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二十六章 隋君杨广

    此言一出,直是石破天惊!

    众人目光如炬,在萧晨风进门的那一刻,便已看出,这个少年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kenwen.com对于宇文成都的挑战,众人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有那一个普通少年胆敢接受一个武林高手一国大将的挑战?那不是找死么?

    哪知道,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竟然是如此的胆大包天!竟然在宇文成都马上就要收回挑战的要求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出言接收了挑战!

    一时间,众人看向萧晨风的目光均是有了几分疑惑:难道这小子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武功大高手?自己等人都走了眼?

    要知道在武学上能够达到这种返璞归真的地步的高手,无不是一代宗师之流,据众人所知,能够到达此种境界的普天之下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而且全是经过了一甲子左右的苦修,再加上是绝顶的聪明才智,方能达到这个神奥的境界。

    一向斜倚在座位上的杨林也是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一双眼中露出十分感兴趣之意。

    韩擒虎一愣,劝道:“小兄弟一介书生,何必与宇文将军争强好胜?依我看,还是算了吧。”

    萧晨风心中一暖,这位镇北侯眼中泛着真挚的关怀之意,绝不是作伪。萧晨风也不知如何,韩擒虎竟然与自己一见投缘,实心实意的为自己着想起来。

    萧晨风在来之时便已决定,彼此身处敌对,自己实不能与在座诸人产生任何情感上的交集,那样只会给将来彼此的敌对立场多曾一些尴尬而已。但此时,偏偏是这位军方第一大将,将来最有可能与自己生死对敌的镇北侯却是第一个与自己一见如故!不由得心中大大叹一声:造化弄人!

    萧晨风之所以出言接收宇文成都的挑衅,其实是在心中经过了深思熟虑。宇文成都乃是自己的头号要杀的目标,但自己却到现在仍然不知道敌人的深浅,趁现在这个机会摸摸敌人的底也好。

    萧晨风有恃无恐。在这种场合下,宇文成都的目的只是要羞辱自己而已,绝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明目张胆的杀死自己或者是伤残自己,而萧晨风虽是同样不能给对方实质性的伤害,但却能够借这个机会对敌人的武功修为有一个详细的了解。而且,能够通过宇文成都对整个宇文世家的实力做一个推测,对于宇文成都的父亲宇文化及和师傅千臂魔君的实力也能够接触到一些。

    而且,根据宇文成都的实力也可以推测到依附皇家的四大世家中第二代弟子大致的实力,这对于萧晨风来说,简直是收获不要太大!

    所以萧晨风对于宇文成都的挑战非但不能拒绝,简直是求之不得!见宇文成都在宇文化及的喝斥之下竟然要退回去,萧晨风怎能让他如愿?便当即出言阻止。

    宇文成都霍地转回身来,一双眼睛盯住了萧晨风,嘴角牵出一丝残忍的笑容,目中厉光大作,阴阴笑道:“萧公子果然豪气过人,我宇文成都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宇文成都这句话的意思当然是:我父亲已令我取消了挑战,但现在可是你自己找的!我是不得不战。

    一句话之间,竟然颠覆了主客之势,顺便也堵住了众人劝解的理由。

    萧晨风心中一凛,单从这句话看来,宇文成都绝不像表面上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简单,萧晨风觉得,对宇文成都,自己需要重新估计。

    萧晨风淡淡一笑,平静地道:“能够得到宇文将军的指教,乃是晨风的荣幸才是。”

    宇文成都嘿嘿冷笑。

    “皇上驾到-------”便在此时,一个尖厉的嗓音响了起来。众人纷纷起立。萧晨风偷眼望去,只见众人均是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似乎在众人的心中早已猜到了这个事实,脸上露出惊讶之色的,只有三个人,一个便是韩擒虎大将军,一个便是宇文成都,,另外一个,便是萧晨风自己!

    萧晨风的心中掀起滔天巨浪!他绝对想不到今天之事竟然是皇上一手安排!霎时间萧晨风全身出了一身冷汗!杨广为什么要做这种安排?难道他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转瞬萧晨风自己就推翻了这个推测,若是那样,今天等待自己的就绝对不是这些人,而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了。

    不过不管怎样,自己终于见到了这个毁灭自己的一家的大仇人!在听到“皇上驾到”那四个字时,萧晨风的心跳几乎在那霎那间停止!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杨广!他来了!

    将所有的侍从护卫和太监宫女统统留在大殿之外,这位大隋朝的皇帝就这么一个人施施然的走了进来,就像是在宫中从议政殿走到了御书房,轻松写意无比。

    众人急忙上前施礼,萧晨风一时间显得尴尬起来,从心理上讲,他恨不得将眼前此人千刀万剐,又怎肯跪下向他行礼?但眼前如不跪上这么一跪,恐怕自己转眼间就会告别这个人世间了。想到这里,萧晨风也只好委委屈屈的跪了下去。

    一个稍稍有些阴柔的声音响起:“众爱卿平身。”便在这五个字之中,萧晨风用心品味,从这五个字中听来,说话的人有着极为强烈的自信,甚至是自负!语音充满了一切皆在掌控之中的权威感觉。想必杨广对自己登上帝位以来的所作所为极为满意,也极为自诩。纵然天下已经被他的暴行乱政搞得烽烟四起满目疮痍,但在这位帝王的心中似乎是一切均不萦于怀。全然不放在心上……

    待到萧晨风站起身来时,才发现当今皇上杨广不知何时早已从自己等人身边走过,坐到了那把尊崇无比的椅子上面。面上似笑非笑,正注视着自己。

    萧晨风心中一凛!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发觉杨广是怎么从自己身边走过去的!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要知道萧晨风虽然全身经脉尽断,但多年来的灵药之力早已将他的身体各自割据一方,浑身上下充满了灵药之药力,每一寸肌肤均比常人要敏感许多!六感之敏锐便是较之绝世高手亦是毫不逊色!

    在杨广之前,只有一个人能够让萧晨风丝毫不发觉他的气息和行动,那个人便是曲俗尘!可是曲俗尘是何等人物?那是天下武林几十年来公认的第一高手!武林中神话一般的人物!曲俗尘能够达到这种返璞归真的地步,萧晨风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但现在,杨广竟然给了他同样的感觉!这已经是不仅仅令萧晨风震惊的问题!

    在这一刻,萧晨风甚至感觉到了一丝绝望!早知道杨广得到日月神珠,武功肯定深不可测!但萧晨风万万没有想到,杨广竟然能够达到与曲俗尘平起平坐、分庭抗礼的地步!

    在自己的复仇道路上,已经是不单纯是面对一个强大的势力的问题!而是要面对一个武学神话一般的存在!

    达到这种级数的高手,除非是能够创造一个他绝对不能离开的环境,再有相同级数或者接近这个级数的高手数人以上,全力围攻,方有可能将他杀死!但却仍要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

    像这样的高手找一个已经很难!更何况武功达到这种级数的高手又怎会与别人联手合击?便是勉强联手,也反而会彼此束缚!徒增变数。

    更何况,就算是有这样一群高手,又怎么会听萧晨风摆布,甘冒天下之大不讳来刺杀一国的君主?

    萧晨风从没有动摇过的复仇意志在这一刻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在这一刻,萧晨风心中突然想起了母亲在自己的幼小的时候经常对自己说起的一句话:要想报仇,你必须成长为天下最强大的人!若是达不到那个目标,报仇之事,提也休提!

    萧晨风总算明白,母亲为什么将此事看的如此严重。为什么要自己先成为天下最强大的人才会允许自己去报仇!因为,在那之前,任何的轻举妄动都只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而不会给自己的仇人任何的伤害!

    凭母亲的绝顶聪明,恐怕在杨广得到日月神珠的那一刻便已经推测出了杨广的修为会达到什么地步!所以才自自己幼年开始,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告诫自己!

    如今的杨广,已经达到了一个几乎无法被人杀死的绝顶地步!就算是一代宗匠曲俗尘想要杀死他,而且在两个人单打独斗的情况下,也是绝无可能!

    难道,这天下就任由这个暴君胡作非为下去?难道,自己就任凭家人冤沉海底?萧晨风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目中神光渐渐凝聚!

    纵然杨广的武功能够超越曲俗尘,那又怎样?总有杀死他的法子!萧晨风袖中双拳紧握,暗暗下了决定:杨广,此刻我杀不了你,并不代表我永远都杀不了你!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手下!

    杨广阴柔霸道的声音响起:“怎么今日这殿中平添了许多戾气?可是有人在此打斗?”

    宇文化及面色一变,刚要说话;那边韩擒虎已经抢了过去:“启禀陛下,适才宇文成都将军向这位萧公子挑战,两人正在剑拔弩张之时,陛下恰好赶到了。”

    杨广哈哈一笑,道:“那我岂不是耽误了各位卿家看一场好戏?”

    众人齐道不敢。

    杨广的目光转到萧晨风身上,上下一转。霎时间萧晨风只觉得自己好像赤身**呆在冰天雪地之中,一阵彻骨的冰寒!几乎冷到了骨髓!

    杨广似乎稍感讶异的点点头,问道:“你,就是萧晨风?”

    韩擒虎急忙在下面扯了扯萧晨风的衣袖,低声急促的道:“跪下回话。”显然,韩擒虎唯恐这个少年不懂朝中规矩,触怒了皇上,惹来杀身之罪。

    萧晨风心底一阵温暖。规规矩矩的跪了下去,道:“启禀皇上,草民正是。”

    杨广呵呵一笑,向韩擒虎横了一眼。以他的耳力,当然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韩擒虎悄悄在萧晨风耳边说的话语。只是有些不解,怎么这个一向粗暴的老家伙如此着紧这小子?他们两人何时建立的交情?

    “萧晨风,我观你身上似是没有修习过内力,如何敢接受宇文将军的挑战?”杨广慢悠悠的道。

    萧晨风磕了个头,道:“皇上明鉴,小人自幼经脉不全,无法习练内力,家师为了让小人有自保之力,曾让小人练过一段时间的剑术!”

    杨广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宇文将军。”又叫了宇文成都的名字。

    宇文成都浑身一颤,急忙上前跪倒,道:“臣在。”

    杨广凝目看着他,半晌,方道:“宇文将军既然主动提出了挑战,而萧晨风也已经应承下来,朕若是横加阻拦,不免显得不近情理。这样,你与萧晨风两个人打一场给大家看看,两个人都不准使用内力,点到即止,如何?”

    宇文成都这时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两个人都不准使用内力!宇文成都心中暗骂:那小子倒是想使用内力,可他根本没有啊!不准使用内力,这怎么打?若是自己胜了,那是理所当然之事;若是自己输了,那自己也不用混了。

    谁曾想的到一场比斗最后竟然还掺和上了皇上?

    萧晨风也是傻了眼,若是宇文成都不动内力,那自己还观察什么?没来由的泄露了自己的底牌!

    杨广冷眼瞧着这两个人,心中也是暗暗得意。他估计自己这一出口,定然会打乱两个人心中事先拟定好的全盘步骤!而打乱别人的步骤,却是杨广觉得最开心的事!因为他能够感觉到,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之中!杨广喜欢这种掌握一切的感觉!

    杨广之所以让宇文成都继续与萧晨风比斗,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他早已从陈寒山等人的密奏中得知,萧晨风虽然身无内力,但是一手剑法却是高超之极!就练杨广的武功修为,也是绝对想不到,没有内力的剑法,究竟能够有多大威力?

    所以杨广要看看!看看这个萧晨风,自己最宝贝的妹妹喜欢的人,究竟有什么本事!

    场中两个人相对而立。各自手持长剑,两个人的面上表情却是如出一辙:均是苦着脸。一脸的哭笑不得。

    在场旁观的众人,包括杨林在内,也都是一脸的匪夷所思!皇帝陛下这奇兵突出的决定,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之外!

    唯有韩擒虎与大将军成子武在惊诧之外,一脸的幸灾乐祸。看到宇文化及的儿子出丑,两个人均是心中大为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