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四十六章 四海三江

    黑漆漆的约前进丈许,拐过一道弯,忽地眼前光芒大亮!却是到了一间石室之中。Wenxuemi.Com四周石壁平平整整,仔细看去,竟是以钢刀砍削而出!约有三丈方圆,面积甚大。左右前方均有通道,堪容二人并肩行走。显然别有洞天。这地下石室建造之时,不知花费多少人力物力方能到此规模!血泊一路行来,忍不住啧啧称奇。

    石壁之上、石室之顶、通道之上、两侧,每隔三步,便有青蒙蒙的光线射出,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颗颗鹅卵大小的夜明珠!

    夜明珠的光芒本是青蒙蒙的一片,但构建这石室之人却是别出心裁,在四周石壁上竟然镶嵌了大块大块的翡翠!夜明珠的光芒照射到翡翠之上,登时折射出去,几块翡翠相互辉映之下,照射的这间石室之中恍如白昼。

    一进入石室,便感觉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让人油然升起一种阳春三月的感觉,这一点让血泊甚是诧异,要知道这石室虽是在地底,但现在毕竟是数九隆冬,天寒地冻,这间石室怎能如此气温暖融?

    在石室中间,赫然是一张青石桌,仔细看去,这整张青石桌子竟然与地面相连,上面刀削痕迹宛然,想来是开建这间石室之时刻意留出来的,尤其是整张桌面平平整整,竟然看不出一点刀削痕迹,平滑如镜!周围石椅、石凳散落一边。

    执白老者一路走来一路介绍,神色甚是得意。走不几步,左侧通道中,执黑老者一步迈出,满脸惊异,口中不住嘟囔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之极!”、

    执白老者哼道:“什么不可思议?老龙,你且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位故人之后。”

    执黑老者眉毛紧锁,似乎没听到他说什么,急急道:“老盛你且过来,这小家伙古怪的紧。”

    血泊关心且乱,抢着道:“可是我那兄弟?有何古怪?”径自向执黑老者那边快步行去。进入通道,向右一拐,又是一间石室。这间规模稍小一点,一张石床几乎占据了大半地方,床上被褥齐全,萧晨风仰躺床上,犹未苏醒。

    执白老者一皱眉,道:“怎地过了这许多时间你尚未将他救醒?”

    执黑老者一脸无奈,道:“这家伙古怪之极!浑身筋脉尽断,内力无法深入体内,这….这可麻烦了?”

    执白老者大吃一惊,道:“浑身筋脉尽断?这怎么可能?那他岂不是一个废人?怎地还能站得起来?”说着快步向前,伸出右手,搭上萧晨风腕脉。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执黑老者沉吟道:“按常理说,经脉尽断这种严重伤势,莫要说习武练功,便是移动一根手指头也难,可这少年体内却是大违常理,体内断裂经脉虽然割据一方,毫无半点相连,但却是生机勃勃,自成一体,似是在各个断开的经脉之间均蕴含有无穷内力,此事殊不可解。”说着摇了摇头,道:“若是此时将他经脉连通,蕴含在他体内的内力汇聚一块,这少年便可于一夕之间跻身于天下武功顶尖高手之列!可惜,可惜!”

    执白老者呵呵一笑,道:“且慢可惜,你看这是谁。”说着将血泊扯了过来.

    执黑老者眼皮一翻,不感兴趣的道:“管他是谁,赶紧想办法把这躺着的小家伙弄清醒是正事。”

    执白老者一吹胡子,道:“他是叶剑京的儿子!老龙。叶剑京死了!”

    执黑老者一翻白眼:“你还是先帮我想想办法,这小子昏迷………”突地醒过神来,大叫一声:“什么?!叶剑京的儿子?叶剑京死了??”霍然转过身来,双目中神光暴射:“叶剑京死了?怎么死的?是谁杀了他?

    血泊心头一热,又是一酸,道:“此事说来话长,两位前辈还是先将我兄弟救醒,晚辈再细细说来。”

    两个老者对望一眼,执黑老者道:“莫非躺着的这个小家伙也是…呃,叶剑京的儿子?”

    血泊摇头苦笑,正色道:“不是,但我与我这位兄弟之间交情远胜骨肉同胞!”

    两个老者又是对望一眼,顿时了然。他二人一生聚在一起,感情至深,又岂会不了解血泊所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对躺在床上的少年愈加重视起来!

    执白老者右手一直搭在萧晨风腕脉之上,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位小友全身经脉尽断,所负之伤无法以内力疗治,我二人又不懂岐黄之术,只能等他自己醒来。除此别无他法。”

    血泊默然,点了点头。

    执黑老者道:“你且将身世道来,令尊究竟是如何故去?以他一身通天彻地神功,什么人才能杀得了他?纵使不敌,竟然连逃走也做不到么?”

    ****************************************

    萧晨风宛若坠入一场恒久的梦境之中,只觉身子在不断的下坠,似乎自己身子底下便是无尽的虚空一般,永远坠不到底。那种身在半空,浑身不由自主,竟然连一根手指也是动不了的感觉逼得他直欲发疯!只觉身侧呼呼风响,似乎下一刻自己便会摔个粉身碎骨……

    “啊——”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喊了出来。这一声喊出来,人也随之睁开了眼睛,犹自急促喘息着,身上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

    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已是到了一个从未来过的地方,胸前暖暖的竟然尚有被褥。紧接着,一张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上面满是惊喜之色,说道:“你醒了?”却是血泊。

    萧晨风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内腑犹在隐隐作痛,顿时想起自己昏迷之前之事。

    两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相继出现在他眼前。面上表情甚是热切。萧晨风依稀记得,正是自己与血泊刚到此处时那两个只顾着下棋,毫无生意道德的老板。

    大雪下了三天三夜犹未停息!

    地上积雪已没膝。

    放眼望去,天地之间一片银白。灰蒙蒙的,远处的山脉以往郁郁葱葱的树木早已不见,整个天地之间,除了白色,再也没有第二种颜色。

    萧晨风身披一件厚厚的貂裘大衣,站在雪地上,面上神情恬淡。

    血泊早已被那两位突然冒出来的父执拉过去强行训练。这两个人,一个叫做龙四海,外号“四海龙王”,一个叫做盛三江,号称“三江财神”,均是二十年前杀手界中顶儿尖儿的人物!这两个名字,萧晨风均没有听说过,血泊也只是在平常与师傅闲聊时,依稀记得师父曾经提过这两个名字,但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两人却不知道,这两个名字,在二十年前曾经是震慑江湖,两个人几乎撑起当年江湖黑道的一片天!二十年前,提起这两个名字,足以让人吓飞了胆、惊没了魂的。两个人武功高强,罕遇敌手;再加上两人感情甚笃,焦孟不离。武林中人无不为之头疼。

    曾经有人用对联“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来形容他们,岂料他俩知道后,不仅没生气,反而引以为傲起来。只不过,对联的意义却是全变了。生意兴隆是不假,不过却是杀人的生意,财源茂盛也不虚,只不过这财源全落在了两人手中,连骨头带肉,便是汤也不给人留半点。

    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当年昆仑派不知何故惹到了两人,两人寻上门去,自昆仑山脚一路打了上去,竟然将整个昆仑派视若无物!昆仑派中高手自掌门一下,无不在两人手下落败,千年声威,几乎毁于一旦!自那之后,昆仑全派引为奇耻大辱,向整个武林宣布闭关十年!经此一役,两人声名更是如日中天!

    直至二十年前,不知何故,这两个人突然同时在江湖中消失,再也没露过面,武林中人均知是死于仇家手中,无不击掌相庆!这两人行事我行我素,率性而为,无法无天,杀人无算,仇家数不胜数,没想到却是悄悄躲在了这华山脚下。

    血泊的父亲雪衣阎罗叶剑京,便是两人的结拜兄弟!叶剑京统一天下杀手界,龙三江与盛四海居功甚伟!

    便是当年的皇帝杨坚,也不敢轻易对付这三个人!直至龙四海与盛三江突然消失,杨坚反复核实之后,方才下定了铲除叶剑京的决心!若是当年杨坚知道这两个人其实未死,而是躲了起来修习上乘武功的话,恐怕对付叶剑京的计划便会立时胎死腹中!

    毕竟,面对这两个武林中数一数二的杀手,加上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刺杀手段,便是皇帝也是绝不敢掉以轻心!有这么两个仇家暗中雌伏,伺机而动,恐怕任何一个人均无法安眠无忧!这样的杀手,直是武林中人的一个噩梦般的存在!

    第一天萧晨风醒来后,龙四海与盛三江便对血泊进行了一番考校,结果将两个人气的鼻歪嘴斜,破口大骂血泊的师傅丧魂刀迟忠误人子弟!两个人迅速为血泊量身制定了一套练功方法,这三天来,血泊的日子过得苦不堪言!就是萧晨风看到了,也不由的为之毛骨悚然,后怕不已!

    第一天的时候,血泊深夜结束训练回到二人房中,尚有心思无比愤怒的将两个变态老头狂骂一顿,但到了第二天,结束训练的血泊竟然累的一个字也不想说了——光是**上挨了就至少三四百下藤条…….

    萧晨风想起这两天来血泊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嘴角绽出一丝笑意。转瞬间,便被充斥于脑中的奇异图谱所吸引了过去……

    龙四海与盛三江在第一天便将那武功残谱摔到了萧晨风的面前,就连两个人二十年来的练习心得也毫不藏私,尽数堆在了他的面前,然后两个人便扬长而去,丝毫不管了——专心去训练血泊去了。

    说是训练,便是在萧晨风这等练功狂人的眼中看来,那也可以称之为是彻头彻尾的虐待了…….

    触目惊心啊!