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四十九章 胆大包天

    齐子峰心知戏肉来了,诚惶诚恐地道:“敢问少侠,是哪两条路?”

    萧晨风仰首向天,长剑指地,语气中不含半点感情地道:“第一条路,就是你现在尽起全帮之力,与我一战!如若你们杀了我,当然什么事情也没有了,若是你们杀不了我,那在下也不会跟你们客气,天河帮从此在我剑下消失。wWw.wenxueMi.CoM”

    齐子峰又是一身冷汗流了出来,几乎便要哭了出来;心道:若是能杀得了你,老子还在这里跟你腻歪什么?早就把你剁成肉泥了,亏你还给我们指出了两条路!这那是路哇!

    没奈何,齐子峰哭丧着脸道:“这个….这个….第一条路,便是给个天做胆子,老夫也是不敢选呀,不知第二条路是?……”

    萧晨风嘿嘿一笑,道:“这第二条路嘛,便简单的多了,一句话,江湖规矩,拿银子买命回去!”

    归根到底还是要钱!齐子峰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对方要银子,那事情便好商量得很!怕的就是他软硬不吃,如今要求提出来了,不管他要多少,想办法尽力筹集,先将这尊瘟神送走再说!

    萧晨风幽幽道:“本来下午看见苏副帮主之时,本人便有意前来天河镇,祈求齐帮主施舍几文,只因在下目前最为短缺的便是银两,待到来到此处,却又打消了此念;若是贵帮不来惹我,此刻本人恐怕早已离此他去,不过,没想到贵帮始终是盛情难却,本人也之后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齐子峰一听此言,心下不由得懊恼之极,恨不得狠狠甩上自己十个二十几个耳光子:全是自己一时糊涂哇!本意烧香只为拜佛,哪料到却引了厉鬼前来!

    萧晨风眼睛转向齐子峰:“不知道在齐帮主心中,贵帮全帮连同齐帮主一家老少值得几何?”

    齐子峰目瞪口呆。这个问题可要自己如何回答?说的少了,显得自己也太不值钱,反而会让眼前这个瘟神借机发飙;说得多了,自己却又如何能够拿得出来?

    可是却又不能不答,硬着头皮道:“小人全帮所有,约共两百万两银子,情愿全数献给少侠,只求少侠手下开恩。”

    萧晨风不由得吓了一跳,原本只是想要个几十万两也就算了,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一开口就是两百万!看来自己还是大大地小瞧了他了。

    酒楼之上,萧晨风与齐子峰的对话一句句传来耳中,曲俗尘嘴角的笑意也是不由自主的一点一点扩大了起来:这个萧晨风,还真能蒙哇!

    萧晨风嘴角一撇,不屑地道:“你天河帮全帮上下几百条人命,就值两百万两?齐子峰,你可是将本人看作了来到你府上讨饭的叫花子了?”

    齐子峰连声喊冤,脸上苦的已是快要滴出汁来,结结巴巴地道:“实在就这么多了,多了,真拿不出来了。”

    萧晨风压根不相信他的这番鬼话,双眼一瞪,气势汹汹地道:“难道你还要与小爷讨价还价不成?一口价!五百万两!拿得出来,小爷走路;拿不出来,小爷就一分也不要了!”

    那意思很明白:你拿不出来,小爷就要杀人了!

    齐子峰一跤跌倒在地,这下是真的眼看便要哭了出来:“少侠……爷爷…我的活祖宗,您就是抽我的筋,扒我的皮;我也是实在拿不出五百万两呀。”

    想到苦处,齐子峰又是懊恼,又觉丢脸、还有几分绝望,干脆就这么坐在地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啕大哭起来。

    酒楼上,白衣少女脸上笑容灿若春花,低低道:“真狠!”

    金箫客曲俗尘大吃一惊!萧晨风与齐子峰之间的谈话与酒楼已是相隔了老远,再则,萧晨风又是刻意压低了声音说话;便是陈寒山等人恐怕也是绝对听不到一星半点!自己虽将所有对话全部听进耳中,但自己全凭一身数十载寒暑不易的勤修方能有此造诣。不是曲俗尘自夸,便是放眼江湖,能够有自己这般内力修为的也只是寥寥数人而已!

    但白衣少女适才这句“好狠”分明是听到了萧晨风提出的条件!这名少女观其弱质纤纤,似乎全无武功在身,怎么竟然能够听到?

    莫非她也与自己一样,已是将内力练到了化境,一身功力已到还璞归真之境不成?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难道这个弱质纤纤的白衣少女竟然是一个足可与自己抗衡的强大存在??

    白衣少女似乎察觉了曲俗尘的惊异,眼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抿嘴一笑,却是再不出声。

    曲俗尘不由得疑窦满腹。自己此番行道江湖,大异往常,只是眼前的这对少年少女便已是带给自己足够大的惊讶了!

    楼下,萧晨风紧紧皱起眉头,望着眼前匍匐在地嚎啕大哭的天河帮一帮之主,淡淡道:“我不着急,你会拿出来的!你也不用着急,这笔银子目前我尚是用不着的,半年之后,我亲自来取,届时少了一分,便要你全帮陪葬!”

    说完,转身便欲离去,忽地又想起了什么,停住脚步,道:“再指给你们一条路,若是这半年之中本人不幸死了,当然你们就不用筹此重金了。这半年之中,你们也可以寻访高手前来对付我!但是你记住,只要有一次让我知道,而我半年之后幸能不死的话,届时便是天河帮灰飞烟灭之时!”

    一句话说完,萧晨风并不等待齐子峰回话,径自迈步离开,头也不回!

    曲俗尘暗赞一声:好气魄!

    转念一想,若是自己是萧晨风,恐怕便决不会留给齐子峰半年时间,恐怕也就拿走这两百万两银子算了。须知江湖中风波险恶,任何一个时间都有可能有意外发生,谁也不能确定自己就是天下无敌了,再说,明枪好躲、暗箭难防!

    萧晨风这一举动,无疑是将自身置于了绝大的危险之中!

    自己这位小兄弟看起来聪明绝顶,怎么可能做出如此的糊涂事?莫非他另有用意?

    曲俗尘猜得不错,萧晨风之所以留给天河帮半年时间,的确是有着自己的用意存在,萧晨风初生牛犊不怕虎,做出这等胆大包天的决定也是原因之一,另外,萧晨风还想起了自己与顾剑吟的半年之约,这样以身作饵,想必前来暗杀自己的杀手刺客定然不少!萧晨风还想着能不能从中挑选几个作为自己的班底!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萧晨风想凭借这段时间来彻底的磨砺自己,以便让自己尽快的适应江湖上的腥风血雨,锻炼出灵敏过人的反应!

    至于对自身的安全,萧晨风则是完全没有考虑。自己将要做的事情,比这等情况要惊险百倍之多,若是连此等情况也应付不来,那边也不用去报仇雪恨了,直接死在这帮杀手刺客手里算了!死在杀手剑下与死在杨广手下又有什么不同了?

    鉴于以上考虑,萧晨风方自做出了这个放宽半年的决定。

    当然,萧晨风现在就可以料想得到,恐怕自己前脚出了天河镇,后脚天河帮雇佣的杀手便会找上自己!

    天河帮横行霸道惯了,齐子峰与苏无颜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能够杀死自己免除巨债,何乐而不为?

    但是,无论如何,便算是天河帮雇佣了全天下的杀手来杀自己,若是半年后自己还活着,那也是不会杀掉齐子峰与苏无颜的。毕竟,现在在萧晨风的眼中,这两个人就是自己盛银子的褡裢!

    便是要杀,那也要等到银子到手之后再杀!萧晨风暗暗地想道。

    自从听母亲说了自己的身世开始,复仇的火焰便一直在萧晨风的血脉内燃烧着。紧接着,又被宇文成都无缘无故杀害了自己寄居的小山村全村老小,并把自己打得全身尽废,险些丧命,以至于一直到现在仍无法习练内力。熊熊的恨意早已无时无刻不充斥在萧晨风的心中。经年累月的伤痛折磨,萧晨风的性格早已变得比常人要早熟的多!他的坚韧与稍带孤僻的性格便这么慢慢形成!

    诚然,萧晨风的本性是善良的,但这份善良,却是分人而异!对于天河帮这等恶名昭彰的江湖帮派,齐子峰苏无颜之流厚颜无耻、天良丧尽的人物,萧晨风并不认为对方有那一点值得自己去怜悯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