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二十三章 终于站起

    和风吹拂,万物复苏,几株翠柳已吐出了嫩绿的叶芽,在浩荡的春风中婆娑起舞,满山的野花也已经悄悄钻出了地面——又是春暖花开的日子了。wenXUEmI。COm

    这日,太阳尚未升起,山中呼啸而过的晨风仍带着凛冽的寒气。

    萧晨风十分兴奋,早早便从床上坐了起来。今日,是孟师傅说的自己已经可以凭自己的双腿站起来了!

    这个消息,对于已经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躺了将近半年的萧晨风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在此之前好几天,萧晨风便已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双手已经是均有了力气,可以偶然的活动几下了。之前的几个月,对与萧晨风来说简直是地狱般的折磨!五六岁的小孩子,正是活泼好动的年龄,一下子禁锢在床上,那种难受滋味可想而知!

    最近的两个月还好过一点,师父经常瞅着天气好的时候把自己抱到外边晒晒太阳,不过每次均呆不了多少时候,但已经令萧晨风非常满足了。

    尤其是萧晨风看到师父每次抱自己出来时满脸的小心翼翼的神色时,心里总是幸福的想笑。同时心里也暗暗盼着,什么时候自己能够凭借自己的双腿走路,也不用让师傅这样为难了。

    心里正在胡思乱想,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孟文斗笑呵呵的走了进来。宠溺的在萧晨风小脸蛋上轻轻拧了一把,笑道:“乖徒,等不急了么?”

    萧晨风不好意思的笑笑,偎依在师傅怀里,扬起脸道:“是呀,晨儿也想早点能够自己活动,免得师父天天照顾晨儿这么辛苦啊,晨儿身为弟子,应当伺候师傅、孝敬师傅才对呀!”

    孟文斗心里一暖,枯瘦风干的老脸上顿时充满了舒心的笑意,道:“乖徒儿能这样想,也不枉为师对你一片苦心啊。来,为师扶着你,我们出去逛逛!”

    萧晨风一脸兴奋的伸出手,孟文斗将一只大手搀在徒弟腋下,轻轻用力,已是帮助萧晨风站了起来。嘴里不放心的叮嘱道:“晨儿,你仔细留心腿上感觉,如有不适,赶紧说出口来,千万别硬撑知道吗?”

    萧晨风轻轻应了一声,试探性的向前迈了一步,并逐渐将全身重量缓缓压了过去,初时只感觉两条腿如面条般松软,半点不受力。身体的重量刚刚压上去,便觉得两条腿筛糠般颤抖了起来。

    萧晨风努力注意保持双腿的平衡,逐渐适应着加大力道,在孟文斗的搀扶之下,已是在床上足足躺了半年的萧晨风第一次凭借着自己双腿的力量站了起来!

    孟文斗的眼光一瞬不瞬的盯在萧晨风的脸上,全神贯注的观察徒弟脸上的表情,紧张之极!恐怕这时候萧晨风脸上只要稍稍露出一点痛苦之色,今日的出门大计便要立即泡汤了!

    萧晨风心里当然明白这一点,是以双腿上虽然传来万蚁噬心般的麻痒和隐隐约约的疼痛,但萧晨风努力控制着自己脸上始终是洋洋不动声色。

    站在那里,急促的喘了几口气,感觉浑身的力量有所恢复,麻痒的感觉也稍有减弱;萧晨风深吸了一口气,左腿坚定地迈了出去……

    在萧晨风的感觉里,从房中走出去的这几步路虽然仅只丈许,却像是跨越了万水千山一般的艰难。

    孟文斗脸上透露出由衷的欣慰的笑容,作为一个医者,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徒弟迈出这几步路需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是未必受得了的!可是自己的小徒弟,一个仅仅六岁多一点的小孩子,竟然不动声色得便完成了!从开始到现在,自己只见到这几步路的功夫徒弟身上的衣衫已然隐隐透出汗渍,但他脸上的表情竟然一点没变,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如果自己不是亲眼看着他的恢复情况,这刻几乎认为这个孩子身上并没有伤了…….

    终于迈出了房门!一股清新之极的晨风霎时间拥抱了萧晨风小小的身躯。萧晨风陶醉地闭上了眼睛,任凭晨风拂动自己额上的发丝,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中小草的清新气息和野花的淡淡芬芳,一时间心旷神怡!

    孟文斗脸上含着笑意,悄悄地将自己搀扶在萧晨风腋下的右手抽了出来。

    萧晨风全然没有感觉,他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真真切切凭借自己的力量,不借助任何的外力的支援,结结实实的站起来了!

    接下来的事情让孟文斗为之大吃一惊:萧晨风站立一会之后,毅然又迈动了自己的双腿!这一次,竟然牢牢稳稳的一直走出了七八步!才又稳稳的站住了!

    孟文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揉,睁眼再看时:没错,是,萧晨风自己仿佛无意识似的就这么走了出去!似乎刚才那软的跟面条似的双腿不是他的。

    孟文斗多年行医,对断腿之人疗治过不知多少,据他想来,像萧晨风这样两条腿全断,而且其中一条腿还是从胫骨处断成三节的,便算有深厚的武功底子,想要自己行走,那最少也得半年以上才稍有可能!

    而自己的徒弟不仅断腿,而且腿上的经脉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早已尽断!这样的伤势能够站起已经是托天之福!而他竟然自己稳稳的走路,简直是不可思议!

    一般人来说受到如此伤害,恐怕腿上的肌肉早已萎缩。半年来,孟文斗天天用灵药刺激萧晨风腿上经脉,使它们虽然断开,却各自仍旧保持着旺盛的生机。再加上欧阳昆仑不惜血本不惜老脸的到处搜刮来的灵药,萧晨风的身体恢复得相当快,但是在孟文斗的心里,以他的经验判断,萧晨风自己迈腿走路,最少也还要在半年之后!

    是以对萧晨风现在就能自己迈开双腿稳稳的走路,孟文斗一时间竟然糊涂起来!难道是自己计算错了?不!自己绝不可能计算错!可是既然没错,那眼前的事情又该如何解释?

    这是萧晨风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看到了自己这半年以来居住的地方!自己与师父居住的竹屋建在半山腰,房后修竹如林,房前被孟文斗开辟出了几块农田,满满的种植着几种不知名的药材;除前方一条仅供一人行走的小路之外,左右全是密密麻麻的松柏!

    这里是半山腰的唯一一块平地。萧晨风沐浴着山风朝阳,心中感到了无比的畅快!几欲仰天长啸!

    孟文斗走到他身边,伸手轻轻抚上萧晨风的头,心中激动已极,差点忍不住老泪纵横而出!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萧晨风这几个月所受的苦楚,一个稚嫩的身体就这么硬生生的抗了过来!现在好了,虽然仍是身体虚弱,与前几个月相比却已是天壤之别!

    本能地感到了师傅的慈爱,萧晨风闭上眼睛。一行泪水终究忍不住夺眶而出!

    在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自己惨死的家人、山村中那些淳朴善良的大叔大婶们……这是山一样高的仇!海一般深的恨!

    萧晨风睁开眼睛,面对朝阳,紧握双手,目光坚定!他在自己的心里牢牢地立下了这样一个誓愿:成为全天下最强大的人!杀杨广!杀宇文成都!杀尽这些万恶之人!灭掉大隋朝!!血债血偿!

    平静的天空似乎感受到了卓立在山坡上的这个孩童身上冲天的杀气,看到了他将为未来的江湖天下掀起无数的腥风血雨!一时间平静的天上风云突变!大片大片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汇集而至!风声呼啸,大雨即将来临了!

    孟文斗嘡目结舌!他说什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这个小徒弟,丝毫没有半点武功和内力的小徒弟,在前一刻,浑身上下散发出凛冽的杀气!就连自己在一边感受到了竟然也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