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九章 神秘白衣

    血泊的功力本就与围攻自己的两名黑衣人相差甚远,只是靠着凌厉的剑法勉力维持不败而已!在长时间的消耗之下,此消彼长,更是不济。WENXUEMI.coM拼尽全身残余内力疯狂般刺出那三十六剑之后,血泊已是强弩之末,但他心悬萧晨风安危,孤注一掷般御剑来援。在强行逼退那两名黑衣人后,内腑受震,嘴角已是渗出一丝鲜血。

    哪知道甫过来便见到萧晨风已是生死一线之局!血泊再次强行集聚残余内力,挺剑上冲,与萧晨风头顶上那黑衣人狠狠地拼了一记!

    他一眼就看出,对萧晨风威胁最大的,正是萧晨风头顶上那一剑!此刻虽然明知不敌,但血泊依然义无反顾的迎了上去!

    萧晨风的生死,在血泊的心中早已比自己的生死更为重要!在血泊的心中,早已认为自己父亲未尽的事业萧晨风必将再次发扬光大!这一点,对血泊来说,意义何等重大!纵是拼了自己这条命,血泊也绝不允许萧晨风受到任何伤害!

    此刻,既然伤害已是不可避免,但是,血泊情愿替萧晨风扛下最重的伤害|!若是有可能,血泊甚至愿意把同时攻来的五把兵器同时扛了下来!

    双剑相交,一声爆响,火花四溅!血泊瘦削的身体如断线风筝似的斜斜飘落了下来,人尚在空中,一口殷红的鲜血已是喷了出来。

    上方的黑衣人被血泊这不要命的一剑震得也是再度腾空而起,在空中连翻两个筋斗,强行忍住一口几乎便要夺喉而出的逆血,一张脸上猩红一片,落地之后尚踉踉跄跄退后五六步方勉强站定,握剑的右手尚在轻轻颤抖,一张皱纹密布的老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地看向落地后便横卧地上那个黑衣坚韧的少年,心中骇然之极!

    自己苦修几十年的功力贯注在长剑之上又是凌空下击,而这个少年却是在突破自己两名兄弟的拦截之后冲入剑圈,明显是事起突然之下勉力变招迎上自己,竟然还能让自己受到如此重的内伤!

    这名老者看着横卧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年,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惋惜之意,如此少年,就这么毁在自己剑下,着实可惜!

    那边却已是生死关头,几名老者同时发现了局势的凶险,一时间,袖箭、铁莲子、蚊须针……暴雨般打向萧晨风手中即将要刺入陈寒山身体的长剑,却均已是徒劳无功之局!

    眼看两人便是同归于尽之局面!几名老者黯然的闭上了双眼!

    谁曾想到这个少年竟有如此实力?在自己兄弟六人合攻之下,竟然仍能制造出如此局面,纵然是死,竟然能够拖上陈寒山一同上路。

    自己兄弟八人自结义以来,朝夕共处,形影不离。哪想到陈寒山今天竟然会惨死于一个少年手上?

    就在众人闭目不忍观看之时,一道白影以无与伦比的速度电射而至!一只洁白的手掌赫然出现在刀光剑影之中!一挥之下,陈寒山偌大的身子顿时皮球般倒滚了出去,萧晨风长剑刺空,**一溜鲜艳的血花。

    一只长长的雪白衣袖流云般绕着萧晨风的身体团团一转,四处激射而至的各般暗器顿如泥牛入海,纷纷消失不见。刺向萧晨风身体的长剑、判官笔等,均觉得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袭来,再也掌握不住,纷纷倒卷而回!

    来人毫不停留,右袖又是一卷,地上沙石飞扬而起,霎时间遮天蔽日,众人均是目不能视!

    待到尘埃落定,众人睁眼瞧去时,场中已是失去了那白影与萧晨风的踪迹!只余不远处一匹枣红马仰天长嘶,提醒了众人刚才的局面确实存在过。

    任何人都没有注意到,在那白衣人临去时,自血泊的上空掠过,一只纤纤玉足在血泊身上轻轻点了一下。

    陈寒山死里逃生,回想起当时惊险,兀自后怕不已。冷汗汨汨而出,打湿了背上衣衫。只觉双腿瘫软如棉,没有了丝毫力气。

    众人面面相觑,惊疑不定!方才这道白影功力之高、身法之快,早已超出众人的想象之外。在众人印象之中,似乎只有那传说中陆地神仙之流的人物才有这等本事!

    一名老者手中长剑已变做弓形,虎口震裂,犹自不觉;那手持一双判官笔的老者双手直颤,一对判官笔已弯成了钩型,足可用来钓鱼!双目发直,犹自沉浸在震惊之中。

    众人心里清楚,刚才那人若要取众人性命,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便是这一点让众人大惑不解!

    按说来人救萧晨风与生死顷刻之间,必是与萧晨风有相当关系之人;若是按此推论,此人并没有一丝一毫能够放过自己几人的理由!可是此人却是如此做了,不仅如此,还将陈寒山从萧晨风的剑下救了出来!

    便是那衣袖一拂也是明显的手下留情!既然一拂之力能够使长剑弯曲、判官笔变作了鱼钩,那这一拂之力便也完全能够令众人身受重伤!

    最后那卷起沙石之举,更明显是避人耳目之举,显然此人并不愿意让众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

    此人是谁?

    一名老者抹抹额头上的冷汗,沉思道:“难道是……金箫客….曲俗尘?”话音中已是微带颤抖之意。显然十分害怕。

    陈寒山已是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摇摇头道:“决计不是!若刚才那白衣人是曲俗尘,那我们兄弟六人今天便无一能够活命!更遑论能够救我一命!”

    众人想想也是,不由得均对这神秘白衣人产生了无限的好奇之意!

    便在此时,异变陡起。一直卧在地下不动、众人均以为已经死去的黑衣少年血泊,突然身子平平飞起,一跃到了枣红马马背之上,双腿一夹,枣红马长嘶一声,扬蹄而奔。

    众人回过神来时,枣红马已是远在二十丈之外!奔势越来越急,显然已是追之不及!六名老者相顾变色!血泊受伤之重众人均是亲眼所见。换做别人,受伤如此之重,纵然不死,那也是今生今世永无站起来的希望!哪知道这个少年非但没死,竟然仍能够运用轻功飞身而起,然后控马而奔,生命韧性之强,直是匪夷所思!

    在这一刻,众人均是心生寒意,是想有这么一个杀不死的坚韧仇家存在,对每一个江湖人来说均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血泊自小便在江湖风浪中打滚,在生死之间徘徊,早就有如何才能够把来自自身的伤害减至最低的本事。与黑衣老者力拼一记之后,血泊全身筋脉欲裂,神智却是未曾丧失。

    在从空中摔下来的那一刻,血泊已经决定:我要报仇!在他看来,萧晨风遭遇这四大高手合击,必无幸理!所以血泊一动不动的卧在地下,静静地恢复着自己的精力!他要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他要为自己和萧晨风最大限度的索讨血债!

    等到这几个人志得意满之时,便是血泊雷霆一击的时刻!

    但是血泊最终并没有发动!因为他惊喜的发现,萧晨风已经被人救走!既然萧晨风没有死,那血泊自己当然也不能死!他还要跟着萧晨风创造一个自己从小就魂牵梦萦的江湖杀手神话!

    最令血泊感到惊奇的,却是那白衣人临走时点在他身上的一脚。那一瞬间,血泊直觉一道沛然之力透体而入,本是翻腾欲裂的五脏六腑顿时如吃了灵丹妙药一般,霎时间变得舒服无比!虽未能使血泊内伤尽去,却令他平添了几分力气。

    所以血泊选择了走!一旦决定,便毫不迟疑的付诸了行动!当他身子跨上枣红马疾驰而去的时候,血泊甚至连头都没回!

    这几个人的样貌、声音均已刻在了血泊的心头!不需要再次去确认!血泊在心底暗暗发誓:终有一天,必报此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