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三十五章 计骗长老

    那边,萧晨风笑了:“这位老丈说话可真是有趣,那有人宁可不睡觉也要喝酒的?小生只不过在等人罢了。kenwen.com”

    萧晨风已经打定了主意,既然血泊已被对方送了回来,那接下来便是要问清楚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有将这个老头留了下来,方有可能将事情弄清楚,但此老武功惊人,自己是万万留他不下的。

    萧晨风一眼看到魏无痕背上那只硕大无比的酒葫芦,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伸手抄起酒壶,满饮了一杯,凑到唇间,轻轻抿了一口,赞道:“好酒!果然不愧是五十年的杏花村!”

    魏无痕将血泊放到椅上便已准备离去,哪知道身子刚要动弹,身后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过来,忍不住鼻头耸动,大力呼吸了两口。紧接着,身后便传来了这一生赞叹!一听得是五十年的杏花村,魏无痕两只脚不由得灌了铅般再也挪不动了….

    人生同好、酒国知音啊。

    魏无痕刚才一闻到酒香,便知这酒绝不是凡品,再听到竟然是五十年的杏花村陈酒,在馋涎欲滴的同时,对这个发出赞叹的小子忍不住生起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来:竟然能够品出是五十年陈,可不简单那。

    霍地转过身来,瞪眼瞧向桌上那把小小的酒壶,眼中忍不住露出艳慕之色,面上表情,更是馋涎欲滴。

    萧晨风心中暗笑,知道鱼儿已经上钩。招呼道:“这位老丈,一看您老的鼻子,便知定是酒中同好,长夜漫漫,一人独饮未免无趣,老丈何不坐下共饮一杯?”

    魏无痕大喜过望,正中下怀,忙不迭地道:“好好好!”连说三个好字,人已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萧晨风唤道:“小二,再上两个小菜,拿两壶酒过来,还要这五十年的杏花村。”

    小二远远地伸出头来,应了一声。腹中满是疑惑不解。他当然记得这个老头便是将萧晨风的朋友抓走之人,在小二的心中,这两个人当然就是敌人,哪知道竟然要同桌喝酒,而且言谈甚欢的样子,不仅大惑不解。

    魏无痕老怀大乐,笑道:“小菜就不要了,喝酒吃菜,未免失去了酒的原味,倒是两壶太少了点。不够喝。”

    萧晨风呵呵一笑,唤道:“小二,酒给本公子多上几壶……呃…直接抱一坛过来吧。”

    小二伸了伸舌头,径自去了。

    魏无痕笑的两只眼睛也眯了起来,赞道:“你这娃儿挺有趣,挺投老夫胃口,呵呵呵呵….”

    一语未尽,突地似是想起了什么,双眼一瞪,站起身来,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平白无辜的要请老夫喝酒?你到底有何用意?”竟是突然间疑心大起。

    萧晨风手执酒壶,慢条斯理的将酒注入杯中,头也不抬地道:“老丈若有疑心,尽管请便,不送了。”

    魏无痕哼了一声,道:“你这点小伎俩,焉能骗得了老夫?定然是另有所图,别有用心!”站起身来,几步便走到了门口。棉布帘子已是伸手可及。只需一步便可跨出门去。

    转头望去,却见萧晨风声色不动,头也不抬,似是对他的离去根本便是无动于衷,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不由得心头疑惑顿消:看来这小子不是针对我的,也是,他怎会知道我凌晨之时尚来到这里?定然是巧合偶遇了……

    想到这里,那一步便再也迈不出去。心中只是盼望那小子再开口呼唤自己回去,那便好了。

    萧晨风举杯就唇,一饮而尽,赞道:“好酒!”抬起头来,似是刚刚发现魏无痕一般,竟然怔了一怔:“老丈不是要走吗?为何还在此处?”便在此时,小二吃力的抱着一大坛酒走了进来。魏无痕不仅两眼一缩,酒糟鼻又是一阵耸动。

    魏无痕怕的便是他不跟自己说话,此刻听到萧晨风一言出口,顿时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了回来,一**坐在椅子上,涎着脸笑道:“老夫见你一人独饮,身边也没个伴儿,不妨就陪小哥喝上两盅。”

    萧晨风冷冷的道:“不敢!老丈事务繁忙,在下不敢相留;也不敢高攀;何况在下酒中有毒,老丈还是不喝为妙。您便自行请便吧。”

    魏无痕满脸尴尬,道:“嗬嗬嗬嗬……这个….小老弟,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个….今日与小老弟相遇在此,也算缘分,何来见外之理?所谓相逢不饮空归去,洞口桃花也笑人啊。”

    他见萧晨风一身读书文士打扮,为了投其所好,竟然念起诗来。

    萧晨风几乎为之失笑,道:“想不到老丈竟然是一位饱学大儒,失敬失敬。”

    魏无痕得意的道:“那是自然,想老夫也是书香世家出身,老夫的曾祖,曾经是一位状元公;老夫的祖父,也曾中过进士…,”

    萧晨风几乎爆笑出口,强行忍住,笑问道:“哦,既然如此,那不知老丈现在是何功名在身?”

    魏无痕一滞:“呃…….这个这个…老夫现今在江湖上也是一流高手……若是与读书人相比的话,也差不多算是个进士吧…呃…”

    再也忍不住,含在口中的满满的一口酒顿时狂喷而出,一天酒雨,一地酒香,哈哈大笑。幸而萧晨风及时偏过了头,才没有喷到魏无痕的身上。否则的话,恩,恐怕用这种极品的杏花村洗脸,这老头说不定也是极为乐意…

    第一次听说如此的进士身份,不由得萧晨风不为此发噱了…

    心痛地看着萧晨风喷落一地的美酒,魏无痕摇头叹息:“可惜,可惜呀,一杯上好的杏花村……没了…”

    强行忍住即将再度爆发的笑意,萧晨风指着血泊道:“贵友似乎身上染病,不如先将他安置好了,我们再痛痛快快的喝上一场,岂不是好?”

    大大摇头,魏无痕毫不犹豫的反对道:“这小子跟我全无半点关系,理他作甚,你我喝酒要紧。来来来,请请请。”

    呵呵一笑,萧晨风唤道:“小二,烦劳你将这位公子先扶到我房中休息,本公子重重有赏,莫要让他打搅了我呕这位老丈的酒兴,我与这位老丈好好喝一顿酒。”

    小二答应一声,半拖半抱的将血泊架了上去。

    萧晨风回过头时,却见到酒坛泥封早已打开,魏无痕一手托着酒坛,一手端着酒杯,酒到杯干,喝的爽快无比,看这情形,应该是早有四五杯酒下了肚了……

    不由莞尔一笑,道:“老丈的酒量当真令人佩服之极。”

    魏无痕哈哈大笑,自吹自擂地道:“现在老了,酒量也锐减,老夫像你这般大时,这种美酒,动辄喝他个三五十斤不在话下。”

    萧晨风脸露不信之色,撇撇嘴道:“您老就吹吧,三五十斤酒,便是一匹骆驼也喝醉了,我才不信。”

    魏无痕哼哼两声,不悦地道:“你这小娃儿,忒看不起人,三五十斤酒算得了什么?便是老夫现在,随随便便喝他个二三十斤也不在话下。”

    萧晨风哈哈大笑,道:“老丈醉了,说的尽是醉话了,哈哈……”凡是喝酒之人,最忌讳之事便是别人说自己喝醉了,萧晨风这计激将法可谓正对胃口!

    果然,魏无痕大怒,砰地一声将酒坛放回桌上,酒也不喝了,双眼圆睁,一部山羊胡子吹得笔直,怒气冲冲的道:“你不信么?老夫现在就可喝给你看!”便如是小孩子斗气一般。

    萧晨风心中暗笑,道:“我信,我信,行了吧,不需要证明了,呵呵。”他嘴上说信,但是说话的语气轻飘飘的、漫不经心,显然心中是绝对不信的。

    魏无痕一时间更是怒气勃发,只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太也瞧不起自己,一拍桌子,喝道:“小二,再上四坛酒过来!小子,今日老夫非要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酒量!”后面这句却是对萧晨风说的。

    一坛酒足有五斤,再上四坛,那便是二十五斤酒了。

    萧晨风似乎是受激不过,也是一拍桌子,道:“好!若是老丈你果然喝得下二十斤酒,今日在下结账,并全部用五十年陈的上好杏花村装满你这个酒葫芦!”

    双目亮光大放,魏无痕紧跟而上:“此言当真?”

    萧晨风重重的点头:“一言为定!”

    眉花眼笑,魏无痕似乎脸上的褶子也笑开了花,心中暗暗得意:“小子,这下你可上了老夫的当了,哈哈。”

    他却不知道,此刻萧晨风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正得意的想道:“哈哈,老不死的,这下你可上了少爷的大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