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三十一章 生死之剑

    萧晨风剑眉一轩,接着道:“这些纹路,在我的眼中,就如剑法刀法中的破绽,任何招法,都有他的破绽,只要找准这个破绽,便是我身无丝毫内力,也可以将之一击而溃!”

    君未败面露赞赏之色,道:“兄弟这番话,极是有道理!不错,世上绝无没有破绽的功法;而且,越是威力越大的杀招,破绽便越多。kenwen.com只因威力大的招法几乎全是攻击之招法,所以在防守上必定是破绽百出。”

    萧晨风颔首笑道:“君老哥所言极是,这个道理,便是我虽不能修习内力,却仍要习武练剑的支撑之所在。”

    君未败呵呵大笑,道:“适才见兄弟练剑,发现兄弟的剑法与别人颇有不同之处。”

    萧晨风眼光一闪,道:“君老哥如何看?”

    君未败仰首向天,萧晨风适才所练剑法一招招一剑剑从心中流过,沉吟良久,方道:“兄弟你的剑法不是剑法!”

    萧晨风眼光一亮,道:“老哥何以见得?”

    君未败又是思索良久,似乎在心中措辞,又沉吟一会方悠缓的开口:“老夫与小兄弟一见投缘,便直言了。”

    萧晨风已隐约猜到他要说的是什么,道:“君老哥但说无妨。”

    君未败眉宇间带着淡淡的不解之色,道:“小兄弟练剑,不是为了练剑而练剑。而是为了杀人而练剑!老夫说的可对?”

    萧晨风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不错,萧晨风在练剑的时候,眼前的每一花每一木,在他的眼中均是自己的大仇人杨广、宇文成都!是以,虽是在练剑,却是劈出的每一剑中均是满含杀机!想不到被君未败一眼看破。

    君未败接着说了下去:“一般武林人物练剑,先练其招,再练其神。再得其髓;再以气御之;最终天资极好者,便可成就为一代杰出剑客!而小兄弟则完全不然,所练之剑别出蹊径,每一剑刺出,均是有去无回的惨烈气势。如此剑法,敌不亡,我必亡!可谓生死剑!”

    爱惜地望着萧晨风,君未败沉沉地道:“小兄弟年纪轻轻,却是眉宇间杀气暗隐;虽是目正眸清,眼神中却是锋芒毕露!如我所料不错,小兄弟身上可是背负着什么冤屈?”

    萧晨风一惊抬头,一双眼睛神光暴闪,眼光如利剑般射向君未败!

    君未败眼神中和煦依旧,这位江湖中一顶一的大魔头,魔教数十万教众之主,此刻看向萧晨风的眼光,犹如一位敦厚的大哥怜惜的看着自己受了别人欺负的小弟弟,眼神中满是慈和。

    萧晨风双目中神光渐散,低下头,道:“是!大哥所言不差,晨风的确身负血海深仇!”

    君未败呵呵笑道:“什么仇家值得兄弟如此恨之入骨?只消兄弟一句话,老哥哥我顷刻便将之杀个干干净净。”

    他只以为萧晨风的仇家无非便是江湖中的人物,是以这番话脱口而出。在他看来,并不托大。天下虽大,能够阻挡魔教教主君未败杀人的,恐怕还没有一个!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位小兄弟的仇家,纵然以他魔教教主之能,魔教十万教众之力,恐怕也是杯水车薪而已。

    萧晨风笑了,“老哥善意,晨风心领就是。不过兄弟自己的仇人,兄弟会亲手将他斩杀,绝不甘心于假手他人。更何况,……”说到这里,突地住口。

    君未败热心地道:“小兄弟可是有顾虑?仇人势力颇大?”语气中已是带有几分轻蔑之意。

    在君未败想来,萧晨风的仇家虽说要自己动手,但自己平白无故受人大恩,又岂能坐视不理?再说,从萧晨风的神态中可以看出,仇家势力不小。君未败心里便更加的不放心起来。

    他与萧晨风一见投缘,自心里欣赏这个非同一般的少年,唯恐他去冒险报仇,枉自送了性命。心中暗道:只要激他将仇家姓名说出,自己去偷偷为小兄弟处理了便是。

    再者,君未败心里还打有一个小算盘:这个少年天资极佳,从他自创的几路剑法便可看出;自己年已近百,尚未有传人,唯一收过的徒弟早已战死在江湖之上。难得这个少年对正邪之路看的如此通透,正和自己胃口,如若他肯跟随自己,当徒弟亦可,忘年之交也不是不可以。自己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将来自己百年之后,由他来执掌魔教,恐怕以他的天资要比自己的成就更要大得多!

    君未败正在心里盘算,却听萧晨风淡淡道:“恩,仇人势力委实不小。”

    语气淡淡的,不含丝毫情愫。

    君未败哈哈大笑,“难道,比我天魔神教的势力还要大不成?”

    萧晨风笑了,“魔教百万之众,高手数之不尽,确实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不过,与我的仇家相比,却也只是如沧海之一粟而已。如若老哥帮我,恐怕,魔教千年的传承便会就此冰消瓦解,毁于一旦。”

    萧晨风对这位魔教教主的印象也是好极,一见面便也感觉极为亲切,是以主动提出为其治毒疗伤。如今,话既然说到如此地步,也并未打算隐藏自己的身份了。

    君未败大吃一惊:“以魔教的力量尚只是他沧海之一粟?江湖中哪有这般力量?难道是丐帮?不对啊,丐帮人虽多,但与我教相比,还不能成为对手啊。那是谁?”

    皱起眉头,苦苦思索。霎时间将江湖中所有门派在心中过了一遍,却是越想越觉得糊涂起来。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自己也为这突然闪出的念头吓了一跳:“兄弟…….,你的仇家……难道是朝廷?”

    萧晨风眼光一凝,道:“君老哥,你该记得,小弟我姓萧!”

    君未败啊啊的惊呼一声,道:“兄弟,你是萧梦龙的后人?”

    萧晨风呵呵笑了,道:“不错。”

    君未败面容沉肃,道:“原来……如此。”

    萧晨风不知怎么,本能的觉得眼前这个大魔头非常可靠,值得自己信赖,便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身世说了一遍。

    君未败仰天长叹,道:“兄弟身负血海深仇,便是老哥哥罄尽神教全教之力,恐也是于事无补,反而徒令祖师爷传下的千年基业毁于一旦!我虽是神教一教之主,却也不能拿整教百万生灵作此孤注一掷!老哥我先前所说之话,现在想起当真令老夫汗颜不已。老哥哥心里抱愧得很!。”

    萧晨风呵呵笑了,道:“君老哥何必放在心上?小弟身负血仇,唯有小弟亲手索回,方可令九泉之下的冤魂平息,方可解我萧家不平之气啊。”

    君未败击掌赞道:“好!有志气!男儿汉人生在世,理应如此。”

    复又低头踱了两步,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霍然抬头。一双眼睛发出逼人的精光,直直望进萧晨风眼内。一字一字地道:“我神教教众虽不能卷入此事,但是老哥哥一人之力自己还是做得了主!什么时候兄弟举事报仇,老哥哥我届时必到!为兄弟你摇旗呐喊,以助声威!”

    萧晨风心下感激,眼眶不由得红了;强自一笑,道:“老哥有此心意,小弟已是感激不尽;绝不敢扰老哥清修。那小弟罪莫大焉。”

    君未败微微一笑,却不说话。心中却已打定主意,定要助萧晨风一臂之力不可!

    两人说话间,夜幕已临,山间雾障顿起,一缕缕的雾气从两人身边流过,宛若神仙中人。

    两人对视一笑,回至屋中。君未败握住萧晨风的手,道:“兄弟,老哥我毒伤已祛,武功尽复。现在就要向兄弟告辞了。”

    萧晨风一怔,不舍地道:“老哥何苦如此来去匆匆?少住一晚,却又如何?”

    君未败哈哈大笑,道:“兄弟相交,贵在知心!朝夕相处,反为不美!更何况,我便是在兄弟这里住下半年一年,也终是要走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兄弟重情重义,日后行走江湖,却应洒脱才是。”

    萧晨风低头应是。君未败沉吟一会,道:“临行之前,老哥哥有几句话要告诫兄弟你。”

    萧晨风精神一振,道:“老哥哥请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