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四章 四个消息

    大厅上,气氛越来越是沉凝。WeNXuEmI。cOM萧梦龙面冷如冰,当先而立。身后,便是翻天掌孟洁之。上百名护卫整齐的排在二人身后,人人鼻息粗重,脸色悲愤,眼中闪着仇恨的光芒,都是一言不发。人人都知道,话语在此时没有丝毫意义,能说话的只有刀剑。用刀说话!用剑说话!只有自己的刀剑染上了敌人的鲜血,才是众人最渴望最盼望的。握着刀剑的手均都青筋暴露。众人眼中的杀机和仇恨,宛若成型。

    流不尽的英雄血!杀不完的仇人头!

    草莽江湖,铁血生涯!本就如此,这些从江湖中来的汉子感于萧梦龙的恩德,投入萧府,这些年萧梦龙待之如兄弟如手足,这些铁血汉子早已存有以死相报之心。如今正是萧家危急存亡关头,但萧府下人们竟无一人逃走,所有的人纷纷选择了同一条路:同生同死,共存共亡!

    对面,名震天下的刀尊,历向天!负手而立,青袍飘飘,面色平和,甚至还带着微笑,看他脸色,好像不是来杀人灭门的,反而像是到久违不见的老朋友家做客来了。

    九幽魔君尤九幽立于刀尊历向天身后,相差半个身位。在他身后,高高矮矮站着十来个人,均是一言不发。看得出来,这些人,包括尤九幽在内,都是以历向天马首是瞻。

    厅外,喊杀声不绝于耳,厅中近两百人对峙,竟是落针可闻!

    此时,如果有人能够出去看一眼,就会发现,在萧府外围,密密麻麻的黑衣人都是挺身而立,里三层外三层,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竟然把这个占地方圆达二十亩的萧府大宅院围得似铁桶一般,水泄不通。人人均是刀出鞘,箭上弦!一副随时准备厮杀的样子。

    厅中,历向天轻轻咳嗽一声,微笑道:“萧兄,今夜之事,我等冒昧来访,甚为抱歉,还望萧兄大人大量,不要见怪才是。”

    众人听完,都是一阵错愕。如有外人听见他这句丝毫不带烟火气的话,恐怕会以为历向天和萧梦龙是一对极其要好的朋友在闲话家常。

    萧梦龙一时间第一感觉不是愤怒,竟然是啼笑皆非,呵呵一笑,道:“历兄哪里话来,历兄刀尊之名,震摄天下,江湖武林,谁不钦服?若非今日,恐怕萧某想见历兄,还不知何年何月。今日一见,历兄气度森然,武功高强,荣华富贵,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萧某佩服的紧那。”

    历向天老脸不由一红,萧梦龙虽是一番恭维之词,但其中浓浓的讥刺之味又有谁听不出来。本来这番话也没什么,甚至与历向天在江湖中的地位来说,还算是不夸张的,但问题就在这番话中多出了‘荣华富贵’四个字,顿时就使这一番恭维的话语变成了讽刺和讥笑,完全变了味道。偏又无法反驳,顿时吃了个哑巴亏。

    历向天干笑两声,道:“萧兄经商多年,口才果然好极。”

    萧梦龙皮肉不动地道:“历兄锦衣怒马,万里迢迢。前呼后拥,率领万马千军来到萧府,该不是专为夸奖萧某口才而来吧?”

    历向天身后的尤九幽勃然大怒,踏前一步,正要开口怒骂,历向天一挥手,尤九幽立即又躬身退了回去。

    孟洁之忽地嘿嘿笑道:“历刀尊这位下人可听话的紧啊,培训了好长时间了吧,啧啧,浑身奴性十足啊。哈哈哈。”

    身后众护卫武师纷纷哈哈大笑,“是啊,什么时候让这位仁兄到萧府来打打杂,定会很称职啊。”

    “不错不错,这个仆役素质还是蛮好的,嘎嘎”

    尤九幽勃然大怒,双目凶光闪闪,就待发作。

    历向天微笑道:“尤兄弟身手高强,是历某不可多得的强力臂助,我们兄弟相称,何来仆役之说。”尤九幽丑脸上露出感动之意。

    历向天续道:“今次来萧府,有四个消息报与萧兄知晓,另外也要烦劳萧兄一事。”

    萧梦龙心头一跳,道:“历兄请讲。”

    历向天微笑不语。尤九幽踏前一步,从怀中取出一张纸,举在面前,阴冷的声音念道:“第一个消息,川中百草堂于本月初十遇袭,自堂主以下,全军覆没,无一人逃出;第二个消息,洛阳萧家楼于本月初十遇袭,自楼主以下,无一人幸免…….”

    刚念到这里,萧梦龙脸色突转苍白,身子摇摇欲坠,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叫道:“你们…你们…好狠毒啊…….”

    尤九幽心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理也不理,继续念道:“第三个消息,苏杭萧家金堂遇袭,无一人幸免。第四个消息,本月十一,萧家大公子‘断肠剑客’萧振云路经秦岭,遭不明人物袭击,摔落万丈绝崖之下,尸骨无存。”

    萧梦龙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颌下白须上鲜血点点,整个人似乎在这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喘息着道:“好!好!好!尤九幽,历向天!还有你们所有的人,包括你们身后主使人,我萧家与你们誓不两立!”历向天诡异地一笑,道:“萧兄想与我们共存于世,怕是十分困难了。萧兄,我们要烦劳萧兄的事情就是,希望萧兄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把那件东西交出来,历某保证为萧兄留一副全尸,选一处上好的风水宝地入葬。萧兄的萧家王朝,如今已是全在阴曹地府等候,历某非常期望萧兄到了九泉之下,仍能再现萧家辉煌。”

    萧梦龙不住喘息,鲜血仍顺着嘴角点滴流下,目光凄厉,狠狠道:“历向天,你毁我基业,伤我兄弟,杀我爱子,你,你,你竟然还想要我萧家祖传之宝!你做梦!萧某宁死,也是决计不从!历向天,尤九幽,还有那姓杨的,我萧梦龙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历向天哈哈大笑,道:“萧兄风骨凛凛,历某自是信得过,只是不知贵府中其他人是否也如萧兄这般硬骨头?都带上来!”后面一句话却是向众手下说的。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群黑衣人手持刀剑,押着一众老弱妇孺走进厅来,被押之人人人脸色憔悴,头发散乱,双手具被反绑,身上无不带伤。

    萧梦龙霎时间只气得浑身哆嗦,厉吼道:“历向天,枉你为江湖中九大高手之一,刀中至尊,竟使用这般卑鄙手段,你,你你,有何面目在江湖武林称雄为霸?”

    历向天脸色阴沉,缓缓道:“萧梦龙,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问你一句,交是不交?我问一遍你不答,我杀一人,我问两遍你不答,我就杀两个!”

    萧梦龙身躯剧烈颤抖,望着被反绑双手的家人,里面有自己结发四十年的老妻,有自己结拜兄弟的妻子儿女。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他这才知道,历向天自走进厅中未曾动手,原来是拖延时间,让手下去俘获自己的家人去了。自然是怕自己等人拼死力战,玉石俱焚。如今,自己的家人尽数落进他手中,他的真实目的和本来面目方才暴露出来。

    忽地,萧梦龙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这些人里面,没有二儿子萧振声和儿媳柳依寒!这个发现让萧梦龙顿时兴奋起来!

    这时,一个黑衣人凑到历向天耳边,说了两句话,历向天眼中杀机大盛!

    历向天霍地转过头来,冷冷道:“萧梦龙,可是见到这些人中没有你儿子儿媳,心中有些放心了?我告诉你,在你萧府门外,我尚有三万人马重重包围,就算你儿子儿媳变成两只苍蝇,也休想逃得出去。”

    萧梦龙神情委顿,勉强提起精神,厉声道:“历向天,你在痴人说梦。”心中却是一沉。

    历向天语音如冰:“萧梦龙,废话少说,现在我问你,那件东西,你交是不交?!”

    身后,一名黑衣人身子一侧,‘锵’地一声,长剑出鞘,手腕一抖,已将长剑抵住一名中年女子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