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三十五章 百招之约

    两个老头同时答应,谁也没听出来其中的猫腻,其实便是听出来了,两人也不以为意。wenxuemi。com欧阳昆仑的一百招岂是这么好躲得?只躲不攻,便是完全的被动!就是九大高手中人也不敢这样夸口!任凭欧阳昆仑随便怎么攻,自己一招不还,只是躲!白痴才会这样做!

    萧晨风精神大振,道:“空口无凭,立字为证!”

    孟文斗哈哈大笑,道:“便是立一百张字据,又能如何?过不了关就是过不了关!”

    萧晨风道:“若是我躲过了欧阳师父一百招,你们仍然不认账怎么办?我又没处说理去!”

    欧阳昆仑也是哈哈大笑,道:“立个字据也好!但是要说明白了,如果你接不下来,那么今后不找到万年断续,你便不准提下山之事!”

    萧晨风咬着嘴唇,思考半晌,终于抬起头来,道:“好!一言为定!只要我躲过了一百招,我就下山!”

    两个老头这时方听出点问题,却均是不以为意,同时道:“就是如此!”

    林中空地。萧晨风抱剑而立!

    对面,便是欧阳昆仑,同样地,手中也是一把竹剑。

    神色间浑不在意,大刺刺地道:“晨儿,你先出手吧!”

    萧晨风嘻嘻笑道:“字据上说得是躲过师父一百招,当然是由师父主攻,我光躲开就好。徒儿要是递出剑去,岂不是与字据不符了?”

    欧阳昆仑哈哈大笑,道:“无妨!”

    萧晨风心中暗暗嘀咕:还无妨呢,我要是先出剑,恐怕接着就被你挌飞了,那还打个屁呀?我才没那么傻呢!

    坚决不同意先出招。

    欧阳昆仑心道:“你先出招后出招不是一样么?还犹豫什么?见徒弟死活不肯先动手。欧阳昆仑终于忍不住了。

    孟文斗在一边叫嚣道:“老鬼,手下别放水,赶紧解决了这个小家伙的念头,我们回去喝酒去。”

    欧阳昆仑哈哈一笑,竹剑斜指,刷地一剑便刺了出去。

    萧晨风脚底一滑步,往左平平移开半尺,正好躲过。

    欧阳昆仑目光一亮,喝了声好,剑法瞬间展开,顿时浑身上下尽是剑影,整个人便如是一座移动的剑山。

    萧晨风脚下踏着奇怪的步伐,手中竹剑一动不动,贴在身子一侧,但身法轻灵无比,在欧阳昆仑如山的剑影中来回往复,如同穿花蝴蝶!任凭欧阳昆仑剑法千变万幻,却竟然是安然无恙。

    欧阳昆仑与孟文斗均是大惊失色,见徒弟在剑光中游刃有余的穿来穿过,当然能够看出这小子凭的便是这一套步法,但两人从没教过这套步法,他却是从何处学来?

    更何况,这套步法神庙无比,,便是欧阳昆仑与孟文斗也是生平仅见!

    孟文斗大呼小叫:“欧阳,你这个老家伙是不是故意伙同徒弟骗我上钩呢?二十五招了,啊不对,二十七招了…….”

    欧阳昆仑也是郁闷之极,萧晨风这套步法滑溜无比,竟然能够在自己的剑影中随着自己的长剑来去进退自如,任凭剑招如何密集,却是连一片衣角也沾不到他的!

    这是什么步法?

    孟文斗也陷入了沉思,这步法实在太奇妙了,皱着眉头在想,却是没一点头绪。、

    欧阳昆仑灵机一动,剑法变得慢了下来,竹剑缓慢无比,剑尖上像是拴着千钧重物,滞重无比。

    萧晨风陡然感觉剑风大起,剑虽是慢了,剑风却是越发尖锐起来。

    欧阳昆仑终于把内力运到了剑上!

    正是欧阳昆仑仗义成名的‘碎魂剑法’!

    萧晨风顿时觉得师父剑上隐隐发出一股吸扯之力,竟然使得自己的千幻无影步为之一乱,一个身子差点便要被裹进剑风之中!而且,剑上的吸力越来越大,逐渐在自己身子周围形成了一张真力组成的大网,正在缓缓的不断收紧。自己的身子犹如风中浮萍,已是不由自主起来。

    场外两个老头脸上均是挂上了得意的笑容:任凭你步法再厉害,可是你身上没有内力,如何对付这真力的吸扯?

    在两人看来,萧晨风的落败已是定局!两人都准备了一肚子说辞,准备好好的教训徒弟一番!

    五十六招!

    便在萧晨风步伐不稳,摇摇欲坠之时;萧晨风手中的竹剑终于动了起来!

    一剑劈出!

    却是方向不对,并不是迎向欧阳昆仑的剑,却是一剑劈在了空处!

    正在孟文斗大惑不解之时,却见欧阳昆仑脸色大变。

    萧晨风东刺一剑,西刺一剑,几剑过后,本来变得滞重的身法突然又恢复了灵活,随着手中竹剑的劈刺,一个身子如同天上飞鸟、水中游鱼,趋前趋后,忽左忽右,行动自如,潇洒之极。

    孟文斗嘡目结舌。

    欧阳昆仑这套剑法,本是以浑身内力驱动,每一剑劈出,均有一股浑厚的内力随之而出,剑尖到处,那股内力也就随之到了那里,长剑回收时,那股内力仍留在原处,形成了一股看不见的屏障,再出一剑时,另一股内力便与前一股内力相结合,那看不见的内力屏障便也越来越大,终至形成一张看不见的网,将敌人牢牢地困在里面任凭宰割!

    这套剑法本就是专门对付那些身法小巧,灵活之人。无不奏效!但今天遇见了萧晨风这个怪胎,竟然莫名其妙的被破!

    其实萧晨风也是取巧,他每一剑刺出,均是欧阳昆仑长剑收回之时。每一剑的目标均是欧阳昆仑布置的气墙之一侧,轻易地破除了两股内力之间的联系,使欧阳昆仑苦心布置的剑网气墙连不起来,自然也就对他形不成威胁。

    最可气的是,他在剑网即将形成的那一霎那方开始破除!从而使得欧阳昆仑白白的多用了三十多招!

    一百招已过!

    空地上竹叶纷飞,厚厚的一层!均是被欧阳昆仑真气所激落下!

    欧阳昆仑与孟文斗两个人均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就这么一个身上连半点内力也无的少年,竟然无惊无险的躲过了欧阳昆仑一百招!而且一招未还!

    两个老头均觉得自己被骗了。另一个感觉就是:不可能!

    孟文斗嘴里咕哝:这简直就是辛辛苦苦到大雷音寺拜佛,却在那里遇见鬼了——不可思议之极!

    萧晨风嘻嘻哈哈的跑了过来,兴奋地道:“师父,我躲过了你的一百招!我可以下山了吧?”

    欧阳昆仑如梦初醒,尴尬的“呃、呃”两声,回过头去,看向孟文斗。意思很明白:你看咋办?

    孟文斗没好气地道:“什么叫做躲过一百招了?你欧阳师父纯粹是在让你呢,这也看不出来!”

    一看两个老家伙要耍赖皮,萧晨风顿时急了眼:“我们可是立字为证的,不管欧阳师父放不放水,反正只要我躲过了一百招,我们就要按照约定的字据行事。师父你不会是想赖帐吧?”

    孟文斗心虚的咳嗽两声,道:“谁想赖账了?我问你,你刚才的步法从哪学来的?谁教你的?”

    萧晨风不满地道:“师傅你先别岔开话题,我们先说我跟欧阳师父一百招的赌约的事。是不是算我过关了?”

    孟文斗狠狠地白了欧阳昆仑一眼,颇为不情愿地道:“过关倒也是勉强过关了,不过,说没过关却也是没过关,你见过江湖上高手争斗有哪个像你一样?光逃跑不还招,这怎么行?难道你到了江湖上无论遇见什么事情都第一个先逃之夭夭么?”

    说完,自言自语地道:“六十年练剑,四十年纵横江湖,九大高手!啧啧啧……厉害!佩服!真是让老夫大开了一会眼界!”

    欧阳昆仑顿时脸红脖子粗起来,低吼道:“老鬼,你在叨叽什么?”

    孟文斗阴阳怪气地道:“老夫在夸你呢!欧阳大剑客!盛名传天下,豪气冠江湖的欧阳大侠客啊,厉害啊,一百招收拾不下一个身无半点内力修为的十六岁的少年……啧啧啧…,我说你干嘛不去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欧阳昆仑脸红耳热地道:“这能怪我吗?他那套步法你能拆解?我又不能出杀招伤到了徒弟,我能怎么办?换成你你有什么办法?”

    孟文斗冷笑道:“我又不是九大高手之一,我能有什么办法?”

    欧阳昆仑气的脸色阵红阵白,索性转过了身,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孟文斗却是不放过他,冷哼一声道:“自己装出绝世高手的风度,自己提出一百招的赌约,现在赌输了,又转过身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

    欧阳昆仑气的霍地转过身来,道:“晨儿既然能够接我一百招,江湖大可去得,放他下山便是了。”

    孟文斗暴跳如雷起来,“你还有脸说?那叫什么接你一百招?你干脆拿把剑对着石头砍上一百剑,然后说徒弟接下来了算了!”

    欧阳昆仑忍气吞声地道:“小孩子到江湖上去见识见识也好,左右我也没事,我们多照看着他点,不就好了?只要我说一句话,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孟文斗想想也有道理,便没再坚持。

    萧晨风一看事有希望,顿时乐的一蹦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