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四十二章 如此下棋

    风雪弥天!天地之间一片茫茫。kenwen.com

    远处偶有几处炊烟袅袅升起,便是那炊烟,在这大雪之中,也是显的那样的虚幻,那样的不真实了……

    两骑旋风般自荒野官道驶过,溅起一路雪尘,过后不久,在大雪飘飘的持续努力下,所有痕迹便都无影无踪…….

    “哈哈哈,雪中并骑,顶风冲寒,果然别有一番风味!”一个声音哈哈大笑,似乎充满了兴奋。

    “风味个屁!我都快冻死了。”一个声音抱怨的道,说话间似乎牙关尚在打颤,咯咯作响。、

    “我说雪儿停了再走吧,你偏偏不愿意,自找苦吃,怪的谁来?”

    “废话!雪停了更冷!这鬼天气,……”

    “嘿嘿,反正不远,华山与长安不过百里之遥,赶一赶也就到了。你且忍一忍。”声音中颇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晕吧!我们这一路赶,何止百里了?现在连华山的影子都没见到!古人云:望山跑死马!现在山还没见,马倒快跑死了。”

    “你跑不死就好了,哈哈哈…….”

    “血泊你去死!”

    “哈哈哈……若是平日,我们早已见到华山轮廓,可今日大雪弥天,就算是身前三尺也是难以相见,何况是数十里之外?兄弟未免着急了吧!”

    二人正是匆匆离开长安前往华山的萧晨风与血泊,两人顶风冒雪离开长安后,除了在路边打了个尖,稍事休息以外,已经是马不停蹄的疾奔了三四个时辰。一路上,血泊有内力护身,虽说尚达不到寒暑不侵的地步,但面对这小小的风雪却是不在话下。

    至于萧晨风便惨了,他没有内力护体,面对这天地之威,单薄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虽然多裹了两层熊皮大衣,仍是挡不住寒气入侵,早已是冻得面容青紫、浑身僵木…

    蓦地,血泊目光一亮,马鞭前指,大声道:“前面好似是一家酒肆,我们过去喝上几碗热酒,暖暖身子,顺便也打听一下路途。”

    萧晨风心中一喜,道:“不错的主意。”

    几间茅屋,斜斜撑出一个酒招,好像最左边那一间已经被大雪压塌了……就这么个所在,称之为酒肆,实在是有点勉为其难。

    萧晨风与血泊下了马,走近门前时,发现门前竟然有两根楹柱,上面尚雕刻着楹联……血泊凑前两步,忽地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萧晨风上前一看,也是不禁为之莞尔;楹联赫然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血泊哈哈大笑,道:“就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竟然刻着这样的楹联,哈哈,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这不是逗乐么?”

    萧晨风揉揉冻得发青的脸,刚要反驳两句,目光不经意间再次落到楹联上面,不由得大吃一惊!伸出手指,向楹联上刻出的字迹摸去,竟然堪堪容纳一根食指!毫无疑问,这幅楹联是一个人用手指硬生生刻上去的!

    字迹入木三分,笔迹匀称,从上至下,恰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人手指上的功夫简直是匪夷所思!字迹圆润,周边更是绝无半点瑕疵,足见此人对于力道深浅的把握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血泊张狂的笑声戛然而止!显然在萧晨风动作的提醒下,也发现了这一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掀开门扉,两人举步走进,神态间已是绝无半点轻狂之意;若是刻上这幅楹联的便是这家小酒肆的主人,那此人的武功绝不是两人所能匹敌!是以两个人绝不敢有半点轻忽。

    摆在茅屋中的,是几张残破已久,断了几条腿的桌椅板凳,纷纷用一块块青石撑着,不令其倒下去,却也是看上去岌岌可危,似乎只需一碗酒稍稍放偏了地方,便能够将这张桌子压倒在地……

    萧晨风一路进来,顾不得寒冷,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他始终感觉,那副楹联尚有奇怪之处,却是一时半会想不出来奇怪在何处。

    柜台方向,正有两个老头,裹着破棉衣相对而坐,在二人中间,却是一副棋盘!两个人一执黑一执白,厮杀正酣,对于萧晨风与血泊两个人走进来,宛如视如不见。在二人身边,有一个小小的火盆,里面火光早灭,但二人眼睛盯在棋盘之上,对于火盆之事显然也是毫无所知!

    执黑老者一手捻着一枚黑子,一手托腮,双眉间拧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几次举手欲落,却总是举棋不定,拿不准主意。执白老者明显是得意洋洋,显然占了优势。

    萧晨风双手连搓,跺跺脚,道:“两位老丈……”

    那执白老者头也不抬,道:“酒在柜上,肉在柜里,要吃要喝,自己拿便是,吃饱喝足,将银子扔在桌上,便可自行离去。”想了一想,又加上一句:“房后有柴,若要生火,可去拿来。”

    萧晨风与血泊相顾无语!如此懒惰的酒店老板,倒也是少见!而自始至终,那执黑老者未出一言,一双眼睛似乎长在了棋盘上面,竟然连眨也没有眨动一下!似乎在他心里,除了面前这盘棋,便再无他物!

    “怪不得房子都被雪压塌了!”血泊口中嘟囔了一句,自行去往屋后取柴,他虽不惧冷,但萧晨风身子却是甚是单薄,还是先将火堆升起为妙。

    萧晨风在山上陪伴师傅时,闲来无事,山居无聊,便也经常与孟文斗下棋为乐,十几年熏陶下来,萧晨风棋力已是颇为不弱!

    此刻见这两名老者如此痴迷,不由大起好奇之心,凑了过去观战。

    一望之下,萧晨风登时目瞪口呆!几乎忍不住便要爆笑出口!

    倒不是两位对弈老者棋力高明到了让萧晨风目瞪口呆的地步,二是两人棋力之粗浅让萧晨风嘡目以对!

    两人战况之激烈一眼便知,从左上角第一个落子便已开始了互相纠缠厮杀,然后一步步扩展到了整个腹地!对于急需抢占的另外三个角地与四大边地竟然是不管不问!几个地方竟然还是一片空白!

    围棋,素来有“金角银边草肚皮”的说法,但此二人却下手便是大龙对杀,丝毫没有开疆裂土的打算!这样下围棋,当真是匪夷所思!

    萧晨风看向二人的中场厮杀,更是忍俊不住起来!两个人的棋均是一样,纵观整个棋盘,竟然没有做成一眼!也就是说,两个人的棋全是死棋!偏偏两个人全神贯注,神情之认真均是如临大敌,战战兢兢的样子!

    血泊已是抱了一堆松枝进来,自顾地放进火盆,晃燃火折子,将火升了起来,顿时一股暖意充盈了茅屋之内。

    执黑老者考虑半天,终于落子。却是放在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对于盘中敌人只要落一子便可令自己全军覆没的关键之处竟然没有发现,不管不问!甚至在一子落下之后,神色间竟隐隐透出一股志得意满、洋洋得意的样子来……嘴角更是挂上了一丝等着看执白老者的好戏的神色。

    执白老者面色慎重之极!左看右看,举棋不定。

    萧晨风肚子里呻吟一声,嘴角看的几欲吐血!不会吧?这么简单就能全歼对手的棋路竟然没看出来?

    执白老者左思右想,不住盘算。想了半天,方下一子——跟执黑老者一样,也是放在了无关痛痒的位置!

    萧晨风一阵无语。心中竟然涌起恨不得将这两个老家伙拖出去痛打一番的想法…….丢人啊………如此下棋……萧晨风甚至为这身在两人手中的上好围棋产生了一丝悲愤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