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四章 杀手春秋

    丧事办完,风凌身心俱疲,突然失去了一个亲人,那种心灵上的空虚难以描述。kenwen.com风凌当然记得给各位书友们的承诺,从今天开始恢复上传。每天万更,请各位朋友支持哈!

    血泊一揖到地,心悦诚服。望向萧晨风的眼光隐隐然有些狂热!

    萧晨风的话已是为他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使他现在已经陷入了瓶颈的剑法突然发现了突破的希望!血泊心里很清楚,自己想要突破,那么,萧晨风必然能够帮到自己!

    心思一转,想到萧晨风战前所说,不由问道:“萧兄适才所说创立门派之事……”

    萧晨风大笑,道:“不错,我此番之所以在武功未能大成之前便即行道江湖,正是要创立我自己的势力!来完成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说着,萧晨风转过了头,深深望进血泊眼中,语气坚决:“我不要受任何人左右!我的最终目标是,”萧晨风顿了顿,长啸一声;一股霸道之极的气息随着他的语音顿时弥漫于天地之间:我要这天下,再也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我要打造一个属于杀手的神话时代!我要我们成为江湖中的神话!武林中活着的传说!我要将整个江湖天下踏在脚下!!”

    这极端狂妄的话从萧晨风口中流水一般喷薄而出,自然而然带有一股霸绝天下的气势!血泊不由得心动神摇!

    夕阳的余晖金灿灿的洒在萧晨风的身上,在这一刻,萧晨风眼神如电、衣袂飘飘,直欲乘风而起,翱翔九霄、威凌天下!

    血泊心中热血沸腾,苍白的脸上涌出狂热的光彩,喝道:“好!我血泊便追随萧兄身后,与萧兄共同打造一番江湖神话!纵死亦是此生无憾!”

    萧晨风霍然转身,亦是大喝一声:“好!”

    夕阳下,两只手紧紧相握,两人四只眼睛紧紧相对,忽然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树上不知何时来的几只寒鸦一惊而起,振翅而飞,呱呱不绝!

    来的时候一前一后,回镇子的时候两个人已是并肩而行!夕阳将两个人的身体拖得长长的,秋风突起,遍地落叶枯草随风而舞,似是也在为这两个年轻人的雄心壮志而欢欣鼓舞不已。

    “我感觉的到,你在出剑时,心中很矛盾,所以,你第一剑出剑慢了!否则,那时候我来不及展开身法,光是你的第一剑我便躲不过去。”萧晨风边走边沉思,缓缓道。

    “是,那时候我很犹豫,不想杀你!我这套剑法起手断命,心中无杀意,便失去了剑法的神髓,不过到得后来,纵使我想杀你,已是力有未逮了。”血泊笑了笑。

    萧晨风想了想,问道:“在我说出我想创立杀手集团的时候,你的气势明显一变,是不是从那时候开始,你才真的不想杀我?”

    血泊苦苦的笑了:“是!”

    萧晨风感兴趣的道:“为什么?”

    血泊双眼有些迷惘,沉沉地道:“世人皆知道,杀手这一行历来是与血腥二字相关,向来对杀手敬而远之,可又有谁知道,杀手其实最不容易?”

    两人边走边谈,已是来到了小镇入口,血泊自嘲的笑了笑,道:“人人都知道,杀手是来银子最快的一个行业,只要你实力够,拳头硬,剑够狠,下手无情,银子是源源不断的,是么?”

    萧晨风陷入了沉思,沉默着不发一言,他在等着血泊说下去,从血泊的语气与神情可以看出,在血泊深深掩藏在平静自若后面的,将是什么样的抑郁与不平!

    “当你在选择自己成为一个杀手的时候,你也就选择了一条孤独终生的道路,”血泊的话悠悠响起,无喜无怒,飘渺的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

    “在江湖中,人人都需要杀手,因为这些见不得光的人可以为他们完成一些隐藏在道貌岸然的面孔背后的一些龌龊肮脏的事情,达到他们同样是见不得人的目的!可是他们同样最希望这个世界上没有杀手,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成为别人的目标!当一个杀手完成了一份刺杀任务的时候,就会在同时结下两帮仇敌。一方当然是被杀的一方,而另一方便是雇主!被杀的要报仇,要追索幕后主使;而雇主要灭口,永远保留自己的秘密!哈哈….”

    血泊凄厉的笑了,“若非没有选择,谁会愿意一辈子做一个杀手?”

    萧晨风倒抽了一口凉气,道:“那为什么现在的江湖上杀手竟然会越来越多?若是你说的这种情况,恐怕早已行业凋零了吧?”

    血泊笑了,眼神中满是讥诮之色,“因为他们无处可去,无事可做,没有别的谋生手段!”说着,血泊突然停住脚步,紧紧望着萧晨风的双眼:“你也是一名武者,同样应该明白,拥有一身不俗的武功需要付出多少!是不是?”

    萧晨风长叹一口气,道:“不错,习武练功的确要比读书做文章要艰难得多!”

    血泊嘿嘿一笑,道:“若是你,在吃了那么多的苦,终于武功小有成就的时候;让你在眼前这个小镇子上耕种三亩薄田,从此面朝黄土背朝天,永无出头之日,你愿意吗?你甘心吗?让你去给大户人家看家护院,给那些为富不仁的东西去充当一条狗,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你愿意吗?让你去镖局走镖做镖师,一年还拿不到五十两银子,你愿意吗?”

    萧晨风怔住,苦笑道:“我当然不愿意,呵呵,原来如此!不过难道就没有别的路好走吗?非要走这一条路?”

    血泊摇头叹笑道:“别的路?别的哪有路?”

    血泊长长抒出一口气,语音激昂:“你可知道,当今朝廷将如今的江湖分裂开来,将禅宗、天山、昆仑、华山、以及神刀门五个门派,立为国派;享受朝廷供奉,同时将这五个门派每个门派周围千里方圆所有产业俱都封给这几个门派自行打理!另外,朝廷还封了四大世家,四大世家的权力甚至比那五大门派更大,范围为两千里方圆!”停了停,血泊哈哈笑了起来:“天下虽大,可再大能有多少个千里方圆?恩?”

    “更何况,其他未被封为国派的门派,在几次明争暗斗之后,纷纷偃旗息鼓,效法那几派,自行在自己势力范围之内划土为界;而朝廷对此不管不问,已是默许;你算算,这天下共有多少个门派?莽莽神州大地,还有多少未被门派划分的土地?”

    萧晨风沉默。他自幼生长在山上,确实没想到现今的世道竟然是这么一副样子!突地问道:“各门派擅自做主,朝廷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么?”

    血泊笑容更是讥诮起来:“反应?哈哈哈…….,什么反应?江湖武林历朝历代便是朝廷最为头疼的一个存在,但是现在,单单为了这些事情,各门派为了多划分一些土地,多得到一些好处,明争暗斗不断,甚至不少门派为了能够获取更大的利益,而去仰仗朝廷鼻息,无形中已经成为了朝廷在江湖中的爪牙耳目,使得朝廷对江湖的控制越来越是轻松,哈哈,有什么事情,竟然如对臣下一般,开始宣读圣旨!哈哈哈…….荒唐!可笑!可笑之极!”

    萧晨风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自己那个大仇人竟然有这样厉害的手段!先以名诱之。再以利分化之,竟然将整个江湖搞成了如此情形!

    只听血泊继续道:“当今皇上横征暴敛,残暴无比,连年战争,国内民众早已不堪重负,却还要修筑大渠以供个人玩乐,劳民伤财之极!若是放在以前,恐怕光是来自江湖的阻力便已是让他寸步难行,但是现今,江湖上对此虽然颇有微词,却是没有半个敢于行动……”

    血泊目光灼灼:“专诸刺吴,荆轲刺秦,这些可歌可泣的历史早已证明了,当一个朝廷腐朽到了一定地步,却又无外力可借用时,在这个国家的内部并定会出现一个手持正义之剑的英雄人物,以一己之勇武来改变世界!而这些人物,”

    血泊一字一句的道:“均来自于江湖!”

    “可是如今,朝廷的奉养和迁就将江湖上的这些本应是热血汉子的江湖人士变成了朝廷的应声虫!变成了追名逐利的一群下作人物!就算朝廷再不对,谁敢去说一声?”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这些人想要生存下去,而又不甘于埋没自己,难如登天!不管你身在何方,你脚下的这片土地总是有归属的!你想在这片土地上做些什么,不等你开始,便已经有人找上门,哈哈…,想要获得他们的承认和允许,一是加入他们,二是毁灭他们!而江湖上有几个人能够拥有毁灭一个门派的实力?若是有这份势力也不用作杀手了”

    “而加入他们,不管你是谁,有多大的名头,一入别的门派,你就是门派中最小的,而且,在门派中,没有人会看得起你!”

    “所以,我们这些人,一不想平凡过活,而不想给富人做狗,三不愿失去自由。所以,我们不约而同的选择,杀手!”

    血泊语音非常平静的下了结论:“虽然这条路不好走,有着太多的风险!说不定今天晚上有头睡觉,明天早晨便无头起床!但是不管怎么说,哪怕就只是在这个江湖上仅仅过一个夏天,那我们也要向萤火虫一样,把自己的那点光放出来!生死不悔!此生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