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三十七章 少年乞丐

    风凌现在坚持每天万字更新了,各位书友的推荐和收藏在那里?传说中的票票在那里?唉,不说了,码字吧

    ****************************************************************************************

    什么是江湖?

    江湖在那里?

    江湖,这个充满了梦想的地方,这个充满了憧憬的词汇!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江湖多豪侠!

    江湖多美女!

    江湖,是多姿多彩的,是风云变幻的…….

    诸如此类,萧晨风整整装了一脑袋。wenxueMi.CoM

    现在,萧晨风所在的地方,离药圣山已经足足有几十里路!

    早晨,在两位师傅的叮嘱和不舍的目光里,萧晨风兴冲冲的下了山。

    现在,萧晨风的脑袋里反而有些茫然起来,这就算进入江湖了么?我现在就算一个江湖人了么?可是江湖在什么地方?

    背后革囊里,有师傅硬给塞上的金叶子、碎银子、衣服、等等等等,在萧晨风的感觉里,似乎自己这不是去闯荡江湖,而是出去度假了——革囊里竟然还塞进了大包的零嘴……萧晨风哭笑不得。

    似乎在两位师傅的眼里,自己永远是当初那个欧阳师父背回来的不懂世事的小小孩童,永远都需要他们照顾……

    药圣山上,孟文斗忽地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坏了,忘记了给徒儿购置匹马,这么千里迢迢的两条腿走路如何受得了?”

    欧阳昆仑慵懒的躺在床上,嘿嘿冷笑两声。

    孟文斗继续在房子里转来转去,不时爆出:“坏了!又忘了……”“坏了,还忘了…………唉…”

    欧阳昆仑烦不胜烦,扯过棉被,盖住了自己的头……

    这是一条南北路,路两边是茂密的树林。不时有一阵阵秋风吹来,飘飘扬扬的黄叶便纷纷落了下来。

    萧晨风站在路边,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是往南还是往北?沉思一会,暗暗拿定主意:天气马上转寒,往南走意味着舒服,暖和,向北走,无疑是越来越冷!但自己出道江湖是为什么?难道是为了暖和舒服?

    萧晨风毫不犹豫,顺着官道往北行去。

    这条路显然走的人并不多,一路走了近四十里地,竟然始终是萧晨风自己一个人!正午的太阳**辣的照射下来,虽已是接近中秋,但是正午的天气依然可以用炎热来形容。

    萧晨风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感觉两条腿也酸痛了起来;肚子里咕咕直叫。萧晨风四处望望,在自己左侧又一个足可令两人合抱的大柳树,便走了过去,靠着柳树坐了下来。

    伸开了两条腿,大大的伸个懒腰,便把背上的包裹拿了下来,打开包裹,取出装着食物干粮的布包,解了开来。里面有熟牛肉足足三斤之多,另外还有干粮许多,萧晨风自己在山上腌制的竹笋也带了两小坛!

    取出随身的小银刀,将牛肉切成一块一块,放进干粮里,正欲凑到嘴边大嚼,突地感觉有异,抬头一看,却是一个衣衫褴耧的少年乞丐,蓬头垢面,脸上倒是有些白净,却是不知道给谁在眼眶上狠狠砸了一拳,一圈乌紫赫然醒目之极。一只脚上穿着草鞋,另一只脚却是赤脚。

    此刻这少年乞丐正眼巴巴的看着萧晨风手里的干粮和牛肉,脸上的表情垂涎欲滴;喉咙一个劲的吞咽着唾沫,看这情景,活似有好几天没有吃过饭的样子。

    萧晨风善意的笑了,道:“这位兄弟还没有吃饭吧?如不嫌弃,与在下共食如何?”

    少年乞丐眼中闪过警惕的神光,气势汹汹的问道:“你是谁?有何企图?”

    萧晨风为之无语,心道我看你明明是饥渴难忍,好心好意给你饭吃,你却如此不客气。

    转念一想,记得曾听的师傅说,江湖中人多有一副怪脾气,轻易不受人恩惠,难道这个狼狈之极的小叫花子竟然是个武林高手不成?

    这么一想,便即心中释然,却也不会再去碰钉子,心道:爱吃不吃,难道小爷请人吃饭还要求着你吃不成?便不再理他,自顾自的把牛肉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少年乞丐脸上掠过一片奇异的神色,口中不住的干咽唾沫却是不好意思再开口。是啊,刚才人家让你吃来着,你不吃,还怀疑人家有企图,现在怎么张的开嘴?

    萧晨风眼角的余光瞟着这个少年乞丐,看着他馋涎欲滴却又进退不得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好笑起来。吃完,萧晨风从怀里掏出一块小手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起身离去,自始至终,却是没有再看那少年乞丐一眼。

    那少年乞丐赌气似的把头转向一边,想要离去,却又舍不得。耳边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远。

    转头一看,刚才在树下的少年已是离去,只剩下一个背影。心中一动:他走路脚步声如此沉重,看来不是江湖中人。想到这里,不由得恨不得抓住自己打上几个耳光子:人家请你吃牛肉,你装什么清高?现在倒好,人家走了,想吃也没了。

    无精打采地站了起来,肚子里顿时传出一阵咕噜噜的声响,不由的叹了口气:两天水米未进了啊。

    忽然眼前一亮:在那少年刚才坐过的地方,赫然有一个油布包裹静静的躺在地上!

    难道那家伙忘记了什么东西不成?

    少年乞丐不由得看向萧晨风离去的方向,却是连背影都看不见了。

    慢慢走近树下,似乎空气中还残留着牛肉的香味,忍不住鼻孔狠狠一吸,骂道:“小气的家伙,现在让我捡到了你掉得东西,一会不好好求求我,才不会还给你。”

    一把将那油布包裹抄在手里,顿时一股浓浓的香味涌进鼻中;不由一愣,三把两把将包裹解开,里面赫然是两大块熟牛肉,三块高粱面饼,面饼之下,竟然还留下了一小块金叶子!

    少年乞丐怔怔地看着这些东西,心中一阵翻腾。微觉鼻头一阵发酸,不由得喃喃道:“可恶的家伙!”说是可恶,语气中却是充满了笑意。

    萧晨风自顾赶路,路两边树木一片片向身后溜去,对适才之事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事情做了便做了,至于那少年乞丐吃还是不吃,有什么反应,萧晨风一概未考虑。

    耳边风声一响,似乎身边多了一个人,默默的陪着自己向前走。

    萧晨风转头一望,却是那少年乞丐面无表情的跟着自己,却是一言不发。

    萧晨风对这家伙的死硬脾气不由得有些好笑:明明接受了自己的好意,自己也已经赶上来了,却还是板着脸不说话,像是在和谁赌气的样子。

    萧晨风脚下不停,仰首望了望天,自言自语的道:“天气真好。”

    便在同时,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那少年也是不约而同地仰首望天,同样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天气不错。”

    萧晨风几乎笑出声来,转头道:“原来是你呀,真巧,我们又碰上了。”

    那少年乞丐咧了咧嘴,道:“是啊,真巧,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萧晨风煞有其事的道:“有缘哪。”

    少年乞丐点点头:“确实有缘啊!”

    突然,两个人又同时停下了脚步,同时看向对方,然后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笑声中,似乎有一种叫做友谊的东西在缓缓滋长着。

    似乎两人中所有的陌生和隔阂在这一阵笑声中就这么飘散,再也无复存在。

    萧晨风停住笑声,缓缓道:“姓萧,萧晨风。”

    少年乞丐笑了笑,学着他的口气道:“姓顾,顾剑吟。”口气中却是多了几分自傲。

    萧晨风呵呵一笑,道:“原来是顾兄。”

    顾剑吟诧异的看向萧晨风,谨慎地道:“萧兄不是江湖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