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二十八章 帝王之心

    宴会尚未开始,当朝宰相宇文化及已是黯然携子退场。WENxueMI。cOm

    一时间众人均觉得今天这场宴会有些古怪起来,看着本是兴致盎然的皇上一瞬间变成了面如锅底般的颜色,众人心中都是人人自危,此刻,众人已经忍受一天的饥饿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杨广皱皱眉头,淡淡道:“众位爱卿也都饿了吧,都坐下吧。萧晨风,你到朕的身边来。”

    萧晨风一愣!聪明如他,自然现在已是想得到,今日这场莫名其妙的宴会,原来主角竟然是自己!他从杨林那不冷不热的态度早已看出今日之事必有蹊跷,只不过万万没有想到,今日之会竟然是当朝皇上主使,而且,从现在一切的迹象看来,似乎是为了自己…….

    难道……他业已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萧晨风思来想去,显然这条绝对不是,如果杨广知道萧晨风便是当年萧梦龙的后人,恐怕自己早已身化飞灰了…而绝不会是像今天这样大摆筵席……

    萧晨风自然知道,以自己初出茅庐的那点小小的微名,决不至于引起当今皇帝的注意,便是要引起方才退下的宇文成都的注意恐怕也是千难万难,那么,究竟是为了何事,竟然使得当今皇上如此兴师动众?究是为何?

    韩擒虎见萧晨风听到皇上说话之后竟然呆呆的立在了原地,只道他是欢喜的傻了,忍不住伸手在他背后轻轻一推,低声道:“还不快去。”

    萧晨风如梦初醒,感激的望了他一眼。此时,内侍早已在皇上杨广的膳席旁边又摆上了另外一张,当然,比起杨广所用却是小的太多,便如一个侏儒,放在了一个巨人的身边……

    看到萧晨风落落大方的在自己身边坐下,神态间竟然没有丝毫拘谨之意,杨广的眼神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嘉许,突然间觉得心情好了起来。举杯道:“众卿终日为国操劳,替朕分忧,今日,朕便借定国王爷水酒一杯,与众卿同饮。”

    众人齐道不敢,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双手捧起酒杯,一饮而尽。

    杨广哈哈一笑,道:“众位爱卿不必拘束,可以就当朕不在这里,开怀痛饮便是。”

    众人相视苦笑,心道您老人家就在众人眼皮底下坐着,如何能够把你当做不存在?至于开怀痛饮…那更是扯淡了。有那一个胆大包天竟然敢在皇上面前喝醉了?万一治你一个目无君上之罪,那岂不是倒霉到了家么?纵然现在无事,那等什么时候皇上突然看你不顺眼了,自然会想起今日之事,到那时,便成了一桩足以炒家灭族的大罪!

    众人随口应和,依杨广之邀,纷纷举杯劝饮起来。劝酒的固然是诚心诚意相劝,只不过被劝的却是禁不住肚子里一边骂娘,一边却要满脸堆笑,酒杯高举,一脸的不胜荣幸,然后便是一饮而尽!只不过那美酒究竟是进入了肚子还是进入了袖子,那便不得而知了。

    韩擒虎与成子武、杨林等几位军方的大佬,早已习惯了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军旅生涯,勉强随着众人装模作样一会,便纷纷不耐烦起来。三杯酒下了肚,韩擒虎便即故态复萌,一把从侍者手里抢过酒壶,自斟自饮,酒到杯干。成子武看着眼馋,有样学样的也抢了一把酒壶过来。眨眼间,大殿上酒香四溢。若不是顾忌皇上在场,恐怕这两人便要吆五喝六、丑态毕现了…饶是如此,两人还是彻底的贯彻了皇上的话,真正的做到了开怀痛饮这四个字…….

    杨广高高的坐在主座上,望着下边众臣子的吃相。心中充满了掌握一切的感觉。他喜欢这种高高在上掌控一切的感觉!自他还是晋王的时候,就深深的迷恋上了这种权威感!杨广心里对于权力的追求已是到达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从小,他的眼睛就紧紧地盯在了这张普天之下最为尊崇的椅子上,要想掌握天下于股掌之间,唯有坐上这把椅子才能够做到!所以,一直以来,杨广的人生目标便是这把椅子!唯一的人生目标!

    为此,他不惜把从小就极为爱护自己的亲哥哥杨勇用尽各种卑鄙手段打落凡尘!

    为此,他将父亲杨坚的几位嫔妃尚未出生的胎儿一一扼杀在娘胎之中!

    为此,他不惜逆天行事,将病重的父皇亲手击毙!

    扫除了所有阻拦他登上这把椅子的阻碍,杨广终于如愿以偿!所有人如果知道了杨广的所作所为,几乎都会骂一句“疯子!”但是只有杨广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绝不是因为贪恋荣华富贵,也绝不是为了自保。凭杨勇的懦弱性格,就算当上了皇上,也是绝对不会真正对自己的亲弟弟下狠手!这点杨广非常清楚,所以他肆无忌惮!

    杨广始终以为,这个天下间,或者说整个皇室成员之中,唯一适合这张椅子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其他人,他们根本不配!

    杨广相信自己,只要自己坐上这把椅子,自己的成就绝不会比秦始皇嬴政要差!杨广的目的,便是开疆裂土!成就万古不朽之霸业!他要比秦始皇帝打下的疆域还要大!他要做史书上在位期间疆域最大的皇帝!这,才是杨广的真正目的!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在实现他的道路上死几个人又有什么关系?这个世界上有谁可以不死?但是,真正统一天下的皇帝有几个?

    所以,尽管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杨广却是一直心中泰然!他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既然父皇老了,再占据着那张椅子,已是浪费时间,那么,将一个老朽昏庸的皇帝从宝座上拉下来又有什么关系?难道就任由那老家伙坐在上面蹉跎自己的时间么?将一个不适合做皇帝的人早早的除掉,有什么错?不是这张椅子不适合他,而是他不适合坐这张椅子!免得有一天这个天下会真正的落入他的手中,白白的浪费国力。既然不适合,除掉他又有什么错?

    所以,杨广的心里很坦然,他从没有认为自己错了。自己所做的一切,他一向认为合乎情理,顺应天理民心。

    坐上这把椅子之后,杨广也从没有感到过无聊!每天有数不尽的事情要做!每一分奏章,杨广都要亲自过目。亲自审批!这是一个相当繁重的工作量!对于一些不合理的建议。奏章,或者说用字过多不够简洁的奏章,杨广一般是直接驳回,然后上这道奏章的大臣必定会受到严惩!久而久之,中卫大臣上的奏折便都十分简明了……

    就是这样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心狠手辣的人物,却也有着人间难得的温情。只不过,他这份温情并不是给了自己的皇后嫔妃皇儿们,而是不知道基于什么原因,全部倾泻在了自己的妹妹身上。百合公主杨凌儿,便是杨广这一生最为牵挂、最为着紧的人!

    为了自己的妹妹,杨广集聚宫中所有武林高手,集思广益,研究出一个没有任何风险的利用天材地宝提升内力地方法,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为了自己的时候,他却出乎任何人预料的将那些常人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用在了杨凌儿身上!陆陆续续只不过六年时间,竟然将自己的亲妹妹在全没有任何人知晓的情况下,打造成了一个普天之下有数的高手之一,并将自己多年来修炼日月神珠中的绝世武学倾囊相授,并无半点藏私。

    杨广对天下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皇帝,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暴君!但对于百合公主杨凌儿来讲,杨广,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哥哥!是杨凌儿在这个世间唯一的可以依赖的人物!

    一方面,杨广知道,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对自己无法下手,必然会对自己最亲近的人下手。那样,自己对妹妹的溺宠,便成了杀害她的利器!所以,杨广必须要自己的妹妹有一身足以自保的本事!另一方面,却是杨广自己也说不明白的,似乎是那一丝仍未全部泯灭的人性在起作用,为了弥补自己对父亲对哥哥那深深地歉疚,杨广把所有对亲人的感情,全部转移到了杨凌儿身上,似乎,这样做以后,杨广的心灵便会安乐一些……

    所以,当听说到杨凌儿竟然破天荒的对一个男子颇有好感的时候,杨广的表现比之天下任何一个得知女儿谈恋爱的父亲更为关心,反应也是超乎预料的剧烈!竟然为了一个平民百姓,几乎召集了文武百官!而且自己还亲身到场!

    这对于一个主宰天下的帝王来说,非但是空前,而且是绝后了。

    杨广眼角的余光看到萧晨风不卑不亢的坐在自己身边,神态自若,举止潇洒,便如是跟在他自己家里一样,表情清清淡淡,对于自己的恩宠竟然没有丝毫动容!

    杨广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嘉许。能有如此心性修养,足见这少年已是不凡!换做一般人,恐怕早已惶恐的坐都坐不稳了。

    杨广哪里知道,一般人之所以惶恐,只因为他们心中有所求,故患得患失;而萧晨风现在心中无求无欲,有的,只是滔天的仇恨!在如此心情影响之下,哪怕便是杨广天天以国士相待,恐怕萧晨风也绝不会有半点动容,更何况今日这一场小小的宴会!

    杨广莫名的突然心情大好,心中觉得自己的妹妹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现在看这个少年,在那宠辱不惊的脸上,杨广竟然越看越是喜欢起来。

    固然,他身上没有内力,只不过会一手勉强还算不错的剑术而已,但是,这样也就更保证了万一成亲后,自己的妹妹决不会受到半点委屈;当然,这少年现在只是一白身,但这更加的不是问题,只要自己一道圣旨下去,荣华富贵那还不是滚滚而来。今日之事自己瞒着妹妹,想到当妹妹杨凌儿知道之后对自己的感激,杨广连眼角都笑了起来。

    在座众人个个都是玲珑剔透之辈,哪能看不出此刻皇上的心情大悦?虽不知为何明明先前还是阴阴沉沉,此刻却是龙颜大悦,但却知道必定是与萧晨风有关,各人看向萧晨风的目光不免更增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不过不管怎样,眼前却是一个拍马屁的大好机会,登时,大殿之上,歌功颂德之声大起。

    成子武与韩擒虎已是喝得差不多了,当然也觉察了皇上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两人虽是粗豪汉子,但却绝不傻,自然看出来是因为萧晨风。成子武疑惑的盯着萧晨风的俊脸,悄悄地把嘴凑到韩擒虎耳边,满腹疑窦的道:“这小子长的可俊,跟大姑娘一般,皇上一见他就高兴,老韩你说,皇上他是不是有点断袖…….”

    话未说完,韩擒虎已是将一整块肥腻的大肉塞进了他的嘴里,青白着脸低喝道:“你疯了?这话可是能说的?”韩擒虎只觉得背上一阵潮湿,刚刚喝下去的酒,听过成子武这一句话之后,竟然被吓出了大半。

    成子武一言出口,便知失言,幸得韩擒虎及时阻止。但本人已是被自己吓得心脏几乎停跳。两人喝酒的兴致一时全无。在众人一片如潮般的马屁声中,两人却是失魂落魄的相互对望,韩擒虎鬼头鬼脑的偷眼看看皇上的脸色,却正对上了两道冷电般的眼光…

    两人虎躯巨震,呆若木鸡!两人早已知道皇上乃是一位武功绝世的大高手,却也绝未想到,在如此嘈杂的声浪中,竟然能够清晰地听到成子武刻意压低了声音的两句话….偏偏…这两句话却是无比的犯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