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十九章 剑法奥秘

    夕阳西下,一个青衣文士踏着夕阳的余晖,施施然走进了长安城。wENxuEmI。cOM

    过不多时,一队车队从远方开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男的英姿挺拔,女的花容月貌,老的满脸都是风干了的橘子皮似的,小的却还是稚龄儿童,瞧这一家子的装扮,极似是有哪位位极人臣的大员告老还乡了,只是………告老还乡应该出京才是,怎么反而向京城里走?

    难道……是皇帝陛下舍不得,特意在京师安排了府邸?想到这里,看守城门的禁军越发的尊敬起来。

    这一家人看上去平平无奇,就和普通人一样。但是当他们经过城门,经过各个禁军的身边时,在场的禁军纷纷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股寒意。

    就像是年幼时一个人走夜路却经过了一片硕大的坟地,一股凉意从脊背上升起,转眼间全身如堕冰窟……

    目送着这车队缓缓消失在城门之中,禁军们纷纷长舒了一口气。刚才那种感觉,竟然一直凉到了心底!一名禁军开玩笑的道:“刚才那家人不会在马车里藏了一条大长虫吧?他奶奶地,怎么阴风阵阵的。”

    “哈哈哈…”众禁军一阵大笑,顿时将刚才的那种恐怖感觉驱除的一干二净。毕竟,现在是青天白日,而且是天子脚下!纵然有些事情,却又能够到得了那里去?

    所以禁军们一点也不担心,进了京城,无论什么事情,都是京城守备衙门的事情了,跟他们毫无关系。

    这些禁军却不知道,他们刚才恭恭敬敬迎接进去的那些人物,却是当今魔教几十年以来不世出的人物!将这些魔神们放进了京城,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接着,又是一些看上去非常明显的江湖中的人物,一个一个,一批一批的来到了城门。人人不是腰上佩剑带刀,便是手中一个狭长的包裹!禁军们常年看守城门,对这些狭长的包裹当然是耳熟能详!必是江湖中人物的随身趁手兵器无疑!

    这些人的脸上,都像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冷冰冰的不苟言笑。沉默着一言不发;经过身份验证之后便即转身走路,人人身上都似乎是带着一种森冷的气息。

    “怪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怎么这些大爷们赶集似的都跑到京师来了?”一名年龄稍长的禁军摸着下巴上的胡子,一脸的纳闷。

    年轻些的禁军虽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都是武林中人!以前,就算江湖中人进京城,也只是一个两个而已,哪有像今天这种情况,一队一队的络绎不绝起来。

    “难道…在这个京城之中,又要发生什么大事?”那名年龄大的禁军沉思着,他今年已经有四十多岁,在城门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从普通的军士一路职务上升到了小队长,手下有四五十号人,在他自己想来,也已经到达了这辈子能够攀到的最高峰了。

    在他当差的二十年之中,所经历过的江湖人物大举进京城之事,拢共只有两次。一次便是当今皇上当年还是晋王的时候,不知什么人放出了讯息,说晋王手上有绝世奇宝,惹得江湖中人蜂拥而来!而另一次,便是这几天了。

    作为一个老兵的经验,他迅速判断出,最近京师定当有大事发生!

    一想到这里,不由得浑身涔涔冷汗直冒!隐隐然还有点兴奋!说不定这次便是自己再次晋升一级的机会……

    “马上通知营中长官,然后将最近几日进京人员的资料,整理一下,统统准备上交京城守备衙门。”这名小队长迅速做出了决定。

    “队长,既然那些人有问题,我们为何不干脆拦下来?”一名年轻的禁军满脸带着阿谀的笑容,凑上前来。

    “拦下来?怎么拦?”小队长脸上一股鄙夷之色,“除非你不要命了,拦那些大爷的路。那不是找死么?更何况,他们的路引都是各地官府下发的,从上面看不出任何问题,凭什么不让人家进京城?”

    “大人高见!小的茅塞顿开。”年轻禁军唯唯点头应是,退了开去。他又怎能不知道那些人拦不得?只不过借这个机会拍拍上司的马屁罢了。

    且不说城门处江湖人物苍蝇一般飞来,且说萧晨风与血泊两个人进城之后,先在城中最为繁华的大兴街上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这次却是只要了一间上房。

    这是萧晨风要求的,一路之上,他在将自己从小所学的各种武功纷纷梳理一遍之后,却对血泊那套传自当年的天下第一杀手雪衣阎罗叶剑京的剑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因此,要与血泊同宿一个房间之内,便于两人切磋研讨。

    血泊当然欣然从命。对于当日两人一战,血泊觉得自己败得莫名其妙。

    血泊是一个杀手,顾名思义,杀手杀人一般是不会采取正面对决这种光明磊落的方式的,那次由于顾忌到了街面上的普通人,不得已两个人才到了小镇外。

    血泊放弃暗杀,采用正面对决,看似堂皇之阵,其实却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还有一个原因,血泊一向自认为自己是剑法中的天才,以往行道江湖,莫说是自己的同龄人,便是远远大过自己,成名数十年的高手,栽在他剑下的也不在少数。这次见到萧晨风年龄比自己还要小,不自觉的起了争强好胜之心!

    便是这一念之差,使一向狂傲的血泊第一次惨遭败绩!

    但是当萧晨风在决战结束后接着便将自己的剑法一招一式的学了出来,这才是血泊最为震撼的!

    两个人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均是觉得神清气爽。

    萧晨风仍是一副皱眉苦思的样子,似是心中有着千个疑团而不得解。血泊习惯性地身体笔直的站在客房中间,见到萧晨风满脸如有所思的样子,不由失笑道:“怎么了?一路上你一言不发,,一直到现在仍然保持着这个要死不活的样子,想的什么?”

    萧晨风一脸疑窦,若有所思的道:“我这一路上一直在想你的剑法,不对劲啊。”

    血泊顿时来了兴致,道:“自从我从师傅手上得到这剑谱,师傅便让我自行练习,而且他自己连瞧也不瞧一眼,说这是我父亲一生的心血,只有我才能够继承。”

    萧晨风点了点头,道:“你师父不愧是一个君子,不过也太迂腐了些。”

    血泊嗯了一声,道:“我师父对我父亲很是忠心,不过人却是挺好的。”

    萧晨风呵呵一笑,道:“那是自然。”心道:若是人不好,恐怕早已将这武林至宝吞为己有了,那还轮得到你小子。

    同时,却是对血泊的父亲,那位雪衣阎罗更加的佩服起来:不过就是一个江湖杀手组织的首领,却能够在自己身死之后,令属下遵循自己的遗命,忍辱偷生,含辛茹苦,将自己的独子抚养长大,并能够在二十年之后将自己托付给他的东西原封不动的交到自己的儿子手里,自己却忍住一动不动!

    这已经不是忠心的问题了,想必在血泊的师傅心中,血泊的父亲,雪衣阎罗叶剑京已经是超越了作为一个人的存在,对叶剑京的忠心已经上升了一个层次,达到了盲目狂热的崇拜的地步!

    能够让一个下属做到这一点,叶剑京的人格魅力可见一斑。难怪能够以一己之力统帅江湖上最为桀骜难驯的杀手组织,成为江湖上公认的杀手之王!

    摇摇头,将这些莫名的思绪驱赶到一边,萧晨风知道,现在不是他追念叶剑京的时候,而应该是找出他剑法中的真正奥秘的时候!

    “那日对战,我便发现了你这套剑法隐隐有点不对劲,最近几天我一直在想是哪里不对劲……”萧晨风慢慢的道。似乎一边说着心中仍在一边考虑。

    血泊双目放光,道:“那你想到了没有?”

    萧晨风没有理他,扬起了头,出了会神,自斟自酌的道:“我发现,你的剑法,一是不连贯,似乎剑招与剑招之间少了些什么;二是剑法过于刚硬,丝毫没有圆转如意之感。三是从剑法中的戾气推测,这套剑法的威力,不应该这样小!这套剑法的真正面目,应该远远不是你现在使出来的这个样子!”

    血泊不由得也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些问题,他在练剑的时候当然早有所觉,只不过一直以为自己功力尚浅,还不能达到真正发挥这套剑法威力的地步。此刻听得萧晨风一言点醒,顿时觉得大有道理,可是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血泊却仍是满头雾水,不明所以。

    “所以,经我仔细想过后,问题极有可能出在这两个方面。”

    血泊精神大振,一时间忍不住有点紧张起来,语音略见颤抖:“哪两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