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卷 晨风起 第五十六章 神秘圣主

    秋高气爽,金叶遍地。WEnXUeMi。CoM北方的天空之下一片肃杀!

    萧晨风与曲俗尘已经出了天河镇,顺着官道两人边谈边行。

    曲俗尘知道,现在的萧晨风,便如一块未经雕琢的浑金璞玉,任何的人为修饰均会抹掉他天然的风韵!最好的办法便是由他自己去琢磨,若是萧晨风长时间跟自己在一块,反为不美。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曲俗尘与萧晨风的谈话便自然而然转到了行走江湖这一块上来,萧晨风孜孜不倦,曲俗尘兴致勃勃。将自己行走江湖几十年的经验毫无保留的倾囊而授,一个教的用心,一个学的专心;漫漫的时光便这么自两人身边悄悄溜走。

    虽则长路漫漫,但两人谈谈说说却是殊不寂寞。闲暇时,两人便说说生平遭遇,当曲俗尘听到萧晨风的身世时,却是久久不语。良久才意味深长的拍拍萧晨风的肩头,说了一句萧晨风百思不得其解的话:“报仇无妨,莫伤情心。”

    转眼已是三天之久。三天之内,两人也曾遇见过几波前来阻杀萧晨风的杀手,每次曲俗尘均是袖手旁观,有萧晨风独立解决。

    这一日,两人吃过中饭,相携走出。甫出小镇,方到了官道路口,曲俗尘忽地停下了脚步,萧晨风讶然望去时,却听得曲俗尘说道:“兄弟,咱们兄弟两人就此别过。”

    萧晨风洒然一笑,虽是心中不舍,却知道曲俗尘的用意乃是为了自己。洒脱的一笑,道:“大哥请便,待到小弟有闲暇,当专程到江湖之上寻访大哥,届时你我兄弟再度畅饮,一醉方休。”

    曲俗尘哈哈大笑,道:“再向前四天路程,便是京都长安,这个地方我不喜欢,而且有一个理由使我不能前去,小弟你自己小心就好。”

    萧晨风嗯了一声。

    于是,在萧晨风目光注视之下,曲俗尘的身子宛若突然由实体化作了虚无,一个身子幻影般在萧晨风的面前慢慢消散,直至无影无踪……

    萧晨风就这么瞪着眼睛看着,竟然没有发现曲俗尘究竟是如何离去、何时离去的!在这一霎那,萧晨风甚至怀疑,是否一路伴随自己的只是曲俗尘的分身幻影?

    摇了摇头,萧晨风苦笑一声,驱散了自己这个可笑的念头,径自往前路行去。

    这是一个小城镇,靠近城镇,三三两两的行人便逐渐多了起来,人人身背包裹,各个一脸满足,或三人一行,或五人一路,谈笑风生,偶有江湖人物提刀跨剑却也是步履匆匆,一闪而没。

    看着这个小城镇,萧晨风的眼中有些湿润,这熟悉的气氛,让他想起了自己自小生长的那个淳朴的小山村,忍不住对眼前这个小城镇从心底涌上来一股莫名的亲切感觉。

    漫步走在小城镇中最为繁华的一条大街上,看到路边众人或三或两在一起谈谈说说,偶尔你锤我一拳,我笑骂一句.,一个个平凡无奇的面孔上洋溢着的均是对生活的满足和对家人的热爱。

    萧晨风羡慕的瞧着这一切,一时间,竟然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心中酸酸涩涩,不禁想起了母亲。

    母亲柳依寒离开自己时,自己才五岁,对母亲的印象已是有点模糊,但是唯一清晰地,却是每次依偎在母亲怀中的时候,那种莫名的安全、那直透心中的温暖、那铭心刻骨的关爱与宠溺…….

    萧晨风不由得眼眶一热,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再想下去。

    萧晨风心中有一种执拗的信念:终有一日,自己会与母亲重逢!

    一座不知名的大山里,林木葱葱郁郁,遮天蔽日,林间杂草丛生,恍无人迹。

    一个瘦小的身影星丸跳掷般在林间穿梭,每一起落之间,最少有三五丈的距离,且每一个落足点均不是地面,而是周围的树干,轻轻一点,整个身子便又飞出老远,便如一个灵敏之极的猿猴在林间穿梭玩耍……

    出了这片树林,瘦小人影的速度明显加快,连着翻过两个陡峭的山坡,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片平地。平地上有数栋木制小楼错落而建,小楼旁边,有着数十座木制平房。再近些,只见平地上东一个花圃,西一片鲜花,姹紫嫣红,争奇斗艳。

    此时虽已是深秋时节,但这个山谷中却是温暖如春。只因前后均有插天般的山峰阻挡,冷气无法肆虐。

    瘦小的黑衣人一出现在平地之上,山谷中便突然悠悠响起钟声,显然山谷中戒备森严,发现有来人,便即鸣钟示警。

    居中的一座小楼大厅中,十数名白衣人分作两排,在紫檀木椅上端然而坐,双手下垂,神态恭谨。

    大厅北端,却是一个木制的平台,上面放置了一张铺着雪白的虎皮的紫檀木椅。

    瘦小的黑衣人已被带到了这里,正在大厅门口垂首肃立,身体若标枪般挺直,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种即将朝圣般的狂热的目光。

    轻盈的脚步声响起,两名少女一左一右走了出来,在北端那紫檀木椅左右肃立。

    宛若一阵清风飘进,一个面罩黑纱的身影不知何时已是端坐于中央的木椅之上,黑纱之外,一双看透世情般的眼光淡淡地、静静地环视一周。

    两边的纷纷立起,躬身行礼:“参见圣主大驾!”门口的瘦小的黑衣人则是直接五体投地的跪了下去。

    面罩黑纱的神秘人右手轻轻一抬,口中淡淡地道:“各位兄弟不必多礼。都坐下吧。”语音清冷,却是中正平和,似乎带有一种奇异的能够安定人心的魔力。

    众人落座之后,左首首位木椅上,一个紫色脸膛的老人复又站了起来,语调威严:“杜十一,这次回山,有何要事?”

    门口那瘦小的黑衣人仍旧伏在地下,听见问话,稍稍把头一抬,道:“启禀大长老,这次属下等探查到了一宗大买卖,但属下等人唯恐人单力薄,反而坏了大事,是以专程前来,请圣主圣裁。”

    那紫色脸膛的老人口中“唔”了一声,深感兴趣的道:“什么大买卖?说来听听。”

    黑衣人杜十一恭谨地道:“|江湖中有人散布消息,重金悬赏刺杀一个人,赏金五十万两。”

    那紫色脸膛的大长老露出一个惊异的眼神,抚髯道:“五十万两银子杀一个人,看来此人并不好杀啊……”

    黑衣人道:“听说目标年龄不大,只有十六七岁,武功并不是很高,但是剑法厉害。曾将白骨刀秦少明一剑诛杀,在斩杀秦少明之前,曾杀死天河帮四大堂主之一的云里青龙罗雨松,也是一剑封喉。”

    大长老眼中露出沉思之色,久久不语。

    黑衣人接着道:“这个少年本身也是没有什么,不过属下听到一个江湖传言,属下不敢擅专,是以才匆匆而来。”

    大长老皱眉道:“什么传言?”

    黑衣人杜十一道:“江湖传言,这少年是九大高手排名第一位的金箫客曲俗尘的结拜兄弟。”

    紫色脸膛的大长老倒吸了一口冷气,转向平台上的神秘人,道:“事关曲俗尘,此事如何处置,还请圣主示下。”

    那名圣主浑身罩在极为宽大的黑袍之中,看不出是男是女,只听他道:“事关曲俗尘又如何?须知五十万两银子足可解我们的燃眉之急,大长老你可斟酌办事便是。”

    大长老略一躬身,道:“是!”

    那名圣主站起身来,便要转进内堂,临走,却又想起了什么,极为随便平淡的问道:“那少年叫什么名字?”

    黑衣人杜十一道:“听说那少年姓萧,名叫萧晨风!”

    那名圣主身子剧烈的一阵颤抖,突然旋风般转过身子,双目中精光大闪:“什么?!”语音颤抖尖锐,竟是一个女子。

    众人眼前一花,圣主已到了门口杜十一面前,右手一伸,竟然生生把他拎了起来,语音竟然有些疯狂的意味,甚至接近于竭斯底里:“再说一遍!那三个字?”

    黑衣人杜十一手脚乱舞,竭尽全力地道:“萧晨风……萧萧落叶之萧……早晨的风….的….晨…风……”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砰”一声,杜十一一个身子瘫软在地下,圣主浑身颤抖,竟似站也站不住了;眼中热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