

    “我不要你负责,你给我滚蛋,你这个——”突然没了声音,这混蛋居然点了我哑穴。

    “别大吵大闹的,要不让人误会了就不好,还以为我对男人有兴趣呢?传出去,我以后还怎样见人?”

    “我动手了,你害羞的话,就闭上眼睛,我关灯。”

    灯很快熄灭了,但我还是感觉周围明晃晃的一片,无可匿藏,但全身又动弹不得,这种感觉难受死了。

    当他冰凉的手轻柔的触摸到我那血肉模糊的肌肤时,我脸火烧火燎的,即使是熄了灯,乌黑一片,我还是羞得无地自容。

    他修长的手在我的背脊轻柔地游动,但每到一处就让我的心颤抖一次,不知道是疼痛,是害羞,还是——

    今晚的风很大,吹到帐篷动了动,帐中趴着的两条人影,使黑夜中的营帐充满了暧昧。

    “好了,你今晚就这样趴着吧,我知道你现在很想打我,很想骂我,但等你伤好了再打,再骂我吧,我沧祁随时恭候。”

    “但如果以后真的没人敢要你,我要了。”他漫不经心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此刻我竟然没了怨气,也没了怒气。”

    ————————————————————————————————————————

    o(∩_∩)o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