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十二章 虬髯大汉

    萧晨风一步步向回走去,这时他才发现身上没有内力是多么痛苦的一回事。WENxueMI。cOm对于武林高手来说短短几息的路程,对与萧晨风现在来说,自己下榻的那个小客栈直是遥不可及了。

    血泊受伤很重!这是萧晨风心中的一个想法。

    血泊自己不能处理自己的内伤!萧晨风的第二个想法。

    血泊需要自己现在在他身边。第三个想法。

    萧晨风心急如焚!天知道这位杨凌儿小姐拎着自己一路狂奔,究竟跑出来了多少路程!想到这里,萧晨风不禁嘴里有些发苦。

    杨凌儿在拎着萧晨风全速飞驰时,早已想到了这一点,甚至心中早已打算好,一会就要亲自将他送回客栈。

    但是——

    杨凌儿身份尊贵,这一生之中尚是第一次于一个青年男子单独相处,第一次与一个青年男子相距如此至今的距离,第一次与一个青年男子面对面的说了这么多话,第一次自己的心中泛起了怪异的感情波动……

    杨凌儿虽然身份尊崇无比,但她毕竟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面临男女情爱的事情上,甚至比一般的村姑山女更为不济……这无数的第一次,早已令她芳心大乱。

    直到最后突然莫名其妙的生气,然后十分委屈的跑掉,也没想起来自己**来的这个家伙是需要自己送回去的。那时候的杨凌儿满脑子自怨自艾,还带着一点少女的新奇的羞涩….带着一点莫名的委屈…带着对陈寒山等人的愤怒……

    等到杨凌儿想起这个被自己抛弃的猪头时,时间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而三天之后的杨凌儿,自己已经在帝都长安了…….

    萧晨风望着一点一点即将落下的夕阳,感受着寒风一阵阵大了起来,忍不住一声长叹。

    “唉!”萧晨风这声长叹尚未及出口,却听得有人在自己身边大大的叹了一声。

    这声叹气,充满了无奈、幽怨、自怜自艾……只是听着一声叹息,便可以想象得到,这发出叹息之人已是愁苦到了何等的地步——这是一声直欲…痛不欲生般的叹息。宛若是一个人灵魂深处的哀怨……

    随着这声叹息,一股悲凉寂寞之意顿时充斥于整个空气之中,使听到之人恨不得随之同声一叹,然后便….了此残生……

    萧晨风随声望去,却见自己身子左侧路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一个身长七尺以上,虎背熊腰,满脸虬髯的华服大汉!面如锅底,眼似铜铃,整个人便如一尊黑铁塔矗立在这里。

    萧晨风有些疑惑起来,刚才听到的叹息语音幽怨婉转,倒像是一名多愁善感的少女发出的,与这名黑大汉似是没有半点关系,不由转首他望,但见四野空阔,八面来风,那有什么少女的影子?

    “唉!深秋已至,落叶飘飞;满目的荒凉啊,想这些落叶,经历了严冬酷寒,方才孕育成一抹初春的鲜绿,再经过一春一夏的风雨,方才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哪知道秋风一扫,所经历的一切苦痛尽皆归于虚无…….甫成才便已面临衰败…可悲乎…可叹哉……”

    一个温柔之极、落寞之极、婉转之极、的“娇滴滴”的粗豪嗓音突然响起,充满了悲天悯人之意。

    萧晨风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旋风般转过头来,带着一脸的不可置信看向那虬髯大汉。

    只见那虬髯大汉斜斜倚在路边一棵垂柳之上,满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手拈莲花指,满脸俱是温柔,看到萧晨风转过身来,竟然眨眨眼睛,向他抛了个媚眼过来。

    萧晨风嘡目结舌,浑身顿时起了密密麻麻的一层鸡皮疙瘩。

    这身材魁梧宛若铁塔一般的虬髯大汉,用右手轻轻一撑倚着的垂柳,整个人美人初醒般弱不禁风的站了起来。

    垂柳叶便似经历了一场酷寒的大风,刷刷的落了下来,转眼间整棵树已是变作了秃头,地上柳叶厚厚的铺了一层。

    轻轻伸出一只蒲扇般的大手,异常“娇羞”与不忍地轻轻掩住了嘴,“呀呀呀,可怜柳叶…可悲柳叶……”

    萧晨风眼皮一阵疯狂地跳,头上汗水瀑布般往下流,霎时间双眼模糊….顿时感觉头晕目眩,直疑身在梦中,一时间神思恍恍惚惚,两条腿也几乎酸软了下来…

    这….这….这是一个什么东西?

    虬髯大汉一个无比魁梧的身体便如是风摆弱柳、雨中香兰,摇曳生姿的向着萧晨风走了过来,那俏生生的春风莲花步,一步步竟然是风情万种。步步生莲。

    人尚未到,一股浓浓的香气已是扑面而来。

    萧晨风两眼发直,一个人踉踉跄跄,彻底败退:“你你你…不要过来…”

    虬髯大汉闻言竟然停了下来,脚下一脚前一脚后,左手叉腰,右手竟然轻轻抚了抚鬓边散落下来的一缕“秀发”,接着竟然掩嘴轻笑一声,娇羞无比的白了萧晨风一眼。

    萧晨风浑身暴寒,几乎便要大喊救命。

    “恩哼…这位英俊潇洒的小哥,可是名震武林的萧晨风小公子么?”一个柔柔糯懦,似乎是娇羞无比、又带着那么一丝丝的不好意思的声音从虬髯大汉的口中吐出,问完,竟然以手掩嘴,满是不好意思地“娇笑”起来。

    萧晨风浑身毛发直竖,再次退后几步,一向贴于身侧的长剑破天荒的举了起来,横剑当胸,一脸的警惕:“你….你是谁?”

    “啊呀…真是讨厌……竟然这么防备人家……人家只是好奇罢了啊……究竟是什么样的少年一条性命竟然能够值得五十万两银子啊,啧啧啧…,萧公子真是名不虚传呀…真难为你爹妈是怎么生的……这般俊…”

    天呀,地呀!我我怎么遇见了这么一个东西呀?我我…好倒霉啊!.萧晨风欲哭无泪地在心中喊道。

    萧晨风勉强定了定神,十分困难的大大喘了几口气,仍觉得不可思议之至“这么说,阁下是想要那五十万两白银了?”

    “嘻嘻嘻嘻,人家确实想要嘛;不过呢,今日一见萧公子,风神挺秀、玉树临风般的人儿,这可叫人家如何才能下得了手啊?”虬髯大汉楚楚可怜地,十分哀怨地道。

    又是一阵狂汗!

    萧晨风心中反而一定,天可怜见,这怪物幸亏不是前来交朋友的,幸亏是来杀自己的…….否则….萧晨风一阵干呕。

    “萧公子……你说说看呵,到底该怎么办呐啊?”虬髯大汉满面的不乐意,粗壮肥硕宛若参天大树的树身般的腰肢竟然“撒娇”似的扭了几扭,心不甘情不愿地道。

    萧晨风渐渐冷静下来,长剑重新贴与身侧,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既然是来杀自己的,那他不管是人妖还是真正的妖怪,都是自己的敌人!此时断无善了,多说无益。

    “哎呀呀,瞧我这记性呢,”虬髯大汉轻轻一拍自己的异常“丰满”的大腿,以发现新大陆的语气,娇滴滴地道:“忘了告诉萧公子呢,奴家姓花,就是一朵花两朵花的花呢,奴家的名字叫花怜花,好听吧?嘻嘻嘻嘻。”

    说完了自己的名字,虬髯大汉花怜花干脆双手捂着嘴,“娇羞不胜”的低下了头,却又用眼角斜斜瞟着萧晨风,嘻嘻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