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三十八章 一剑慑敌

    萧晨风一怔,道:“何以见得?”

    顾剑吟嘿嘿一笑:“猜的。wenXUEmI。COm”心想:你脚步如此沉重,显然身上全无内力修为,这还用我猜?

    萧晨风呵呵一笑,道:“本来不是,不过现在是了。”

    顾剑吟一愣,“现在是了?萧兄,你不会说你是准备闯荡江湖吧?”

    萧晨风理所当然地道:“是啊,怎么了?”

    顾剑吟哈哈大笑,道:“你身上全无内力,如何行走江湖?”

    萧晨风笑得有些莫测高深:“没有内力便不能行走江湖么?这是那一路规矩?”

    顾剑吟呵呵一笑,没在与他争辩,心想:“显然是个雏,跟他说不清楚。”

    萧晨风好奇地问道:“顾兄身怀武功,怎地…”

    顾剑吟嘿嘿一笑,道:“你是想问我为何如此狼狈?连饭也吃不上了?”

    萧晨风有些尴尬,道:“顾兄定有难言之隐?”

    顾剑吟一摆手,道:“什么难言之隐,我接了一桩生意,杀了天河帮的金水堂堂主霍长德,被这帮家伙追着我**追了一个月了,双拳难当四手,这几天被他们追的别说吃饭,就是合眼的功夫都没,这帮家伙武功不算很高,没想到追踪之术如此了得。”

    萧晨风饶有兴趣的道:“顾兄接了笔生意杀了他们一个人?顾兄做的什么生意?天河帮是什么东西?”

    顾剑吟呻吟一声,彻底被他打败。有气无力地道:“我做的是杀人的买卖,拿人头换银子,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刺客,说得难听一点,便是杀手!明白了吧?至于天河帮,他不是什么东西;是江湖中的一个帮派!唉,我跟你说这个干嘛。”

    萧晨风眼光一亮,兴致勃勃地道:“杀人换银子?怎么换?杀一个人换的银子多不多?”

    萧晨风想起了自己的计划,第一目标当然是银子,要想建立自己的势力,没银子怎么行?本想凭着一身医术先挣点银子,没想到还有比这个更快的,杀个人便能挣到银子!

    顾剑吟有些无力,看到萧晨风突然有些跃跃欲试,眼中闪出白花花的银子的光彩,不禁有些头大起来。

    萧晨风还在喋喋不休:“顾兄,杀一个人能挣多少银子?…这银子也太好挣了吧?顾兄,最近还有别的买卖不?……”

    顾剑吟有些不耐烦地道:“杀的人不同,当然价格不一样,最低杀一个人一千两银子,要是目标是高手,那便水涨船高,不过,高手岂是那么好杀的?一不留心,自己还要把性命搭在里面,你以为好玩啊?”

    萧晨风眼光顿时亮晶晶地:“最低一千两银子?哇!天上掉银子啊!”

    顾剑吟郁闷起来,自己说的可是杀人的勾当,这个一点也不像江湖人的家伙非但不害怕,反而兴致勃*来,好像蛮有兴趣**一手分一杯羹的意思…….

    白痴!顾剑吟在心中骂道。

    听到萧晨风尚在没玩没了的问这问那,顾剑吟在心里呻吟一声,几欲发狂,直欲抱头仰天长啸……

    现在顾剑吟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都怪自己这张大嘴巴!没事说什么不好?就算谈论一下天气…讨论一会人生……那也比这些问题轻松得多啊。

    恐惧的看着萧晨风不断张合的小嘴,顾剑吟头痛欲裂,对牛弹琴!对牛弹琴啊!无语问苍天……….咋就让我遇见这个一个怪胎??……

    很快,顾剑吟正在头痛的问题便解决了,但是换来的新的问题,却让顾剑吟宁可再度面对萧晨风那没完没了的问题…….

    “哈哈哈……,姓顾的,杀了人就想一走了之,哪有这般容易的事?”随着一阵极为疯狂的笑声,萧晨风突然发现,自己和顾剑吟已经被包围了!

    两侧林中人影闪现,足足有四五十人团团包围住了自己两人。

    顾剑吟苦笑一声:真惨!

    来的人一个也不陌生,全是熟人!天河帮清风堂主云里青龙罗雨松,血风堂主独臂刀孙落月,刑堂堂主阎王笑江水寒!至于领头的那个黑猩猩似的人物便是天河帮副帮主绝命神刀——苏无颜!

    这等阵容已是等于天河帮精锐尽出,自己已是陷入绝境!毫无侥幸之理!顾剑吟眼中泛出绝望之色。

    天河帮副帮主绝命神刀苏无颜哈哈大笑,说不出的得意:“顾剑吟,饶你奸猾刁钻,又怎逃得出本帮的天罗地网?”

    萧晨风毫不慌张,悄声问道:“这些人全是你的仇家吗?”

    顾剑吟满脸冷汗,紧张的点点头,道:“这是我跟他们的私人恩怨,跟你没有关系,一会你千万不要乱动,估计他们还不至于对你这种毫无武功之人下手!留得性命,赶紧回家去吧。”

    萧晨风心中一阵感动,顾剑吟在此生死关头竟然还关心到自己能不能走得了,足见顾剑吟这人够义气。

    顾剑吟踏前一步,昂然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苏无颜,这人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你先让条路,让他先走,顾某今天与你们决一死战!”事到临头,顾剑吟已是完全摈弃了心中恐惧,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怕他何来?

    苏无颜嘎嘎一阵怪笑,狞声道:“姓顾的,你想的倒挺美!放你朋友走路?哈哈哈……,今天他跟你在一块,不管是不是你朋友,只有一个字:杀!”

    顾剑吟大怒,道:“他不是江湖中人,身无武功,难道你天河帮就是这么行道江湖吗?连普通百姓也杀?你们还有没有人性?”

    苏无颜揶揄的看着顾剑吟,心中充满了猫戏老鼠的快感,嘿嘿笑道:“那就只能怪他自己倒霉,谁让他遇人不淑,偏偏就遇见你了呢?偏偏还和你有说有笑,谈笑风生?跟你没有半点关系?顾剑吟,你他妈的骗鬼呢?”

    顾剑吟眉头一皱,眼中杀机狂涌,一字字道:“苏无颜,你会为你的这句话付出代价的!”

    苏无颜哈哈大笑,前仰后合。“死到临头,还出言不逊!罗堂主、孙堂主,你二人对付姓顾的,江堂主,你把旁边那小子先做了。”

    三人一生呼喝,同时扑上,顾剑吟大急:“欺负一个不会武功之人,算什么英雄好汉?”刀剑相击声响起,显然已是动起手来。

    刑堂堂主江水寒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瘦小枯干,一双眼睛中闪着嗜血的光芒,怪笑着一步一步走近,在他眼中,眼前的这个少年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不过他要做的是要让这少年在恐惧中活活吓死,那才是江水寒的乐趣所在。

    萧晨风看着江水寒一步一步逼近,似乎很慌张的样子,一步一步向后退去,身子已是逐渐接近顾剑吟与罗雨松、孙落月的战圈。

    顾剑吟大声喝骂,数次想要冲了出来解救萧晨风的危机,但罗雨松与孙落月两人刀剑齐使,将他逼得不住后退,想要援救萧晨风无疑是奢望。

    江水寒双手大张,看着萧晨风恐惧的脸色,心中得意之极。这时他已经肯定了眼前这个少年果然是身无内力,毫无武功!但心里却是一点要放过这小子的念头也没有。

    忽地,江水寒两只手闪电般向前抓出!他有把握,这一抓定能将眼前这个不会武功的小子开膛破肚,让他死得惨不堪言!、

    便在此时,异变陡生!

    在他眼前的萧晨风忽然不见了!

    萧晨风的身影赫然出现在顾剑吟与罗雨松、孙落月的战圈之中,三人竟然没有一个发现他是怎么进来的!

    剑光一闪!萧晨风手中不知何时已是多了一柄长剑!

    罗雨松大声惨呼,身子踉跄后退,走没几步,一跤跌倒,咽喉处血如泉涌!竟已被割断了喉咙!

    合围之势顿解!孙落月急急后退,脸上满是恐惧之色!

    周围旁观众人也顿时愣住!

    顾剑吟看的明明白白,就在萧晨风的身子闪进战圈之后,一刻也没有犹豫,手腕一翻,踏着奇妙的步法,倏忽已到了罗雨松的身前,一剑便已将罗雨松的喉咙刺穿!接着收剑后退,身如行云流水,丝毫不见勉强!

    这一进一退,宛如鬼魅般快速!剑光一闪之间,堂堂的天河帮四大堂主之一的罗雨松,武林中声名赫赫的云里青龙便已经一命呜呼!众人甚至竟然来不及反应!

    顾剑吟不由得张大了嘴,半晌合不拢来!看向萧晨风的眼光中充满了惊奇、钦佩还有……羡慕!

    作为一个杀手,顾剑吟当然看的明明白白,萧晨风刚才出手一剑,干净利落!剑出人亡,分明是专属于杀人的剑法!

    江水寒正在前冲的身子顿时定住!两只手犹在往前张开,就这么摆着一个可笑的造型,一动也不敢动!唯恐自己一动之下刚才那可怕地剑光便会掠过自己的脖子!

    江水寒背上冷汗已是浸透了衣衫!心中暗呼侥幸!幸亏那小煞星那一剑不是对着自己!要不然……看着地上鲜血仍在汨汨流出的罗雨松的尸体,不由自主的浑身哆嗦起来!

    萧晨风面色沉沉未变,手中长剑紧紧贴在身侧,剑尖上正有一滴鲜血缓缓滴落!

    *****************************************************************************************

    票票,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