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三十四章 出道条件

    孟文斗回来的消息第一时间传书通知了欧阳昆仑。wenXUEmI。COm

    老头以为孟文斗找回了万年续断,当下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那叫一个兴高采烈,于第三天下午便赶回了药圣山。

    欧阳昆仑一上山便笑声不断,看见孟文斗更是煞是亲热,神情有如献媚。

    “哈哈哈,老孟,硬是要得!不愧为药圣,哈哈,赶紧把万年续断拿出来,老夫开开眼界!”

    孟文斗心中有鬼,躲躲闪闪的道:“你……,这个….那个….”

    “哎呀,快快,我知道你宝贝那玩意,理解理解,哈哈…老夫要是找到了也舍不得给别人看,不过呢,徒儿现在马上要用了,早晚还不得看?先拿出来看看有什么关系?又不会看少了,看没了…哈哈哈,瞧你那小气的样子!”

    孟文斗支支吾吾的道:“我……老夫不是小气….这个…….”

    “不是小气就快拿出来啊,真是的,老夫盼这玩意盼了六年了……望眼欲穿啊老孟!”说着,摩拳擦掌,恨不得上来就要搜身了!

    孟文斗被他逼的没法,偷眼看向徒弟,却见萧晨风一副看戏的表情看向自己,摆明了不帮忙。

    “欧阳…这个…….,不是不让你看,而是……而是……”而是了半天,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神再也不复以往的狂妄,宛如做错了事的小孩,躲躲闪闪,语无伦次,求饶的眼神不住瞟向萧晨风。

    欧阳昆仑疑心顿起,“而是什么?你没找到?恩??”

    孟文斗低声下气地道:“呃…呃…这个…….没找到……”

    欧阳昆仑火冒三丈地跳了起来,瞪着眼睛看向孟文斗,恨不得把他一口吞下去:“妈的!没找到你的色什么?没找到你还有脸千里迢迢的把老夫召回来?没找到?没找到那你回来干嘛?你不是药圣吗?屁!连一味药也找不回来的药圣?敢情你这六年是去游山玩水了?个不知羞耻的老东西!”

    一顿兜头盖脸的臭骂,骂的孟文斗满脸通红,偏又自知理亏,不敢反驳。

    斗鸡般凑到孟文斗面前,嘴里的唾沫星子几乎全喷在他脸上:“老东西,你说说你这办的叫什么事?啊?家里乱摊子一扔,跑个无影无踪!一去就是六年!留下老夫单独面对这位天才徒弟,你知道老夫这几年有多惨吗?”说着说着,欧阳昆仑委屈起来,想到这几年为了躲避徒弟越来越多的千奇百怪的问题,有家不敢回的狼狈,越发唏嘘不已,归根到底,似乎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眼下就在眼前,而且还没找回灵药来!于是越发借机大发雷霆起来!指着孟文斗的鼻子,嘴里滔滔不绝,越来越是难听!

    孟文斗起初自觉理亏,没敢还嘴;现在听得这个老家伙越发放肆起来,忍不住反唇相讥。

    “还有脸说我?那万年断续乃是天材地宝!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老夫在外边六年,餐风饮露,跋山涉水,千辛万苦!你这个老东西在家里呆着,喝着大茶,悠悠闲闲的光等着,养的你一身膘肥体壮,却是连徒弟都教不好,竟然还天天往外逃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说着说着,孟文斗越说越觉得自己委屈起来,本意是强词夺理,哪知道说着说着,竟然越发觉得自己理直气壮起来!顿时腰也不弯了,脸也不红了,索性对着欧阳昆仑吼叫起来。

    欧阳昆仑脸红脖子粗的吼道:“妈的死老鬼你一跑六年,留下老夫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把徒儿拉扯大,你六年来屁东西没找着一根,现在两个肩膀扛个头回来,倒还有理了不成?”

    两人斗鸡般凑在一堆,均是脸红脖子粗!萧晨风本来还在看戏呢,一看情况不对,跑上来劝时,两人均是不约而同的向着自己吼了一句:“一边呆着,没你的事!今天非和这老家伙算账不可!”

    萧晨风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一溜烟的跑到竹林里练剑去了。

    过不多时,只听得吼叫声越来越大,接着“砰砰嗙嗙”的声音便连续响了起来,显然两个老家伙嘴巴上分不出胜负,索性饱以老拳了。

    中午吃饭时,萧晨风刚坐到桌前,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孟文斗嘴歪眼斜,头发蓬乱之极,鼻孔中尚有血丝露出;欧阳昆仑两个眼眶均是乌黑,活像熊猫,下巴上的花白胡子也明显的少了一绺。两人的衣衫均已是破烂不堪!

    给两位师傅倒上了酒,萧晨风也给自己倒了一碗,道:“两位师傅,今日是我们师徒三人团聚的大好日子,请满饮此酒。”

    欧阳昆仑与孟文斗两人对视一眼,均是从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一声,不过伸向酒碗的手倒是都不慢,眨眼间两碗酒已是涓滴无存!

    萧晨风不住劝酒劝菜,只把两位师傅当成了客人一般。

    孟文斗还没怎地,欧阳昆仑却已是觉得不对劲起来,放下酒碗,问道:“小家伙,你在打什么鬼主意?怎地今天这么殷勤?”

    萧晨风叫起来:“冤枉啊师父,徒儿今天高兴啊;两位师傅都回来了,我们一家团聚,多好啊。”

    孟文斗白了欧阳昆仑一眼,道:“这老家伙就看不得别人高兴,徒儿你别理他!”说着缀了口酒,自言自语道:“这么乖的徒弟,能有什么鬼主意?”

    欧阳昆仑几乎把含在口里的酒喷了出来,“老鬼你不清楚情况别乱说好不好?他乖?他没有鬼主意?我的个天哪!”

    孟文斗看看正在文文静静斟酒的徒弟,狐疑地道:“老鬼,你不要血口喷人。”

    欧阳昆仑苦笑不得地道:“我血口喷人?一会你就知道了。”

    酒过三巡,两个老头浑然忘了刚被对方打得鼻青脸肿,高呼畅饮,频频举碗相碰。

    萧晨风早就在等这一个机会,看看两位师傅兴致正高,便把在心里酝酿了许久的主意说了出来:“师父,我想下山,到江湖上闯闯,行不?”

    孟文斗正举起酒碗凑到嘴边:“好啊,江湖上好玩…….什么?你说什么?”话说一半终于回过神来,酒也不喝了,把碗砰地一声丢在桌上,一双眼睛顿时瞪了起来!

    “小东西,你身上半点内力没有,到江湖上去干嘛?”

    萧晨风委屈地道:“可是……”

    “可是什么?没什么可是!不许!”

    孟文斗霸道的道。

    萧晨风凑了过来,摇晃着师傅的肩膀:“师父,徒儿一身的剑术连欧阳师父都说已经登堂入室,大可闯荡江湖了呀。”

    欧阳昆仑噗地一声把满口的酒喷了出来,“我什么时候说过?小家伙胡说八道!”

    孟文斗嘿嘿地笑了起来,“既然你欧阳师父说过,那你找他去,只要他同意,我没意见。”

    萧晨风翻了翻白眼,心道:“若是欧阳师傅同意,我不早下山去了?还用等到现在?”

    欧阳昆仑斜眼望着孟文斗,满嘴的酒气,话却是向着萧晨风说的:“想下山也行,满足一个条件你就可以下山了!”

    孟文斗跳了起来,“老匹夫!你你你……”气得说不出话来。

    欧阳昆仑混不在意,道:“你急什么?”

    孟文斗气不打一处来,“我急什么?老匹夫,晨儿现在身无半点内力,别说是江湖高手,就是一个普通的镖局的趟子手也能轻易把他挂了,我能不急?这是我唯一的徒弟!”

    欧阳昆仑怒道:“光是你唯一的徒弟?难道不是我唯一的徒弟了?莫名奇妙之极!”

    萧晨风唯恐两人又吵起来,耽搁了自己大事,急忙打断他们,问道:“师父,什么条件?”

    欧阳昆仑还没说话,孟文斗吼了起来:“什么条件也不行!不准就是不准。”

    萧晨风不依地道:“师父,欧阳师父还没说呢。”

    欧阳昆仑老奸巨猾的笑道:“条件嘛,就是,只要你能在我手下走上一百招,我和你孟师傅就放你下山行道江湖!”

    一听到这个条件,孟文斗不由得眉花眼笑起来,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

    “不错,只要你在你欧阳师父手下逃过一百招,随便你到哪里去都行!”两个老头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的阴笑起来。

    两人都知道,凭萧晨风现在的情况,就算剑法再好,但是他身无内力,便是在欧阳昆仑手下走过一招已是千难万难!更别说是一百招!就算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没几个可说稳接‘碎魂剑客’欧阳昆仑一百招的!

    萧晨风若有所思,道:“是不是我躲过欧阳师父一百招就能下山?”

    这句话大有问题,欧阳昆仑与孟文斗说的是‘走过一百招’,而在萧晨风嘴里却变成了‘躲过一百招’,已是完全的换了概念!

    所谓走过一百招,当然是有攻有守,但是躲过一百招就完全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