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二章 血泊落败

    第二卷了啊,求票票!

    *************************************************************************************

    从萧晨风的眼中望出去,血泊的剑似乎慢了许多,方才在眼中一团虚影的剑雨如今萧晨风已是能够清楚的看到那细窄的剑身!寒芒闪烁,剑尖吞吐,每一瞬间均有上百剑挥洒而出!每一剑的来路均是清清楚楚!

    其实倒不是血泊的剑慢了,正相反;现在的血泊已是将全部的潜力运了出来,长剑的速度不仅未慢,还快了许多!

    但就是刚才,在血泊庞大的压力下,在那有若实质般的杀气的压迫中;萧晨风的精神境界陡地突破了现在的范畴,进入到了一个玄之又玄的境界之中!双眼望出去,似乎一切都变为了慢动作!

    萧晨风身子闪飘的幅度慢慢的缩小,这倒不是萧晨风已经被血泊限制了闪躲的范围,而是萧晨风对付血泊的剑势已经不需要方才那样满场游动,身子或一侧或一挪,便可避开血泊那狂涛般的怒剑!

    萧晨风的眼睛已经不再钉在血泊的剑上,而是眼神的方向转为了血泊的全身!从血泊收剑、扭腰、送肩、起肘、拧腕、出剑;每一个动作均没有遗漏!甚至萧晨风的心里还计算出了血泊运行这路剑法时的内力运行线路!

    自两人开战之始,萧晨风便隐隐觉得有一个地方不对劲,但当时被血泊*般的剑法裹住,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为何不对劲!

    问题是处在血泊身上!萧晨风虽是身无内力,可是十几年来;两位师傅在他身上倾注的心血却是非同凡响!欧阳昆仑一代剑霸,行走江湖一甲子之多,生平何止千百战!

    在萧晨风决定剑荡江湖的时候,欧阳昆仑除把一身绝技倾囊相授之外,对各门各派的剑法均对萧晨风品评了一遍,优劣之处,破解之法,包括欧阳昆仑一生闯荡江湖的战斗经验,萧晨风早已学的炉火纯青!

    现下,萧晨风身无内力,对欧阳昆仑那些需内力催动增威的剑法虽然无法运用,但是萧晨风在剑法一学之中的见识却是丰富之极!

    血泊的这路剑法凌厉无比,充满了一往无回的气势;但就是这样的剑法,在萧晨风的下意识之中,却是始终觉得不对劲!

    无意中,萧晨风的眼睛对上了血泊的眸子,那是一双坚定执着的眸子,萧晨风明显的看出来,血泊仍在努力刺出每一剑,可是血泊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杀意!

    在血泊的眼睛之中,最明显的神情赫然是一股宽慰之色!似乎自己杀不了萧晨风,不近未觉得难受,而且颇有一股松了一口气的快慰!另外,便是失落、不甘的表情!——引以为傲、纵横江湖的利剑,竟然无法对付一个比自己的年龄还要小的少年!这也让血泊隐隐觉得有些羞辱!

    看到血泊眼中的快慰,萧晨风心中一暖,知道了他的心思!便在同时,萧晨风也看到了血泊眼中的执着,甚至可以说是执拗!

    萧晨风心中猛然一亮,他已经知道血泊剑法的问题出在了哪里!从血泊的坚守自己的原则的习惯上可以看出,血泊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便是他的固执,影响了他的剑法!

    血泊的剑法没有招,严格来说,跟萧晨风现在自创的剑法颇有一点雷同之处!但血泊的剑法却又一百零八式的束缚!这是天然的束缚,但是最大的问题却是出自血泊本身!

    主意既已打定,萧晨风已经准备出剑!本来萧晨风完全可以现在就出声停止,只要他开口,血泊收剑认败已是板上钉钉的问题!可是问题是,萧晨风想的是完全收复血泊的心!萧晨风要让血泊看到自己真正的实力!

    血泊身随剑动,整个人似是不知疲倦一般。Www.wenXuemi.Com可是他全无半点轻松的感觉。就在片刻之前,血泊突然感觉自己宛若是对着空气在练刀一般,丝毫没有着力之处!血泊现在对萧晨风已是越来越是佩服!萧晨风那妙若天成的闪躲竟然让血泊这个现在的对手心中有一种禁不住鼓掌的冲动!

    血泊突然觉得自萧晨风正在游走的身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不错,就是压力!这股压力不同于杀气!完全就是山雨欲来的感觉!血泊心中清楚,萧晨风马上将会展开反击!以他得闪躲之技来推算的话,萧晨风不出剑则已,一旦出剑,必是雷霆闪电之一击!

    血泊丝毫不敢大意,一双锐目钉在萧晨风脸上,手中长剑似乎变成了弧形般咋圈又出!便在这一瞬间,九十八道剑影奔腾而出,宛若九十八条毒蛇同时噬向他的目标!将萧晨风整个身子完全笼罩在剑网之内!

    血泊心中也很期待,期待看到萧晨风那追魂夺命般的闪电一剑!

    萧晨风精神一振,就在血泊挥臂洒出这九十八道剑光的时候,血泊的前胸、右肩、小腹、右腿同时出现破绽!咽喉处萧晨风直接没有注意!他是绝不会把手中的剑指向自己朋友的咽喉的!

    “噗!”便在血泊长剑刚刚出手,便见对面的萧晨风身子猛地欺近。如一团幻影般扭曲着穿进了自己的剑网!紧接着,血泊的眼中只看见似有寒芒一闪!登时右肩一亮、一阵刺痛!“当”的一声,一柄长剑掉在地下!

    萧晨风剑尖刚刚划破血泊右肩,便即后退!只是皮肉之伤!

    血泊长剑落地!当的一响,声音并不大!但就是这轻轻的一响,却似一记千钧重锤,狠狠的敲在了血泊心上!

    血泊愣愣的定住!浑身的魂魄似乎在长剑落地之时全部离身出走,只剩下了一具空空的躯体!在这一刻,血泊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思想的能力!

    自从这把长剑打造好以来,就从未离开过血泊身边,就连吃饭睡觉,也是紧紧贴在他的身上!便是在自己家里,也是毫不例外!甚至,就算是解手的时候,血泊也是从来没有放下过这柄剑!

    这柄剑伴随着血泊走过了他以往生命中的每一天!有时候,血泊甚至感觉,这柄剑已经不是单纯的一柄剑!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快乐有悲伤,拥有着和自己一样的七情六欲!在血泊的心中,这柄剑就是自己的妻子、兄弟、亲人!

    但是,生平第一次,这柄剑被人击落在地!

    一个以剑为生的杀手,手中如果没有了剑,几乎便等于是任人宰割!

    萧晨风收剑!后退!剑入鞘!

    他温和的眼睛看向血泊,看到血泊如今失魂落魄的样子,萧晨风心中不禁有些内疚起来!萧晨风很清楚此刻血泊的心理,曾经有一段时间,萧晨风比血泊还要狂热!但是,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击落血泊手中的剑!

    要想让一个人站的更稳,就必须让他狠狠地跌倒一次!

    良久,血泊仍保持着长剑落地时的动作,连脸上的表情也是僵住了一般,整个人便如是一尊孤独的雕像,就这麽寂寞的立于漫天的秋风之中!黄叶飞舞,衣袂飘飘,却徒增了一份凄凉之意!

    “血泊!”萧晨风终是轻轻呼唤了一声

    血泊寂然不动!

    “血泊!”

    血泊缓缓的抬起了头,双眼无神,行尸走肉一般!

    “血泊!”萧晨风暴喝一声!

    血泊悚然一震,眼中终于恢复了点神采!望向萧晨风,却是一言不发!

    萧晨风紧紧盯着他的眼睛,道:“一开始时,你可以杀我的!为何不杀?”

    血泊惨笑一声:“若你是我,会不会下手?”

    “可我不是你!你是血泊!我永远不会成为血泊!血泊始终是独一无二的!”

    “哈哈哈哈……,说什么独一无二,一个杀手,剑都落地了!”

    萧晨风支起身子,似是自言自语道:“剑,是好剑!剑法,乃是出类拔萃的剑法!可是人不对,剑法再好也没有用!再好也是死剑!”

    “放屁!”血泊猛地跳了起来,暴怒的大喊出口!“人不对?哪里不对了?我的剑,有血有肉有生命!怎么会是死剑?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却不可以侮辱我的剑!”

    血泊眼中血丝密布,整个人宛若疯狂!

    萧晨风叹息一声,“因为你不会用剑!所以纵然是绝世宝刃,在你手中也只是死剑!”

    “我不会用剑?我不会用剑?哈哈哈哈,可笑!你可知道,我两岁练气,三岁炼神,五岁练剑,至今历时一十六年!十六年中,我血泊每天练剑的时间超过八个时辰!每天十二个时辰剑不离身!我不会用剑?”

    “是!你不会用剑!你从来没有‘用’过剑!”萧晨风在那个“用”字上加重了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