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四十四章 四面包围

    杨三怒哼一声,道:“原来是你,小子,你腿脚不慢啊!就这么两条腿跟着我们,可累坏了你吧?”语音阴阳怪气,阴损之极。wWw.wenxueMi.CoM

    萧晨风苦笑一声,不依为忤。毕竟自己虽非有意,却也是跟着他们车后来的,杨三这句话倒也没有说错。

    那白衣少女面纱之后的眼睛中淡淡掠过一丝笑意,轻声道:“原来是在路上偶遇的那位公子,想不到又在这里相见了。”

    萧晨风淡淡笑道:“能与杨小姐再次相见,小可不胜荣幸之极!”

    杨三霍地站起身来,怒容满脸,大声道:“小子,我早发现你不地道,此刻果然没错,你一路跟随我们,到底有何企图?究竟是何人指示与你?”

    萧晨风笑了,摇首道:“在下只是一个过路的人,并无任何企图,此刻能与各位相遇,便是在下自己,也觉得意外得很。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了。”

    杨三怒极反笑,喝道:“好一个人生何处不相逢!我看就算我们到了京师,恐怕也会与你小子意外相逢吧?”

    白衣少女冷声道:“杨三住口!同为赶路之人,偏是你有这么多事!”

    杨三愤愤地坐了下去,一双眼睛厄斜着萧晨风,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肚去。

    白衣少女转向萧晨风,柔声道:“又惊扰了公子,真是过意不去得很。千祈公子不要见怪才是。”

    萧晨风洒然一笑,道:“贵属忠心为主,在下也是羡慕的紧,何来见怪之说?”见无论是杨三四人,还有那八名老者和少女仆妇均是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神色间均是大为不善。萧晨风顿觉无趣,讪讪坐了下来。

    偏白衣少女却不放过他,继续兴致勃勃的问道:“白日间公子曾问小女子的姓名,已是答复了公子;可是公子大名至今讳莫如深…….”

    萧晨风微笑道:“贱名不敢有辱小姐清听,在下姓萧,草字晨风。”

    白衣女子口中“哦”了一声,低低念道:“萧晨风…萧晨风…”

    便在此时,白衣少女一行人要的酒菜已是纷纷端了上来。四名少女站起身来,接了过去,竟是绝不让任何人靠近少女身旁三尺之处。

    中年文士头稍稍一抬,口中呢喃道:“兄弟…小兄弟…….”

    萧晨风答应一声,转了过来。那边,白衣少女也已经手持一双雪白的筷子,正自吃饭,姿势优雅。她手中的筷子通体雪白,宛若玉质。显然乃是自行带来的。

    中年文士终于抬起头来,两眼通红,望着萧晨风,歉然道:“适才小兄不胜酒力,竟然出丑,让小兄弟见笑了。”

    萧晨风呵呵笑道:“哪里的话。”此刻,萧晨风心中对这个家伙感激至极,他迟不迟早不早,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正好缓解了自己的尴尬。

    鉴于白衣少女一行人在酒楼之中,便是那些原本便在酒楼吃饭的众人似乎也变得一个个文雅起来,各人正襟危坐,细嚼慢咽;均是一派安详。

    窗外突然乱了起来,鸡鸣狗吠之声不绝于耳,似乎有大批人手在调动,却是无一个人发出声音,一切均在静悄悄中进行。

    八名老者与杨三等人均是脸色一变。

    萧晨风从窗子望了出去,只见数百名黑衣人自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人人手上明晃晃的持有兵器。

    看那穿着,正是天河帮中人。萧晨风心中苦笑起来。

    世事难料,在自己最不希望与天河帮冲突之时,偏偏就发生了!

    天河镇乃是天河帮的老巢,萧晨风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闯了进来,天河帮耳目遍地,焉有不知之理?之所以拖到现在才行动,显然已是深思熟虑了。

    杨三两步冲到窗前,喝道:“下面是什么人?”

    酒楼下,数百人持刀而立。却是静悄悄的不发出半点声音。

    萧晨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楼梯声响,几人走了上来。

    八名老者神态自若,自在地喝酒吃菜,丝毫不放在心上。四名少女神色略带紧张,杨三等人已是刀剑出鞘,如临大敌。白衣少女依旧是静静地端坐,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对周围的紧张形势视如不见,便如就算是山塌了,也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人影一晃,楼梯口已是出现了三个人。

    萧晨风凝目望去,当先一人正是老熟人:天河帮副帮主苏无颜,在他身边,却是一个年约五六十岁的鹰钩鼻子老者,应该就是天河帮帮主“一剑震山河”齐子峰了。在两人身后却是一名年约三旬左右的中年汉子,面色惨白,双眉倒吊,活似一具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

    看苏无颜与齐子峰对那僵尸般的中年汉子神态间甚是尊敬,想必是天河帮邀请来的帮手无疑。

    三人尚未说话,那边杨三已是跳了出来,大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天河帮帮主齐子峰阴阴一笑,道:“我们是什么人?老夫倒要问问你,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那杨三本是横蛮惯了的人,岂能忍受面前这个老东西如此的语气?怒喝一声:“老子是你爷爷!”手中腰刀刷地一刀便劈将下去。

    齐子峰料想不到上楼来竟然先遇见了这么一个愣头青,百忙中长剑出鞘,斜斜挡了上去。

    “当”的一响,刀剑相交,竟然爆出了几朵火星子,在油灯的映照下分外夺目。

    杨三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脚下竟然立足不住,噔噔噔后退了几步方止住退势;一张脸已是长成了猪血般的颜色!

    八名老者中的一位端坐在椅上,沉声喝道:“齐子峰,你是在找死!”语气森冷,语音中杀机盎然。

    齐子峰甫上楼来,还未看清楚楼中形势,便已是兜头盖脸吃了一刀。心下愤怒之极,心道:这是我天河帮所在,竟然被人在自己家门口如此欺负,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剑逼开杨三,身子便要前扑过去,心下拿定主意,定要把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一剑斩为两节!

    便在此时,那名老者的声音响起。齐子峰听到有人直呼自己名字,心下勃然大怒!循声望去,却见那老者两道闪电般的目光正向自己射了过来。顿时心中一动,立刻认了出来。此人竟是自己决计不敢招惹的人物!

    满脸的愤怒之色尚未收敛,却已是迫不及待的换上了一副阿谀奉承的样子,神态一时间甚是滑稽。

    “呃…竟然是……”他刚说到这里,却见那老者眼光一凝,冲着自己微微摇头。心下顿悟,急忙改口:“原来是您老人家到了,子峰不知您老到此,有失远迎。该死该死!”他年龄看起来比那老者要大上许多,却是一口一个“老人家”。

    他身后那僵尸般的汉子面露不虞之色,重重地哼了一声。齐子峰大惊失色,急忙将嘴巴凑到那汉子耳边,低声说了几个字。那汉子顿时也是一脸的震惊之色,再也不敢说出半句话来。

    那老者微微颔首,沉声道:“老夫等人从此路过,在此吃一顿饭;你却是发了什么疯?如此大张旗鼓的将这座老夫等人用餐的酒楼包围了起来?”

    齐子峰满脸尴尬,呐呐不能语。

    便在此时,一个清越的声音淡然响起:“他们,是来找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