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三章 九幽魔君

    阁楼上,萧振声身躯一震,道:“他们来了。www.Wenxuemi.Com”说话时,身形挺得笔直,两眼平静无波,似乎此事跟自己毫无关系。

    事情到了紧急关头,萧振声忽然发现自己完全镇定了下来,初时刚见到血书时的慌乱早已不知去向,不愧是天下第一首富汉阳萧家的继承人,身上自有一股凛然气度。

    柳依寒痴痴的望着丈夫,心中涌起滔天爱意,就是眼前这个男人,自己当初一见到他便即倾心,翱翔九天的一代侠女,峨嵋掌门的第一候选人,不惜顶着被逐出师门的压力,毅然嫁他为妻。虽几乎与师门决裂,自己却是从无后悔之意。成亲后也证明了自己的眼光和选择是对的。这几年的日子夫妻恩爱之极,每一天都似乎生活在天堂一样,每一刻都充满了温馨愉悦。心中想起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由得痴了,对外面的强敌竟然浑没放在心上。心中只有一句话:这一生,值了!

    语音平静,萧振声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今夜之事,显是谋划良久,既然他们来了,就必然是雷霆万钧之势,依我萧家之力,没有任何敌人敢给我们喘息的机会,便是今夜之事的主使人,也不敢!所以,萧家今夜必然是生死关头,胜算实在不大。”他转过身来,双目神光闪烁,深深注进妻子眼内,“小寒,所以,你必须保住自己,必须活下去!因为,我萧家所有的希望全在你和孩子身上!你,必须活下去!”

    柳依寒心胆俱裂,紧紧盯住萧振声的眼睛,道:“声哥,我们夫妻同命,生死与共,天上人间,不离不弃!这几句话你还记得吗?这可是你当初许下的誓言!今夜之事,若能善了也罢,如若不然,我们夫妻一同归去,便是在九泉之下,也要做一对恩爱夫妻!”

    萧振声一阵激动,声音竟然有些硬咽:“小寒啊,我的爱妻,我何尝不想?我何尝愿意把你一个人孤零零留下啊,可是,你身上可是怀有我萧家唯一的骨血啊。若有不测,九泉之下,我们如何面对我萧家列祖列宗?”

    柳依寒眼中泪水滚滚而下,一时硬咽不能出声,紧紧偎依在丈夫温暖的怀里,泪水打湿了萧振声的前襟,这个温暖的怀抱,哪怕多依偎一刻,也是好的。

    萧振声紧紧抱住妻子温软的身体,心下想到尚未出世的孩子,一时间心如刀绞。

    蓦地,萧振声把心一横,抱起妻子身体,留恋的向房中一望,转身下楼,再不回顾。

    大堂上,萧梦龙眼望来人,目光收缩,缓缓道:“原来是你!”

    那人仰天一声长笑,道:“便是我了,萧兄,我原以为你早该知道,对你萧家下刀子,怎会少了小弟的份啊,嘿嘿嘿嘿。”语音阴冷,但中间的恨意之深任凭他强自掩饰,依旧森森而出。

    门口一名护院武师离此人最近,见此人对自己心中神话般的家主不敬,不由心中大怒。骂道:“哪里来的王八蛋,便是你又怎样?”身随声动,一拳击出,呼呼有风,足见一身外家功夫已是不凡。

    萧梦龙大喝:“住手!”身如闪电,横空掠来。他深深知道眼前此人心狠手辣,那武师绝不是他对手。

    那人目光一寒,阴阴地道:“便是我就要你死!”“死”字刚出口,也不见他如何作势,整个身子已从那大汉身边一掠而过。众人尚未看清楚他如何动作,那名武师已如一滩烂泥般倒了下去,大好头颅,已被拍得稀烂,一时间脑浆横飞,鲜血四溅。

    便在此时,萧梦龙凌空扑到,那人头也不回,反手拍出一掌,萧梦龙早已聚集全身真力,身在空中,一掌迎击过去。

    双掌相接,登时轰然一声巨响,劲气四散,萧梦龙尚未落地,凌空一个跟头又翻了回去,身子飘然落地,正与扑出前在同一个位置。

    那人仓促应对,功力未及运满十成,登时吃了个小亏,整个身体斜斜退出五步,所踏之处,地下青砖纷纷碎裂!

    众武师见有便宜可占,纷纷挺起刀剑便杀了过去。

    那人手往腰间一抹,一道银光冲天而起,绕腰一圈,扑过去的武师一人断手,一人被齐腰斩断,五脏六腑顿时流了一地,血腥味十足。

    萧梦龙白发飘动,须眉皆张,沉声大喝:“尤九幽尔敢!”

    便在此时,一人身如鬼魅,从内堂飘出,但听“砰砰”声不绝,已于尤九幽战在一处。

    两人身法均快极,走马灯般转了几圈,众人尚未看清楚时,两人已对了七八掌,转眼间分了开来。却是一名身材瘦小,面容清癯的老人,花白头发,白须萧然。

    尤九幽嘿嘿一笑,道:"好一个翻云掌孟洁之,数年不出江湖,原来是巴结上有钱人了,哈哈哈,在萧府这几年,你可发财了吧?嘿嘿,当人家有钱人的奴才滋味可好受不?”语音讥嘲之极。

    翻云掌孟洁之嘿嘿冷笑,道:“便算是当奴才,也比卖了祖宗的要强得多!”

    尤九幽的父亲原是陈王手下大将,隋灭陈后,尤九幽之父力战不屈,战死在沙场之上。尤九幽不思报仇,反仗着一身邪门功夫,投入杀父仇人帐下,为虎作伥起来。

    尤九幽听他提起此事,心中不由大怒!眼中厉光一闪,阴恻恻地道:“孟洁之,老夫今夜不杀你这老匹夫,誓不为人!”

    孟洁之嘿嘿一笑,道:“尤九幽,谁曾将你当人看来着?”

    尤九幽怒不可遏,身上魔功全力运转,登时一层黑气隐隐从身体透出,脸上更加青白,嘴唇竟泛起紫色!

    “阴魄神功!”萧梦龙吃了一惊,叫道:“孟兄小心.”

    孟洁之回首一笑,道:“不打紧,他不会练,火候差的太远,给我挠挠痒还不错,想要伤我,恐怕他最少还要再练三十年。”语中轻视之意溢于言表。

    尤九幽只气得七窍生烟,厉吼一声,右手带起一股腥风,掌心变得乌黑,一掌平平击出。

    孟洁之脸色凝重,他虽将尤九幽贬的一文不值,可心下清楚,尤九幽号称‘九幽魔君’,一身武功只在自己之上,决不在自己之下。身形飘动,运足内力,一掌掌如开天巨斧,缓缓拍出。

    空气中劲气四溢,暗潮汹涌,周围功力稍差的武师竟然立足不住,被劲气逼得四散而出。

    萧梦龙心下犹豫,不知该不该上前助老友一臂之力。若是普通江湖较斗,萧梦龙插手便是以二对一,以多胜少,但今天面临全家生死关头,又岂记得那许多江湖规矩?

    萧梦龙手臂一振,长剑锵然出鞘,仗剑便要扑上前去。

    “想以多胜少吗?萧老头,你可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啊。”一个声音悠悠传来。便在此时,萧梦龙蓦地发现,周围墙头上,房顶上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弓箭手,一个个弓已开,箭已在弦!黑黑的箭头在月光下闪着幽冷的光芒,似是九幽魔鬼的眼睛在黑暗中不住闪烁。

    说话之人便就那么蓦然的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厅中人甚多,竟没有一个发现他是怎么来的!这般轻身功夫,直是可惊可怖!

    萧梦龙一见此人,不由得脑海中轰然一震,竟然是他!刀尊,历向天!武林中九大高手之一。

    一时间,萧梦龙心如一下子掉进了万丈冰窟。登时感觉到了绝望。

    周围一阵‘啵啵啵‘声音响起,正在激斗中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轰几拳,分了开来。孟洁之额头见汗,呼吸不稳;尤九幽满面潮红,也是呼吸急促。两人竟然是平分秋色之局。

    后院柴房处,萧振声挪开地面一张石板,露出一个黑糊糊的洞口,抱着妻子,一头钻了进去。

    行不多久,赫然一间窄小的石室出现在柳依寒眼前,床被褥俱全。萧振声把妻子轻轻放在床上,道:“小寒,你就在这里耐心等着,左面石室中有食物和清水,足够你七天之用。若是无事,我两天内定来接你出去,若是我不来,你定要小心探查动静,务必确定安全后方可出去,切记切记。”

    柳依寒紧紧抱住丈夫的腰,硬咽道:“声哥,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我等着你来接我,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萧振声嘴角**,艰难的道:“小寒,我会的。”轻轻拉过被子为妻子盖上身体,两人四眼相对,都是难舍难离。

    萧振声把心一横,强忍眼泪,转身便走。

    柳依寒凄然叫道:“声哥”

    萧振声身子定住,却不回头。

    柳依寒泪落如雨,硬咽地道:“声哥,你再抱我一次”

    萧振声疯狂的转过身,紧紧把妻子抱在怀里,似乎要将妻子揉进自己身体一般,柳依寒不由得放声大哭,哀哀欲绝。

    萧振声站起身来,背对妻子,凄声道:“孩子名字我想好了,就叫晨风,萧晨风。”说完这句话,身子旋风般卷了出去,竟不敢回头。他知道,只要回头再看到妻子的泪眼,恐怕就再也走不了了。

    柳依寒望着丈夫身影消失在石室中,一时间悲痛欲绝,想唤他一声,喉咙却像是塞住了,竟然无法出声,徒劳的向丈夫消失的方向伸出了手,却又颓然落下

    此时,名闻天下的汉阳萧府,已是火光冲天,喊杀声四起。无数的黑衣汉子手持刀剑,闯了进来。萧府武师纷纷从隐藏中冲出,刀剑相击声不绝于耳,萧振声心悬老父,心急如焚,身如飘风般闪过几处打斗的人群,流星一般向前院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