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十一章 凌儿之心

    独自走在荒凉的山路之上,萧晨风心中却是不能平静。wWw.keNweN.coM

    想到了杨凌儿临去时那幽幽一叹,萧晨风便觉得,她肯定是生了自己的气。对自己的回答不满意了。

    萧晨风在山上时,又一次孟文斗老酒喝得有些多了,为老不尊地对徒弟讲起了自己当年的情事,大大的嗟叹了一番。

    萧晨风清楚地记得,最后,自己的师傅醉眼朦胧的说了一句,“一切都过去了,才终于明白,女人,是要用心哄的!能够伤害到女人心的话,就算是真话、掏心窝子的话,也千万不要说!女人都是聪明的,她们其实知道你是这样想的,却是绝对不愿意你就这样说了出来!宁肯接受虚伪的甜蜜谎言,不肯听见刺耳的真话。唉……早明白便好喽…….”说完了这段话,孟文斗便颓然醉倒,呼呼睡去。

    此刻,这段话又清晰的在萧晨风的耳边响了起来。萧晨风不知道,自己的师傅究竟遇到了什么打击,竟然使得这位文武全才、惊才绝艳的一代医圣自闭于药圣山上,与世隔绝二十年。更不知道,孟文斗一生未娶、孤苦终生究竟是为了什么。

    想在想来,其中定然有一个凄艳哀绝的故事存在!但萧晨风自认为自己与师傅是不同的,在萧晨风的心里,只有前进,从没有放弃这两个字之说。萧晨风向来只考虑自己应该怎样做才能够得到,而从没有考虑过得不到会怎么办。

    郎有情妾有意,为什么非要劳燕分飞?有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有什么距离是不能跨越的?

    有时候,萧晨风觉得师父迂腐得很。只是后来他再问起时,孟文斗却是矢口否认,坚决不认账了!萧晨风问得急了,孟文斗竟然公报私仇,硬生生把萧晨风的修炼学习的内容增加了一倍,更因此而受到了几次严厉的训斥。

    萧晨风虽仍是贼心不改,念念不忘;却已是再也不敢随口打听了。

    萧晨风想到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一声。喃喃道:女人…….是要用心哄的……

    杨凌儿身如飘风般在原野上掠过,姿态优美,却是因为速度过快,并没有人能够看到这个曼妙的身影。经过之处,人们往往只觉得身边似乎有一股清风忽的吹过,除此便再无所见、再无所闻。

    面纱之后的如花俏脸上一片滞怒之色,口中贝齿紧紧咬住下嘴唇,已是咬出了几个牙印仍自毫无所觉。

    杨凌儿怒了,陈寒山等人当然不是奉了她的指使行事,但是,陈寒山等人竟然要杀死萧晨风!这一点,是现在的杨凌儿无论如何不能够忍受和原谅的!

    回去后,定要好好教训一顿!杨凌儿心中狠狠想到。

    本来这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让杨凌儿真正生气的却是萧晨风说的那句话:“若是你指使的,我会杀你!”

    “若是血泊要杀你,我同样要杀了他!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我的兄弟,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

    可恶!可恶之极!竟然将我和那些臭男人相提并论!这个可恶的猪头!杨凌儿心中恨恨。

    一肚子气无处发泄,看来只有回去发在陈寒山等人身上!若是陈寒山等人知道导致自己一行人惨被训斥之事最大的起因竟然是因为萧晨风的一句话,不知道有何感想。

    估计陈寒山宁愿在当时便已经与萧晨风同归于尽了也说不定!

    至于陈寒山等人为何要杀死萧晨风,原因简单得很。

    陈寒山等人均是年老成精,自然一眼便看出杨凌儿心中对萧晨风已是隐隐有所好感,而两个年轻人之间那若有若无的情愫更是一眼便知!

    离开天河镇之后,陈寒山曾找机会若有心若无意的在杨凌儿面前提过几次萧晨风的名字,而每次提到之后杨凌儿面上那突然泛起的一抹羞红更让这位老江湖担心不已!

    所幸事情才刚刚萌芽,尚来得及挽回。

    陈寒山本人对萧晨风并没有什么恶感,正相反,他对这个俊秀挺拔、武功高强的少年不乏欣赏之意。但不知为何,陈寒山总是感觉到,这个少年会给自己尽一生之力也要保护的小姐带来莫大的灾难!

    更何况,两个人的身份天差地远!便是陈寒山等人不加以阻止,也是决计不可能走到一起去。与其到最后难分难舍、肝肠寸断,还不如现在就将这个隐患消除在萌芽之中!免得小姐将来陷进无穷无尽的苦痛之中!

    所以,陈寒山明知道杀死萧晨风必会招来天下第一高手金箫客曲俗尘的报复,仍然义无反顾的这样做了!在他想来,等到曲俗尘找上门来,事情早已尘埃落定,一切早已成了事实的存在!最多一命抵一命,把自己这条老命交给曲俗尘便是。

    再怎么说曲俗尘也不会对一名不会武功的弱质女子下手!

    陈寒山等人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眼中的这位弱质女子,其实却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绝世高手!

    这便直接导致了陈寒山等人在商量如何行事时,竟然被隔了好几个房间的杨凌儿听的清清楚楚!

    便是这一个小小的疏忽,直接导致了这次泰山压顶般的行动徒劳无功!

    在陈寒山等人刚刚到达小镇,摸到了萧晨风的行踪之后,杨凌儿便已是提前来到了马市附近,其后发生的厮杀杨凌儿也一直清清楚楚的看着,对于血泊的悍勇和他舍命维护萧晨风的行为,杨凌儿也是不禁动容!心中无限佩服!

    但是佩服归佩服,这个浑身冷的像冰一样的黑不溜秋的家伙,在萧晨风的心里竟然是和自己占据了同样的地位!一想到了这一点,杨凌儿心中的那份佩服登时变作了一丝愤怒、一丝羞恼!

    冷风吹来,杨凌儿神智一清。突地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而杨凌儿自己也为这个念头停住了脚,羞红了脸:

    “你是人家萧晨风的什么人啊?人家为什么要将你放在心中第一位?那个叫血泊的小子可是为了萧晨风能够舍命的生死弟兄呢,你刚认识人家,也只见过两三面,便要做人家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么?”

    一想到这里,杨凌儿顿时浑身都发起烧来,对自己刚才无缘无故的乱发脾气感到很不好意思起来。

    想到萧晨风听到自己要走时的紧张神情,杨凌儿心中又觉得多了一份莫名的甜蜜感觉!想到他傻傻的样子,杨凌儿不由得扑哧一笑。

    傻瓜!呆子!猪头!

    瞬间之中,杨凌儿已是为萧晨风取了三个名字!

    我原本想与你多呆一会的呀,你这个不解风情的猪头!你为什么要让我生气呀!我其实不想走你知道么猪头?可你就不会挽留我一下么?笨蛋!傻瓜!猪头!真正的猪头!杨凌儿心中嗔怪的道。

    便这样,杨凌儿一边怅惘着,一边幸福着、一边害羞着、再一边胡思乱想着,顺着路向前走去,浑然没感到身边路人好奇的眼神、惊艳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