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四十五章 决战之前

    众人目光刷地回转,只见在那窗口旁,一个身着淡蓝袍子的少年缓缓站了起来。WenXueMi.CoM剑眉星目,身材挺拔,足蹬青布缎子软底靴,神色间不慌不忙,潇洒自如。好一个偏偏俗世美男子!

    正是萧晨风。

    齐子峰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萧晨风,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肚去。苏无颜已是叫嚣起来:“就是他,就是这小子。横加插手,放走了杀害金水堂霍堂主的凶手顾剑吟,并谋害了罗雨松罗堂主。我瞧这小子一定是顾剑吟的帮凶无疑。”

    萧晨风笑吟吟地道:“说话的可是天河帮苏副帮主?恩恩…今天下午刚听到有人说起苏帮主的名讳,说是姓苏,名无颜,便是没有脸面的意思。不知苏帮主认为此人说的可对?还是一派胡言?抑或是疯狗狂吠呢”。

    苏无颜一张面皮涨的通红,这些话正是下午他向萧晨风求饶时说的,如何能不记得?想不到萧晨风在此地当着帮主和一众武林高手的面,硬揭他伤疤。顿时心中慌张,心道:“若是让这小子说了出来,我今后有什么颜面再出来见人?”

    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厉吼一声:“本座今天便为两位堂主报仇!”长剑出手,人也猛地跃起,向萧晨风冲了过去!

    天河帮帮主齐子峰顿时心底暗叫不好,这个苏无颜不知道那老者的来历,这下恐怕要得罪人。齐子峰自始至终便没将萧晨风放在眼里,他在乎的是那名说话的老者。情知若是得罪了此人,不仅自己的天河帮将要冰消瓦解,便是自己的老命能不能保得住也还是在未定之天!

    果然,苏无颜身子刚到半途,那老者已是冷哼了一声,身子一晃,后发先至,鬼魅般的突然出现在苏无颜与萧晨风之间。一只手伸出,便如老鹰卡小鸡般拎住了苏无颜肥大的脖子。

    手上一用力,苏无颜魁梧的身子竟然被他一只手举在了半空!苏无颜四肢均无力的软趴趴的垂了下去,显然老者在抓住他得同时已是封闭了他全身的**道!

    那老者怒容满脸,喝道:“老夫刚才说过,与主子在此用餐,你没听见么?”

    苏无颜满脸通红,却不是羞臊,而是被老者卡住了喉咙,喘不上气来憋的。一双眼睛中路出惊惶之极的求饶之色。

    那老者余怒未消,手上稍一用力,喝道:“去!”

    苏无颜一个庞大的身子顿时如同腾云驾雾般从窗口飞了出去,顿时外边一阵惊呼响起,接着便是呼呼叫痛之声。显然砸到了在楼外埋伏的天河帮弟子。

    齐子峰一时间呆若木鸡,噤若寒蝉。霎时间与那个僵尸脸的中年汉子两个人均觉得进退两难起来。

    自己不惜重金,方将这人礼聘而来,便是为了对付面前这个少年;但是此刻这少年却与那老者在同一酒楼吃饭,而那老者是说什么也不会让自己在这酒楼中动手的,如此一来,若是那少年死活不肯出去,甚至是跟着那老者的车队离去,自己岂不是只有睁着眼睛看着?无法可施?

    萧晨风嘴角泛起一丝讥嘲的笑容,轻轻道:“苏帮主可是有些进退维谷,难受的很?”

    齐子峰不由一窒,口是心非地道:“胡说!能够与他老人家再见一面,当真是齐某莫大的荣幸!岂有进退维谷之理?黄口小儿,竟然信口雌黄,以君子之心度小人……”

    他本想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到这里才猛然醒悟过来,说反了,急忙闭上了嘴。

    却是已经晚了,四名少女顿时一个个捂着嘴轻笑起来。杨三刚才与齐子峰交手,却是吃了暗亏,这下见到齐子峰出丑,忍不住心花怒放,放开了喉咙,哈哈大笑!

    其余几名老者也是不禁莞尔。

    出手的那名老者似是自言自语地道:“若是有私人恩怨,我等原也管不着那些闲事,不过眼不见为净…….”他说到这里,众人已是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根本无意庇护萧晨风!甚至有点巴不得他快点死掉的意思。好像这个小子对自己竭尽全力要保护的小姐是一个致命的威胁!这是这名老者心底最终的想法。

    杨三当然会过意来,跳起脚来道:“小子,你自己招惹的麻烦,难道还要大爷们给你顶缸不成?我家小姐不好意思赶你出去,难道你自己也不识趣么?”

    萧晨风本就打定主意要走出酒楼与天河帮做一个了断,以他的天生傲骨,岂会受庇于一个女人保护之下?更何况,这个女子还是初次见面,素昧平生!

    此刻听到杨三的话,更是气往上冲。伸手入怀,掏出碎银子放在桌上,洒然笑道:“不管生死如何,总不能让人家小本生意亏了饭钱。”

    支起身子,看到中年文士正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由安慰的朝他一笑,又从怀中摸出两片金叶子,递了过去,含笑道:“些许银两,大哥不用介意;以后每次买醉,便当是与兄弟同饮便是。”

    中年文士愣愣的接过金叶子,却是一时间无话可说,只是看着萧晨风的脸,久久不语。

    杨三阴阳怪气地道:“嘿嘿,这小子明知不敌,此番下去九死一生,此刻业已在安排后事了。”

    白衣女子一直安稳的坐在桌前,此刻突然出言道:“杨三!”语气严厉之极,显然心下动怒。

    杨三素来知道主子的脾气,听她这么一喝,知道已是动了真怒!哪里还敢言语,垂手而立,大气也不敢喘。

    萧晨风心下一暖,那白衣女子虽在教训下人,本意定是要回护自己,若是她先开了口,那几名老者势必不能不听。自己岂非成了托庇与女子裙下苟安偷活的小人?

    在场众人也是均已看出来那白衣女子的心思,齐子峰与那老者均是心下大急。

    萧晨风嘴角含着冷笑,对在场众人的心思了然于心。霍地站起,道:“久闻天河帮横行霸道,独据一方,高手如云,今日定当领教高明!”竟然抢在那女子前面把话已经说死了!

    那白衣少女本已站起,一听此言,口中悠悠一叹,复又坐了下去,明媚的眼神稍见黯淡起来。

    齐子峰大喜过望,挑指夸道:“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等楼下静候阁下大驾!”向那老者极为恭谨的躬身一揖,袍袖一拂,当先下楼而去。

    那僵尸般的中年汉子微一躬身,跟随下楼。噔噔噔之声渐渐远去。

    萧晨风身子挺直,面含微笑,一点也不以即将来临的恶战为意,神情潇洒自如,衣袂飘飘之下,已是走到楼梯口上。

    突听一人道:“且慢!”

    众人望去,却是那中年文士,此刻正站起身来,脸上哪有半点醉意?只听他向萧晨风道:“兄弟胸怀广阔,小兄佩服不已!但盼以后还能与小兄弟同桌共饮,却又怕小兄弟忘记了在下。”

    萧晨风开怀笑道:“那怎么可能?不知兄台高姓?”他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中年文士欲通报姓名,便先一步问了出来。

    那中年文士微微一笑,道:“适才听见,小兄弟姓萧,是也不是?”

    萧晨风哑然一笑,道:“兄台没有听错。”

    中年文士呵呵一笑,道:“为兄痴长了几岁,看来你要叫声大哥了。”

    萧晨风笑道:“大哥原本是应该叫的。”

    中年文士面色一正,道:“兄弟,大哥只说一次,你切莫忘记了才好。你记住了,大哥姓曲,作词作曲的曲。”

    萧晨风一揖倒地,道:“曲大哥!”

    那中年文士安然不动,受了他一礼;道:“兄弟快去快回,此等宵小之类,谅必不能经受兄弟神剑之一击!”

    萧晨风讶然抬头,看向对面的中年文士,却见对方面色温润,一派祥和,嘴角盈盈含笑,似是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萧晨风心下起疑:自己这位半路相认的大哥,恐怕绝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