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九章 逃出生天

    不好意思,昨天晚上突然停电了,风凌也急的要命,耽误各位书友看书了,抱歉呵。Www.wenXuemi.Com

    ————————————————————————————————————————————

    柳依寒心中一震,停下了脚步。一时间心念电转:难道他要反悔?

    缓缓转过身来,问道:“不知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杨广手中捏着那白玉小盒,心里也是甚是矛盾,自己本已经答应了放她走,但是,就在柳依寒即将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杨广的心里突然乱了起来,望着那孱弱的背影,不知为了什么,杨广突然感觉到一丝恐惧!对!就是恐惧的感觉。连杨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涌起恐惧的感觉,就算在父皇面前,自己也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啊。所以,在柳依寒即将离开她的视线时,一声喝止冲口而出。

    见到柳依寒转过身来的平静脸庞,杨广不由得在心里又是哑然失笑,这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虽然颇有些智计,但现在她所能够依仗的所有的一切,都已被自己摧毁,就算她有通天彻地之能,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又能够翻起多大的风浪?

    柳依寒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杨广不住变幻的脸色,心中一片平静。如果杨广反悔,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间书房的。

    但柳依寒坚信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自从自己家族选择了支持太子杨勇,关于杨勇的最大对手,晋王杨广的一切自己早已是了如指掌。

    这个人残忍好杀,荒淫暴虐,刚愎自用,独断独行。但是杨广却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一言九鼎,说出口的话从来没有不算数的。哪怕自己知道是错的,也会贯彻到底。

    这也是柳依寒敢于走出地**的惟一一个凭籍。所以柳依寒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这个人要是反悔,那他也不是杨广了!

    杨广干笑一声,从心里感觉到了自己的犹豫,但终究还是做出了决定。“少夫人不想陪本王一同欣赏一下这盖世奇珍吗?”无可奈何之下,杨广也只能想出这个拙劣的借口,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柳依寒厉目如电,冰雪聪明,早已看出杨广内心的矛盾与挣扎。不置可否的一笑,道:“王爷放心,这日月神珠绝不会是假的,贱妾还没愚蠢到如此地步。既然王爷怀疑,那贱妾就等王爷鉴定完毕再走好了。”说着,已走了回来。

    杨广不由得脸上一热,嘿嘿道:“好,好,呵呵呵。”实在无话可说,干笑了一声,声音甚是古怪,宛一只如被掐住了脖子的母鸡。

    玉匣已打开,一片柔和的乳白色光芒伴随着若有如无的奇异香气透了出来,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柳依寒与杨广均不由的精神一振,两人同时沐浴在光芒之中,都感觉到了无比的温暖舒适,两个儿拳大小的明珠赫然出现,在这一霎那间,天上璀璨的星光仿佛骤然失却了颜色!

    杨广眼光发直,双眼中充满了狂热,忍不住伸出双手将神珠小心翼翼的拿了起来,托在掌心,两颗宝珠仿佛一样大小,一样颜色,但仔细感觉,却会发现,其中一颗散发的气息是温煦的,而另外一颗散发的气息却是稍寒,晶莹剔透,宛如不是实质,梦幻般的存在。

    柳依寒再次看见这两颗珠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酸甜苦辣恨,百味杂陈,仿佛又回到了那温馨的一晚,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杨广得意之极,哈哈大笑,面目狰狞地道:“哈哈哈,日月在手,天下我有!哈哈哈哈……杨勇,你就给我等着吧!哈哈哈……想不到,我杨广也有今天!!”狂笑声中,赫然有两道泪水缓缓流下,两眼凶光毕露,宛若疯狂。

    柳依寒静静的站着,一语不发,却在心中暗暗立下志愿:总有一天,我要夺回属于我萧家的日月神珠!

    杨广极其小心的将日月神珠放回玉盒之内,珍而重之地揣入怀中,满面红光,转眼见到柳依寒冷冷冰冰毫不在意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阵不舒服,但多年的心愿刚刚完成,心中毕竟高兴,挥挥手道:“你走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看在这日月神珠的份上,本王今天就放你一马!柳依寒,我知道你恨我,可你也同样清楚,跟本王作对是什么下场,今后该走什么路,希望你心里有数。你记住,下一次如果让本王看见你出现,那就是你人头落地之时!走吧!”

    东方微明,尤九幽打着呵欠,心满意足的从荷花轩走了出来,想起昨夜一夜的癫狂和小玉香绵软白嫩的身子,含情脉脉的眼神,不由得又是咕嘟一口唾沫吞了下去,恨不得转身回去再续chun梦,想起王爷的严令,终究还是颓然摇了摇头。迈开瘦长的两条腿,向萧府懒洋洋的走去。

    远远地,已是看见了萧府那金漆大门,突然发现一个大着肚子的妇人钗横发乱的走了出来,不由得心中嘿嘿一笑,心道,原来王爷的爱好与众不同啊,喜欢大肚子的。淫亵的眼光看着这个妇人走路费力的样子,心中对王爷佩服不已。

    心里正在胡七八想,那妇人已越过了他。摸摸下颌,心里本能的觉得有点不对劲,想了半天,却没什么头绪,转头看时,那妇人正拐过一个弯口,消失在墙后。尤九幽不由自嘲的摇摇头,暗骂了自己一句:神经病。整理了一下身上长袍,施施然走进了萧家大门。

    门口是一个矮胖的汉子,正抱着腰刀睡的正香,两道亮晶晶的东西从嘴角流下……,尤九幽嘿嘿一笑,上前就是一脚。

    那汉子顿时怪叫一声,捂着**跳了起来,大怒骂道:“是那个兔崽子…….”一句话还未说完,已认出了来人是谁,顿时满脸的愤怒化成了满脸阿谀的笑容,低声下气的道:“呃…,对不住,小的睡眼昏花,一时没看清是您老!这么大早的,尤爷怎不多休息休息,呵呵,身子骨要紧啊。”

    尤九幽鼻孔向天,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老子要是跟你们这般睡得跟死猪似的,恐怕项上人头早搬家了,王爷的安全又有谁来维护?除了吃就是睡,一群不中用的东西!”

    那汉子哈着腰,一迭声地道:“是是是是,尤爷武功高强,心思缜密,高瞻远瞩,小的们谁不佩服?,都盼着尤爷什么时候心情好了指点一下小的们,那小的们一生可就受用不尽啦。”

    尤九幽舒心的笑了,大刺刺的摆摆手,“恩,等爷什么时候来了心情,给你们操练操练,你只要学到爷一成本事,江湖上也尽可横着走了。”

    矮胖汉子顿时又是一阵马屁狂拍,阿谀奉承之词滚滚而来,尤九幽浑身舒泰,剔着牙眯着眼睛慢条斯理的问道:“刚才走的那娘们,是王爷昨天晚上的相好?”

    矮胖汉子一愣,满脸堆笑的道:“尤爷还不知道哇,刚才走的那个就是萧府的少夫人啊,这个女人倒也识相,王爷久寻不到日月神珠,这个女人自己走出来,乖乖的献了出来,王爷心情大悦,已答应放她走路了。这下可好了,终于可以回京城了,妈的在这地方呆的,都要闲出鸟来……”

    他话还没说完,尤九幽一下子紧张起来,一把抓住他前襟,竟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将眼睛凑在他眼前,语气中竟带有说不出的紧张:“萧家少夫人?可是柳依寒?说!”

    那矮胖汉子双脚离地,登时喘不上气来,“咳咳……尤…爷…….”

    尤九幽大喝一声:“快说!”

    矮胖汉子满脸憋得通红,好不容易从最终挤出几个字来:“……听说…姓……柳…啊——”一声惨叫,却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再看尤九幽时,已是不知去向。

    摸着脖子,急促的闯了几口气,咳嗽两声,好不容易顺过气来,恨恨地骂道:“他妈的,什么东西,长的跟僵尸似的,人见人厌的东西,什么时候落到老子手里,老子叫你好看!”恨恨地又骂了两声,呸地吐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