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五十四章 当头棒喝

    东方微亮。wenXUEmI。COm

    晨风呼啸而起,已是凌晨。

    曲俗尘闪电般的身影已是到了红安客栈门口,远远的望见自己房间窗口仍是半开着,微微一笑,身子拔起,轻轻巧巧的从窗子里一闪而进。

    甫进室内,便吃了一惊。

    萧晨风着装整齐,在房间内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端然而坐!一双锐利的眼光正瞬也不瞬的望向自己!

    萧晨风虽是已经入睡,但是幼年的悲惨遭遇,却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个习惯:睡不踏实,稍有风吹草动,便即惊醒!而且,他有着一种近乎野兽般的第六感觉,身边但凡有半点风吹草动,便能立刻感觉得到!

    昨夜睡梦中,突有一丝警兆悄然传来,让萧晨风突然便睁开了眼睛;正在心里奇怪,就听远方一声清啸随风传来,这清啸的声音竟然带给萧晨风一股亲切和熟悉的感觉,仿佛自己与这个发啸之人有着相当的熟悉。

    接着,窗外便似有阴影一闪不见,心中一动,奔到窗前看时,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侧目望去,拜兄的房间的窗子似乎敞开了半扇。要知现在正是深秋时节,天气转寒;尤其半夜风凉,哪有开窗睡觉之理?

    担心义兄有事,萧晨风两步便即到了曲俗尘门前,敲门无应,心急之下,撞门而进!房内空无一人!

    萧晨风慢慢走进房内,在椅子上缓缓坐下。内心却已是开始了紧张的思索。

    他从自己第一次见到曲俗尘开始想起,曲俗尘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在这一刻,纷纷自萧晨风脑海中缓缓的流淌而过。

    想起自己面对天河帮的挑战时,曲俗尘那面上表情丝毫不动的样子,说到结拜兄弟时的洒脱自如;以及到后来自己战罢回到酒楼时那奇怪的现象,好似那个时候酒楼上的每一个人均对曲俗尘十分害怕…….不,不仅是害怕!还有……尊敬!想到杨姓白衣少女临走时怪异的沉默…….

    刚才的那熟悉的、怪异的啸声……窗子莫名半开……房中毫无人影…….

    蓦然,萧晨风想起了一句话!一句至关紧要的话!

    “兄弟,你记住了,大哥我姓曲。作词作曲的曲,呵呵呵………”

    萧晨风浑身剧烈的一震!难道………是他?

    萧晨风早已猜测自己这位拜兄定然不是一般人物,却也只是把他当做一个江湖中的隐士,武林中的一个成名人物而已!

    可是把适才自己心中所想串联一块,萧晨风才突然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这位曲姓拜兄的身份在萧晨风层层抽茧剥丝之下,已是跃然欲出!

    想到了他的真实身份,萧晨风顿时感觉有些头晕目眩起来!这位江湖中惊天动地的人物突然对自己折节下交,是何用意?

    萧晨风思绪纷然来去,到得后来,已是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时间在一点点的溜走,突然,人影一晃,曲俗尘已是穿窗而进!

    看到萧晨风在自己房内,曲俗尘一时间也有些愕然。含笑问道:“兄弟起得好早。”

    萧晨风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道:“我早?不见得!恐怕与大哥比起来,小弟要晚的多了吧?”

    曲俗尘哈哈大笑,道:“兄弟真是冰雪聪明,不愧为君临天下的衣钵传人啊。”

    萧晨风笑了,道:“我不是那个人的徒弟!”

    曲俗尘一怔,难道自己猜错?可他对敌时的步法的的确确就是魔教教主君临天下君未败的千幻无影步啊!

    萧晨风接着道:“君老哥只是教了我一套步法,别的什么也没有!”

    曲俗尘张大了嘴:“君老哥?他是你老哥?”

    萧晨风点头道:“是!我老哥!跟你一样。”

    曲俗尘捧腹大笑:“刚才我还一直在担心会不会凭空矮了一辈,原来那家伙也是你老哥,哈哈哈哈,那老东西还没死呢?”

    萧晨风笑道:“曲大哥这般岁数尚且夜不归宿,整夜游荡,不辞劳苦;我那君老哥当然也不会这么早便去啊。”

    曲俗尘嘿嘿一声笑,骂道:“小子真是不识好歹,哥哥我今夜出去,还不是为了你小子的事?现在倒帮着别人数说起我起来?小没良心的!”

    萧晨风奇道:“为了我的事?什么事?”

    曲俗尘颓然一叹道:“在酒楼上,为了满足你小子的一片痴心,老哥我厚颜出面,得罪了人啦;今夜被人家好一顿涮哪…….”想起最后仍是被那丫头摆了一道,曲俗尘心中颇为有些愤愤不平。

    再看到这萧晨风又是一副不领情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萧晨风恍然大悟,旋又瞪大了眼睛:“三更时那阵清啸,竟然是杨姑娘发出的?”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还有一点点的窃喜存在。

    若是那少女纯粹是为一个侯门贵族之女,那自己与她直接没有可能;如今听得她居然身怀武功,而且武功不错,竟然敢正面挑战曲俗尘!顿时思想又拐了个弯,开始猜测是那一个江湖世家起来。

    曲俗尘厄斜着眼睛,望着萧晨风道:“就你现在的样子,还对人家痴心妄想?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姑娘一根手指头就能点趴下你这样的上百个!”

    萧晨风心情一阵黯然,不错,现在的自己有什么资格去痴心妄想?不由得默默地垂下了头。

    曲俗尘大怒,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说说就死气沉沉、万念俱灰了么?呸!给我抬起头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比人家缺条胳膊缺条腿?人家能够达到现在的地步,你就不能超越了么?如此的没有志气,怎配做我曲俗尘的兄弟?”

    萧晨风大怒,抬起头来;双眼狠狠地盯进曲俗尘的眼中,大声道:“谁说我没有志气?可是你又知道什么?要不是我这残废的身体,我萧晨风岂肯落于人后?”

    曲俗尘嗤之以鼻地道:“还不是没有志气?不就是不能修炼内力吗?有什么了不起?武道修行之路难道就必须内外双xiu么?通往武道极巅之路千万条,你就只认这一条么?你根本就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世上有其伤,便定有其药!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萧晨风呆住!

    曲俗尘这一番话便如是当头棒喝!使萧晨风迷惘的思路便这么骤然清晰起来!一时间心头块垒突然一扫而空,心头清明如水,波澜不惊。在这一刻,萧晨风虽然身无内力,可是心境却是已经迈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顿时只觉全身通通透透,心神活泼泼地无一遗漏的把握到周遭的一切!若是周遭的物事为一幅图画,那么萧晨风的心灵,便是一副巨大的镜子!周围所有的物事尽皆清清楚楚的在这面镜子上反映出来!细致入微!

    一时间萧晨风心神俱醉,魂游物外;突然间觉得自己断裂的经脉竟然也在轻轻的颤动…….萧晨风欣喜若狂,隐隐约约似乎把握到了一丝什么,却是虚无飘渺,不可捉摸!

    曲俗尘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萧晨风的心境之变化,不由得在心中一阵赞许,嘴角也露出了嘉许的笑意。

    都说响鼓不用重锤敲,曲俗尘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响鼓更得重锤!要不然,怎配称之为响鼓?轻轻敲响,那与一般普通的鼓又有何两样?

    萧晨风双目电闪,道:“大哥说的是!我命由我不由天!小弟从此后绝不敢再妄自菲薄!定要另辟蹊径,闯出一番绝然与众不同的天地!浩浩长天,任我叱咤!苍茫大地,由我纵横!”

    曲俗尘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