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二十四章 初入王府

    稍后今天晚上还有两章发出,请各位书友支持。Www.wenXuemi.Com

    在得知今天宴会的主角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之时,韩擒虎表示了极大的兴趣。而当这个少年竟然胆大包天的胆敢姗姗来迟之时,韩擒虎心中的兴趣已是变作了隐隐的惊诧!

    什么样的少年,竟敢让当朝宰相、一国大将军、定国王爷、文武百官等候足足几个时辰?

    就算是邻邦的太子,也是绝对没有这份面子!就算是当朝太子,也是绝对远远地不够资格!

    那么,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身份?

    门口的御前侍卫一加以通报,韩擒虎自告奋勇的跑了出来。

    宇文成都则是一肚子的火气,偏偏在场的全是自己的上司,无法发作;此刻听到自己等人苦苦等待的“贵客”已经到来,一时按捺不住,也跟在韩擒虎后面迎了出来。

    韩擒虎一言出口,却见对面那无比俊秀的少年却是根本没有理自己,一双眼睛直直地望向了自己身后。同时,一股彻骨的阴寒铺天盖地般罩了过来!

    一时间,韩擒虎竟然有一种又回到了万马厮杀的战场之上的错觉。而这次给他这种感觉的,竟然是眼前这弱冠少年一个人!

    韩擒虎身后,宇文成都冷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道:“我道是什么贵客,原来是个小白脸!小白脸,你瞪着我干什么?”

    萧晨风心中巨浪滔天,沉淀心中十几年的仇恨一朝爆发出来,险些不能自制。

    轻轻咳了一声,努力地将目光从宇文成都身上收回,微微闭了闭眼睛,旋又张开,眼神中已是一片清澈,眸中微微含笑,长身一礼,温文尔雅地道:“草民何等何能,竟然敢劳动镇北侯爷降尊纡贵,亲自出迎?侯爷这可折杀草民了。”

    萧晨风自幼缠mian病榻,长大后独居荒山;那无尽的寂寞,早已磨得萧晨风的心智无比的沉稳成熟,若是单单以萧晨风的心机来说,便说是老谋深算也是丝毫不为过。他一瞬间便已清醒过来,知道此时绝不是自己报仇雪恨的时机。凭自己那没有丝毫内力的剑术,恐怕只是一个宇文成都自己已是远远不是对手。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高深莫测的韩擒虎大将军!况且,此时还是在定国王府之中!心念电转之下,萧晨风迅速克制了自己,做出了应对。

    韩擒虎哈哈大笑:“小兄弟客气,韩某不过一介武夫而已,哪比的小兄弟文采风liu。”在韩擒虎想来,眼前这少年脚步虚浮,明显是没有练过武功之象,却能得到定国王爷如此厚待,定然文采出色之极。心里这么想,嘴上便想当然的说了出来。

    在说这句话的同时,韩擒虎心中却是一寒;适才从萧晨风身上散出的阴寒气势,韩擒虎首当其冲,岂能不知?但转瞬间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韩擒虎再去感受那股阴寒的时候,却是毫无所觉了。单从这一点上看来,面前的这个少年,便绝不可小觑!

    气势不是杀气,虽然都是虚无飘渺的东西,但是两者之间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分!所谓气势,一般来说,久居上位者,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威仪,便是气势了。在武林高手说来,则是内力修为到达了一定地步,在运行内力之时,便可无声无息的散发出来,给敌人以心灵上的震撼!修为高超者,单凭自己的气势便足以不战而胜,甚至重创敌人!

    伤于刀剑之下尚有复原之机,但一旦伤于敌人气势威压之下,便是一个习武之人一辈子的噩梦了!严重者足可导致此一生再无寸进。

    至于杀气,则是比较好形容了。凡是杀过人的人身上必带有杀气!杀人愈多,杀气愈浓,越为强烈。足可令人为之心寒胆裂。

    而无论是气势还是杀气,均是随身而来。若是能够将自身气势与杀气隐藏的点滴不露,那么,此人便绝非武道高手莫属!

    而韩擒虎一生鏖战沙场,,可说对这两种气息耳熟能详。而且韩擒虎自身便是不可多得的高手,眼力之高明更是众所周知。他一眼便已看出,萧晨风身上绝无半点内力修为存在!这是无可质疑!但刚才的阴寒气势却是怎么回事?而且那股气势强烈无比,一发即收,明显是已经到了收发由心的地步。

    此等咄咄怪事,岂能不令韩擒虎诧异莫名。也由此,韩擒虎心中得出一个结论:眼前这少年,绝不简单!

    宇文成都嘲讽的话一出口,直道眼前少年必定会忍不住反唇相讥,肚子里早已准备好了一肚子尖酸刻薄的话语,只等这个少年一旦开口,便一股脑倾泻而出!好好羞辱他一番。

    哪知道萧晨风听到他的话之后,只是淡淡的瞧了他一眼,便自行转过身去与韩擒虎寒暄起来,竟似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而韩擒虎又是宇文成都最害怕的一位上司,要打断他说话,宇文成都是万万不敢的!顿时一拳打到了棉花堆里,有力难使。宇文成都郁闷之极。

    而那边,萧晨风却似是故意给宇文成都难看,一边与韩擒虎热情的谈笑着,相携向里走去,对于就在身边的宇文成都却是连看也不看上一眼。

    宇文成都火冒三丈!无可奈何地跟在二人身后,灰溜溜的进了大厅。

    韩擒虎本就对宇文成都反感之极,此时见萧晨风丝毫不给宇文成都面子,心下为之大畅,对这少年也是倍感亲切起来,不过几步路的时间,俨然已是以“老哥哥”自居了…….

    闻到萧晨风已经来到了王府,杨林总算大发洪恩,将一干在偏厅喝茶的朝廷大员请进了正厅大堂。

    众人各据一桌,谈笑自如,似乎刚才的冷遇根本没有发生一般,席上各色时先水果堆积如山,当然是用来点心。

    偌大的厅堂,左右各有八桌,定国王爷杨林高居主位,一脸的不耐烦。若不是皇上下旨,恐怕杨林这一生都不会请这些官员到自己的府上来。

    众人见到韩擒虎亲热的挽着一个少年,跨进厅来,都是纷纷起立,唯有首位的宇文化及与主位的杨林自重身份,岿然不动。

    “小兄弟,我来为你引见,这位便是当朝宇文丞相,宇文丞相为陛下的左膀右臂,不仅文采斐然,而且武功过人,更是智计百出,辅佐陛下政务畅通,实是我大隋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宇文丞相教子有方,方才的宇文成都将军,便是丞相的二公子。”韩擒虎热情得道。不过在话语间还是狠狠地刺了宇文化及一下,意思自然是宇文化及以权谋私,利用手中职权,让自己的儿子登上了高位。

    在场众人那个不是老奸巨猾之辈?自然人人都听出了韩擒虎话中之意,但一个个只是呵呵含笑,面上真正心思丝毫不露。没有人会蠢得在这个军方大将与当朝宰相之间自动的跳出来当炮灰。当然大家都是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明。军政双方不和,由来日久,对于军方与以宇文化及为首的政方之间的唇枪舌剑,众人早已见怪不怪。若是韩擒虎今天竟然不去寻宇文化及的晦气,那众人反而要大出意料之外了!反正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当是免费欣赏了一段朝中大员之间亲自上演的一场好戏。

    萧晨风面上神色不动,微微笑着,不卑不亢的躬身一礼,道:“久闻丞相大名,今日相见,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后辈草民萧晨风见过丞相。”

    宇文化及呵呵一笑,皮小肉不动的道:“萧公子客气了,本相常年劳累,早已疲惫不堪,便是饮食也已大不如前,哪及得韩将军身体健壮如牛,风采照人。”

    众人闻言都是窃笑,都知道韩擒虎是京都出了名的大肚王,向来无肉不欢,往往一餐饭要吃三五斤牛肉,几大坛酒。宇文化及这几句话自然是说,这几年国家无战事,韩擒虎却越发的膘肥体壮,显然是讽刺他光吃饭不做事了。

    两人虽都是借着萧晨风来说题,每一句话却均是影射对方;阴损之极。众朝中大员听了,均感今天晚上不虚此行。无形中对刚才杨林之冷淡也已纷纷不萦于怀。觉得能够见到如此精彩的场面,便是让王爷冷淡一番,又有何妨?

    韩擒虎嘿嘿一笑,狠狠地瞪了宇文化及一眼。继续为萧晨风引见起来。

    “至于定国王爷,我便不给小兄弟引见了啊,两位想来早已熟识,哈哈哈……”

    杨林高居主位,冷冷的道:“老夫与这位萧公子今天第一次见面,何来熟识之理?”

    韩擒虎一愕,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抓抓头皮,一脸困惑。心道今天你大摆筵席,召集大家同来,岂不是便是为了眼前这个小子,怎地这时却说不认识起来?

    萧晨风对杨林的冷淡却是不以为意,仍是施了一礼,道:“王爷百战立国,威名赫赫,盛名播于天下,,草民早已仰慕不已。”

    杨林听他称赞自己战功,那是他最为骄傲之事,顿时心中略觉舒服,觉得眼前这个竟敢迟到的小子也不是那么讨厌了;不仅捋须轻轻点头,神色舒缓了许多。

    “这位大人便是当朝民部尚书裴钜裴大人,裴大人一手掌管天下钱粮,是陛下的得力助手。”

    “这位是金鼎爵爷独孤默默,小兄弟身为江湖中人,独孤爵爷的名头小兄弟想必不会陌生吧?”

    独孤默默此人,在江湖上赫赫有名,本人一身艺业超凡脱俗,便是与九大高手中人相较,也是毫不逊色。更见此人更是当今四大世家之一的独孤世家之主!独孤世家在四大世家之中向来名列榜首,不仅是与皇家的关系,而且世家之内高手辈出,早已隐隐然有凌驾于其他三家之上之势。若不是当今皇上杨广为了保持平衡,隐讳的对独孤世家略有限制,恐怕此时独孤世家早已是一家独大之势。

    萧晨风吃了一惊,举目望去,却见这位独孤世家之主花白头发,瘦骨嶙峋,似乎一阵风便能吹倒,满脸的愁苦之色,倒像是在座众人都欠了他的银子一般。与他在江湖上的赫赫声威述不相称。此时听到听到韩擒虎介绍自己,似乎是勉强笑了一笑,这一笑之下,满脸的皱褶顿时堆在一处,竟然比哭还要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