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三十六章 酒醉遭擒

    一老一少,两个人同时心怀鬼胎,均是一样的暗中得意。wenxuemi。com不由自主的两人均是同时看向对方,眼神一对,都是满眼的得意。

    魏无痕得意的是,我那酒葫芦装满了最少也得有六十斤酒,足够自己省着喝上几天了,更何况这可是上好的五十年陈的杏花村,而且自己还能够白白的先喝上二十斤,这对于嗜酒如命的大长老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正砸在我头上。

    萧晨风当然知道,区区二十斤酒,对于大长老这种内力高绝的强者来说,那是绝对不在话下的,但是萧晨风心中却是另有打算。

    萧晨风出身于药圣门下,不仅学了一身疗伤治病的本领,而对于使毒下毒也是均为涉及;毕竟行走江湖,这也是防身的本钱。

    眼前这位老头虽然曾掳走了血泊,但却是接着送了回来,萧晨风要知道的,只是事情原由而已。当然不能毒死了他!

    实际上,便是想要毒死他也是颇为困难,一般毒物,或许初始并不能令人察觉,但一旦毒性散开,却是焚心蚀骨之痛!届时一旦若是被他发觉,以他高绝的内力修为,拼着全身内力暂时压制毒性,求个与萧晨风二人同归于尽却是未尝不能做到。

    再来就是,经过短短的接触,萧晨风对这位性格直爽的老者心中也是颇有好感,自然也不舍得就此取了他的性命!

    但是若是只想将他迷倒,对萧晨风现在来说,却是轻而易举之事。孟文斗穷三年之功,采集天下灵药,炼制了一味无色无味的迷药,取名“神仙醉”,用时只需将药丸的蜡皮捻破,迷药的药力便可无声无息的散发出来,中者浑身无力,而且对于身怀武功之人更加有效,越是运功想把迷药逼出体外,迷药的药力便也就渗透的格外快了一些。

    萧晨风此刻掌心握着的,便是这从未在江湖中出现过的迷药,“神仙醉”。

    酒桌之旁另行放了一张桌子,上面,五坛酒并排而放。

    萧晨风呵呵笑道:“老丈不必为难,之前只是玩笑而已,若是老丈现在放弃,还是来得及的,在下便将这四坛酒赠与老丈,也未尝不可。免得老丈喝坏了身子,岂不是在下的罪过?”他知道,此刻此刻自己越是不让他喝,他便愈要喝。

    果然,魏无痕一听这小子竟然有要赖账的意思,不由心中大急,急忙道:“赌注已立,岂有不喝之理?此事毋庸商量。”

    心中也是暗暗想道:“|老夫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肯为老夫买酒的冤大头,如何肯轻易放过了?今日若不让你小子把老夫的酒葫芦装满五十年陈的杏花村,老夫也真是白白活了这大半辈子了…….

    萧晨风心中暗笑,脸上却做出无奈之色:“既然老丈一意坚持,那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不过,老丈若是实在喝不下去,也不用强行勉强自己,只需认输一句,便可。”心中却是暗暗道:说什么赌注已立,这老家伙还真不要脸,打赌的时候只是说我输了如何如何,可没说我赢了该当如何,这种单方面占便宜的打赌,估计也就你这个老酒鬼能上我这个恶当。

    魏无痕哈哈大笑:“我会喝不下去?我会认输?你在做你的白日梦呢!哈哈哈,小子,你就等着往我的酒葫芦里面装酒吧。”

    此时魏无痕心中得意之极,再加上赌注已立,再无反悔,对于萧晨风对自己的轻视心中又是大为不满,称呼也就稍微不客气起来,一下子从“小老弟”变成了“小子”。落差之大,令人嘡目结舌。

    萧晨风面含微笑,不以为忤。

    酒喝了尚没半坛,魏无痕啪的一声将酒杯放在桌上,大为不满的道:“用这小小的酒杯如何喝的过瘾?须得上大碗才是!这种小酒杯,二十斤酒要喝到什么时候?”

    萧晨风哈哈一笑,招呼小二过来,吩咐拿客栈中最大的碗过来。待到小二拿来一看,萧晨风几乎晕倒:竟是一个盛鱼汤的小盆!

    魏无痕却是大为高兴,一把抢了过来,抱起酒坛,咕嘟咕嘟的向里倒酒,竟然足足倒了有小半坛出来,端将起来,犹如长鲸吸水,一仰脖子,竟不换气,但见喉结咕嘟咕嘟上下滚动,一小盆酒须臾间便已下肚。

    放下小盆,一抹嘴角,叹道:“过瘾呀!”

    萧晨风与侍立在一边的小二均是目瞪口呆:酒,有这样喝的?

    三坛酒已下肚,魏无痕双眼已是眯成了一条线,高呼畅饮,当真是意气风发之极!只感觉一生之中从未像此刻这般风光,他一生好酒,却被妻子管得死死的,生平之中能够开怀畅饮的时候实在并没有几次。现在却能够尽情的大喝却无人可以约束,不禁觉得痛快淋漓之极。

    此刻,他并未刻意运起内力压制体内酒性,只觉得整个身子飘飘然、熏熏然如上九天,快活之极,眼下此刻,面前这位请自己喝酒的年轻人在魏无痕的眼中,无疑已是天下一等一的好人!

    顿时觉得天下之大,舍我其谁?一时间志得意满,大有“天若是老大,吾便是老二”的豪情从心底涌起。此时此刻,若是那位竟然胆敢阻止自己喝酒的老婆孙长老就在他的身边,恐怕这位一向畏妻如虎的残天盟第一大长老便能有足够的勇气将那恶婆娘扫地出门、兼且毒打一顿,以出出这些年来的恶气…….

    时机已到!

    萧晨风面含微笑,频频劝酒,口中不住称赞对方酒量当真是宽宏之极….就在大长老魏无痕越发飘飘然之时,萧晨风缩在桌下的右手悄悄捻动,早已藏在手掌之间的“神仙醉”药丸外表那层密封的蜡皮悄然捻开…….

    已是四坛酒下了肚!第五坛也已经拍开了泥封!天色早已大亮!

    便在此时,魏无痕坐在椅上的身体突然便似是没了骨头一般,刷地从椅上滑了下去,烂泥般瘫在了地上。

    萧晨风佯作大吃一惊之态,急忙俯下身子,问道:“啊?老丈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你……你别吓我…”

    一直在柜台后看着这场好戏的小二不由得暗暗翘了下大拇指:这位公子的演技,当真是炉火纯青之至!他不去梨园班子唱戏,倒当真是梨园的一大损失……

    他一直冷眼旁观,自然清楚明白萧晨风到底要做什么,此刻唯一担心的是:这位萧公子,可千万不要在店里搞出人命来才好。

    魏无痕努力要从地下站起来,却是始终不能如愿,只觉得全身骨头竟然没有一根能够听得自己使唤,徒劳的挣扎半天,却是一动也不能动……

    魏无痕顿时心中竟然觉得大为羞惭,直至此刻,他仍没想到是萧晨风暗中动了手脚,只道是自己年岁大了,酒量锐减之故。再加上多年未曾如此豪饮,抵不住酒力也在情理之中。口中支支吾吾的道:“这酒…他妈的…….后劲真大……不过….我老人家还…还能…能…再喝…三….三…坛……不…不在话下…….”终于头一歪,嘹亮的鼾声响起,手中犹自紧握的鱼汤盆“当”的一声掉在地上。

    萧晨风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脸上露出一丝歉意,迫不得已之下,以如此手段来对付这一位性情直爽,纵情可爱的老人家,萧晨风心中觉得甚是不是滋味。尤其这老者对自己十分信任,直至最后也未曾有半点怀疑到自己!这一点,让萧晨风心中一想起来便觉得甚为内愧不已。

    可是除此之外,却是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让这位武功高强之极的老人束手就擒!虽然心中抱歉,但若是要达到萧晨风探询缘由的目的,眼前却只有这一个办法可想。

    忍下心中的负疚之意,萧晨风转过头来,唤道:“小二,这位老人家醉了,你且过来,帮我将他扶到我房中,暂时休息片刻。”此时天已大亮,住宿的客人也纷纷下楼而来,门外更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小二应了一声,疾步走了过来,与萧晨风一左一右,搀起魏无痕的身体,向楼上而去。

    终于,小二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恐惧,悄声问道:“公子爷,您不会就在客栈中杀了他吧?”声音极低。

    萧晨风脸色一沉,双目一瞪。小二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急忙垂下头去。良久,萧晨风淡淡的道:“放心。”

    小二身子一震,眼中露出感激之色。眼前这位公子乃是何等人物?竟然肯让自己放心!虽只是两个字,但小二却感觉到了从所未有的信任与满足!

    客栈中人来人往,过客无数,又有哪一位客人将这些店小二真正的当做一个人来看过?更何况是如此的信任!一股暖流从小二心中升起,顿时觉得,哪怕这位公子真的就在店中杀了人,自己也一定要将此事帮他隐瞒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