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十章 山谷之中

    萧晨风眼前一花,整个身子突然腾云驾雾般飞起!接着便觉得眼前白影乱晃,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身子已经被人拎着飞了出去!

    一股淡淡的幽香传进鼻中,顿时浑身说不出的舒泰!萧晨风仔细辨认,却觉得这股幽香并不是药物之味道,而似是天然生成,隐隐带有百合花的味道。kenwen.com

    仔细感觉,带着自己的这个身体绵软之极,香风缭绕,似是一个女子。

    萧晨风自小到大,何曾与一个女子如此近的接触过?顿时心头砰砰乱跳起来。而这个女子竟然让萧晨风感到了莫名的熟悉和亲切的感觉!

    自踏出江湖,萧晨风只对一个女子有过这种感觉!不用细想,萧晨风已经知道了这名相救自己于生死之间的女子究竟是何人!

    一时间萧晨风心中百味杂陈!惊喜过度的感觉在大战之后精神匮乏的情况下,险些让他晕了过去:原来……要杀我的…….不是她!

    萧晨风闭上了眼睛,从心底感觉到了巨大的幸福!

    耳边风声呼呼,已不知奔出了多远,终于,萧晨风感到耳边风声停止,睁眼看时,却是到了一个小小的山谷之中。

    拎着他的白衣人细心地找了一处枯草特别厚的地儿将他放了下来!萧晨风第一件事便是向那白衣人脸上瞧去。

    身边,一名白衣人背向他静静站立,身材婀娜,白衣如雪,黑发如瀑!就这么站立在草丛之上,似是连这山林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仙气!

    轻风微拂,衣袂缓缓飘动,便如是凌波仙子突现人间。

    萧晨风望着这绝美的画面,心中充满了感动。唯恐打搅了这片刻美好的宁静,竟然一时间不敢开口说话!

    两人一坐一立,身周虫鸣阵阵,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

    良久,那白衣女子缓缓转身,面上仍是蒙着哪一层白纱,看见萧晨风似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莞尔一笑,轻轻道:“呆子,想什么呢?”

    萧晨风洒然一笑,站了起来,与她并肩而立,眼睛望向远方,道:“我在想,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得很。”

    白衣少女杨凌儿微微一笑,对他贸然便站到自己身边丝毫不依为忤,只是问道:“奇妙?奇妙什么?”

    萧晨风哈哈一笑,转过身来,一双眼睛凝注着她,缓缓道:“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救我,杀我的人是救我的人的属下,而救我的人是杀我的人的主子,你说,奇妙吗?”

    蒙面白纱之后,杨凌儿一双秋水般的眼睛与萧晨风平静的双眼相对,道:“这有什么奇妙之处?有人要杀你,不是你做错了什么,便是你威胁到了什么,自然有杀你的理由存在。”

    萧晨风笑了,“那你救我,又是什么理由?”

    杨凌儿一滞,面上绯红,幸亏有白纱遮挡,萧晨风不能看见。垂下头去,恨恨地道:“救你,是一个错误的理由!本就不该救你,让你死了干净。”

    萧晨风哈哈大笑,摇头叹笑道:“我本以为是以为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却没料到还是一位艺惊天下的绝世红颜!佩服!”

    杨凌儿呵呵一笑,学着他的声音道:“我本以为是一位谦良敦厚的谦谦君子,却没料到还是一个油嘴滑舌的江湖无赖,走眼了。”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

    在这一刻,两个人均觉得内心深处有着说不出的轻松写意感觉,似乎两个人对彼此此刻尚是第二次见面之事早已忘至脑后。

    均感觉对方如同是自己相交多年的老友一般,全没有一丝一毫陌生拘束的感觉。

    在萧晨风的感觉中,与杨凌儿在一起,直是如沐春风;在杨凌儿的心中,同样也是觉得欢欣无比。

    萧晨风并没有问陈寒山等人为什么要来杀自己,现在,这些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没有死,而且救自己的人便是自己险些误会了的人!只是解开了自己的这个误会,萧晨风已是心满意足!再无他求。

    而杨凌儿也并没有解释陈寒山等人为什么要对萧晨风下手,在两个人的心中,此刻对两人来说已是无关紧要!

    萧晨风心悬血泊安危,不由问了几句。杨凌儿轻抚鬓角,道:“你哪位兄弟死不了,我临走时给他注入一道真气,足够帮他平息体内翻腾的气血,想必此刻早已逃之夭夭了。”

    萧晨风心中一定。只要血泊未死,事情便尚未到难以收拾的地步!若是血泊今日为了萧晨风而惨死,那么,就算陈寒山等人是杨凌儿的护卫,萧晨风也要将这几人一一斩于剑下!萧晨风心中早已有此打算。是以刚才迟迟不敢问起。怕的便是若是听到了血泊的死讯,自己应怎么做?

    杨凌儿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萧晨风,笑眯眯地道:“是不是你哪位兄弟如果死了,你便要杀了我为他报仇?”

    萧晨风矢口否认,道:“哪有此事?”

    杨凌儿哼了一声,道:“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萧晨风嘿嘿干笑两声,正色道:“说心里话,若是血泊死在陈寒山等人手下,我虽不至于针对于你,但陈寒山八人,我却是决计不肯放过的!”

    杨凌儿笑了,笑容如春水般散开,道:“这才是你的心里话!我听得出来,我也知道,你不会针对我,不过,若是今天这事是我指使地呢?你该如何?”说着,一双妙目盯住了他,似是一直要看到萧晨风的内心去。

    萧晨风沉思一会,道:“若是你指使的,我会杀你!”斩钉截铁,竟无半点迟疑!

    杨凌儿幽幽一叹,低语道:“男人的义气么?”

    突然间神态萧索,缓缓向外走出几步。低头道:“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吧。”

    萧晨风大为愕然,难道自己说错了么?急急道:“你就要走么?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杨凌儿仍不回身,背对着他,低着头道:“你没错,只不过我该走了。”

    竟不回头,身形飘动,便如一片白云自枯草上空掠过,飘飘已在十几丈之外。

    萧晨风追了几步,沉声道:“若是血泊想要杀你,那我同样会杀了他!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我的兄弟,也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

    这几句话也不知道杨凌儿听到了没有,只是她逐渐远去的身影突然一顿,一声叹息随风飘来,白色身影再起,冉冉飘行,一闪而没。

    萧晨风怔怔站住,望着杨凌儿远去的方向,喃喃道:“若是血泊要杀你,我杀了他,会痛苦内疚一生;若是你杀了血泊,我定要为他报仇,但我杀了你之后,却会随你而去。你们两个,终究是不同的!”

    缓缓回身,望着刚才杨凌儿站立过的地方,似乎那个地方仍余有伊人的芳香,仍有一个白衣飘飘的人影静静的站立在那里…….

    萧晨风颓然坐下,双手抱头,一阵黯然神伤:“先前只是以为你是一个官宦人家的小姐,便是那样,你我的身份也已经是天差地远!如今,竟然发现你还有这样一身惊天动地的武功!我……我…,如何才能配得上你?”

    少年的心中,第一次为情所苦!

    萧晨风本来以为自己这一生只有一个目标,那便是杀死杨广与宇文成都,报仇雪恨!却没想到甫入江湖,便已情丝缠身,不可自拔!现在,萧晨风的心中又多了一个目标,那便是,做一个能够配得上这个仙子般的少女的人!

    同样是少年人,既然杨凌儿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那我为什么不能?萧晨风心中暗暗想道。

    如此一想,反而更坚决了萧晨风成为绝世强者的信心!

    萧晨风站起身来,一声长啸,向着杨凌儿远去的方向凝望片刻,掉头出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