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三章 晨风论剑

    血泊神智渐渐清醒,眼中闪过迷惘之色!以他的聪明才智,当然听得出来萧晨风话中另有深意!

    萧晨风冷冷的续道:“你会使剑,可你不会用剑!剑在你手上,杀过不少高手,这个无可置疑!可是你仍然不会用剑!你从来就没有用过剑!“

    “一直,都是剑在用你!而不是你在用剑!”

    “剑是什么?剑是兵器!是利器!是杀人的必需品!可剑不是一个人,剑有思想有生命!当然有,可是它就算有思想有生命,它却永远不会变**!它永远只是一件事物!它只有在人的手中才会发生威力!”

    “而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你已经把剑当成了神!剑在你心中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本末倒置!你能活到现在,已是匪夷所思的事!”

    血泊头上大汗淋漓而下!望着地上的长剑,血泊脸上神情痛苦至极!宛若即将被迫与自己最亲近的人生离死别一般,眼中神色变幻,哀痛之极!

    萧晨风长叹一声,坐了下来!伸手搭上血泊的肩膀,沉声道:“剑有生命不假!可是只能是他的主人赋予他的生命,才是剑的生命!没有主人使用它,那这柄剑就算是神兵利器,也只是废铜烂铁一块而已!”

    血泊霍然抬头,似有所悟!眼中神采明亮起来!

    萧晨风续道:“你的剑在等你,不仅等你捡起它,它还在等着你赋予它新的生命!那才是它真正的剑魂!”

    血泊嘴唇颤抖,眼中射出深深的感激之色:“我明白了!”

    萧晨风豁然长笑,“你不明白也就不是血泊了!”

    血泊禁不住也笑了起来,剑锋似的眼神居然变得柔和起来!

    他轻轻捡起自己的剑,平指而视。wWw.keNweN.coM脸色平静,无惊无喜。长剑在他手中,光芒流动,似乎也在轻轻颤抖!

    手腕一翻,“锵”,剑已归鞘!血泊面容转向萧晨风,突然深深行礼下去!

    萧晨风笑了,“血泊,你在挤兑我呢吧?这么大的礼,我怎么承受得起?”

    血泊挺直身子,脸色严肃:“不!你完全承受得起!兄弟,我血泊这一生没佩服过什么人,你将是唯一的一个!我现在才发现,认识兄弟你,是我血泊二十一年来最大的收获!”

    “哈哈哈,可肉麻死我了!”

    血泊忍不住也笑了,狠狠在萧晨风肩膀上锤了一拳,“哈哈,就是要让你麻!谁让你这家伙刚才骂的我狗血淋头,狼狈之极;若不让你也难受一下,我心中怎能过意的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相对大笑。但在萧晨风和血泊两个人心里,大家都知道,刚才血泊那一礼,是真真正正,诚心正意的感激!

    萧晨风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血泊,你这套剑法叫什么名字?好凌厉!”

    血泊轻笑:“弑神剑法!”

    萧晨风一吐舌头,“好狂的名字!”

    萧晨风想了想,道:“这套剑法共一百零八式吧?”

    血泊愕然:“你……”

    萧晨风神秘的笑了,也不理他,向后退了三步,铮然声中,长剑复又出鞘!脚下错步一滑,送肩沉肘抖腕,一剑如同毒蛇出洞,刷地刺了出来!

    血泊顿时张口结舌,瞪大了眼睛!

    萧晨风所刺出的这一剑,正是弑神剑法第一式“斩开神门”!

    萧晨风长剑缓缓回收,却在将收未收之时,手腕一转,变收为削,平平而出,削势未尽,手腕一翻,毫无征兆的挺剑刺出!脚下步法严谨,一丝不苟!

    血泊狠狠地在自己胳膊上扭了一把,钻心的疼痛告诉了他:这,是真的!

    血泊看着萧晨风踏着悠缓的步子,长剑一式一式的演了下去,正是自己密不外传的弑神剑法!甚至连脚下的方位也是丝毫不差!至于剑招更是从第一式开始,紧接着第二式、第三式、……….纹丝不乱!

    血泊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几乎掉了下来!

    萧晨风现在用出来当然稍嫌生涩,是以一招一式缓慢无比,可是在血泊的眼中,这已经是惊天动地般的事情!一个第一次接触这路剑法得人!一个还是第一次在对敌中接触到这路剑法得人!竟然在与对手交战完毕后,接着把对手用过的剑法一招一式的学了过去!竟然连脚下的步伐配合也是丝毫不错!

    血泊头晕眼花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大口喘了两口气,终于从喉咙中呻吟了出来!这完全颠覆了血泊的思想。

    血泊尚记得自己第一次学习这套剑法时,师父足足教授了将近十遍!自己方能勉强演练下来,但是师傅已经非常满意!可是现在…….

    看着萧晨风仍是一招一式的演练下去,血泊终于忍不住呻吟起来:太离谱了吧?

    慢慢的,血泊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萧晨风在演练这套剑法时,神态悠然潇洒,剑势连贯自然,一套剑法使了下来,如同行云流水,丝毫不见挂碍!其神韵于自己所学大相径庭!

    血泊终于松了一口气:师门绝技,毕竟不是别人看一眼就能学会的!

    萧晨风一套剑法从头使到尾,抱剑而立!卓然不动!

    血泊轻轻拍了两下巴掌,正要夸赞两句!蓦地萧晨风身形忽动,快如电闪!手中长剑顺理成章的刺了出去,正是第一式!

    剑光滚滚来去,血泊心动神摇!目眩神迷!

    凌厉的剑气裹着无筹的气势,一往无前!

    血泊惊讶的发现,萧晨风现在固然仍不能比得上自己熟练,同样的一套剑法,在萧晨风手中使出来,竟然威力气势均是截然不同!而且平添了一股柔和的新意!

    这柔和的新意非但没有减低剑法的威力,反而使得整套剑法圆满起来!丝毫无损剑法中那凌厉的气势,反而相得益彰!

    萧晨风收剑入鞘,微微一笑,道:“你的剑法中还有一个弱点!”

    血泊现在已是心服口服,闻言不由问道:“什么弱点?”

    萧晨风轻叹一声,“你不仅用死剑,还用死招!”

    血泊喃喃自语:“死招?”

    萧晨风道:“不错,死招!你的剑法虽快,却是一招一式死板之极!看你用剑,便如是看剑谱一般一目了然!也可以说,剑谱上什么样,你的剑法就是什么样!活生生的生搬硬套!依我看来,这套剑法的威力,你最多发挥六成不到!”

    血泊不语。

    萧晨风道:“这是你的性格使然,你信守承诺,一诺千金!便是你的性格,可是你的性格过于刚硬!所以你用这套剑法时虽然是已经快的可以媲美闪电,可是你依旧没有真正把握到它的神髓!”

    萧晨风负手道:“任何剑法、武功,均是为人量身定做!均是有硬有软,刚柔并济!方是王道!而你只练出了这套剑法中的阳刚之气,却是缺少了一丝阴柔!极刚则易折!而加上那股圆柔则大大不同。剑法若是死的,那么,剑就必须是活的;剑若是死的,那么,人的剑心必须是活的!如此,才能身与剑和,人剑如一!方是剑道入门!”

    血泊听得双目放光,连连点头,如获至宝!

    萧晨风道:“性格坚硬,不是说用剑就只能一成不变!我说的这些,当你真正自己赋予了你的剑以生命与剑魂的时候,你自然全部都会知道,都会了解!”

    血泊沉思着,仔细咀嚼着萧晨风说的话,一时间觉得回味无穷,直觉每一句均是至理名言!心中佩服之意越来越浓!在他的眼中望出去,萧晨风已不是刚才那个与自己决斗的弱小少年,宛若变成了一株巍然青松,昂首云天,高不可攀!又若是高山峻岭,几乎让人望而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