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三十章 阴差阳错

    洪福客栈。WenXueMi。com

    大厅之中,孤灯如豆。

    偌大的大厅,只有一桌客人尚在自斟自饮。昏黄的灯光下,照的这一幕显得无比的冷清。

    一个黑衣少年静静地坐在角落里。虽是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那里,却仍是坐得笔直!便如一柄出鞘的利剑!浑身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虽然现在客栈中并没有别人在,可是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坐在黑暗之中,因为,黑暗,最利于隐蔽!而他,正是一个需要黑暗需要隐蔽的一个杀手!

    血泊。

    自萧晨风单身赴会之后,血泊只觉心神不宁,在房中再也呆不下去。便来到前厅,要了两碟小菜,一壶酒,自斟自饮起来。

    二更了。血泊心情有些急躁起来。

    客栈的小二将整个身子缩在柜台后面,对自己对面的这个年轻人,他连看也不敢多看一眼!似乎每看一眼眼中均会感觉到一阵刺痛!这个年轻人浑身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小二并不知道,这便是杀气!但他却本能的感到了不舒服!所以,他尽量的挑了一个离血泊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心中却是暗叫倒霉:偏偏轮到自己当值,便有这个瘟神一般的少年呆在大厅不走了!

    长夜漫漫。尤其是面前还有一个这样的人物,小二就更加觉得这个夜晚,越发长的没有尽头了…….

    时间过得真慢!小二心中抱怨。

    门外风声呼呼,刮得遮门的厚棉布帘子啪啪直响。

    厚厚的棉布帘子呼的一动,带进一股寒风;一个人一闪身便进入厅中。花白的头发,看上去年岁已是着实不小。

    这个老者打扮却是甚是怪异,上好的绸缎袍子,却背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据血泊目测,这个酒葫芦若是盛满了酒,恐怕最少也要七八十斤重!红红的酒糟鼻子滑稽的耸动几下,目光便有些馋涎欲滴的看向了血泊桌上。

    血泊虽不好酒,但却是向来是非好酒不喝!此刻桌上摆的,正是两壶上好的杏花村!

    老者似是非常遗憾的摇摇头,走到了小二靠坐的柜台边,伸出一根干枯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柜台,老气横秋的道:“小二哥,我老人家问你件事。”

    小二急忙堆上满脸笑容,道:“老人家请讲,只要小的知道的,一定言无不尽。”

    老者甚为满意的“唔”了一声,道:“请问小二哥,这几天店中客人有没有一个叫做萧晨风的小伙子?”

    此言一出,血泊背脊登时挺直。浑身紧张起来。

    店小二一脸笑容滑稽的僵在脸上,登时说不出话来。他当然知道,这位叫做萧晨风的客人此刻已是在定国王爷府上赴宴了。这位客人能够得到定国王爷赏识,并亲自大摆筵席,定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若是自己泄露了他的行踪,却因此出了事,那自己有几个脑袋来顶?

    更何况,此刻那位萧晨风公子的朋友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如何敢说出去?那不是找抽吗?

    店小二一双眼睛不由得求助的望向了血泊。

    那老者却是会错了意,见到店小二一脸欲言又止的看向那个角落中的年轻人,顿时恍然大悟,几步走了过去,大咧咧的道:“你就是萧晨风嘛?”

    在老头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所流露出来的那种热切,便是血泊也不由得为之不寒而栗!那种眼神…….便如是一个三年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的乞丐突然看到了一堆无人看守的白面馒头,便如是一个输光了所有的赌注连自己的老婆也输进去的输红了眼的赌徒突然发现了一座金山……这种眼神,热切的近乎疯狂!

    这位老者,正是萧晨风的母亲的得力助手,残天盟中一人之下千百人之上的大长老!今夜甫到京师,刚刚安顿下来。柳依寒本已发出命令,明天全城探寻萧晨风的下落。但大长老却甚是不忍柳依寒那急切的眼光。毕竟圣主与自己的儿子分别已经有十五年之久。十五年中,一颗慈母之心早已是为自己的儿子牵肠挂肚,伤痕累累。如今总算有了自己儿子的消息,柳依寒的心情之急切可想而知!

    大长老心下早有定计,托词出来喝酒,及至寻到这里,已是寻找了十几家客栈!能够让圣主早一刻与自己的儿子团聚便是早一刻,须知夜长梦多。

    十几年的相处,大长老对柳依寒的佩服已是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自然也深深的知道了作为一个失去丈夫失去儿子的女人,能够拥有今日的局面是如何的不容易!所以,大长老不忍心让柳依寒再痛苦下去,再牵挂下去。哪怕只是早一刻找到柳依寒的儿子,那圣主的牵挂也是少了一刻!

    血泊冷冷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老气横秋的老头,心中早已把对方定类为江湖上的赏金杀手!心道这么老了还出来讨生活,也真够不容易的。血泊翻遍了心中关于江湖杀手的所有记忆,确实没有发现里面有这么一号人物,心中更加断定,既然这么大岁数还没有创出名头,不过是个无名之辈而已!

    血泊心中大定。如此无名之辈,自己打发了也就行了!何必再让这个老家伙去打搅萧晨风?

    “不错,小爷就是萧晨风,老头,你可是活的不耐烦了嘛?”血泊清清淡淡的道,语音中却是充满了藐视。在他看来,一个如此在江湖上不入流的杀手竟然也想来分一杯羹,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荒天下之大唐!

    兜头吃了个大热屁。大长老脸上表情甚是怪异!他做梦也想不到,柳依寒圣主那么清丽如仙的人儿,儿子却是这么一个张口便骂人的德性!想到萧晨风与柳依寒母子分离十五年,自然是有失家教,能够长大**已是相当不错了….不由得心中释然。

    “小子,你师父就没教导过你,跟老人家说话,要客气点吗?”大长老觉得,既然萧晨风如此没有礼貌,自己虽然是他母亲柳依寒的下属,但圣主对自己一向不薄,始终将自己当做一个可值得信任的大哥来对待,那自己理所当然的也可算是萧晨风的长辈,非常有必要对他敲打一下,毕竟,一个年轻人有着这么嚣张狂妄的性格可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将来行走江湖必会吃大亏。

    “客气?就你个老不死?也值得小爷客气?快给老子滚蛋,惹恼了小爷,当心小爷把你的狗爪子剁下来下酒喝!”客气?笑话!对于敌人,血泊从不认为需要讲什么客气。若不是萧晨风至今未归,两人尚未会合,依着他一向的脾气,此刻便要将这个惹人厌的老头一剑刺个透明窟窿!

    大长老气得浑身哆嗦,颌下花白的山羊胡子无风自动!

    “无知小子,今日老夫便替你那苦命的母亲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小子知道知道厉害!”

    血泊自幼便失去了双亲,母亲在他的心中,一直是一个神圣的名词!是一个任何人均不可以诋毁的存在!此刻听到眼前这老头竟然要替自己的母亲来教训自己,恰是触犯到了血泊心中最隐秘的禁忌!二十余年来心中最大的隐痛突地泛上心头!

    血泊霍地站起,双目霎时间变得通红,神色甚是可怖!一字一字的说道:“老头,此刻便是你想走,也是来不及了!纳命来吧。”

    “铿”!光华一闪,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出现在血泊的手中!血泊额头青筋毕露,脸上杀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