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二十九章 为君疗毒

    青袍老人虽则面色不变,但心中已是黯然:孟老鬼不在,我身负之伤已是无人能治,所受之毒也已快要攻破心脉!看来老夫命该如此!

    正要展开身法,却听到身后那少年略带童音的声音道:“前辈可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青袍老人脚下几乎一个踉跄,自己以绝世神功裹住内伤之处,又岂是一个普通孩子能够看得出来的?

    心里正在惊疑,听得萧晨风又道:“前辈可是还中了剧毒?”

    两句话顿时如晴天霹雳响在青袍老者心中,顿时一惊止步!

    背后萧晨风的声音接连响起:“伤及内腑,恐怕为极重的内家掌力所伤;毒已入心脉,内力阻之不住,天下间唯有至毒之物,生于南疆瘴泽的金线蜈蚣方有此毒,前辈可是被那畜生咬了?”

    青袍老者大吃一惊,霍地转过身来,

    展颜一笑:“小兄弟果然不凡!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佩服佩服。wENxuEmI。cOM”

    萧晨风微微一笑,道:“若是前辈不弃,便由晚辈为前辈疗此毒伤如何?”

    青袍老人又是一惊,忽地哈哈笑道:“少年,你可知道老夫是谁?”

    萧晨风老老实实的摇头道:“前辈未说,晚辈不知。”

    青袍老者一双眼睛看向萧晨风,只见对面少年一双眼睛纯净如水!蓦地觉得心中一暖,对这个赤子之心的少年顿时心有好感。良久,心下方打定主意,心道:如此少年,我怎能欺骗与他?

    青袍老人沉重地道:“少年,你可知如令师在此,是断然不会为老夫疗伤的?”

    萧晨风惊异的道:“这是为何?”

    青袍老人微微一笑,道:“老夫是魔教中人,与令师向来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若是你贸然为老夫疗治伤势,令师知道了恐怕会非常的不高兴!其实老夫今天也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而来,便是令师在山上,老夫心中却也没存多少指望。”

    萧晨风嘴角一撇,不屑地道:“何为正道?何为魔道?用心之为正,便是魔教也是正道!用心之为邪,便是九大门派也是邪道!以前辈心胸,何苦在乎正邪之分?”

    青袍老人抚掌大笑,道:“说得好!大快人心!老夫今日纵然不治,能听到小兄弟这番话却也是心中为之大畅!”

    顿了顿,道:“少年,若你果能疗治老夫之伤,无论你有什么要求,老夫均可答应你!”须知以青袍老者在魔教中的地位,他这句话已是极重的承诺了。

    萧晨风怫然不悦,道:“前辈也把晚辈看的过轻了,晚辈又岂是贪图前辈报答之人。无非看前辈合乎心意,比较顺眼而已。若是前辈坚持报答,便请下山便了。”

    这几句话说得颇为不客气,但青袍老者反而更加的高兴起来,口中呵呵大笑不绝,道:“是老夫世俗了,小兄弟莫见怪。老夫误解了小兄弟的意思,老夫郑重向你道歉!”

    说着,竟真的躬下身子,深深一礼。

    这下,萧晨风反而不好意思起来,摇手笑道:“前辈莫要如此,折杀晚辈了。一时意气之言,何敢受前辈大礼?”

    青袍老者支起身子,正色道:“老夫拜得是你得道理,并不是你这个人,你受不得,道理却是完全可受老夫一礼而无愧。”

    停了停,方自长叹道:“若是天下人均如小兄弟这般,世间安有这许多是非?”

    萧晨风微笑道:“晚辈浅见,功无善恶,剑无正邪,惟看运用者之一念存心而已。”

    青袍老者闻言,不由得若有所思,口中喃喃念道:“功无善恶,剑无正邪,惟看运用着一念存心而已……”霎时间只觉满口芳香,余味无穷,一时间咀嚼着这几句话,竟然痴了。

    萧晨风微笑催道:“不知前辈受那毒虫咬伤,伤在何处?”

    青袍老人如梦初醒,正色看向萧晨风,道:“你真的不问老夫身份了吗?须知你问什么,老夫便可以告诉你什么!”

    萧晨风淡淡地道:“前辈,作为一个病人,你的话太多了!”

    青袍老者一怔,呵呵大笑,道:“也罢,你便当一个糊涂的医生,我便当一个糊涂的病人吧!”伸手将肩上衣衫扯下,道:“便是此处。”

    萧晨风凑上前去,只见青袍老者肩膀上一点青乌之色,不过米粒大小,但伤口周围,包括整个胸膛都已是紫黑之色!

    萧晨风凝神细看后,道:“请随晚辈来!”

    当先走进竹屋之内。指着竹椅道:“请前辈躺在上面,无论如何,不可稍动!”

    青袍老者满有兴趣的看着他,微微一笑,便躺了上去。

    萧晨风转进内室,不多时出来,手中已是多了一个小小的革囊,道:“内伤可延,剧毒却是一刻也不能等了,前辈注意,一会晚辈用金针刺****将此毒自你心脉之间往外驱除,你不得以丝毫内力相抗之,否则剧毒入心,便回天乏术!现在,等晚辈第一枚金针插下,前辈便须散尽全身内力,不得有丝毫保留!”

    散去全身内力!便是等于任人宰割了。青袍老者竟然淡然不以为意,道:“依你。”

    就这么把自己的性命交在了这个初次见面的少年手上!若有熟知这青袍老者身份之武林人物在旁,恐怕会连眼珠也瞪了出来。

    萧晨风继续叮嘱道:“此毒十分霸道,但驱除起来却也是同样的快速,是以等晚辈将金针拔起之时,前辈须立即运集全身功力,顺金针拔出之顺序,运行一周。请前辈务必在金针刺**过程中保持神志清醒!”

    青袍老者讶然道:“难道你金针之上不含内力?”

    萧晨风面无表情,淡淡道:“晚辈天生痼疾,不能习练内力。”

    青袍老者不由又是大吃一惊,道:“|那你练剑……”

    萧晨风打断了他,道:“请前辈注意,这就开始了!”

    青袍老者正要说话,却觉得口中突然多了两粒什么东西,顺喉而下,霎时在体内化开,登时內孵间觉得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正要开口问:这是什么药?但见眼前金光一闪,一枚金针已是向着胸腹之间落下!

    无奈的叹了口气,在金针入体的一刹那,毅然将精修数十年,性命攸关的一口先天内家真气尽数散去……

    随着金针一枚枚不断**,萧晨风面容肃穆,额上微微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青袍老者自始至终只有一个表情:面含着淡淡的微笑,只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萧晨风的忙碌,竟是对正在体内肆虐的剧毒丝毫不理,全然的将心思放到了萧晨风身上来。

    真是个奇异的少年!老者心中唯一的念头。

    萧晨风将青袍老者的反应看在眼中,不由得心中大为佩服。

    他是深知这金针刺**的霸道之处的,尤其此刻又是在疗治毒伤,青袍老者体内之难受可想而知,直如万蚁噬心般的痛苦与麻痒。

    这种感觉萧晨风体味过多次,青袍老者此次疗毒又与自己不同,没有师傅在一边给他服用减痛药物,体内痛苦恐怕是自己历次所受的十倍以上!可这青袍老者竟然面不改色!依旧是淡淡的笑容…….这份承受力,萧晨风自问不及!

    转眼间,已是到了最后关头,一缕黑紫之色极为清晰的出现在老者胸膛之上,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胸、肩两处中间或进或退。

    萧晨风大喝一声:“起!”

    两只手闪电般将金针除下!青袍老者在他第一枚金针离体之时,已是将一口先天内家真气尽数提起,顿时只觉一身内力如长江大河澎湃不绝,全部注入胸口膻中**,自膻中**一股而出,顺着金针运行的方向逼了过去。

    便在此刻,萧晨风手持一把极为小巧的短刀,向青袍老者肩上被毒虫咬伤处一刀斩下,划开了一个大大的血口!

    瞬间,老者自身内力裹着黒紫的毒血一喷而出,便如离弦之箭般从肩头血口中喷了出来,余势未衰,竟然硬生生将坚硬的竹墙打出了一个小小的窟窿!

    萧晨风一侧身,血箭擦着身子飞了过去。如释重负般道:“好了,剧毒已清,余毒已无有大碍了,我再配几服药,前辈喝下后,便可身体尽复了。”说着,终于忍不住抬手擦了擦脸上细密的汗珠。

    青袍老者脸色蜡白,适才强运真元逼毒出体,身子损耗甚重。唯恐毒血出不干净,在紫黑毒血喷出体外之后仍未停住真气,导致体内血液一涌而出,白白浪费了许多。

    听到萧晨风此言,方自定下心来,运气内视之下,直觉周身真气运转如意,浑身轻飘飘的舒服之极,先前那种浑身滞重,有力难使,干呕头晕的感觉已是消失殆尽。情知剧毒已除!不由得心头大喜!

    萧晨风疲惫的道:“前辈暂且调息一下,晚辈来看看你的内伤如何。”

    青袍老人大摇其头。道:“小兄弟已经为老夫治好了毒伤,老夫如今功力尽复,区区内伤还是不在话下的,先前老夫运功裹毒,足足用了九成内力才得以暂时将毒性压住,说到自疗内伤已是力不能逮。但此时毒伤已去,凭老夫功力,这些许内伤便就十分轻松了。”

    萧晨风嗯了一声,也未坚持。情知必是青袍老人见到自己乏累,不忍心让自己再度劳累才这样说的,心下对这气度高雅的青袍老人又是多了几分好感。

    自己疗伤虽说可行,但青袍老人毕竟刚刚大耗元气逼毒,此刻显然不是疗伤的最佳时机。再说,毕竟不如萧晨风作为医者来的经验丰富。

    萧晨风略一沉吟,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从中倒出两枚丹药,道:“那便请前辈把这个服下吧,对于內腑受震,还是效果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