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五章 血盟往事

    萧晨风笑了,认真地道:“那这么说来,我这个初衷还不错?”

    血泊重重点头:“岂止不错而已,简直是不能太好!不过,这些人虽然没有安全感,没有什么贵属,但你想让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老老实实聚集在你的麾下,就必须拿出能够让他们心服口服的实力!让他们觉得跟着你有安全感,有奔头!那才能够心甘情愿的听你号令!否则,只会弄巧成拙!”

    萧晨风点点头,沉思道:“这是自然。wenXUEmI。COm”

    血泊眼睛斜斜望着他,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不过据我所知,你现在的力量还远远不能达到你想要做到的事情。”

    萧晨风苦笑。何止不能达到而已,简直是天差地远!

    血泊说的当然是收拢江湖各地散漫的杀手之事,而萧晨风想的自己的目的则是——报仇!杀杨广!杀宇文成都!

    两人虽想的不一样,却都不是容易的事情!萧晨风知道血泊说的是什么,但血泊却是绝对不知道萧晨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十几年的山居生活,再加上幼年的苦痛、堆积在心中的如山的仇恨,使萧晨风养成了现在这样略微有一些自闭的性格。除了有数的几个人,他绝不会将自己的真正的目的和盘托出!

    这是他自我保护的下意识行为,萧晨风自己知道,自己将要做的、想要做的,是如何的惊世骇俗的一件事情!万一有少许消息走漏,便是身首异处的局面!人心险恶,不得不防!这是萧晨风一直就信奉的两句话!

    虽然与血泊一见如故,但是,血泊毕竟与他还没有达到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地步!在萧晨风的心里,血泊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他相信自己的感觉没有错,日后肯定是自己的得力臂助;但现在还不是!萧晨风还有待观察!这便是他小心谨慎之处了!

    血泊仍然在苦苦的笑,道:“以前曾经有人与你有同样的想法。”

    萧晨风精神一振,不由得好奇心大起。竟然有人在自己的前面便想到了利用这一股力量,这人可不简单啊!问道:“是谁?”

    血泊笑了,笑得有些落寞、古怪;隐隐然还有一股深深的向往之色。他道:“是二十年前江湖第一杀手叶剑京,当时他已经召集了江湖中著名杀手七百多人,形成了一股震慑黑白两道的恐怖势力!当时,他组织的残血盟在武林中一时无两,是江湖中人闻名胆落。辉煌一时!”

    萧晨风不解的道:“既是如此,那现在的残血盟还在吗?怎么从没听说过?”萧晨风看到血泊脸上的表情,便知道这个“残血盟”跟血泊定是有关。

    血泊脸上的肌肉轻微的抽搐一下,显出一丝极为痛楚的表情。便似是深藏在心底的伤疤突然被人用尖刀猛地刺了一下,又露出了血淋淋的伤口!唇角怪异的一撇,像是要挤出一个笑容,却是没有成功,反而脸庞扭曲了起来!

    血泊语音中带上了深深地恨!或许这刻在血泊的心中,萧晨风已经成为一个可以值得自己交心的人,忍不住便把深藏在心中二十年的秘密说了出来:“当时叶剑京号称‘千里惊魂’,就是说,只要被他盯上了,哪怕是在千里之外,哪怕他追杀你千里之遥;最终的结果,目标必是死于他的剑下!叶剑京出道江湖大小千百战,未曾一败!接刺杀任务近五百宗,无一失手!叶剑京生平喜穿白衣,是以江湖上又称之为‘雪衣阎罗’。”

    萧晨风嘿了一声,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个孤傲的身影:白衣如雪,长剑飘红,眼神也似是如出鞘的利剑一般!忍不住对这位当年的第一杀手大生好奇之意。

    要知道二十年前杀手的情况尚不如现在般举步维艰,而叶剑京竟然能够聚集七百多人!这股力量,便是与武林中九大门派中任何一派相比,实力也是远远超出!

    想到叶剑京率领这一干武林中令人闻之丧胆的超绝杀手纵横天下的情景,萧晨风不由得有些神往。

    血泊也陷入了沉思之中,语音一句句飘来:“但是,叶剑京志得意满之余,错误的接了一个相当大的生意!”

    萧晨风细细的听着,知道便是这最后一桩生意终于导致了那个杀手集团的覆灭。

    “有人出黄金一百万两,雇佣叶剑京帮他杀死一个人!叶剑京结下了这桩生意。”

    萧晨风差点惊呼出声:黄金一百万两!这是什么概念?一百万两黄金意味着什么萧晨风当然清楚得很!一两黄金便可值白银一百两,如此推算下去,一百万两黄金便是一万万两银子!!这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匪夷所思的财富、难以抵挡的诱惑!

    萧晨风觉得就算换成自己,恐怕也会头脑发热,一口便会应承下来!毕竟是一百万两,那不是五铢钱,那是黄金啊!

    一百万两黄金,足够把一个人的道德观整个的扭转过来!

    血泊的语音中却是恨意浓浓,似乎对这一百万两黄金恨之入骨:“当时这桩生意风险性极大,就算完成了,也是后患无穷!叶剑京便提前做了打算:如论成与不成,与手下将所有的财产平均分开,然后解散‘残血盟’,大家都归隐山林,不问世事。”

    萧晨风不由问道:“叶剑京接的这笔生意是要杀谁?”

    他从血泊的话中早已听了出来,这个出一百万两黄金的人要杀的人当然不是等闲之辈!否则也不值得叶剑京提前边做好了归隐的准备!说是归隐,其实就是避仇!

    血泊不成腔调的笑了一声:“他要杀的这个人,便是当年的皇帝,杨坚!”

    萧晨风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口!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叶剑京竟然如此疯狂!而且与自己的目的又是如此的雷同!

    竟然都想到了组织杀手!竟然都想杀死皇帝!只不过动机不同而已,萧晨风是想要报仇!而叶剑京则明显是看在那一百万两黄金的份上!

    血泊的语音在继续,“其实在此之前,叶剑京早已有意退隐,因为,他挚爱的妻子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叶剑京不想让孩子再继续他血腥江湖的道路,所以他已经决定了退出江湖。”

    萧晨风讥诮地道:“然而他最终还是舍不下那一百万两黄金,是么?”

    听出他语气中的嘲讽意味,血泊例外的愤怒起来,满脸涨的通红:“如果是你,你舍得下么?尤其在你手中还有一个庞大的杀手集团,每一个人都是顶级的杀手的时候,你舍得下?舍得那一百万两黄金??”

    萧晨风认真的想了想,苦笑道:“别问我,我舍不下!毕竟干了这一票之后,就算子子孙孙天天混吃等死什么也不干,也足够花十几辈子了。”

    血泊冷笑道:“所以我爹也舍不下,他……”突然住嘴,想到了愤怒之下竟然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一时间有些恍惚起来。

    萧晨风伸出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脸上带着温煦的笑容,认真地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到了,所以我故意问那一句,就是要证实一下!放心吧,毕竟你的命不值一百万两黄金,否则,我还真可能把你给卖了。”

    血泊笑了起来,真正的笑了起来。萧晨风突然发现,血泊在真正开心的笑的时候,那张脸…….竟然很英俊。

    血泊边笑边道:“我爹的意思,做完这一票,就把黄金与弟兄们分分,然后解散组织;大家都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当时组织虽大,却是财富并没有多少,我爹的意思是他不在以后,唯恐手下的兄弟们再重操旧业,多增几分无谓的伤亡,所以他要在组织解散之前,把所有的兄弟都安顿好!也为了我和母亲以后生活的舒适一点。就为了这个,我爹明知道这件事不一般,可仍然答应了下来。”

    血泊眼中又凄迷起来:“那次行动,我爹的组织几乎是倾巢而出,从踩点、划线、策划。动手、接应、撤退都有详尽的计划,我师父说过,那次便是面对着一个神,也有足够杀死他的力量!”

    萧晨风皱眉道:“既然准备这么周全,那为什么失败了?”

    血泊咬牙切齿:“可这是一个陷阱!根本就是杨坚为了彻底铲除残血盟这个恐怖的组织而精心设计的。他以他自己做饵,诱骗我爹他们前来!”

    萧晨风不由无言以对。不能不说,当时的皇帝杨坚的胆魄之大令人叹服!面对天下第一杀手率领的七百多个在江湖上有名有姓的杀手,就算是一个陷阱,那也有弄巧成拙、弄假成真的可能,而且这种可能性将是非常的大!

    当时我师父是我爹的手下堂主,奉命负责接应。等到我爹他们赶到指定地点时,看到的不仅仅是杨坚那老贼,还有数百大内高手,还有一些蒙着面的江湖人物,据我爹逃出来后说,那些人共有十五人,竟然个个都具有一代宗师的身手!”

    萧晨风眼光一闪:“十五个宗师级别的高手?那除非是…….”两人四眼相对,均是点了点头。

    “甫一接战,双方便已死伤惨重,眼见那老贼竟然调了上万弓箭手,团团围住,不断放箭!我爹的手下拼命护着他突围而出,甚至不惜用身体为他当箭……一众高手共计五百余人,到后来突围而出的,竟然只有十三个人,都是遍体鳞伤!”

    “逃到接应处时,后面大军仍紧追不舍,我爹率众逃亡,可是又舍不下我母亲,终于在回去接我母亲的时候,被再次围困!”

    我爹知道逃不出去,便把剑谱交给了我师父,并且让他装死逃生。我师父把我护在身下,他本人就伏在我身上,亲眼看到了我爹我娘和他的那些兄弟们一个个在身边倒下。到后来,人全部死光了,那些朝廷的狗官竟然来一个一个检验死活。我师父虽然伏在地下不动,但是他们还是不放心,挥剑斩去了我师父的右手和双腿,并在背心刺了一剑…….我师父他为了我,受此重伤竟然一动没动,那些人以为他死了,便放过了他。”

    萧晨风“啊”了一声,叫了出来,十指尚且连心,何况是一只左手、两条腿尽断?一时间对血泊的师父无限的佩服起来!

    在那种时候想要陪着自己的兄弟一起死去,那是最容易的事情,可是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一个被人杀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偏偏不能动,而且连出声都不行,那简直比死要难受的多,不仅不能死,还要好好的活下去,这种毅力…….

    萧晨风长长叹了一口气。想象着血泊的师父当年的情景感受,竟然忍不住浑身有些颤抖起来!这位老人家,想必在这二十年中日子过得相当不容易。

    血泊停止了讲述,望着萧晨风,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吗?”

    萧晨风深深的点点头,认认真真、一字一句的道:“谢谢!”

    谢谢,谢谢血泊对自己的信任,谢谢血泊提醒了自己这么多……这两个字之中的含义包含的太多太多……

    血泊笑了笑,“所以我在听到你有这个打算之后,我当时已经决定了要加入!因为你是在我父亲之后,整个江湖你是第一个想这么做的人!我也没有想过!”

    萧晨风呵呵一笑,斩钉截铁地道:“既然想,就要做!我要做,我敢做,我有把握做!就让我们再续令尊当年的辉煌,将整个江湖再度踏在脚下!”

    血泊双眼闪亮,断喝一声:“好!”

    说话间,夕阳早已没入地下,无边的黑暗便如是夜晚的君王一般,在无声无息中突然就已经君临天下!

    两人突然发现光顾说话了,竟然停在了小镇入口处。活像两只呆头鹅,不由相视大笑。

    “明天,买匹马,像你这样用两只脚丈量土地的江湖游侠,未免太寒酸了点。”血泊笑道。

    萧晨风一拍头皮:“哈,我说这几天这么累,老是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原来是没有买马!”

    血泊白眼一翻,差点晕倒:“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