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三十八章 脱身而去

    魏无痕笑了,笑的还很欢畅,望向萧晨风的眼神也变了,本来尚带着一丝欣赏,现在,却变成了失望!

    毕竟,在如今的江湖,不管是纯武力还是耍阴谋,能够擒住自己的人已经是寥寥可数,可这个少年做到了,冲着这一点,魏无痕就对他很是欣赏。www.WenXueMi.coM

    呵呵笑着,魏无痕道:“我现在全身**道被制,是也不是?”

    萧晨风道:“不错!”

    魏无痕缓缓道:“我已落到了你们的手里,现在我的生命由你们做主,是也不是?”

    萧晨风道:“此话也不错!”

    魏无痕哈哈大笑,带着浓浓的讥诮,道:“所以你们就想逼迫我说出一些什么,或者你们感兴趣的事情,是也不是?”

    萧晨风面容沉肃,缓缓的,似乎一边思考着,道:“看来是我错了。”

    魏无痕嘿嘿冷笑:“不仅是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魏某何等样人?岂是被人逼迫之辈?小子,你太也小瞧了老夫!”

    顿了顿,又冷笑道:“你所想要知道的事,老夫全都知道,全部清楚!可是你以为,在如今这种情势下,我会告诉你么?笑话!哈哈哈,当真可笑!可笑之极!”

    血泊冷冷道:“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武功有多高,但是你不要忘记,此刻,你还在我们的手里!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办法,可以令人吐露一些他原本不想说出的事情,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魏无痕冷笑,道:“你想用那些手段对付我?哈哈哈………”忽地狂笑起来,几乎连眼泪也笑了出来,“你现在就可以试试,看看老夫是不是会说,哈哈…….”

    萧晨风沉默,良久,方深沉地道:“不错,这件事情是我欠考虑了,在下不该以衡量一个普通江湖人的手法来衡量一位绝顶高手,在此,还请老丈恕过在下鲁莽之罪。”

    魏无痕目露奇光,看向萧晨风,叹道:“果然心智过人,绝非寻常之辈。”

    萧晨风笑了,“不敢当老丈如此过誉!只是现下在下有一种疑虑,有一件事情在小可心中左右为难,不知道如何是好,尚请老丈教我。”

    魏无痕目光一闪,道:“不错,这件事情当真是难以处理,左右为难。”

    萧晨风一叹:“老丈已经知道小可为何为难了。”

    魏无痕一晒,道:“这有什么难猜?无非是为了老夫烦心罢了!杀之不忍,纵之后患无穷,哈哈……”

    萧晨风长叹,道:“不错!老丈功力惊人,一旦脱身出困,恐怕就算我兄弟二人联手也不是老丈三招之敌!今番受辱我手,岂会善罢甘休?”

    魏无痕嘿嘿笑道:“其实这事,好办得很!”

    萧晨风目光一亮:“老丈请讲。”

    魏无痕目光闪动,道:“一剑杀之,断绝后患,乃是最为稳妥之法。除此别无他途!”

    萧晨风愕然,血泊也是不由得哭笑不得。

    血泊虽被魏无痕所擒,但魏无痕却是没有丝毫伤害到他,到后来更是将血泊送回,对魏无痕高绝的武功血泊早已心中钦佩,萧晨风亦然。两人均不想在如今的情况下便将如此一位武林高手毁于手下,依着两个人高傲的性子,也绝不会做出此种事情!

    可是现在,萧晨风用计将魏无痕擒获,这对于魏无痕这种武功高强的武林高手来说,无疑是难以忍受的奇耻大辱!一旦脱困而出,必会报复!而现在两个人的实力,却是根本没有对抗魏无痕报复的能力!

    萧晨风之所以与魏无痕谈到这件事情,便是暗示魏无痕,只要自己提出绝不伤害二人,不得对两人进行报复,便可放他离去。

    哪知道魏无痕却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对萧晨风话语中暗含的好意故作不知,明摆着不会放弃报复二人的想法!更提出了“一剑杀之,断绝后患”的建议!这等于是告诉两人,只要我不死,必不会放弃报复!

    如此一来,萧晨风真正的陷入了左右为难之中!萧晨风自问对敌人完全可以做到冷血无情,但是对魏无痕这种甚至是不算敌人的敌人,却是狠不下这份心肠!

    魏无痕也是心中叫苦,无可奈何,依他的身份,若是对两人提出不做报复作为脱身条件,那与屈服敌人又有何异?这叫他如何才能说得出口?

    一时间三人面面相觑,均感无计可施。

    “哈哈哈,你们三人既是如此为难,不如将此事交给我来做好了!”一声长笑声响起,一个人影鬼魅般从窗口掠了进来,声音中尚有一丝压抑不住的笑意!

    两人大吃一惊,血泊错步后退,霎那间已拔剑在手!萧晨风前迈一步,挡在了魏无痕之前。

    在这一瞬间,两个人均没有注意到魏无痕的脸色已经是一片青一片白,脸上的愤怒、羞惭、无地自容之态,纷纷堆积到了这一张满是褶子的老脸上,顿时精彩之极。

    来人一阵风般从萧晨风身边穿过,待到二人发觉时,那人已是立到了魏无痕面前。

    两人心中同时一凉,适才那人从两人身边掠过,若是起意要斩杀二人,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只听得那人口中嘻嘻一笑,道:“谈笑对敌,漠视生死,大哥,你今日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得很啊。”

    魏无痕一张脸已是涨成了猪血般的颜色,吃吃道:“你…….你……何时来的?”

    那人嘻嘻笑道:“小弟来的时间倒也不长,只不过小弟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大哥你大发神威,喝下了第二坛酒!大哥的酒量真是令小弟佩服之极!”

    魏无痕大怒,道:“你……你既然来的如此之早,怎么你你…….”气愤之下,一时气结,竟然说不出话来。

    那人揶揄的一笑,道:“小弟岂敢打搅大哥的酒兴?小弟可不想再被大哥狂揍一顿啊。前事未忘,后事之师,一次业已足矣。”

    此人正是残天盟第三长老“|千里独行”冯焕章,一身轻身功夫冠绝天下!冯焕章在小谷之中曾经趁魏无痕半醉未醉之时出言调笑,却被被打搅了酒兴的魏无痕狠狠教训一顿,足足有半月下不了床,成为整个残天盟的笑柄!

    今日夜间,无意中见到魏无痕归而复出,顿时大起好奇之心,悄悄地跟了过来。此时见到魏无痕如此狼狈,岂会放过这种千载难得一遇的机会?冷嘲热讽不住出口,,肆意调笑起来。

    魏无痕又气又急,又怕,一双眼睛中好似要冒出火来!气急的是自己的这幅狼狈的样子竟然被别人看到了,而且看到的人还是一直想要看自己笑话的冯焕章!怕的是这小子回去难免不在山谷中乱说,万一被老婆知道自己的这件丑事,那自己的好日子也就真正来临了…….

    冯焕章口中啧啧连声,在魏无痕面前走来走去,却不为他解开身上**道。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魏无痕,好似在鉴赏一件难得一见的艺术品…….

    魏无痕的眼睛随着他的身形转来转去,忍不住怒吼道:“你还不给我解开**道,更待何时?”

    萧晨风得知此人竟然是魏无痕的同路之人,却见两人关系似是很不一般,一双眼睛骨碌碌转动,便想要为自己与血泊寻个脱身之计。

    冯焕章丝毫不理魏无痕要求自己为他解开**道的话语,转头看向萧晨风,大拇指一翘,道:“好小子,竟然能令这老小子也上了你的当,真是后生可畏,佩服佩服。”

    萧晨风微笑道:“不敢!既然前辈已经来到,这位老丈也已经没有生命之危,那在下二人也就放心了,两位慢叙,在下兄弟二人就此告辞了。”

    魏无痕几乎气炸了肚皮!听他这样一说,好像是他二人专程在此保护自己一般!说的这般大仁大义!

    萧晨风给血泊使个眼色,两人同时躬身为礼,便要逃之夭夭。

    冯焕章呵呵笑道:“两个小家伙放心,老夫是不会对付你们地。这个老匹夫的帐,要留给他自己来收,呵呵呵,两个小家伙尽管请便,老夫不送了。”

    萧晨风与血泊均是大出意料之外,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匆匆一礼,两人推门而出,扬长而去!

    冯焕章岂是不想对付二人?只是萧晨风为他除了长久以来横亘在心中的一口恶气,心中委实是兴奋之极,再加上看这两个小子均是武功平平,便也就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更何况,放走此二人,还可以令眼前这个长期欺压自己的老家伙大大的生一顿气,何乐而不为?

    见两人已经远去,嘿嘿一笑,也不解开魏无痕身上**道,就这么将他一把拎了起来,另一只手提起那个硕大的酒葫芦,不顾魏无痕口中怒焰滔天的大骂,就此出门而去。

    临出门时,却像是想起来什么,喃喃道:“奇怪,我看刚才那个小家伙怎地眉目间长得跟圣主如此一样?”

    魏无痕正在大骂,突然听到他这句话,顿时大吃一惊,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