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五十二章 两个条件

    “红安客栈”。www.wenxueMi.CoM路边,一盏破旧的红灯笼斜斜挑出,上面依稀便是这几个字。两人敲开了门,要了两间客房,住了下来。

    本来萧晨风想要一间客房,以便于自己与拜兄连榻而眠,两人抵足夜谈。却被曲俗尘以天色已晚今日疲累云云等各种理由推却了。

    看着萧晨风略显失望的眼神,曲俗尘心里暗暗咒骂起来:“为了你小子与那丫头的美好姻缘,老夫今日扯下老脸,差点便给你当中做了大媒!哪料到费力不讨好,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反而惹来一场挑战!少不得老夫要去松松筋骨。不是我不愿意与你抵足夜谈,委实是老夫要先去给你小子擦**哇!”

    今日赶路一天,恶战两场,萧晨风早已疲累不堪。到得房内,稍加洗嗽,便即沉沉睡去。

    三更已到。

    一声清啸鼓风而起,宛若凤鸣九霄,鹤唳长空。

    在萧晨风下榻的隔壁,窗子悠然打开,一个人影轻烟般飘出,宛若全身没有重量一般,在空中轻灵的一转,便在霎那间就这么突兀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河镇外土坡。

    一道身影如惊天长虹,从半空中落下,点尘不惊。

    与此同时,远方飘飘摇摇的升起一道白影,宛若乘云御风般足不沾地,姿势优美之极,一个身躯玲珑浮凸,虽有轻纱罩脸,却是难掩那绝代风华!

    便是那宛若丝毫不含人间烟火气的轻身功法,便已让人为之目眩神迷。

    带着遍体的清贵,一身的雍容。杨姓白衣少女已是悄然落在先她一步而来的曲俗尘面前。

    曲俗尘眼中精光闪现,淡淡道:“霓裳天下步!姑娘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人!老夫果然也不是老眼昏花,呵呵呵。”

    白衣少女想起昨晚之事,犹自又羞又气,冷声道:“九霄云外金箫客,江湖武林独第一,曲前辈,不如改成‘九霄云外金箫客,江湖做媒独第一’算了,以小女子看来,曲前辈做媒的本事丝毫不比曲前辈的盖世武功逊色,甚或犹有过之。”

    一顿冷嘲热讽下来,曲俗尘却是丝毫不动怒,呵呵笑道:“姑娘见谅,我那兄弟是个愣头青;姑娘说他猪头一点也不为过,脑袋里就像少根弦;见到了合乎心意的姑娘却是越发嘴拙舌笨起来,我这个做大哥的也只好厚着脸皮、落下老脸亲自出马,越俎代庖……唉!姑娘有所不知啊,这个做人大哥好难的。”

    白衣少女听他又提起‘猪头’两个字,没来由的脸上又是一热;道:“以往听得别人说起九霄云外金箫客,都是一副宛若烧香拜佛的样子,虔诚至极!没想到今日一见,却是一个说话不知考虑、胡言乱语的老不修!”

    曲俗尘不由老脸一红,嘿嘿笑道:“若是真能达成我兄弟的心愿,使有情人终成眷属;那我曲俗尘这张老脸便是完全不要了,也是欣悦之极。”

    白衣少女的脸色越发红了起来,这个老儿还在胡说八道,什么叫做达成了他兄弟的心愿?那岂不是要本姑娘……想到这里,越发的脸红耳热。

    不由厉叱一生:“住口!”

    曲俗尘仔细观察白衣少女的脸色,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丝毫没有天下第一高手的风范,反而有点贼忒嘻嘻的笑道:“弟妹好像很愿意听的样子,为何要我住口?”

    白衣少女想也不想的道:“胡说,谁愿意听了?”话一出口。才醒悟过来,刚才这个老家伙竟然叫自己弟妹!而自己一时糊涂竟然没有听得出来,没有反驳与他!

    顿时一张俏脸又红又热,心下这才动了真怒!身子前飘,一双素手宛若穿花蝴蝶般舞起漫天掌影,水银泻地般向曲俗尘攻了过去。

    曲俗尘哈哈大笑,为自己沾了点口头便宜而得意不已,一个身子便如风中飘絮,宛若化作了一阵风来,整个身子似是没有实质般在白衣少女的攻势下闪来躲去,却是一招不还。

    白衣少女又是两掌同时拍出,口中喝道:“为何不还手?”

    曲俗尘怪笑一声:“条件尚未谈妥,还什么手?”

    白衣少女忽地身子一旋,脱出战圈。整个人又恢复了动手之前的平静与恬淡,面色平静如常,呼吸平稳如故。问道:“什么条件?”

    曲俗尘哈哈笑道:“既是赌斗,当然要有点彩头,比如说你赢了怎么办?你输了怎么办?”

    白衣少女张口结舌的道:“你真的是金箫客曲俗尘?我怎么觉得对面的是一个市井无赖呢?”

    曲俗尘怪眼一翻,道:“如假包换!丫头,你将老夫从我兄弟那热乎乎的被窝中拖将出来,三更半夜的跑到这个荒凉偏僻的土坡上,若是没有点好处,老夫可不跟你在这里墨迹,趁着天色未晚,还要赶紧回去补个回笼觉。”

    白衣少女面红过耳,什么叫做‘你兄弟那热呼呼的被窝’,这个老头实在是可恨之极!银牙紧咬,大声道:“曲前辈,亏你这话也说得出口,你一个天下第一高手,武林人物心中神话一般的人物,与我这未曾在江湖中走动过、年仅十七岁的小姑娘交交手过过招,竟然还有脸提出要彩头?丢不丢脸啊你?”

    曲俗尘嘿嘿一笑,老奸巨猾地道:“原来姑娘今年十七岁,想必尚未许配人家,带我回去就告诉兄弟,姑娘和她同龄呢。?

    白衣少女一个身子一阵颤抖,却不是发冷;实在是被这个厚颜无耻胡搅蛮缠的天下第一高手气的七窍生烟、浑身颤抖!乾指指向曲俗尘,恨声道:“你…你……”

    心中气愤之极,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曲俗尘又道:“若是一般的人物,老夫我还真不屑于与他谈什么条件,但是姑娘你就不同了,如我老眼未曾昏花,姑娘已是到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内家境地,功力修为已是先天阶段,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姑娘,我到这一步也不过几年而已,但姑娘你方多大?若是没有非常手段,你的内力怎会修炼如此之快?现在我们是同一级数的人物,谈谈条件又有什么?”

    他看到白衣少女眼角蕴泪,娇躯颤抖的样子,心中终是不忍起来,连忙给她一个台阶。

    不过这番话要是放到江湖上去,绝对会掀起轩然大波!一代宗师曲俗尘竟然当面承认一个小姑娘与自己乃是同一个级数的人物!这简直是惊世骇俗之事!

    白衣少女心中一动,道:“说说你的条件。”

    曲俗尘有点猥琐的笑了笑,道:“我不敢说。”

    白衣少女强压心头怒气,道:“你说就是,不过就是一个条件而已!普天之下,我杨凌儿满足不了的条件似乎还没有出现过。”

    曲俗尘恍然大悟道:“原来姑娘的名字叫做杨凌儿,不知是铃铛的铃还是王令之玲?”

    白衣少女杨凌儿摇摇头道:“都不是,乃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凌!”突然醒悟,竟然不知不觉中又上了这老头得当,竟然脱口把名字说了出来,还为他详加解释!

    曲俗尘捧腹大笑,直不起腰来,呛咳道:“咳咳咳….咳,真好听…咳咳…”

    白衣少女杨凌儿大怒,声音已是尖了起来,“你到底说不说?”

    曲俗尘好不容易止住咳嗽,笑道:“条件很简单。”

    杨凌儿凝神望向他,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曲俗尘忍住笑,接下去道:“若是你输了,那你就做我的弟妹!若是你赢了,我就做你的大哥!”说完了这句话,身子刷地没了踪影,再出现时已是十几丈外!哈哈大笑!

    他知道这句话一出口,杨凌儿肯定要发飙,是以先行躲了开去。

    果然,杨凌儿一听到这句话,想也没想的双掌便怒劈了出去!

    轰地一声,曲俗尘原先所站之处顿时出现了一个方圆几有丈许的大坑!泥沙飞石冲天而起,久久不绝。

    杨凌儿心中又羞又气又恨,对曲俗尘的耐心已是到了极处!这两个条件,除开条件本身不说,根本就是一个条件。输了做他弟妹,赢了,叫他大哥!这不还是做他弟妹?

    待到烟雾散尽,曲俗尘赫然出现在她面前。

    杨凌儿怒火攻心,双掌一错,便要击了出去。

    曲俗尘却是一改嬉笑之态,摇手道:“且慢。”

    杨凌儿见他神色正经,不由自主的为他气势所慑,心道:“且听他还要说些什么。”

    曲俗尘面色一正,道:“丫头,方才这些,算是送给你的一个见面礼,你绝不是我的对手!便是你的功力胜过了我,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你可知道为何?”

    杨凌儿心中不解,隐隐然还有点不服气,道:“为何?”

    曲俗尘道:“你的功力虽高,却是速成!功力与心性的修养殊不对称。须知高手相交,心性修养方是制胜关键!你心浮气躁,未动手便已乱了阵脚,必败无疑!”

    这几句话仿若暮鼓晨钟,重重的敲中了杨凌儿的心房!回想起刚才的一切,不禁恍然大悟。

    曲俗尘道:“方才我只是几句话,便已是激的你数次大怒!在如此的心境下动手,如何保持平静如水的超然心态?心中一乱,那必是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敌人的手中!”

    杨凌儿心悦诚服的点点头,曲俗尘又道:“看我那小兄弟,在这方面就比你强,他诛杀那什么秦少明的,便是利用了秦少明的心态,以游斗的方式将秦少明平静的心态打乱,所以才有可乘之机!将之一剑诛杀!否则,凭秦少明的武功虽不高,但萧晨风想要杀他,却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至不济秦少明也可保命逃走,全身而退!你明白么?我看你年纪轻轻,一身武功已是超凡入圣;一般高手早已不是你的对手,但也养成了你自视甚高的心态,须知上的山多终遇虎。终有一日,若是与高手生死对决,必吃大亏!所以才点醒于你。”

    杨凌儿心悦诚服的施了一礼,道:“多谢前辈教诲。”

    同时杨凌儿心中暗暗想道:“我的心性修养虽稍弱,却也不是如今日这般不堪一击,若不是你数次提起那小子,我又怎会如此不堪?”

    便是杨凌儿也不得不承认,萧晨风的身影,慢慢的在自己的心中已是有了一定的地位,虽是说不上什么好感如潮。但是在这个天之骄女的心里,却是生平第一次有了男人的影子存在!

    曲俗尘呵呵一笑,道:“容你半个时辰调整心态,然后老夫便领教一下杨姑娘的不世绝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