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四十三章 原来如此

    血泊用手中的树枝挑了挑,让火燃烧的更旺了一些,自行去酒柜里取出两坛女儿红放在火堆旁边慢慢温热,一切收拾停当之后,无事可做,便也伸过头来看两位老人的对局。wenxueMi.CoM

    血泊对于下棋一窍不通,此刻见萧晨风看的全神贯注,心中便也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两个老头棋力高明之极!尚未来得及看清棋盘便已出口赞叹:“好棋!妙招啊妙招!”

    萧晨风与血泊二人早已认定,这两位正在下棋的老者定然不是一般人物,是以对二人的怠慢不以为意。

    萧晨风正看的无比的郁闷,突然耳边传来血泊的赞叹,不由得啼笑皆非!

    两位老者似是直到此时才发现店中多出来两个人,均是转头向两人打量了一眼,执黑老者目注血泊身上,语声悠缓,道:“你懂棋?你会下棋?”口气甚是傲慢。

    血泊一滞,硬着头皮逞能道:“怎么不懂?两位老人家手下妙招迭出,神出鬼没,在下佩服之至,确是好棋!”

    此言一出,两名老者脸上表情古怪之至,执白老者道:“既然看出是好棋,那,好在何处?”

    血泊挠挠头皮,道:“这个…….”

    执白老者面上涌起滞怒之色,冷声道:“无知小儿,不懂其中之妙处,随口乱说什么?”

    血泊大怒,便要发作。萧晨风拍拍他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此时,两名老者又复目注棋盘之上,对二人不管不问了,似乎这一局在萧晨风看来烂到无法再烂、菜鸟到无法再菜鸟的棋局,对二人的意义却是非常重大一般。

    萧晨风心下起疑,注目打量两名老者。只见执黑老者虽是双眉紧锁,却是面如重枣,隐隐透出一层莹莹之色,正是内家功夫已登绝顶的样子,身上衣衫虽旧,却是点尘不染,下颌三缕胡须根根如银,一丝不苟。执白老者面团团若富家翁,面色始终是和蔼可亲的样子,却是一身樵夫打扮,双目下弯,让人看上去,似乎随时随地都在笑一般。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均是江湖中难得一遇的绝顶高手!而让萧晨风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样两位大高手,却摆出一副就连三岁童子看上去也是破绽百出的棋局,反而均是战战兢兢如临大敌,一脸的慎重其事!

    此时定然另有蹊跷!萧晨风心中暗暗想道!

    他不敢打搅二人思路,便在一边静静看着,潜心思考其中每一步之用意。血泊看得气闷之极,道声“我去打点野味”,便径自走了出去。

    房中,火盆里火苗闪烁,火盆旁三个人便如是泥雕木塑,一动不动。房间里偶尔响起松枝被火烧的噼啪做声,除此之外,竟然静谧之极,落针可闻。就连房顶雪花轻轻飘落的声音也是清晰可闻!

    萧晨风闭上眼睛,整个棋局浮现于脑海之中,一步一步,清晰之极。第一步黑棋落子三三位,这本是一保守的下法,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白子紧跟着落子三四位,便有失先机了,若是此时黑子乘势开拆,便可牢牢占领这一方角地!可说开局便已立于不败之地了。哪知道黑子下一步竟然落子四四位!竟然是强行破出!反守为攻。这与第一步落子于三三位的根本之意大相径庭,甚至是南辕北辙了.,此时白子若是点入黑棋,便可夺其根本!让黑棋陷入完全的被动,从而被白棋一路追杀!

    哪知道白子竟然也是随着黑子的走向纠缠于一起,再往后,一步一步无不与棋道大相径庭!.

    每一步均是异想天开,匪夷所思;萧晨风看的一头雾水。

    执黑老者手捻棋子,凝目看向棋盘,摇了摇头,甚是沮丧,说道:“还是不行。”

    执白老者眼睛一瞬不瞬的盯在棋盘之上,良久,也是长长一叹,道:“想不通!想不通啊想不通。”

    萧晨风睁开双眼,似有所悟,却又有哪里说不上来,感觉奇异之极。

    执黑老者叹道:“虽是仍然想不通,却已比前些日更近了几步,也算有所得。”

    执白老者仍是目不稍瞬的看着棋盘,道“不错,算有所得。”

    萧晨风蓦然想起:“莫非这两人在棋盘之上推研武学?”一想到这里,再闭上眼睛时,便觉得棋盘之上黑白两色之子便如是两名武林高手,一穿黑一穿白,手持长剑,纵横捭阖,来回相斗!

    从棋道想不通的,转向武功剑招,顿时迎刃而解!一颗黑子的占位,便是一招武功的由来;如此一来,便对这百思而不得其解的奇异棋局了解不少。

    恍惚之中,不由自主的伸出一只右手,对刚刚领悟的几个招式以手代剑,进行试演。双目虽仍是紧闭,但对剑招的变化却是每使一遍便会有不同的领悟。

    两名老者刚刚从棋局之中回过神来,正要将棋子棋盘收拾到一边,却见一直在二人身边静静坐着的那名少年双目紧闭,以手做剑,似乎在试演什么招数。仔细一看,均不由得大惊失色!

    这个少年手中剑招,正是二人苦思数年而不得其解的玄奥招数!自己兄弟二人自从得到那剑招残谱,便即隐居在这华山脚下,潜心钻研,至今已是将近二十余年,尚未得门路。只是每日间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演练,后来更是每领悟出一招,便将之化入棋谱,二人一起研究。

    哪知道自己兄弟二人二十余年来研究出的唯一成果,便是那在棋盘试演的二十几路剑招,这个少年只是在身侧静静看了几个时辰,便已经学了过去!这少年智慧之高,领悟力之强,直是可惊可怖!

    萧晨风一时间只觉神游物外,浑身无牵无拌,一颗心灵活泼泼地,玲珑剔透,棋盘之上一招一式流水般从心底缓缓流过,从一开始的滞碍重重到现在的圆转如意,只觉得心与意合,意与神合,说不出的畅快!

    开头几招从生疏到熟稔,宛若水到渠成;只是越到后来,越觉得艰涩,脑海之中,此一招来,彼一招去,纷纷攘攘,渐趋杂乱无序。萧晨风只觉得心绪渐渐烦乱起来,勉强控制自己又向下想了几步,终于控制不住,心底若突然响起惊雷,霹雳一声震荡,萧晨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整个人软软倒向地上,昏迷过去。

    两名老者面面相觑,均是无语。他们二人看到萧晨风演练剑招,心中本已是惊异之极;待见到萧晨风蓦然吐血昏迷过去,更是震惊的无与伦比!

    唯有全身全灵均投入到那残谱之中,而又不得其门而入者,方会发生这心魔反噬,吐血受伤之举!二人得此宝物之后,足足参研半年之后,执黑老者方在一偶然的机会中参悟进去,冲突不出,以至吐血受伤。

    而眼前这个少年,甚至连残谱也没见着,只是凭借着自己二人参悟出的几招剑法,便已能引起心魔反噬!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之事!

    两人对望一眼,执黑老者浩然长叹:“以往总以为武道之谜,绝无什么捷径与天才之说,只要自己资质不算太差,持之以恒的努力,总有一天能够达到武道巅峰;今日方知,那等惊采绝艳的天才般人物原来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也不见他如何作势,萧晨风倒卧在地上的身躯突然便已经到了他臂弯之中,右手一伸,掌心登时多了一枚红彤彤的药丸,异香扑鼻。一手轻捏萧晨风下颌,让他将嘴巴张开,将药丸投了进去。药丸入口即化,萧晨风惨白的面色登时好看了不少,隐隐浮现出红晕。显然,这药丸绝非凡品!接着。他双手横托着萧晨风的身子,似乎是捧着一件爱惜到心里的珍宝一般,向内室走去。

    执白老者紧跟在他身后,边走边道:“这少年悟性之佳,足可称冠绝天下!或许,你我兄弟二人参研二十多年的秘密,便能够从此在他手上解开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