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35:狐狸出洞

    晚上睡觉,他自己拿了被子睡到地上,许是怕碰到我的伤口,许是怕我弄脏了他的衣服,但无论怎样,我让我舒服多了。

    那药还真有神效,一晚过去虽然还不能痊愈,但那些伤已经结痂了,反正自己看不到,也不嫌它丑,只是伤口还是很痛。

    白天我一歪一瘸地走着,姿势滑稽,军中的将士看到虽然想笑,但却不敢笑,憋得那张脸都扭曲了,我看着难受,但沧祁却肆无忌惮地扯开喉咙大笑,惟恐天下人不知道我的掺状一样,明明是他害成我这个样子,居然还敢笑?

    今天他的心情似乎很好,眼睛熠熠闪光,似乎总有用不完的力气,如一只狼闻到血腥后高度亢奋。

    因为我违抗军令并且已经受伤,所以现在一切战事都与我无关,一夜之间我似乎成一个局外人。

    但让我想不到的是狄国昨晚真的派兵过来偷袭,想不到被打成这个样子,还有勇气进攻,真不简单。

    好在我们一早就有准备,最后还活捉了几个狄国士兵,一问才知,原来他们是准备放火箭烧我军粮草,看来狄国还是死心不息,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现在看来,看来沧祁这家伙还是挺有远见的。

    “大将军,现在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我们守,他们攻,对我们不利,倒不如我们主动出击,抢占先机。”我还是忍不住要插嘴。

    “我正有此意,知我者莫虞少将,但是我们进攻的同时要不忘防守,敌人的兵力不多,只会想着巧胜,我怕他们会在我们吃的或喝的上面下功夫,如果我军混进一个奸细那就麻烦了。”

    他说到奸细的时候,我的心不由自主地咯噔了一下,虽然他没有猜疑我的意思,但是这里的确只有我一个不是沧国人,自己还是禁不住要对号入座。

    “李副将听命。”

    “是”

    “你吩咐马仓的管事,厨房的管事对粮食与水一定要仔细检查过,方可以进食。”

    “少将因身体原因,这次不能出战,就留在军中检查军务,监督各管事的工作,如果有士兵或马匹出了问题,就提少将的人头来见过我。”

    “是。”他是试探我还是真的对我那么信任?

    自此后的一个月,沧祁专注于这场战争,而我专心管理好军中的食物、马匹让他无后顾之忧,我事无巨细,小到他们喝的水,我也认真检查,晚上也加强了军营的巡查,以免有人乘机使坏。

    在非常时期,我什么人都信不过,我只信得过自己的双眼,虽然是辛苦,能换了整个军营的人的平安,自己也心安。

    只要沧国的刀尖不是指向我们瀚国,我就会誓死保护这片土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坚持,那么那么用心地去捍卫这里,其原因绝对不是那个我只见过一面的王爷,虽然是我穿着嫁衣抬进王爷府,但他于我而言,只是陌生人一个而已。

    许是我踏进这个国土不久就来到了这个军营,许是我身为沧军第一勇士,对这个军营有着依恋感?

    我所做的事情,沧祁似乎很赞赏,每次看我那眼睛都别具神采,弯弯的带着笑意,但我每次见到他,都不能做到以前的坦然,甚至我竟然不敢看他那深潭般的眼眸。

    对着我一个人的时候,他少了严肃多了笑意,但微微勾起的唇,那暧昧的眼神,总让我心跳加速,我问自己,究竟是怎么啦,我想控制那凌乱的心跳,因为我怕他听到后又会取笑我。

    有他在的晚上,我都会装作很快睡着,因为我发现现在躺在他身边已经没有以前的自如,总是如睡针毡一样。

    我们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改变,但似乎又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依然是少将,他依然是大将军。

    但他那激情的一吻我却烙印在心中,挥之不去,那漫不经心的一声:“没人要你,我要你好了。”总让我的平静的心泛起一丝丝涟漪。

    这几天与狄国的战斗已经是进入关键时刻,我军反守为攻,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连续两次大的挫败,反而激起了狄国的斗志,老国王居然不断增加援兵,而我军要求增援的兵力又迟迟未到,战争到了相持阶段。

    战马和将士的伤亡越来越多,药虽然还充足,但是马匹却明显不够,如果这个时候马槽里的马匹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会直接影响战争的胜负。

    躺在床上怎么睡也睡不着,今夜的夜色一点也不明朗,黑压压的天幕让人的心情无由来地压抑,反正睡不着坐在外面吹吹风也好,现在天气已经转入了寒冬,巡夜的士兵有一些也冷得猛搓手,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将士门的衣服总是不够。

    在这样阴暗的天空下,我总觉得不安,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在一处背风的地方坐了下来,今夜我又想起了娘,那么冷的天,她的衣物够了吗?那些宫娥会不会欺负她?

    但是在这样的夜里,只有冷,只有思念,只有哀伤,好想弹一首无忧曲,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要忧伤,告诉娘即使没有风儿在身边,即使受尽凌辱也要为风儿活下去,不能忧伤。

    突然我听到轻微的声响,扭头一看,原来是老泉,他是这军中的一名老兵,听说年青的时候立过奇功曾受过嘉奖,后来年迈,本来应该回去享受天伦之乐,但他却说家中无人,孑然一身,想留在军中,一是报效国家,二是军中热闹有人相伴不寂寞,所以现在即使年纪老迈,依然留在军中。

    说起他来,军中之人都是带着钦佩,他那么晚出来莫非也是惦记着国事,睡不着?

    “老泉,你今夜又睡不着呀?”巡夜的士兵亲切地与他打招呼。

    “可能人老了,这几天老是睡不踏实,总是想着将军这一仗不知道打得怎样?怎么还没能将狄国的狗贼赶回去?”

    “沧将军从来不会输的,很快就会凯旋而归的。”巡夜的士兵说得也是极为豪迈,沧祁就是军中的精神支柱,所有士兵都认为他是打不败的。

    “我随便溜达溜达,你们继续巡夜吧。”看来这老泉是经常睡不着出来溜达的,所以巡夜的士兵才不奇怪。

    士兵离去后,我发现他突然回头一望,眼中精光毕露,带着狼一样凶残的寒光,我心中一激灵,那眼光太寒,即使是夜晚我能感受到心突然冷了一下。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