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三十四章 失望绝望

    这里是京城中一个毫不起眼的四合院,像这样的小四合院在长安城之中比比皆是,一点也没有出奇之处。wWw.keNweN.coM

    此刻,在四合院的堂屋之中,尚有点点的灯光隐隐透出,已近三更,竟然有人尚未入眠。

    掠空声起,一个人影身如飘絮般自高高的围墙一飘而入,落地无声。尤其难得的是,此人的怀中,竟然还抱有另外一人!身上抱着一个一百多斤重的身体,竟然还能够身体轻盈如燕,几丈高的围墙如履平地,此人轻身功夫之佳,足见骇人听闻。

    仔细望去,此人不仅前面双臂抱着一人,竟然在背后还负有一个硕大的酒葫芦!看那酒葫芦体积,恐怕最少也得有几十斤重量了。

    正是残天盟圣主柳依寒之下的第一位人物,大长老魏无痕。

    这个不起眼的小院子,正是残天盟在京城长安的分舵之所在。眼下柳依寒等人尽皆在此落脚。

    天色已晚!魏无痕一进入院子,便即更加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向为自己安排的房间走去。

    蓦然,堂屋中传出一个柔和的声音:“大长老夤夜方归,一夜辛苦了。”

    魏无痕一震,嘿嘿苦笑,他虽知道圣主今夜必然难以安寝,却也未想到现在已是三更了,柳依寒竟然尚未入睡。

    “吱呀”一声,堂屋紧密的房门缓缓打开一条线,登时一缕油灯的光芒透射出来,巧妙的是,光线透出所照射之处,正是大长老魏无痕所站立之处!

    “禀圣主,属下这次出去,给您带回来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啊……,你怀中抱的什么人?”柳依寒心中已是隐隐猜到了什么,禁不住语音有些紧张起来。

    大长老魏无痕呵呵一笑,得意的道:“属下这次出去,没想到竟然能够遇到这个小子,正是圣主要找的人,我就擅自做主,把他带回来了。”

    “啊?”一声惊呼,紧接着人影一闪,魏无痕怀抱中的人已经消失了踪影。

    血泊闭着眼睛,躺在一张锦帐流苏的床上,脑袋下面十分体贴的还垫上了一个枕头。

    柳依寒面纱后的双眼仅仅盯在床上那张年轻的脸庞上,一双眼睛之中已是涌出了泪花!不过,这泪花并不是找到儿子的喜极而泣,却是充满了失望,甚至是绝望……一个娇弱的身子也渐渐的颤抖起来。

    大长老魏无痕看出情况有些不大对头,疑惑的问道:“圣主,这个少年……”

    柳依寒直起身来,仰首向天,双目紧闭,一行清泪从紧闭的双目中缓缓流下,顺着脸颊滴滴落到地上,几乎是心丧若死地道:“他…….不是我的儿子…”只是说完了这几句话,柳依寒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整个身子软软的倒了下来。

    魏无痕大吃一惊,急忙抢上一步,将她扶住,口中疑惑地道:“老夫找到了他下榻的客栈,他也曾当面承认自己便是萧晨风,怎么会……”

    柳依寒悲伤地道:“其一,此少年面貌与先夫毫无相像之处,其二,我儿晨风右眉眉心有一颗黑痣,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恐怕就是晨风自己也不知道,我儿的双眉乃是两道剑眉,斜指入鬓,这个少年却是浓眉,而且这个少年面相寡绝,他,绝对不是我的儿子。”

    柳依寒斜斜倒退几步,软倒在椅上,双目无神,道:“我本以为,此番上天垂怜,能够让我们母子重逢,哪想到,却是重名重姓……我的晨儿……恐怕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十几年来,柳依寒日盼夜盼,盼的便是自己儿子的消息,儿子也已经是柳依寒唯一的精神支柱,若是让柳依寒在找回儿子与报仇之间只选一样,柳依寒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的儿子!

    当听到萧晨风消息的那一刻,柳依寒心中的振奋已是到达了顶点,几乎连身上的鲜血也沸腾了起来。几日几夜不眠不休的赶路,只是为了早一点见到自己分别了十四年的儿子!

    在这几天之中,柳依寒幻想了无数次与儿子重逢的场面,每次都想到自己热泪盈眶尚不罢休。在她心中,这个叫做萧晨风的少年一定便是自己的儿子!此事毋庸置疑!柳依寒从没想过如果这个也叫做萧晨风的少年不是自己的儿子,会怎么样!

    如今,在一见到血泊的面庞的那一刻,柳依寒的一颗心,已是在那一瞬间被狠狠地从天堂打落进了地狱!这一刻,柳依寒痛不欲生!

    大长老傻了眼,本以为自己找回了圣主的儿子,立了大大的一功,哪想到却是粉碎了圣主最后一丝希望!

    柳依寒呆了半晌,百无聊赖地道:“将他送回去吧,这少年与我的晨儿同名,不要伤害他;不过,以后我不希望再见到他。”

    大长老魏无痕躬身答应,抱起血泊的身体,满面无光地急急去了。发生了这样的事,在柳依寒面前,他实在是已经无颜以对。

    造化弄人便是这样的无情而又可笑!若是柳依寒能够将血泊救醒,一问之下便可以得知自己儿子的下落,也当然会明白眼前这个“萧晨风”乃是个假货!

    可惜,柳依寒在甫见到血泊的那一刻便已经万念俱灰,甚至觉得眼前这个少年竟然与自己的儿子重名,实在是可恶之极之事,当然也就更没有兴趣将他弄醒。母子分离十四年,好不容易能够有一次相认的机会,却这样便轻轻错过!

    看到大长老提着那少年纵身而去,瞬间没入深沉的夜色之中,柳依寒仍未从这重大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满心满脑的皆是儿子晨风那可爱的笑脸,似乎就在自己的面前,仍然用那柳依寒熟悉的稚嫩的、糯糯甜甜的声音叫着妈妈,张开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撒娇让自己抱他……

    想着想着,柳依寒悲从心起,忍不住痛哭失声,“晨儿啊,我的儿子,你到底在哪里啊?娘好想你、好想你啊…….”

    夜风呼呼吹过,业已经掉落了全身树叶的树木枯枝在风中随风颤抖,发出一阵阵“呜呜”的似乎哭泣的声音,充满了苍凉与无奈…….

    萧晨风独自坐在客栈的正堂之中,要了两个小菜,一壶酒。说来好笑,参加了有皇上、亲王、大将军、丞相等这么多的显赫的大人物俱在的一场宴会,回来之后,萧晨风竟然发现自己居然饿得要死!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

    客栈中散落一地的桌椅碗碟碎片,早已收拾的干干净净。

    已近四更了,东方天色已有微明,萧晨风决定,喝完这壶酒,自己便要动身前去寻找血泊的下落。掳走血泊的那老者身上有这么多可供记忆的特异体征,要想找到他恐怕并不是如何困难!

    萧晨风知道,若是对方对自己没有恶意,那在血泊醒来之后,定然会自己回来,甚至带人回来;但若是对方心存恶意,那么,依血泊的性格,那是宁死也不肯说出他自己并不是萧晨风本人的。

    虽然萧晨风现在推测对方并无恶意,但毕竟只是推测而已,没有半点把握。万一是敌人的话,那血泊现在就是危险之极!想到这里,萧晨风不由得心急如焚,恨不得那天色马上就大亮起来。

    便在此时,棉布帘子忽地掀了起来,显然掀帘之人用力颇大,一张帘子几乎掀到了天上去,差点扯落了下来…….一个老者,花白头发,山羊胡子,背上背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面上一个红红的酒糟鼻子分外引人注目,怀中抱着一人,大踏步地走了进来。

    萧晨风眼前一亮,此人怀中抱的正是血泊!看此人的打扮,定然就是那掳走血泊的高手无疑。只见他满脸的不高兴,嘴里嘟嘟囔囔的似乎是在骂人……

    萧晨风向他怀中抱着的血泊身上望去,只见血泊面色红润,胸口微微起伏,显然是被点住了**道!而且,血泊身上衣服整齐,显然并没有受苦。

    萧晨风宽心大放。只要血泊没事,那其他的事情便都不重要!事情原由早晚有弄明白的一天。

    魏无痕一踏进客栈大厅,便发现就在自己上次来时那冒充萧晨风的少年自斟自饮喝酒的桌子位置上,赫然又摆着一张桌子,而桌子上的酒菜摆放也是与自己先前到来时一模一样!桌子的旁边,竟然也有一位十**岁的少年举杯自斟自饮……

    这一瞬间,魏无痕几乎认为是时光倒流了…….下意识的举手挠了挠头,满脸的疑惑与不解之色。

    他这一松手,怀中抱着的血泊便“啪”地落了下来。这一声响方让他回过神来,纳闷的自言自语道:“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午夜不睡觉自居一桌自斟自饮?我怎地没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