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七章 蒙面杀手

    清晨。wWw.keNweN.coM

    萧晨风与血泊并肩行走在小镇的空旷的街道上。昨夜虽是一夜未睡,萧晨风依旧是精神奕奕。而血泊的脸上泛出一丝健康的红晕,整个人显得焕然一新起来。昨夜,是血泊自有记忆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夜!直至清晨,血泊仍然不愿意从床上起来,他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恨不得这天永远都不亮起来,而自己仍然可以再度进入这舒适的睡眠之中……

    现在,两人正往小镇西边的马市走去。

    为萧晨风购一匹马儿代步已是当前的当务之急!所以萧晨风一大早便将血泊从被窝里拉了出来,混不在乎这位年轻一辈的第一杀手似乎要杀人的眼光。对于马匹,萧晨风一窍不通,但是身边有血泊,如此资源怎能浪费?所以萧晨风叫血泊的时候很是理直气壮!

    朝阳刚刚露出半边脸,一道惊艳的霞光如同是天帝手中的五彩圣剑,浩浩然的携着君临天下之气一步便已经贯穿了天与地之间的距离,把温暖送到了人间。

    前方熙熙攘攘似乎有很多人,隐隐有马嘶声不断传来。两人精神一振:马市,到了。

    血泊是识途老马,带着萧晨风三步并作两步便已经穿行了进去,径自停在一个满脸胡子的卖马中年汉子身边。

    中年汉子身后是一个大大的马厩,里面上百匹马儿正埋首在草料之间,偶或响起一声马嘶,或是几个响鼻。

    血泊也不说话,就在马厩之前,一匹一匹的看了过去。

    中年汉子跟在他身边,面含微笑,似乎对自己的马儿很有信心,也不说话,只等着这两个少年来向自己问价了。

    看过一遍,血泊摇摇头,脸上泛起失望之色。淡淡问道:“就这些么?”

    中年汉子微微弓腰,似是看到了这位财神好像对自己的马儿不是很中意的样子,阿谀地道:“是是,不知道公子看上了哪一匹?”

    血泊皱皱眉头,向萧晨风道:“还是你自己选吧,都差不多,依我的意思,随便选一匹得了。”

    萧晨风呵呵一笑,随随便便地用手一指,道:“那就那一匹吧。”

    被萧晨风点中的那匹马,枣红色皮毛,看上去倒也膘肥体壮。

    中年汉子翘起了大拇指:“公子真是好眼光,一眼就把这匹红珍珠挑了出来,这匹马可是…….”

    他还没说完,血泊已经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罗嗦什么?只不过是普通的一匹马,不要玩那些滑头,大爷说了买就是买,再多说一句,咱家不要了。”

    中年汉子尴尬的住了嘴,乖乖地去将那匹马牵了出来。

    血泊斜眼看着中年汉子,厌恶地道:“这些人就这样,哪怕你在这马厩里挑中了一匹骡子,在他们嘴中说出来,也立时变成了千里良驹。接着便是抬高价钱,骗人也不知道整点新鲜的,就是老一套!我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萧晨风哈哈一笑,道:“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要靠这个谋生养家,他们又不像你血大侠一样,一剑出手就是五十万两白银,日子苦哇。”

    血泊顿时苍白的脸色变得通红,恨恨地道:“早知道你嘴这么刁毒,我真该在树林就一剑杀了你!省得你天天嘲笑我。”

    萧晨风大笑。

    中年汉子已将马牵到两人面前。连鞍辔共是八十两银子,血泊抢先付了,却也没再还价。似是萧晨风说的那句话起了作用,也不好意思再跟这卖马的中年汉子再去计较那几十两银子了。

    中年汉子手里捏着白花花的银子,怔了半天,突然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掴了一巴掌,口中恨恨地道:“原以为是两个行家,害得我没敢多要价。哪知道却是两个雏!我…我干么不要二百两?”

    萧晨风与血泊均是听到了这个中年汉子的自语,两人对望一眼,不由得哈哈大笑。

    笑声甫起,两人不知道感觉到了什么,同时止住了笑声。萧晨风面容沉肃,血泊更是浑身绷了起来。

    两人均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气势正向自己这边而来。对望一眼,两人很有默契地举步而前,正面向着那股强大气势迎了过去。

    两个人均是胆大包天的主儿,萧晨风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连番的胜利让他的自信心有些膨胀起来!而血泊则是一生之中从未逃避过任何挑战,这时虽然感觉到了对面之人的强大,却仍是悍然正面对了上去!丝毫没将对方放在心上似的。

    刚刚走出马市,面前一片空阔。六个蒙面黑衣人静静的站在路中间,凌厉的杀气扑面而来。

    周围早已空无一人,想是这六个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人们看见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早已避之唯恐不及地远远躲了起开。

    感受着这股强大杀机,萧晨风心中莫名其妙的感到了一丝熟悉。似乎自己曾经在哪里见到过这几个人似的。

    十二道满含杀机的眸子看向二人,萧晨风尚未想起自己在哪里见到过这几个人,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已是一挥手,六人顿时成扇面散开,隐隐将两人包围在了里面。仍是一言不发,但是六个人手中兵刃均已在手,闪闪发光。

    血泊手腕一振,长剑出鞘,脸上顿时涌上一片森然杀机!

    萧晨风脸色不变,轻声道:“各位是为了那五十万两银子而来么?”

    六人中却是无人回话,光芒一闪,一柄大刀已是劈向了萧晨风。其余五人也各挺刀剑,向萧晨风砍落。对于就在萧晨风身边的血泊竟然不闻不问!

    六件兵器从六个方向,同时向萧晨风招呼了过来。

    血泊长剑一挺,斜斜冲进,当当两声,刀剑相交,拦住了两名黑衣蒙面人。

    萧晨风身子后退,脚下已是展开了千幻无影步。在刀光剑影中来回闪躲,险象环生。犹有余暇开口,道:“各位就不报明身份来历么?难道要我萧某人死也要做一个糊涂鬼?”

    一名黑衣蒙面人刷刷刷连刺三剑,冷冷道:“那你就做一个糊涂鬼吧,这个世上糊涂鬼挺多,不差你一个的。”

    萧晨风身形转动,似是险而又险的从他剑下脱身出去,却又有一把长刀拦腰砍来。另外三柄兵器更分别从三个不同位置逼近。

    萧晨风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起来。群斗是萧晨风的最致命的弱点!他身无内力,只靠着神妙的步法闪躲,对于群战来说,萧晨风的这种打法便是大大的吃亏了。毕竟在同一时间有好几个高手同时从各个方位向自己下手,躲得开一个,未必能够躲得开第二个。

    若是单打独斗,萧晨风有把握仗着神妙的千幻无影步可以把时间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一直等到自己一击必杀的那一刻!但是现在萧晨风显然拖不到那时候!

    所以,萧晨风的情况有些岌岌可危起来!

    不过,围攻他的六个人却像是有所顾忌,出招收招均余有余力,似是对萧晨风很是忌惮!

    萧晨风心中灵光一闪,顿时想起了这几个人是何方神圣!只是他万万想不到这几个人为什么来杀自己!

    看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当然是看过自己那出手一剑得人,所以才不敢过分逼近。也让萧晨风有了喘息的机会!若是他们上来便不要命的冲上来,萧晨风这刻恐怕已经被乱剑分尸了。

    那边,血泊以一对二,情况看起来比萧晨风这边要凶险得多。以血泊之能,竟然在几个照面之后,被强行压制在了下风!虽然对方是以二对一,但血泊是何等样人?对方能将他压制在下风,血泊心中隐隐觉得,今天这事肯定不简单!

    那两人虽已占上风,但血泊的剑法邪异,凌厉之极,在两人眼中看去,血泊的每一剑均是以血换血、以命搏命的样子!在那两人眼中,萧晨风与血泊两人早已是死人一对,如何肯为了两个死人让自己受到严重伤害?

    一时间,分成两处的战场顿时有些胶着起来。

    萧晨风已经猜出了来人是谁。可是正因为猜出了,反而萧晨风有些举棋不定起来!

    他不想杀这几个人。可是这几个人均是高手,面对着这样的高手对自己生死相拼的时候,萧晨风若是再想手下留情,那无异于找死!

    可是萧晨风根本无法手下留情!他的剑只要出手,便无法留情。不是敌死,就是我亡!留情就是把自己的脖子送到了对手的刀刃上!可是一旦杀死了这几个人,无疑是与那个人结下了深仇!这一点却更是现在的萧晨风死也不愿意的一点!

    便在对方甫一出手之时,萧晨风锐利的眼睛便已经发现了对方剑法中的破绽!可他犹豫良久,终究没有出手。

    剑光霍霍,萧晨风神思仍在考虑如何处理的问题。高手相交,岂容走神?寒光闪处,萧晨风左臂右腿同时中剑,被划开了两道口子,登时鲜血汨汨而出。

    这还是对方顾忌萧晨风那神出鬼没的一剑,不敢将剑使老了,只是一沾而走。饶是如此,萧晨风还是感到了刺骨的疼痛。同时,萧晨风惊骇的发现,伤口处竟然有一丝酸酸的麻痒感觉在蔓延!

    剑上有毒!萧晨风怒从心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