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二十五章 成都挑战

    转眼间,萧晨风已在韩擒虎的引领之下,与在座的各位大员寒暄了一遍。www.wenxueMI.coM众人因他今天是定国王府的主要客人,而自己这些人只是为了陪他而来,更加不知道这位面容俊秀犹若女子的少年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头,是以人人对他均是甚为热情。只有宇文成都满脸悻悻之色,对他爱理不理。萧晨风本就对他恨之入骨,如此这般正是正中下怀。

    酒菜香味远远飘来,侍者纷纷进来,安排众人入席。萧晨风举目望去,满厅只有十个席位,在座众人正好每人一席,在杨林的主位之上,尚端端正正的摆有一张披有虎皮的大椅子,却是空着座位。

    萧晨风看到这张椅子,顿时心中一阵激动。这张空出来的椅子,这个无比尊崇的位置,想必便是自己的最大仇人、当今皇帝杨广的座位了。

    萧晨风的位置很奇怪,大厅众人虽是分两列而坐,却是隐隐成一个圆形;萧晨风的位置,便在左右两列的中间,这个位置,恰好在座的每一个人均能够清清楚楚全方位的看到萧晨风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

    一坐到这个位置上,萧晨风顿时感觉自己成了一件任人参观的物品一般,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可以说,今天这场宴会,对萧晨风来说,完完全全是稀里糊涂,现下已经到了王府,但是萧晨风对于自己为什么来,来之后要干什么,这场宴会背后隐藏着什么,萧晨风依然是一无所知。这不免让他心里郁闷之极。据萧晨风观察来看,似乎今天参加宴会的这些人对于为什么要有这个宴会,和这个宴会的目的,也是一无所知。这从他们的谈吐之中可以很明白的听了出来。

    人人都是在尽力的闲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但是众人的最终目的很明确,都是在变着法子试探别人的口风,想要知道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到了这一点,萧晨风心中多少有些好受一点。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人除外,便是今天宴会的主人,定国王爷杨林。这位王爷时常以一种非常专注的目光看着自己,似乎对自己非常感兴趣,但也只是限于观察而已,也并无进一步的动作。

    偏殿之中,众位大人带来的随从与护卫高手已是杯觞交错,隐隐然有吆五喝六之声远远传来。

    酒菜一道一道端了上来,而今天的主人杨林却仍是半眯着眼睛,斜靠在座椅之上,并无丝毫开始的样子。

    阵阵浓郁的香味从桌上飘到众人鼻中,却是只能看,只能闻,而送不到嘴里。天色已晚,众人的肚子均已经是咕咕乱叫。

    宇文成都看着桌上色香味俱佳的各色菜肴,忍不住眼冒绿光,一口一口干咽着唾沫,心里早已经把杨林骂翻了。两顿饭没吃,还要疾驰百里,宇文成都早已是觉得自己撑不住了。只觉得现在就是一头牛放在自己面前,自己也能够一口气吃光。

    比宇文成都的模样还要惨的还另有其人,闻到酒香肉味,韩擒虎早已忍受不住,只急的一个劲的抓耳挠腮,鼻孔一个劲的使劲耸动,恨不得伸手便将桌上酒菜送进肚子。那份急切之态,看在萧晨风眼中,纵然是萧晨风现下心情忐忑之极,也不由得心中发笑。

    杨林安坐椅上,看似闭目养神,其实心中早把某人骂了千百遍。只有他知道,今天这场宴会的主角究竟是谁,也只有他知道这场宴会的真正目的何在。

    看着萧晨风丰神俊朗的样貌,以及处变不惊,一片泰然的态度,杨林心中对这场宴会的目的已是打了一个合格,想到宫中自己那位最为疼爱的小侄女,杨林的嘴角不由泛起一丝微笑。恩,眼前这小子,若是单凭相貌来说,也勉强能够与凌儿般配。杨林心中暗暗想道。

    只是皇上迟迟未到,事先又叮嘱了杨林不准泄露风声,王驾自己又不能去催,现下似乎也只有干等着。否则等皇上来了,这边已是杯盘狼藉,难道要皇上吃自己等人的剩菜不成?

    宇文成都一口一口干咽着唾沫,心里越来越是不耐烦起来,想到那小白脸进门时对自己的诸般不礼貌,越看越觉得那张从从容容的俊脸不顺眼起来。终于忍不住长身而起。

    众人正在一片和谐的谈笑,一个个显得亲热异常。纵然各人终日在朝堂之上勾心斗角,且不说心中对彼此是否存有芥蒂,但看今天这场面,却是融洽异常。从定国王爷杨林也是隐隐有所不耐的神情之中看来,王爷也是似乎在等什么人。普天之下,能够让定国王爷杨林如此等待的人物,也不过一个而已。那个人,便是当今皇上杨广!

    众人都是玲珑剔透之辈,早已推测出了真相,甚至皇上为什么要将眼前这少年放在众人面前的用意,众人也是能够推测十之**出来,不管是为了什么,皇上的意思定然是想让自己这些人先看一看这少年,至于以后这少年会怎样安排,则是从今日众人看过之后再定。不过皇上既然如此看重,眼前这少年日后在朝中必是不得了的人物!

    是以各人均是绝不敢放肆。在座之中没有猜出这个真相的,似乎只有三个人。一个自然便是稀里糊涂的萧晨风,另一个便是镇北侯韩擒虎韩大将军,韩擒虎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桌上的酒菜之上,对周遭一切均是漠不关心了。还有一人,便是站起来的宇文成都了。

    不过,胆敢在定国王爷面前如此冒失的站起来,并且不能够推测到今日宴会的事实的人物,似乎也只有这一个草包人物了。

    “呃……那个谁,是姓萧是吧?听闻阁下剑法高超,威震江湖。现在酒席尚未开始,便有本将军先于阁下切磋一番如何?也好为众位大人提提兴致。”他说到‘阁下剑法高超,威震江湖’这两句时,似乎是捏着鼻子说出来的,声音甚是怪异,嘲讽之意十足。

    韩擒虎向来对这等聚会没什么兴趣,若不是杨林相邀,此时恐怕早已拂袖而去。哪知道此时业已是饥肠辘辘,空有珍馐美味在前,却是只能看不能吃,心中早已郁闷之极。他与杨林多年相交,自然知道这位老朋友此时绝不是摆架子,而是肯定有别的原因存在。但腹中饥火上升,却委实是难受之极。便在此刻,宇文成都那不阴不阳的语气突然响了起来。韩擒虎先是一愣,顿时勃然大怒起来!

    “大胆!~这里是什么地方?岂能容的你放肆?向一个不会武功的文弱书生挑战,你真说得出口!”

    在场众人除了农部尚书裴钜,其余个个均是武功好手,自然一眼便可以看得出眼前这位俊俏的公子哥儿身上并无半点内力根基。对于宇文成都出言挑战,均是忍不住一愣,继而便是啼笑皆非。

    宇文化及忍不住脸上一热,自己的儿子,国家的将军,宇文世家的接班人;竟然向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在如此庄严的宴会上堂而皇之的提出了挑战比剑的要求!在这一刻,宇文化及那磨砺了几十年、早已刀枪不入的老面皮也是禁不住为之一红。恨不得将这个不肖子一脚踢回家去,省得他在这里给自己丢人现眼。

    军方另一位大将军成子武嘿嘿笑道:“宇文将军勇武过人,豪气可嘉;全是丞相大人栽培有方啊。”

    此言一出,便是一直斜倚在坐上的定国王爷杨林也是禁不住脸露微笑。

    宇文化及老脸涨红,怒斥道:“还不给我滚了回来。”

    宇文成都孤零零的站在场中,听的众人嘲讽之声,早已是尴尬之极。恨不得找个窟窿便即钻了进去。此刻听得父亲召唤,急忙借坡下驴,便要回身向座位上走去。

    便在此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不知道宇文将军要如何比法?在下虽不才,却是极愿意宇文将军的指教的。”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看向说话的那人时,丰神俊朗,满脸温和的笑容,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似乎有些害羞,微微脸红,正是萧晨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