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二十三章 单身赴会

    天色已黑。wenxuemi。com

    王府之中,偏厅之上。一干朝中大员已是等得不耐烦起来。几个性急的已是不住的起来坐下,窃窃私语之声不绝响起。

    这干人一个个在家均是养尊处优惯了,若是在自己的府中,此时恐怕早已是美酒在手,佳人环侍,其乐陶陶了。

    都以为此次定国王爷设宴,定然丰盛之极。哪知道一直等到了此刻,不少人肚子已开始咕咕直叫,可是,料想中的盛宴依然是渺无踪迹。

    适才,杨林已是派人前来传话,说道还有一位重要人士尚未来临,再等等。

    众人好奇心顿起,纷纷猜测,究竟是什么人物,竟然能够如此摆谱,几乎让满朝文武在此等候?

    时间一分分过去,众人终于不耐烦起来。一壶上好茶叶冲了喝喝了冲,早已没半点滋味。

    “砰!”有人将手中茶盏重重的顿在桌上,登时茶水四溅!

    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竟然在定国王府上使开了小性子,感情是皮痒了么?

    众人询声望去,却是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将军,正是丞相宇文化及之子,当朝威武大将军宇文成都!

    只见宇文成都重重的把茶盏一放,站了起来;一张满是横肉的脸上尽是不满之色,大声道:“定国王府也太大架子!这么多朝中大员都在这里干等,竟然连碟点心也不奉上来!”众大臣心中都是一阵苦笑,心想也就你敢在王爷府中吼上这么一嗓子,说什么满朝文武。在定国王爷的眼中,就算是满朝文武,又能值得几何?

    宇文成都军旅出身,接到圣旨时尚在百里之外的军营之中,急急忙忙快马加鞭匆匆赶回,却是连午饭也未来得及吃,此刻腹中早已饥肠辘辘,几乎便要头晕眼花…

    左上手第一位坐着稳如泰山的山羊胡子,便是宇文成都的父亲,宇文化及。只见他好整以暇的放下茶盏,慢条斯理的道:“还不给我坐下!难道在定国王爷的府中还能饿到你不成?”

    “谁饿了?饿的受不了嘛?”一个威严的声音如同金铁相击般响起,隐隐然带有铿锵之声!一个人一步迈了进来。

    众人望去,见来人豹头环眼,满脸虬髯如铁,身长体阔,目光如电。正是当朝大将军韩擒虎!

    韩擒虎口中问话,一双眼睛刀锋似的,却是牢牢地盯在了宇文成都的身上!

    宇文成都此时的官阶在韩擒虎之下,韩擒虎乃是宇文成都的顶头上司!此刻见到韩擒虎出面,宇文成都早已老老实实的坐回椅中,端起茶盏,一饮而尽!t谈笑风生,若无其事起来。

    韩擒虎环目一扫,口中低低骂道:“没有骨气的东西!”

    他语音虽低,众人却都是听得清清楚楚。宇文成都噤若寒蝉。那边宇文化及见自己儿子受辱,却是极为不自在起来。

    干咳两声,正要说话;哪知道韩擒虎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嘴里一边嘟囔:“狗仗人势!”

    话音未落,这位军方大将已是走的踪影不见。宇文化及一口茶噎在嗓子里,忍不住一阵剧烈的咳嗽…

    王府之外,足足有数千御林军肃然而立。

    负责最近街口的已经换了三班人。终于,夜幕中,远方一个高挑的人影缓缓走近。及到近前,众御林军方发现,竟然是一个身穿月白衫子的少年,双眉如剑,双目如星,面如傅粉,唇若丹朱。一头黑发用一根淡金色的带子轻轻挽住,说不出的潇洒飘逸、翩翩风liu!好一个俗世佳公子!

    眼尖的御林军们赫然发现,就在这个少年的手中,竟然持有一份烫金的请柬!众人早已得到消息,凡是持有烫金请柬的,一律放行!是以众御林军虽然都不识得此人是谁,却还是规规矩矩的让出了一条去王府的道路!

    这个少年,正是姗姗来迟的萧晨风,萧大公子!

    萧晨风心中,对这些朝廷官员无一点好感!早已全部规划为仇家一列!更何况,定国王爷杨林乃是自己的大仇人杨广的嫡亲叔叔!

    所以,萧晨风并不是故意拿架子,他也没架子可拿!只不过,之所以来得晚,却是实在是存心的!

    若是萧晨风知道等他的还有其他的朝中大员在,恐怕他来的还要晚一些。

    但若是萧晨风知道,自己切齿难忘的大仇人宇文成都也在坐,恐怕他早就来了!

    在萧晨风的心中,宇文成都要比杨广要可恨的多!在萧晨风的复仇名单上,宇文成都高居榜首之位!只因为,宇文成都的恶行,对萧晨风造成了直接的伤害!更是他至今不能修习内力的罪魁祸首!

    杨广虽灭了萧晨风满门,但萧晨风毕竟没有亲身经历!

    面上带着和煦的微笑,萧晨风目不斜视,脚下步履轻快,宛若行云流水,丝毫不见急促,便在前后左右几千名御林军兵甲环侍之下,潇洒自如的到了定国王府的门口!

    将请柬交给门口的几名御前侍卫,不多会,一阵脚步声传来,先前那专门去客栈送请柬的老者已是快步迎了出来。

    “呵呵呵……,萧公子毕竟还是来了,王爷和众位大人已经等待多时了。”

    “呵呵,王爷相请,岂敢不来?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嘛。”萧晨风也笑了,笑的有点讥诮。

    老者呵呵干笑两声,以斩风刀客靳白峰的精明,当然听得出萧晨风这句话中含着的不满之意。萧晨风的意思很明显,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你说让我来,我不来不行。纵然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那也是非来不可!

    靳白峰呵呵笑道:“萧公子误会,王爷绝无半点恶意。公子入里便知。”说着伸手做请。

    萧晨风道声不敢,跟在他后面进了王府。

    从外边看时,这定国王府已是气势恢宏无比,但萧晨风直到进了王府,才发现,自己在外面所看到的,只不过是九牛之一毛而已。

    进了王府大门,穿过一个汉白玉石拱桥,桥下流水淙淙;左面乃是一个花园,时值金秋,满园的金蕊怒放,花香阵阵。再往前走,穿过一道拱门,又是另一番天地,这个院子之中,只留了当中的一条小路,两边空空旷旷,却是什么都没有,地方却是大极。坚硬的土地上,尚残留着一层层脚印,似是有数百上千人在此练过功一般。

    萧晨风心中明了,这定是定国王爷在家中练兵之所在了。这位王爷果然不愧军旅出身,竟然在家中也整出了这么一个小校场!

    走过校场,登时一股清新之气扑鼻而来,周围竟是郁郁葱葱,满目苍翠欲滴!却是一些不知名的树木,深秋时节,百树凋零,可这几棵树竟然丝毫不受季节影响!便如苍松翠柏一般,可偏偏树叶巨大,遮天蔽日。

    这树木也不是很多,但就是这几十棵,竟然遮的这个硕大的院子见不到一点阳光!树木并不粗,可每一株均是树冠无比巨大。

    走在树下,萧晨风只觉得凉意森森,偏又清爽宜人之极。树木的周围,便是一栋栋木制的房子。衬在这苍翠之中,却是无比的和谐!

    一时间,萧晨风竟然有回到药圣山的感觉,不由得留恋的多忘了几眼。

    终于走过了这段林荫路。眼前一片空荡荡地,正前方,楼阁如云起,盘龙绕风,雕梁画柱,便如是天上仙宫,玉宇琼楼。

    两个人便如两尊铁塔,立于面前,一人豪爽的大笑道:“贵客临门,本人一大老粗,特地替主人迎客来了。”语音铿锵,隐隐然有一丝杀伐之气,正是一代名将,镇北侯韩擒虎!

    萧晨风的注意力却没在他身上!韩擒虎一代名将,萧晨风若要复仇,韩擒虎必是一大阻力,可是现在萧晨风对这个自己未来的大敌恍如未见,他的目光清冽如水、寒森如刀!牢牢地盯住了在韩擒虎身后的那个人!

    这个人,毁了萧晨风的童年!让萧晨风以稚龄之体缠mian病榻两年时间!

    这个人,废了萧晨风全身经脉!让萧晨风直到现在无法修习内力!

    这个人,无数次在萧晨风梦中出现!

    杀死这个人!这已是萧晨风毕生的心愿!

    宇文成都!

    萧晨风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念出了这四个字!

    这个恶魔的化身!切齿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