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二章 午夜惊变

    柳依寒不依的扭动身子,道:“我不去房间睡,我要你就这样抱着我睡。kenwen.com”

    萧振声呵呵一笑。心想自己与妻子已成亲三年了,但每次妻子一撒娇,自己仍然是毫无办法,宠溺的道:“好好好,不去房间睡,我就在这里抱着你,好了吧?”

    柳依寒满足的‘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不多时沉沉睡去,嘴角犹带着甜甜的笑。

    萧振声抱着妻子,心中愉悦之极,只觉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心中溢满了幸福与快乐的感觉,低下头看着怀中妻子姣好的脸庞,想着以后携妻教子的快活日子,一时间心驰神往,不由痴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清晨的微风悄悄拂过窗前,萧振声登时感到一股清新之气扑面而来,心头灵光一闪,险些叫出声来,暗暗叫道:“我想到了,我想到了孩子的名字!就叫‘晨风’,萧晨风,清晨之风,哈哈哈哈”

    弯腰,轻轻抱起妻子,便要向卧房走去。忽地心有所感,回头望去。

    便在此时,振翼声起,一道白光“嗖”地从窗口中穿进来,却是一只通体雪白的信鸽,穿进窗子后径自停在了萧振声的肩上,乌溜溜的黑眼珠转来转去,甚是可爱。

    萧振声轻笑一声,抱着妻子进了卧房。将妻子轻轻放在床上,右手扯过被子,盖在她身上。

    柳依寒梦中似有所觉,不满的哼哼几声,方又睡去。

    萧振声宠溺的一笑,满足的望着妻子恬静的睡容,良久,俯身在妻子光洁的前额轻轻一吻,方自恋恋不舍地走出卧房,将房门轻轻关住。

    伸手将尚在肩上的信鸽取下,将小白鸽右腿上绑着的小布帛取了下来,凑在灯前,展开望去。一望之下,不由得脸色大变,双手也微微颤抖起来,面白如纸。

    萧振声纵身下楼,向父亲所在奔去。这位江湖中的“狂风剑客”,自艺成以来,已是好久没在家中展开轻功疾驰了,。穿过两个庭院,父亲萧梦龙的书房已隐隐在望,似乎有灯火传出。

    萧振声身在疾驰之中,脑中却又泛出手中那片白布上惊心动魄的五个字“局危,速隐”。落款是“勇”。字迹潦草之极。似乎此人写此书信时已是根本没有时间,白布是一片锦袍的袍角被硬生生撕下来的。最令萧振声惊骇的,是字迹,竟然是鲜血所书,显然是事急无奈,咬破手指所写。

    萧振声自然知道来信的是什么人物,也清楚此人身份是何等的高贵和崇高。正因为知道的太清楚,才反而更加的惊慌起来。他实在想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够使得此人如此紧迫,竟然以他的身份也要到了写血书通知的地步,竟然没有找笔墨的时间了!可见事情之紧急已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缓了。

    前面暗影处有人低声喝问:“谁?”

    萧振声身形不停,一掠而过,口中沉声道:“我!”

    暗影中那人道:“啊!是二少”他话尚未说完,萧振声的身影已经远在十丈开外!这人纳闷的挠挠头皮,望着萧振声远去的身影,心中想到:“出什么事了,连二少爷都如此慌张,听说少夫人还没到生的时间啊。”摇摇头,自回到暗影中。

    书房之中,萧梦龙老爷子端坐椅上,神色凝重。他本已入睡,却又突然感到心神不宁,不知为何竟然心乱如麻起来,这在他几十年的生命中尚是第一次。隐隐感到将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偏偏绞尽脑汁,想不出半点头绪。

    便在此时,窗外掠空声起,萧梦龙白须飘动,伸手轻招,挂在墙上的佩剑如同有一根无形的丝线牵动一般,突地已到了他手上,沉声问道:“谁?”

    语音未落。‘喀’地一声响,萧振声已出现在他面前,满目惶急,满脸通红,鼻息咻咻。

    萧梦龙身形不动如山,沉声道:“声儿,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萧梦龙心知必是出了大事,否则依儿子的脾气,断不会如此惶急。但他语音仍旧平和自然,丝毫不动声色。

    萧振声见父亲神情镇定,身躯如苍松峻岳,巍然不动。虽只是坐着,但宽宽的双肩却似能将漫天风云一肩扛起,心中不由一定。快步走到父亲面前,将那血字白布递了过去。

    萧梦龙雄躯一震,面色不动。呼地站起身来,负手踱到窗前。缓缓道:“收拾行装,加强戒备,明日一早便走!”叹了口气,回过头来,看着儿子,道:“保护好依寒,那是我们萧家唯一的血脉,只要她在,我们萧家无论如何都有希望!”

    萧振声应道:“是,孩儿记住了。”

    萧梦龙仰首望天,沉沉的道:“我们萧家两百年基业,生死存亡,就在这几天了。”声音犹如叹息一般,两鬓头发也似乎更加白了。

    萧振声硬咽着说了一句:“爹爹保重,我去看小寒。”逃也似的奔了出来。看见父亲似乎一瞬间苍老了许多,萧振声心头酸酸的,一时间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父子二人都意识到了一点:情况危急之极!萧家已在旦夕之间了

    厚重的钟声悠扬的响起!第一戒备令已然发出。

    汉阳萧家,天下第一首富之家,顿时整个府中散发出一种森然之气。似乎沉淀百年的积累要在今夜喷薄而出!

    柳依寒一惊而起,拥被而坐。眼神瞬间便已恢复了清明。人影一晃,萧振声已跨进房内。

    夫妻二人四目相对,柳依寒顿时发现了丈夫的紧张,问道:“出什么事了?”声音依旧柔美动人,不见有丝毫慌乱。

    萧振声目注妻子眼睛,沉声道:“萧家已是生死存亡之际!勇太子血书,局危,速隐。父亲已经决定,明日一早,全家分散出走,我们要收拾一下。”

    柳依寒大吃一惊:“勇太子?血书?竟然是血书?”

    萧振声缓缓点头。

    柳依寒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既然这样,恐怕我们已经来不及了。”在这一刻,柳依寒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突起的小腹上,满眼的慈爱与不甘。

    萧振声大吃一惊,愣住。问道:“此话怎讲?”

    柳依寒悠悠一叹,道:“声哥,勇太子是何等人物?何等的权势?连他都急迫的要撕布做纸,切指为书,连这点时间都没有!这只能说明了一点,勇太子得知此事时不在宫中,而且,勇太子得知此事时早已为时过晚,是以才急切的割袍切指作书通知。如我所料不错,此时萧府外已是一片铁壁铜墙了,敌人恐怕早就到了。”

    萧振声登时呆若木鸡。

    大厅上,一众护院高手静静站立,虽然人数不少,足有百人,但却是人人脸色镇定,不发出半点声音,大厅,依然跟无人似的,落针可闻。

    萧梦龙缓步而出,面色沉稳,毫无异色。双眼环视一周,突然大声喝道:“有强敌来袭,我们该当如何?”

    众人异口同声,齐声大喊道:“杀!杀了他们!”声如雷震,登时惊得林中飞鸟振翅而起,啾啾而飞。

    萧梦龙沉声喝道:“不错!我萧某纵横半生,汉阳萧家鼎立于天下,怕过谁来?我与众位兄弟朝夕相处,情意深厚。只要有众位兄弟在,天大的危险,我们也过得去!”

    一瘦高的中年人越众而出,双目冷然如冰,沉声道:“家主待我们如兄弟手足,此恩此情,无以为报,不管是何人敢于我们萧家作对,定要他来得去不得。”

    “不错!不管是谁,要他来得去不得!”众人齐声合应.

    忽地,一个阴冷的声音远远传来,"好!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要我来得去不得。”

    声音细如钢针,扎入众人耳中。登时人人均觉得说不出的难受。

    轰然一声巨响,萧府大门顿时如被九天雷神狠狠砸了一斧头,坚硬的紫檀木四散而飞,变得粉碎!一人背负双手,施施然走了进来,晨风呼啸,此时,已是四更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